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突击集团军,按时完成了对埃拉特的占领,主力部队正在朝着耶路撒冷推进中?!?br />
    “第一突击集团军正配合巴勒斯坦部队,沿着加沙地带的界限,朝着以色列境内推进,目前已经占领了以色列西南几个城市?!?br />
    “第二突击集团军在黎巴嫩和叙利亚部队的配合下,协助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已经完成了对海法的包围,其主力部队也在朝着耶路撒冷推进,由于海法和耶路撒冷之间的交通都围绕着以色列重要城市,也是以色列军队重点?;さ牡胤?,所以推进速度不是很快。不过第二集团军也达到了战略目的,成功吸引了以色列军队的主力?!?br />
    “伊朗军队已经在约旦河东岸集结,在第三突击集团军对耶路撒冷展开进攻的时候,伊朗部队也会进入约旦河西岸,与巴勒斯坦刚刚组建的复**汇合,并在规定的计划时间中,一起攻占耶路撒冷?!?br />
    ……

    最高统帅部战时会议上,战争到现在过去了四天时间,一份份展现成果的战报总汇上来,李岚安静的听着。

    当最后一个作战参谋坐下后,李岚这才开口道:“进度虽然在计划之中,但速度我并不满意,我理解基层部队面临的所有困难,毕竟我们面对的对手,并不简单??墒?,在多方的努力下,这场战争依旧可以说是一场非对称战争,在制空权和制电磁权都在我们手上的情况下,战争进度完全不是一场高精尖的现代战争典范。这使我非常的不满意?!?br />
    会议首次开口,李岚就是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醋潘腥?,说道:“我需要的战果是。我们的士兵,能够放开手脚,打一场漂亮且高效的战争,不是与敌人进行一城一地的争夺,放眼全局战事,我们最终作战目标是让以色列在十天内投降,而不是攻打下以色列全境。那对我们毫无意义,且会过度浪费我们的战争资源,消耗我们的战争潜力。在不远的将来。一年或者两年之后,我们还要面对更加严酷的战争,以色列之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过度,只能算是热身?!?br />
    “如果我们不稳定后方,运输线很容易成为以色列军队的攻击目标。且太急功近利,则会适得其反?!碧费潘档?。

    李岚十分干脆的摇摇头,说道:“我当初之所以选择第三突击集团军的登陆点作为主要攻击主力,就是考虑到后勤运输的原因。在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的武装部队,足以胜任看守运输线的任务。而且你们也可以通过联合指挥部,让巴勒斯坦的武装人员。渗透到以色列境内,进行破坏,毕竟这片地区。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园,我相信他们会十分乐意?!?br />
    “我马上拿出一套可行的方案?!碧费诺?。

    “下阶段。我们要做的事情除了要在计划的时间中,占领以色列以及彻底摧毁以色列的战争潜力。更要在未来六天的时间内,让以色列人签下投降协议,记住,我们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一定要让以色列人认输。至于盟友的利益,你们也可以放心,巴勒斯坦人只要耶路撒冷和建国,我已经和阿巴斯交谈过了,这点不会有问题?;褂幸桓鼍褪且陨腥说乃乃仪蓖?,一定要尽快找到,按照时间来估计,这四艘以色列潜艇,极有可能进入了印度洋,甚至距离我们本土,已经很近了……”

    结束了这场十分短暂的会议,凌梁和谭雅被李岚留了下来。

    “我留下你们,主要是讨论下如何对付日本这个国家?!崩钺翱偶降?。

    “那指挥官你内心有什么想法?”凌梁问道。

    “如果有可能,我不希望看到日本还存在!当然,前提是不动用威慑力量和直接军事手段?!崩钺暗?。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但在凌梁和谭雅耳中,意思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她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不能动用威慑手段和直接军事手段,因为索马里承担不起那样的战争责任。

    可是不动用战争手段,想要毁灭一个发达国家,还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军事国家,这绝非简单的事情,除非是十分巨大的自然灾害,或者是通过十分特殊的手段来达成。

    然而,这在两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日本富士山彻底爆发,毁坏的也只是某一个区域,除非是世界末日之类的大灾难,否则根本不可能。

    但李岚既然如此说,那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只是两人都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达到他心中所谓的目标。

    “我这里有一份情报,你们两人拿过去研究一下,拿出一个可行性的方案,记住,此事不能传到第四人的耳中?!崩钺氨咚当吣贸鲆徽耪鄣鹄吹腶4纸,交给谭雅。

    马上传阅的凌梁和谭雅,在看完纸张上面的内容后,脸色都不是很难看,现在,她们都有些了解,为什么李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因为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她们也有着相同的念头。

    “只有一个办法,可实施起来,除非是您和谭雅以及娜塔莎三人中的某一个亲自出马,否则估计很难实现?!绷枇旱?。

    “如果由我们出手,那根本瞒不住,与战争没有任何两样,但要是别人来处理,几乎就等于送死?!碧费胖迕嫉?。

    “所以,这件事情还需要好好策划,现在我们还有时间,也不是很着急?!崩钺跋肓讼爰绦档溃骸叭绻梢允迪终飧鱿敕?,不但日本完蛋了,美国第七舰队也会跟着完蛋,上面的数万美军一个都逃不了……”

    以此同时,西印度洋靠近毛里求斯岛海域,漆黑的海洋深处,两艘海豚级aip潜艇,正在以三节的速度,朝着西方方位移动。

    潜艇内部,一个个以色列水兵,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严阵以待,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就进入了索马里海军活动区域,随时都有可能和索马里的舰艇遭遇。

    特别是索马里的潜艇部队,这些年的时间,索马里的潜艇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在朝着世界第一的宝座靠近。

    姑且不论索马里的两款核潜艇,就是大众的aip潜艇,几乎每一年都会下水七八艘,整个印度洋,都可以说是索马里潜艇部队的天下。

    而从马达加斯加开始到印度洋北部,都是索马里潜艇的活跃区域,平静每一千平方海里就会有一艘索马里潜艇,相对大洋和潜艇的关系,简直比蝗虫还密集。

    可是他们又不得不靠近这里,再危险也必须闯一闯。

    声纳员是所有人中神经最紧绷的,他必须分辨出海底各种复杂声纳中的敌情信号,特别是针对潜艇的声纳信号,他必须保证一听一个准。

    然而,潜行了一整天过去,除了上面经过的货轮带来的噪声外,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信号。这种平静的情况,如果是在非战时,谁都不会在意,但在战争期间,这种平静太过于异常了。

    除非是索马里上下全体秀逗了,否则不可能放任以色列潜艇靠近本土,显然,索马里人不是傻子,而这也恰恰反应出这种平静下隐藏诡异信号。

    “这些该死的海豚,真是没完没了,怎么印度洋多了这么多的海豚,到处都可以听得到海豚的声音?!鄙稍比滩蛔∴止玖艘痪?。

    艇长爱德华隐约听到了声纳员的嘀咕,问道:“发现了什么?”

    “还是很安静,只是自从我们绕过马达加斯加之后,周围就多了一些海豚。上帝,我还是第一次在印度洋如此长时间的连续听到海豚的叫声?!鄙稍本鹊幕卮鸬?。

    “只是一些海豚,别分心,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和索马里海军遭遇上,我可不希望自己变成鱼饲料?!币慌愿蓖Сご偶阜衷鸸值挠锲档?。

    然而,声纳员的话却让爱德华警觉起来,忍不住说道:“我们长期都在印度洋活动,海豚虽然遍布四大洋,但如果说在这个地方,连续这么长时间都能够听到海豚的叫声,显然是很不正常的?!?br />
    “这有什么奇怪的,根据这几年的渔业调查情况来看,不单单印度洋多了很多的海豚,太平洋和大西洋也都是这样,而且在太平洋,很多渔民都陆续发现了巨型章鱼出现在海洋表面,都说是全球生态紊乱带来的结果?!备蓖Сび行┎灰晕坏乃档?。

    “话虽如此,但这些海豚为什么要持续在我们周边活动,虽然我们的潜艇也是海豚级,但我相信潜艇对那些海豚,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卑禄嗌僖踩贤约焊笔值慕馐?,但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在心头,一直都挥之不去,他不太放心,对声纳员说道:“听仔细一点。说不定敌人会来得很快?!?br />
    “艇长,难道你发现了什么?”被爱德华这一说,副艇长也有些紧张起来。

    爱德华微微一叹,说道:“不清楚,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我也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总之这些海豚的出现,太不符合常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