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大人,我们已经派遣自卫队找遍了整个基地还有外面,都没有发现第二个入侵者,调取的监控画面也都十分正常,我们也找到他入侵的路径。↗现在,基地已经加强了守卫,停止一切正常的生活活动,每一个人都分发了武器,警戒系统也启动,一旦发现新的入侵者,便会立即展开攻击。

    同时,我们已经通知了快速反应联队,他们现在已经在外围拉开了警戒网,搜索基地周边所有可疑的地方?!?br />
    “伤亡统计出来了吗?”

    “阵亡四十三人,还有十八个重伤,入侵的家伙是一个高手,我们每一个阵亡的守卫,都是头部正面中弹,受伤的守卫几乎都是被他的手雷炸伤?!?br />
    “我不希望看到再出现这种事故!”

    “嗨,卑职明白。只是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从他那身先进的单兵装备来看,此人必然隶属于大国中的某一个秘密行动单位,目前对于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原因,还不清楚。不排除有内奸的可能性?!?br />
    “能不能猜测出他是哪一个国家培养出来的?”

    “该项目是最高机密,就算是美国也不清楚,但不排除美国方面的可能性,而可能性最高的当属中华和索马里,其中中华最为可疑,毕竟最近一段时间,中华撤走了所有在日本的国民和企业,甚至连资金都撤出了,可能性极高。而索马里则是十分符合那身单兵作战装备的拥有国,毕竟现在世界上。有资金和能力研究如此先进的单兵作战装备,除了美国和欧洲之外。就只有中索俄三国了,但中俄在这一方面并未达到如此先进的程度。剩下就只有索马里了?!?br />
    ……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交谈声,李岚听得出其中一个就是那个三田次郎中佐,还有一个被称之将军的人,声音他没有听过,开启声音识别系统,也没有在数据库中找到相似的声音。

    当两人走进审讯室的时候,便停止了交谈,这时候李岚也感觉到冰冷刺骨的凉水泼在自己脸上,他顺势醒来。装成一副晕晕的模样,打量着周围的状况。

    这里被称之为审讯室,周围果然布满了各种审讯设备以及各种电子仪器。

    周围有四个人,两个将他拉起来,坐在一旁凳子上的日本宪兵,还有一个他见过的三田次郎,和一个他无比陌生的中将,一个没有在自卫队编制内的中将,年纪却不过五十来岁。相比军衔,已经是极为年轻的一个中将。

    李岚在打量他们,他们也在打量李岚,沉默了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日本中将率先开口了:“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为什么非法入侵我们的军事基地,你知道这要承担什么后果吗?”

    “这个世界上?;褂斜人栏友现氐暮蠊??”李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开始拖时间。

    “有。那叫生不如死,如果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你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否则你会在你人生最后的时间中,品尝全世界所有的痛苦,我相信那种滋味,就算是铁人都会受不了?!敝薪坪跻膊蛔偶?,慢条斯理的说道:“相信我年轻人,就算你受过最严酷的训练,你也绝对不想品尝那种非人的痛苦,一点都不想?!?br />
    “那要看我是否知道你所感兴趣的问题了?”李岚淡淡的说道。

    “我喜欢你这种态度,希望你可以继续保持下去?!敝薪⑽⒁恍?,开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在组织里代号霸主,无妻无儿,无父无母,孑然一身?!崩钺昂芨纱嗟幕卮鸬?。

    一旁正在观看测谎仪的三田次郎隐晦的对中将点点头,后者继续发问:“你们的组织叫什么?”

    “灭日?!崩钺凹绦鲜档幕卮鸬?。

    中将问道:“隶属于什么国家或者机构?”

    这回李岚迟疑差不多三十秒,才回答道:“隶属于索马里联邦,属于总统府秘密卫队?!?br />
    中将问道:“那也就是说,这次的行动是李岚下达的命令?”

    这个问题,李岚迟疑的时间更长了,几乎快要一分钟的时间后才开口:“没错?!?br />
    “很好,那请你好好回答我的下一个问题?!痹俅蔚玫饺锎卫傻男藕?,中将对如此顺利的审讯,深感无比的意外,如此简单的就供述出问题的答案,且没有被测谎仪检测出来,这令他很难以置信,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疑问摆在表面上,而是继续问道:“那现在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别告诉我和你们没有关系?”

    这回李岚迟疑得更久了,直到中将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之后,他这才开口道:“我们确实是有关系,本次我也是借助他们的行动展开行动?!?br />
    “也就是说索马里和以**为首的恐怖组织,是有直接联系了?那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中将继续回答道。

    “我们接到情报,说日本正在秘密研究一款战略威慑武器,组织派我来调查一下?!贝右豢祭钺熬捅硐值糜形时卮?,到现在也是如此,只是十分钟的时间,所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现在告诉我,参与此次行动的其他人呢?别告诉我就你一个人,没有组织,没有支援,没有指挥?”中将继续问道。

    “和我一起行动的还有十几个人,他们现在都在最上面的军火仓库内?!崩钺袄鲜档幕卮鸬?,只是他的心中已经开始在倒计时了。

    “很好、很好,你以为我是那么好糊弄的吗?”这回中将愤怒的站起来,朝着李岚吼道:“拿这些消息来搪塞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吗?实话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

    李岚心中一笑,对那些整天生活在阴暗中的人来说。连自己都不会相信,他如此坦白的回答问题。对方又怎么可能相信,尽管这是最合理的回答,也是事实,可在有些人眼中,越是真实与合理的回答,就越是假的。果不其然,中将的反应完全在他的预料中。

    不过,既然戏演到了这里,也该落下帷幕了。他可没有心情继续陪着他们耍下去。

    他这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更让中将和三田次郎坚定对方之前只是有意把矛头引向一直都和日本不和的索马里,两人可不知道李岚内心在想什么,而李岚的表情,也直接触怒了两人。

    三田次郎拨开身前的仪器,拿出一根注射器,走到李岚的身边,怒声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你会尝到人世间最大的痛苦?!?br />
    然而?;卮鹑锎卫傻牟皇抢钺傲成系目志?,也是藐视般的嘲笑,这对一个年纪轻轻就达到中佐的日本军界精英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

    怒火中烧的三田次郎拆开注射器的针头盒子。就要朝着李岚的手臂扎下去,然而还没有等针头触碰到李岚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双手手铐的李岚。一把扭过三田次郎的抓住针筒的手臂,只听“咔嚓”的一声。三田次郎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手臂便被生生扭断。李岚手臂随之向前一送,三田次郎手上的针头直接插入自己的胸口。

    这一幕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身后的两个宪兵把手摸到了枪套时,李岚已经拔出三田次郎腰上的手枪,打开保险,对着两个宪兵的脑袋,连开两枪。

    这时候,中将才反应过来,正要起身拔出手枪,然而李岚的手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这让他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手指缓缓的离开腰间的枪套。

    李岚无视了中将的存在,慢慢的蹲在倒下的三田次郎旁边,按住三田次郎正在挣扎要拔出针筒的另一支手,摇摇头讽刺的说道:“就你们这种水平,以为真的可以抓得住我。不过,为了报答你们的把我带到这里,我乐意让你体会一把自己的药水是何种滋味,记住不需要感谢我,我只是随手帮你一把而已?!?br />
    说完后,在三田次郎惊恐的神色中,李岚直接把注射器内那泛着蓝色的药水一滴不剩的全部注射到三田次郎的身体内。

    当药水注射进入不过三秒的时间,三田次郎脸上就明显出现了痛苦的表情,脸上和手臂上的青筋全部凸起,所有的血管也都跟着浮现在皮肤的表面上,恐惧的双眼中慢慢的充血,整个人如煮熟的虾,慢慢的弓起身子。

    二十秒后,张开了大嘴呜咽着,口水和泡沫慢慢的涌出来,喉咙里似乎也卡着什么东西,痛苦的蠕动着。身上似乎很痒,又好像很痛苦,两只手就连那支被李岚折断的手,似乎想要去抓着身上的皮肤,但又不敢下手的样子,甚至挣扎。

    静静看戏的李岚,似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站在那里欣赏三田次郎此刻的痛苦,一旁的中将似乎对三田次郎的状况没有丝毫感觉,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李岚的身上,当他看到李岚很关注的看着三田次郎的反应后,手指悄悄的摸向了口袋,谁知李岚似乎后背长眼,头也不回的开口道:

    “中将先生,我劝你最好安静一点,否则我的手指可会跟着你动哦?!?br />
    李岚边说边转头脚步绕着中将的座椅饶了一圈,继续说道:“这个审讯室还真的不错,各种仪器都有,密封性也很好,外面居然什么都听不到?!?br />
    “你到底是人是鬼?”中将一想到刚刚电光火石瞬间发生的逆转,至今他还想不明白,形势为什么会在一眨眼的功夫内,发生如此巨大的逆转。

    眼前这个家伙不但瞬间打开了手铐,还扭断了三田次郎的手臂,夺枪杀了两个士兵,而他在这个过程中,只是手指碰到了自己的枪套,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可对方居然在这片刻间,做出了四个令他难以置信的事实。

    这不由得他内心恐惧和震惊,现在他已经能够理解,为什么只是一个人,却付出了数十人伤亡的情况下才抓住他,不,现在看来,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抓住了。愚蠢的自信,让自己深陷如此危险的境地。

    “他很痛苦,帮我决解了他?!崩钺袄恋萌セ卮鹬薪奈侍?,把自己手上的手枪放到中将面前的审讯桌上,然后转身朝着审讯室一旁的桌子上,他的装备整齐的放在摆放在这里。

    恐怕这些小日本也绝对想不到,事情会到今天这种地步,本还想利用这些装备,让注射了审讯药水的李岚,透露更多有价值的信息,然后再送到下面的研究室进行研究,然而,最终结果却是让李岚可以少了很多麻烦。

    中将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手枪上,眼角看到转身走向一旁的李岚,正旁若无人的穿戴起装备,内心瞬间就陷入了苦苦挣扎中。

    伸手抓起桌上的手枪,看着脚下痛苦的三田次郎,一个念头慢慢坚定了下来,然而就在他举起手枪的时候,李岚出声了:“中将先生,你相信吗?就算你的手枪顶住我的后脑,可死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你?!?br />
    颤抖的双手很好诠释了中将此刻的内心,不过他始终没有把枪口对准了三田次郎,不单单是因为三田次郎是日本军界的精英,还因为三田次郎就是他的小儿子,审讯药水不会致人死命,只要现在干掉这个魔鬼,一切?;蓟峤獬?。

    可是到头来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敢这么做,尽管是一件在他看来百分百的事情,但勇气却无论如何都提不起来。

    “我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可以找人聊一聊,但我不希望在下一秒看到这审讯室里面还有第三个人活着,你死或者他死对我都无所谓,我相信你会马上做出选择的?!?br />
    李岚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让中将心脏狠狠一跳,三田次郎虽然感觉到无边的痛苦和浑身奇痒难耐,但他还是能够听得到声音的,他不想死,他还有长远的人生时光要享受,只能把求生的目光抛向自己的父亲。

    下一秒,枪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