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917章 丧心病狂的实验
    日本青木原秘密军事基地内,正在通往第二层地下研究室的李岚,近乎难以进一步的展开行动。

    楼梯上下都被自卫队士兵包围起来,他所在的楼梯夹角,成为他唯一的活动空间。

    如果不是身上的作战服能够抵御普通的子弹,现在他已经被打成了筛子。

    “助手,还有多久可以彻底入侵该基地的自动防卫武器?”活动空间被进一步的压缩,只能依靠角落防御的李岚,不停向助手询问入侵所需的时间。

    助手需要对整个基地的无人作战武器进行修改和控制,这绝对不是一个很轻松的工作,哪怕是对红警基地那强大的智能,因为这需要助手入侵且修改该基地本身的超级计算机数据,整个过程绝对不能被日本方面发现,这也无异于增加了数十倍的难度。

    如果是强行修改和破坏该超计算机,只需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足以,与李岚之前强行修改单个无人作战武器的方法相同,用强硬手段重写无人作战装备的系统数据。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是要无声无息的控制这些装备,且不被日本方面发觉,除非是对这些装备十分熟悉,拥有最高权限的后台修改能力,否则几乎是难以完成了,要不是助手,天底下也没有人可以在半个小时内完成。

    只是这半个小时对现在的李岚,时间还是太长了,从他行动到现在,也过去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可没有信心在敌人的手中超过二十分钟后,还有能力继续执行任务。

    唯一令他感觉到不错的是,到现在为止,这些日本自卫队士兵明显是想要抓活的,并没有使用杀伤手雷,都是用震撼弹以及电击手雷等武器,试图震晕、麻痹李岚,再实施抓捕。

    好在李岚身上的作战服,能够很好抵御这些非致命的攻击,不至于很快就成为对方的俘虏。

    “请指挥官再坚持,还需要十八分钟?!?br />
    “那就再坚持三分钟,到时候我可就要交到对方手中了,十五分钟后只要完成对所有武器的掌控,便第一时间启动武器,攻击里面所有的守卫?!?br />
    对助手做出最后的交代,李岚深吸一口气,快速的换下弹夹,朝着头顶的楼梯连续扔出了两个延迟高爆手雷,几乎同时爆炸的两颗手雷,将楼梯的栏杆直接炸飞,两个闪躲不及时日本自卫队士兵,双腿同时中弹,趴在楼梯上发出惨烈的哀嚎声。

    压制住上面的火力,李岚并没有停手,而是拿出一个便携式反步兵地雷和一个压缩c4炸药包,将地雷插在压缩炸药包上一起放置在楼梯转台中,随手抄起已经换好弹匣的步枪和一枚震撼弹,朝着下面的楼梯转台扔下去,当强烈的光线从手雷中被释放出来,他第一时间枪托抵肩脚步迅捷的朝着楼梯往下跑。

    下面的楼梯转台上,几个拥挤在这里的日本自卫队士兵,正捂着眼睛痛苦的留着泪水,李岚十分干脆的几枪送这些人下地狱。

    脚步不停,踩在这些尸体身上,沿路不停的对着遇到的敌人射击,刚刚走下两个转台,就听到上面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脚上同时感受到剧烈的抖动,构成楼梯的钢筋混泥土被炸断,与钢筋纠缠在一起的水泥板砸落在下面的一层的楼梯上。

    后方短时间没有了威胁,李岚的脚步更快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他就打光了两个弹匣,有将近三十个前来围捕他的自卫队士兵死在他的枪下。

    不过他身上也留下了大片的弹坑,毕竟楼梯交战能够躲避的空间太小了,以他的枪法,可以第一时间清理掉最近的敌人,但却无法百分百兼顾从下面楼梯射上来的子弹。

    饶是如此,李岚并没有停下自己突进的速度,正在控制台内控制分身的他,早已经彻底的进入状态,这种攻击的感觉令他瞬间就沉迷其中,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看着一个个敌人在自己的枪下被一一爆头倒下,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不过,他的脚步也不得不慢慢的放缓,因为越是朝下,压力就越大,不知道下了几转的楼梯,他隐约已经看到地下二层的楼梯入口,同时,那里也被完全?;て鹄?。

    以此同时,上面的守卫已经顺利的下来,他又面临两面夹击的状况,虽然他现在还有地雷和炸药,也还有几百发的子弹和一半手雷,但已经难以继续施展开了。

    对方看到李岚停下脚步,慢慢的上下合围起来,不过并没有立即展开进攻,上下楼梯流淌的血水,正在刺激每一个日本自卫队士兵的敏感神经。

    “我是负责安全警卫的宪兵部队三田次郎中佐,入侵者听着,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机会,立即放下武器投降,否则绝对是死路一条?!币桓黾缍ブ凶舻娜毡揪裰跋蔚木倏诤暗?。

    本来放松下来的李岚,听到宪兵和中佐两个名词,眼中再一次闪现出怒火,他之所以到现在才同意对日本进行本次恐怖袭击的计划,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近几年来日本自卫队复古的做法令他太过于愤怒了。

    现在的日本自卫队其实已经名存实亡,日本新《防卫计划大纲》把目前的陆上自卫队改为步兵,一等佐官改为大佐,二等佐官改为中佐。照此执行,陆上自卫队将官将改称大将、中将;运用将改称作战,自卫队警务官改称宪兵。

    现如今日本自卫队只是一支挂着自卫队的总称,却已经做好随时出兵海外的准备。

    这也迎合了日本军界的夙愿,恢复到二战时期的军衔,就连宪兵也都彻底恢复了过来,所有的警务部队,全部换装宪兵,一个令许多人痛恨的名词。

    李岚也不例外,对日本的这种行为,他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虽然会伤及到很多无辜,但留着日本这种国家,迟早回事全人类的祸害。

    他从来不反对日本为了自己生存权去努力,但过于极端必然会给其他国家和人民带来伤害,这本身就是错误的行为,如果还以此为自豪,那这样的民族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

    李岚当初不是没有能力在美国制造更大的混乱,或者对美国平民时刻展开恐怖袭击,但他都没有选择这么做,因为美国民众更多也是无辜的,就好像历次战争,他从未允许部队对毫无威胁的平民出手,那是他的底线。

    可对日本,他下达的命令是毫无顾忌的,这种原本就存在仇恨的心里,加上这几年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不满,才造就了日本现在承受的一切。

    现在,再听到令他不爽的几个重点名词,李岚的心情如何好得到哪去。不过,他也不是小孩子,更不是意气用事的傻大个。忍下心中的怒火,看了下时间,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没有搭理上下包围的日本宪兵,李岚联系上小丑:“你那边情况如何?”

    “表层的军火仓库已经被自卫队士兵控制住,不过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现在三个小队都在隐藏在仓库中。霸主,你那边情况如何?”

    “打得很爽,但马上就会按照计划进行,十五分钟后开始行动,干掉仓库的所有敌人,第一时间下来支援?!?br />
    “小丑收到,霸主你小心点?!?br />
    关闭通讯,李岚深吸一口气,十分干脆的将武器扔下楼梯,迎着十几个红外瞄准器慢慢的站起来。

    楼梯上的宪兵见状,立即围了下来,将李岚制住,双手被扭在了身后,用手铐铐起来。

    很快,李岚作战装备上面的武器全部都被取走了,就剩下一身作战服还在身上,楼下的三田次郎中佐走了上来,站在被控制住的李岚身前,揭下头盔脸上的口罩和眼部显示器,一张十分陌生的东方面孔出现在三田次郎眼中。

    “不管你是什么人,隶属于什么组织,接下来我希望你能够好好配合?!比锎卫伤低旰?,对押住李岚的四个宪兵示意了一个眼色,随即李岚便感觉到后劲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他十分配合的假装晕了过去。

    随即李岚感觉到自己的两支胳膊被架起来,顺着被拖下楼梯,眼角微微眯开的双眼看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金碧辉煌的第二层建筑,这片地区应该是生活区,布置着各种生活设施,还有许多健身器材和食堂,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被拉进了电梯,直直下降了有一分多钟,当电梯门打开,一股刺鼻的味道侵袭而来。

    李岚马上就分辨出气味中的不同,有药材,腐烂,血腥等味道,地面的环境也不是很好,行走的四周仿佛一间间监牢,里面关着许多动物,甚至他还看到了一些衣衫褴褛的人,男女老幼十分齐全。

    而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看上去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当他们看到这些架着李岚的宪兵时,眼中流露出的恐惧,令李岚内心泛酸。

    不需要说明,他完全可以猜到,关这些动物和人在这里是什么作用。接下来经过一大片玻璃屋,直接验证了他的猜测。

    虽然他只能悄悄的偷看,但这些落地的玻璃屋内关着的人,无一是站立状态,尽管有人,有动物,但都有一个共同点,无论人或是动物身上皆都布满了各种抓痕,滴滴血水从抓伤的伤口中流出。特别是那些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都赤裸,身上到处都是流血的伤口,场面十分的残忍。

    这些被关在玻璃屋内的生物,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力的呻吟,和微微起伏的表皮以及心脏。

    并且在这些人的身上,还挂着各种仪器,连接到玻璃屋外的计算机上,似乎正在检查这些人的生命体特征。

    接下来李岚便看到令他几乎要抓狂的一幕,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子,年纪估计不过双十年华,被两个穿着防护服的宪兵扯着头发推进了一个玻璃屋内,而里面是一个已经皮肤已经溃烂,但还有心脏跳动的男人。

    当身上被强行绑上检测仪器,玻璃门被关上,那个女孩惊恐的敲打着玻璃门,然而,只不过二十秒左右的时间,女孩双手敲打的力气慢慢的减少,似乎也开始出现短暂的呼吸苦难。

    在李岚被拉进审讯室之前,他最后一眼看到,那个女孩已经放弃了敲打玻璃门,而是不停的在身上各处挠着,原本细腻的机腹上,很快出现了道道血痕,可见用力是如何的巨大。

    接下来虽然李岚没有看到,但他已经看到那个女孩子等下的状况,因为这与其他玻璃房屋之内的场景,毫无差别。

    彻底的闭上眼睛,被仍在地上的李岚,忍下心中的怒火,虽然他不认识外面那些待宰般的羔羊,但在他心中已经发誓,要让里面的所有人,全部为自己的罪行陪葬。

    他实在想不明白,在科技和人权已经发达和完善的今天,为什么还需要进行如此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就算这些人罪恶滔天,也罪不至此,更何况这些被迫实验的人,更像是是无辜的平民,来至全世界各地。

    比起这些连畜生都不如的家伙,李岚感觉到自己曾经的残忍在他们面前,简直就如同神一般的仁慈。内心因为伤及平民的负罪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助手,马上进入该基地实验室的中央数据库,把所有的实验记录和视频记录全部归档?!崩钺霸谀谛闹心牧瞪现?,助手第一时间得令,开始备份实验室的监控录像数据。

    随后,李岚看了下时间,这一路过来,花了总共五分钟,还有十分钟助手便可以控制里面的所有自卫武器,而他要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承受对方的拷问。

    不过,他并没有把拷问放在心上,而是在内心估算自己现在的位置和病毒的存放点之间的距离。

    然而,这些日本宪兵似乎并不想放任他在这里晕着,脚步声很快就传到李岚的耳中,还有越来越近的交谈声。

    ps:欢迎大家查找**:华丽的虚伪。订阅一下,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在公众号内向华丽提出,华丽也会在里面公布近期相关的情况。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