八卦城南部近郊,苏鲁德山脉向亚丁湾延伸的山脚下,这里有一栋看似很普通的建筑,但却是世界瞩目的地方。

    这栋不过十二层的建筑,建筑主体占地面积也不过六百多平方米的建筑,之所以出名,只因为这里是索马里联邦国家情报机构总部。

    一天二十四小时,建筑上面的灯光就没有关过,周围巡逻的人员,仿佛也是那副千古冰封的冷漠表情。夜晚,在里面还仿佛传来各种痛苦的呻吟声。虽然这里与普通的索马里民众生活相距甚远,但人们对这里的理解,最深刻当属——进入了这里面就别想出来了。

    或许是无知的猜测,还是对电影情节的理解,总之对这里,并没有人有太多好感,虽然里面的工作人员也是在?;に堑陌踩?,但面对一群听说连自己都不会相信的特工,没有人会对其产生真正的好感。

    今天,对里面五千个工作人员来说,只是很普通的一天,他们继续接受来至全世界的情报,执行策划各种秘密行动……

    一个靓丽且充满诱惑力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然而却没有人敢看她一眼,她的视线所及,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忙碌着手头的工作。

    坐上电梯,她输入了一串密码,电梯门后面又打开了一扇门,她[ 又走进去,按下b12,电梯开始下降,直接来到地下12层。

    她轻车路熟的来到审讯室,里面十几个工作人员正在看着与他们相隔一个玻璃的提审室。

    这时候,一个身材极其魁梧的白人被抬进了提审室。被警卫放置在座椅上,手脚全部被困住。然后大量的电子仪器连接到白人的身上。而这个白人,显然是晕了过去。耸拉着脑袋。

    等待所有人都出去后,提审室那张厚重的铁门被关严实了,审讯人员便开口道:“叫醒他?!?br />
    电流开始让白人瞬间醒了过来,只不过意识好像很不清醒,高声喊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

    “雷蒙德,1981年出生在美国德克萨斯州……,2009年从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退役,进入黑水公司,后加入美国中央情报局。执行秘密暗杀任务。

    在过去的十年中,你总共参与了中情局组织的十三起暗杀任务,为了完成暗杀,打击中情局的敌人,你们出动了无人机和特种部队,雇佣武装分子建立秘密间谍网络,依靠反复无常的独裁者、出尔反尔的外国间谍机构、鱼龙混杂的代理人军队,为你们的暗杀提供服务……”

    “你们在说什么,赶快放我出去……”身材魁梧的白人也就是审讯人员口中的雷蒙德。嘶声嚎叫着。

    审讯人员无视雷蒙德的喊叫,继续说道:“从巴基斯坦的山区部落到也门和北非的沙漠,从索马里的部落地区到菲律宾以及东南亚的深山老林,从中东的油库再到西伯利亚的天然气。你参与的秘密战争遍布横跨了几大州。

    曾经,布什为这场秘密战争奠定了基础,奥巴马则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现在的希拉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较之那些代价昂贵、错综复杂的常规战争,你们美国人将这种秘密战争视作另一种选择。因为这种手段不需要去推翻政权,也不需要美军部队长达数年的占领。

    正如你们美国自己说的。伊拉克战争和索马里战争之后的美国,已经不再仰仗铁锤,而是改用手术刀了……”

    雷蒙德听得多了,心态也似乎改变了很多,声音也没有之前那么愤怒:“我根本一句话都听不懂,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想知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吗?”审讯者问道。

    雷蒙德闻言,沉默了,看着周围那外形尽管不同,但功能应该差不多的设备,他十分清楚,自己落入了一个强大的情报机关手中,他的脑海中也忍不住将全世界所有的情报机构都想了一遍,但依旧没有确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而抓他的又是什么人?

    审讯人员见雷德蒙没有开口,便有条不紊的说道:“2015年,在成为三年的中情局外围人员后,你正式进入了核心,参与在巴基斯坦的一次针对部落区的军事行动,引导无人机轰炸了一个所谓恐怖组织的聚集点……

    2019年二月三号,你抵达以色列,参与策划了一场针对索马里总统李岚的刺杀,这是继当年针对古巴总统卡斯特罗的刺杀行动后,中情局又一次组织对外国最高领导人的刺杀。

    2019年二月十一号,你潜入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山区部落的秘密安全点,目的是为了破坏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全民投票,破坏刚果民主共和国加入索马里联邦的可能性。

    2019年二月十三号,你和你的伙伴开车进入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你用手枪在金沙萨内杀害了两个无辜的民众,你使用的武器是……”

    面对自己的所有秘密被尽数倒出,雷蒙德显得很吃惊,然而他并没有为此做出任何答复,而是高喊:“fuck!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告诉我,中情局在中东的所有部署!”审讯人员大声吼道。

    雷蒙德只是不停的咒骂着。

    “给他注射药水,准备释放电击?!鄙笱度嗽彼坪趺挥刑嗟哪托?,立即动用了特殊手段。

    安装在审讯椅子上的注射器轻易的把里面的蓝色药水注射进雷蒙德的身体内,椅子上连接的电力,开始释放出来。

    “??!fuck,有本事就杀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一阵天旋地转,感觉整个脑袋都要裂开的雷蒙德,不停痛苦的嘶吼着,渐渐的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了,审讯人员的话仿佛也都拉长了,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慢动作,所有的画面都出现了重影且缓慢。

    “告诉我中情局在中东的秘密布局,还有你所知道的所有安全点?!?br />
    似乎是药水出现了效果,雷蒙德眼神变得很浑浊,精神萎靡,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中东安全点,在……”

    审讯室,随着雷蒙德的陆续招供,所有人员也都忙碌起来,记录着整个过程。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爽朗的声音:“十分欢迎娜塔莎将军莅临,贾斯町因为工作繁忙,无时间招待,还望理解?!?br />
    静静在审讯室门口看了整个过程的娜塔莎,回身说道:“这种审讯药水效果还算不错,让你们省了不少功夫?!?br />
    “让您见笑了,些许手段还入不了将军法眼,毕竟您才是真正的高手?!奔炙诡榈乃档?。

    “收起你那在人前的一套?!蹦人戳思炙诡谎?,命令道。严格来说,她是代表李岚过来的,本就是见官大一级,更何况,索马里情报部门实际上,也一直都在娜塔莎的监管下,可以这样说,娜塔莎才是情报部门真正意义上的最高领导。

    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一个人在这里面随便走动,要是换成里面除了贾斯町以外的人,根本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脸色严肃起来的贾斯町,娜塔莎指着审讯室问道。

    “我们的人在刚果捉到了一些捣乱的人,正在进行突击审问,就这条鱼大一点,参与了很多次中情局组织的秘密行动,甚至还参与了对我们领袖的刺杀……”贾斯町解释道。

    自从911和李岚策划的对美国本土袭击以后,美国中情局的权利更加巨大了,为了争夺各地区的利益圈,它不再是一个情报机构,而是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杀手组织,一个热衷于猎杀的杀人机器。

    曾经五角大楼从不过问中情局,现在也都参与其中,大量的特工进入了军队,双方还充斥各自的隐蔽空间,许多退役的士兵也进入了中情局。

    多年来,中情局已经策划了不下白起的刺杀,在非洲扶持了大量的代理人军队,中东上空也笼罩着专门用以打击目标的捕食者无人机。

    而这些变化是随着911初步改变的开始,直到那次袭击之后,才正式完成的改变。然而,这种行为虽然可以帮助美国政府,不付出战争的代价,控制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势力,左右一方的权势,但也使得美国大面积的树敌。期间,有利有弊,这对索马里也是如此,利弊共存。

    常年来,红警情报部门和中情局,却仿佛是针尖对麦芒,一直都是在针锋相对中。伴随着这种斗争,真正牺牲的还是那些卷入进来的小势力。

    而像今天这样的局面,只是红警情报部门的一个常态,经常出现。

    “我是来通知你,现在放下手头的所有工作,指挥官已经启动了一切对日本的行动计划,所以你必须开始立即着手布置,记住,绝对不能够使用和我们有任何联系的人员?!蹦人诵械闹饕康乃盗艘槐?。

    “您放心,我为此已经准备了十几年的时间,保证不会出现任何错误,到时候一定会给日本很大的惊喜?!奔炙诡旖且磺?,说道。(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