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964章 悲剧的英国空勤团
    ps:新书成绩很不理想,华丽拜托大家去帮忙收藏一下,把推荐票也全给新书。

    华丽在此感激不尽了!

    ————以下正文————

    “敲掉那两只小老鼠?!?br />
    11号军事基地内,负责基地守备工作的禁卫军第三大队的大队长,看着显示器上面,两个正在小心排雷的空勤团特种兵,对部队下达了命令。

    11号军事基地是隶属于最高统帅部直接指挥的军事基地,该基地中只有一个天气控制仪,负责守备的禁卫第三大队是长期驻守部队。

    守卫级别和基地一样,都是最高级别,要知道,在八卦城的主基地中,负责守卫的禁卫也就是一个大队,而这里也驻守一个大队,可见李岚对这里的重视。

    一个大队的兵力相当于一个营,拥有最快速的反应机制,里面每一个禁卫兵,都是绝对的兵王,并且也是第一批接受强化的士兵。

    无论是单兵还是协同特种作战,每一个禁卫兵都是整个红警兵团的佼佼者,称之为超级兵王也不过分。

    枪战格斗技术,远超常人,并且一个个都拥有极强的单兵作战头脑。

    空勤团作为英国最著名的特种部队,也被冠以了王牌的称号,是世界特种兵界的佼佼者。

    只是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对手,并不是一般人,也注定了空勤团的这一次行动,必然会折戟沉沙。

    空勤团排头的士兵踩到的反步兵地雷,并不是很早就安放的。而是临时安放在那里。

    因为禁卫队已经猜到他们会走这里,所以就先给他们上一道开胃菜。

    踩到地雷的空勤团特种兵。自然一动不动的,而留下来帮助他的另一个特种兵。此刻正趴在草地上,用匕首把地雷四周杂草和泥土清理干净。

    露出地雷扁扁的身子,而此刻,两人的脑门上,已经都布满了汗水,一旦这颗雷被引爆了,两人无一逃得掉。因为地雷引信爆炸的时间,绝对比迈开腿的速度还要快。

    “斑马,别管我。你先离开,我不动,等着你们回来?!辈鹊降乩椎奶刂直吼招∩乃档?。

    “空勤团还没有出现过抛弃战友的行为,要死就死在一起?!卑呗硪∫⊥?,十分坚决的说道。

    “地雷已经触发,这颗雷已经没法排了,运气好我下辈子还可以在轮椅上度过,你没有必要陪着我送死?!蓖吼占绦∩娜敖獾?。

    “你想得美,这颗反步兵地雷是索马里军方最著名的大杀伤地雷。里面装有五百颗钢珠,绝对杀伤半径五米,就你那身子,会被炸成好几节。这东西从研制出来,就是为了炸死人,不是为了炸伤人?!卑呗砑绦⌒牡呐僮诺乩字芪У哪嗤?。头也不抬的说道。

    “既然知道,还不赶快跑?!蓖吼占泵λ档?。

    “跑什么跑。我是不会抛下任何一个战友的?!卑呗砑绦裢吠谧拍嗤?,继续说道:“你也最好别动。更不能紧张,这款地雷十分的敏感,只要压力变化超过两百五十克,就会瞬间引爆,到时候我们都完蛋了?!?br />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别妨碍我?!迸偻镣瓯?,斑马慢慢的从背后拔出另一根匕首。

    然而还不等他们的有任何动作,周围的草丛内,两颗子弹无声无息的飞过来,自然毫不留情的穿过他们的手臂。

    没有枪声,没有火光,直到中弹时,两人这才知道遇袭了,可这时候已经都慢了。

    四个穿着吉利服的禁卫士兵马上就冲了出来,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脑袋,“你们已经被俘虏了?!?br />
    来不及反应的两人,同时看了一眼身旁四个明显早已经等待在这里的敌人后,隐晦的相视一眼。

    踩到地雷的秃鹫毫不犹豫的挪开踩住地雷的右脚,两人同时闭上眼睛,然而一秒过去了,两秒过去了,根本没有任何爆炸和疼痛。

    当两人同时睁开眼睛,便看到那四个敌人,正一脸嘲讽的看着他们两个。下一秒,他们只是感觉到后劲一痛,然后意识慢慢的模糊了。

    踢了两脚倒地的两个空勤团特种兵,其中一个禁卫士兵慢慢的弯下腰,捡起了那枚所谓的地雷说道:“战友之情可佩,军人的气节也可叹,可惜的是,这颗地雷从一开始就是假的?!?br />
    其他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接下来他们将两人身上的所有武器和装备扒下来,又给这两个空勤团的特种兵,注射了迷药,便如拖着死狗般的朝着基地走去。

    以此同时,继续前进的剩下十三个空勤团特种兵,并不清楚后面的事情。

    此刻还在专心的朝着目标小心的移动,不过这一次的行军,也变得格外的仔细。

    为了能够更好的应对突发事件,行军的队形变换成为菱形。

    “还有三公里,速度放慢?!绷於又?,看了下手上的地图,命令道。

    就在他小声发布命令的时候,殿后的一个空勤团特种兵只感觉背后传来的呼吸声后,随即嘴巴就被捂住了,接下来就感觉到咽喉一阵剧痛。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秒的时间,殿后的空勤团士兵已经被轻轻的放到在草丛内。

    同时,另一个禁卫士兵站起来,装成是这个空勤团的士兵,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前面的十二个空勤团特种兵,还不知道,他们身后的战友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跟随队伍前进了百米左右,这个禁卫士兵突然快步上前了两步,追上了倒数第二梯队的两个空勤团特种兵,拍了拍左边那个人的肩膀小声的说道:“小心点?!?br />
    这个空勤团的特种兵先是本能的点点头,紧接着脸色一遍。瞬间拔出腰间的匕首,只是有人比他的速度更快。禁卫士兵已经用匕首刮过他的咽喉。

    右边的另一个特种兵,马上就要提醒前面的人。结果还没有等他有任何动作,从他旁边的草丛中,一根弩箭就无比精准的插在他的咽喉上。

    另一个禁卫士兵适时候的出现,扶住了到底的尸体,然后和干掉左边那个特种兵的禁卫对视了一眼,两人若无其事的跟上去。

    干掉两个空勤团特种兵的过程只有短短的两个呼吸间,前面的人依旧没有察觉,在他们的身后,三个战友已经长眠在这片湿热的草原上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埋伏在四周的狙击手,在密切的协同下,出手了。

    在消音器的压制下,没有火光也没有声音,走在前面的三个空勤团士兵,就直接被干掉了。

    剩下的七个人,马上就炸窝了,然后还有人比他们快。在狙击手出手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禁卫士兵,也同时出手了。

    准备好的突击步枪,连续几个点射。相距不过几米远,十分轻松的干掉这些空勤团的特种兵。

    十个人,眨眼间的功夫。就还剩下领头之人。

    而领头之人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见势不好的瞬间。那已经拔出了手枪,对准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脑袋。

    然而一颗狙击子弹毫不留情的穿过他的手臂,举起手枪的手臂也无力的垂落。

    这时候,四周埋伏的所有禁卫也都第一时间钻出来,六个枪口对准了领头之人的脑袋。

    “头狐,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币桓錾碛按釉洞Φ牟荽灾凶叱隼?,看着被控制住的领头之人,十分准确的交出他的代号。

    根本不可能束手就擒的头狐听到有人叫出自己的代号时,心中瞬间凉了半截。

    特种战有一个十分严格的指标,那就是情报,只有准确的情报,特种作战才有可能成功。

    一旦情报被泄露,特种作战也就毫无意义,只是派遣精锐士兵前去送死。

    因为特种兵再强大,也不可能以一敌百,最终只会在埋伏或者敌优势兵力下,被抓住或者击毙,自然说不上行动的成功性。

    空勤团的这次行动,不能说是战术指挥失误,而是从一开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盯上了,这时候无论是谁,都无法完成特种作战。

    特别是像这种,连行动线路都被摸清楚,所谓的特种行动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而且还是深入敌后,绝对没有完成任务的可能性。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头狐没有选择反抗,因为这一次的行动是绝对的机密,可以说根本不存在情报泄露的可能性。自己的小队如此干脆的被干掉,原因只有一个,自己的行动一开始就被对方知道了。这令他很不解。

    “俘虏,是没有资格知道这些的?!备涸鸫舜巫ゲ缎卸闹卸映?,一挥手命令道:“行动结束,清扫战场,别破坏了这里的环境?!?br />
    头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也被敲晕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再见正在坐在椅子上,双手和双腿,都被固定在椅子上。

    而这种椅子,他自然十分的熟悉,因为每年他都会接受这方面的训练,反审讯训练。

    这样的环境,对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他也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看着他面前一个椅子上的一个索马里军官,而且还是一个少校。

    “看来你的身体素质很不错,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彼髀砝锞俚乃档?。

    “你们别想从我嘴里知道任何事情?”头狐淡淡的说了一句,环顾了下四周,说道:“让我看看,你们会用手段来对付我,审讯药水、神经刺激药水、测谎仪、疲劳审讯手段、诱惑审讯手段、精神刺激手段,都来吧!我要是说一句话,就是你孙子?!?br />
    只是出乎头狐的预料,坐在他面前的少校,十分干脆的摇摇头,说道:“你我都是同一类人,我十分清楚你接受的训练。你说的那些对付普通人,那是十分的奏效??墒嵌愿赌阄艺庵秩?,却就好像是在过家家一样?!?br />
    说到这里。少校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今天我们活抓了你,就有对付你的办法,不过,现在已经都不重要了,你所知道的一切,我们也都知道了?!?br />
    见识过无数审讯手段的头狐,直接保持沉默,似乎也将对方的话,当成的耳旁风。

    “你可以认为我在诈你。遗憾的是,你已经什么都告诉我们了。现在,正有一架携带了高超声速导弹的幽灵轰炸机,位于印度洋中部准备朝这里发射高超声速导弹,想要以此摧毁我们的气象武器中心。我说的没有错吧!”

    头狐脸色不变,只是内心却如万马奔腾一样,十分不平静,因为对方说出了他此刻最大的秘密。

    不过他依旧保持沉默,不发出任何声音。

    “很遗憾的是。这枚导弹刚刚从真空飞行状态进入大气层的时候,就被拦截了下来,因为我们提前做好拦截的准备?!鄙傩<绦诘?。

    这回头狐直接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对面这个少校。也自然不希望对方看到自己闪烁的目光,因为这个消息让他实在是难以保持平静。

    “结果已经告诉你了,现在来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少校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口道:“其实。从你们伪装进入我们境内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暴露了。本来。我们是可以快速的抓捕你们,但为了了解你们的目的。才放你们潜入到这里?!?br />
    说到这里,少校嘴角突然一翘,拿出一份文件,说道:“头狐,真实姓名…,非洲裔…,父母早年移居英国,81年出生于英国伦敦,99年入伍……,”

    听到自己这辈子详细无比的军旅生涯记录,头狐心中更加的惊讶了,他属于英国空勤团保密级别最高的几支特别行动小队之一的队长,他的档案是英国高级机密,别说外人了,就算是英**方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可眼前这个索马里军官,居然连他执行过什么任务,参与了多少行动都调查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他有多少资产,家庭情况如何都一清二楚。

    这如何让他还能够继续保持淡定,不过长期的训练,让他表现上依旧保持十分自然的模样。

    “很丰富的履历,实战经验也是相当丰富,是难得的人才?!鄙傩:苤惫鄣恼攵哉夥葑柿?,给予了评价,随即放下手上的文件,看着头狐说道:“你很好奇,我们把你调查得怎么清楚是要做什么?”

    “总之,我什么也不知道?!蓖泛训每诹?,不是因为他沉不住气,而是他需要通过开口,释放内心的情绪。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已经不需要从你口中知道些什么了?!鄙傩R∫⊥?,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此刻你的指挥官还不知道你的小队全完了,他们收到的消息是,已经完成任务的你,正带着小队撤离?!?br />
    “你什么意思?”头狐目光一怔,随即问道。

    “呵呵!”少校摇摇头,一脸遗憾的说道:“我和你说了这么多,难道你还想不明白吗?为什么北约的b-2会发射高超声速导弹,而你到现在为什么还活着?”

    “你们,到底做什么?”头狐不是愚蠢的人,马上就想到了很多关键点,但他似乎又难以置信。

    “我们也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就是替你完成了万物,拍摄了我们气象基地的图片,告诉你的指挥官,这里确实是我们的气象控制中心,然后你们的轰炸机就发射了导弹,不过正好被我们拦截了下来。而你的指挥官,现在就知道,你已经带着小队在撤离了,我们的士兵,正在这片草原上展开围捕。十几个小时后,你会带着剩下的两个队员,顺利的脱离我们的追捕,然后千辛万苦的回到你们的指挥部?!鄙傩J制骄驳乃档?。

    “这不可能,你们休想?!蓖泛⒓淳兔靼琢斯?,十分严厉的说道:“我是不可能背叛我的国家的,别以为我是非洲裔,就会受到你们的蛊惑?!?br />
    “你又错了,我们从来没有过要利用你,也不会放你出去?!鄙傩5?。

    “反正,你们休想从我这里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蓖泛慌ね?,不愤的说道。

    “你似乎觉得自己还很有价值?”少校说到这里,突然拿起一旁的对讲机,说道:“进来吧!”

    随即审讯室的铁门被推开,三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当头狐看到来人时,仿佛是见鬼了一般,难以置信的惊呼道:“你们是什么人?斑马?秃鹫?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啪啪!”鼓掌声响起,少校来到走进来的三人身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特别空勤团猎狐特别突击队队长军士长头狐向您报道?!?br />
    “特别空勤团猎狐……上士秃鹫向您报道?!?br />
    “……上士斑马向您报道?!?br />
    穿着空勤团作战服的三人,马上向少校敬礼汇报道。

    头狐看着面前这个长得和他完全一样的“头狐”,脸色十分的精彩,要不是他此刻还在坐着,绝对会认为自己是在照镜子,因为无论是眼神还是外表,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他们是真正的替身,只不过,从现在起,我身边的这一个才是真正的头狐,当然,我们还需要从你身上了解你的一切细节,我相信他们三个会帮上我们很多忙?!?/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