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973章 疯狂杀戮的哨戒炮
    ps:新书成绩很不理想,华丽拜托大家去帮忙收藏一下,把推荐票也全给新书。︾

    华丽在此感激不尽了!

    ————以下正文————

    短短的一二十分钟,北约联军的形势极具下转,所有的北约士兵自然能够清晰感受到战局的变化。

    就算无法理解全局的战事演变到什么程度,但面对剧增的压力,也足够让他们理解不容乐观的形势了。

    开罗北部市区,法国第37机械化步兵旅,原本占据了周围数条街道,可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后,就有两条街道失守了。

    进攻他们的部队也是一个装甲旅,隶属于红警兵团第四突击集团军的一个装甲旅。

    该装甲旅以两个坦克营作为进攻的主力,并且在数百架恐怖机器人的协助下,快速的挺进双方的交战火线。

    法国第37机械化步兵旅马上就品尝到了巨大的压力,街道上的防御正被快速的清理着,几十辆勒克莱尔与敌人交锋了几次,就损失了一大半,已经无力给步兵提供火力支援。

    有些是被天启坦克摧毁,有些则是被恐怖机器人摧毁,坦克内散发着烧焦味,那是坦克成员被强烈电流电死散发的气味。

    在街道上作战,没有了坦克和装甲部队的支援,光靠步兵也很难扭转局面的。

    不过作为进攻方的坦克旅,也遭到了猛烈的还击,损失了好几辆坦克。特别是担任侧翼进攻力量的犀牛坦克,在法国步兵的反坦克导弹下。在进攻的过程中,被摧毁了好几辆。

    就算是天启坦克。也有两辆被摧毁,正所谓好汉架不住人多,更何况街道上空,还有北约的武装直升机。

    这样的高强度战斗,再先进的武器,也架不住密集的火力反扑。

    许多主战装备上,也早已经是弹痕累累,每一辆天启坦克上,都可以看到不下五个导弹坑。这是单兵反坦克导弹带来的痕迹。

    可尽管法国士兵的反击十分的强烈,但依旧无法抵挡进攻中的红警部队,失去制空权的他们,不单单要面对地面攻势,还要时刻抵抗来至天空战机的战机。

    那些真正能够威胁到坦克的武装直升机,几乎都是被战机摧毁的,面对坦克,直升机是有很大的优势,可是面对战机。直升机只能是被虐的存在。

    而跟随在坦克旅头上的雌鹿,则是作为开路先锋,成为地面进攻的主要支援力量。

    法国第37机械化步兵旅的溃败,也就在自然之中。加上埃及战区指挥部再一次受到重创,一时间各地区的部队,只能各自为战。支援的力量无法及时抵达,这也加速了溃败的速度。

    可是。所有的北约士兵绝对想不到,他们的真正的灾难还远远没有到来。

    前线压进的进攻部队。只是一个开始,北约联军尽管短时间内失去了制空权,可地面上还有将近二十万的部队,这些力量,可不是短时间就可以消灭的。

    毕竟北约部队也都是高技术装备,拥有很强的战场生存能力和协同作战能力。

    就算是优势下的全面进攻,索马里一方最少也要付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代价。

    这时候,李岚准备好的杀招就派上用场了。

    此刻,所有的部队都已经全线推进了,北约联军正在节节后退,以空间换取防御的时间,继续进行抵抗。

    一个小时后,开罗市内的战斗差不多都平息了下去,撤出开罗的北约联军,已经在郊区外面,组织了新的防御圈。

    而此时,从意大利起飞的大量支援战机,正在全力将已经深入到地中海的红警战机赶回非洲大陆。

    只是他们依旧无法支援埃及大地上的战斗,埃及上空,红警战机的机群,依旧在进行大规模的空袭。

    不过,北约联军战机在不计伤亡的投入大量战机后,索马里一方的战机正在被逼回非洲上空。

    直到此时,李岚这才解开了所有的防御系统。

    接下来的一幕,注定让每一个北约士兵都终身难忘,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在这场战争中活下去。

    开罗市区通往亚历山大的高速公路上,两边的密林和高速公路上,战斗又再继续。

    双方你来我往的,打得十分的热闹,满地都是散发着热气的弹壳。

    可就在双方战斗正值火热的时候,高速公路两边的绿化林间,在密集的桉树只见,土地慢慢的升高,一座炮台很快就出现在桉树林的地面上。

    两根长达一米的炮管从炮台上伸出来,炮口瞬间就对准了前方正在和红警士兵交火的美海军陆战队士兵。

    “哦,上帝那是什么东西?”黑暗中,两个美军士兵正好看到伸出炮管的炮台,便立即高声惊呼了出来。

    其他士兵也转身一看,所有人的神经似乎都有些不够用了,因为这东西他们并不陌生,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点都不合理。

    然而接下来他们就带着这种难以置信的念头,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或许等他们见了上帝,上帝会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也只能希望这个世界有上帝了。

    三十毫米速射炮打出了机枪的火力,两道火舌瞬间仿佛瞬间幻化成为了锯子,将四周的桉树瞬间便拦腰切断,当然还有那些美军士兵。

    两道流光轻松将桉树的树干打断,也自然十分轻松将人体组织打烂,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密集的流光就好像是激光武器扫过整个战场。

    没有任何物体可以阻挡这道流光,无论是树干还是石头,都在强大的冲击力被击打得粉碎。

    看似连成一道的流光下。实则每一颗曳光弹后面,都跟着三发普通的子弹。一道道的流光之中,其实是密集的子弹组成的弹链。

    三十毫米的哨戒炮。杀伤力绝对是毫无疑问的,公路上,六七辆装甲车在如此密集的攻击下,也被打成了漏勺,这样的攻击下,也就只有主战坦克可以抵挡。

    两分钟后,哨戒炮的攻击平息了下来,因为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当红警士兵从掩体中抬起脑袋的时候,眼前的战场就如同是被刀锋刮过几遍之后。

    他们面前的原本高高的桉树凌乱倒了一地。远处到处都是难以完整的尸体,那些装甲车也已经是千疮百孔,路面上的掩体和防御工事,也都被摧毁。

    那座哨戒炮则是缓缓的回到了地底,因为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一切都在那密集的三分钟炮火下,成为了过去式。

    “太凶残了,不过我喜欢?!闭驹谘谔迳?,在夜视仪下??吹秸稣匠〉暮炀勘?,都同时发出一阵感慨。

    “搬开弹药箱,全员,继续前进?!贝拥木砍?。一挥手命令道。

    而在这三分钟的时间中,这里的灾难只不过上千个灾难中很普通的一次。

    开罗以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因为旅游业发达,给这里带来的富足的经济??砂<叭撕貌蝗菀状蛟炱鹄吹募以?,此刻早已经成为了北约联军休息的临时兵营。

    里面的埃及人。都不得不背井离乡离开这片早已经被战火点燃的家园。

    可是此刻,这里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

    这座长度不过三公里的小镇上,是北约联军前往开罗重要的物资中转站,从前线替换下来的部队,也都是在这里休整。

    可就在三分钟之前,在贯穿小镇的南北方向的主干道上,两个检查站外面,原本整齐好无缝隙的公路上,一个两米见方大小的公路地表突然升高。

    这让检查站的北约士兵,都是面面相觑。

    就在他们面面相觑之间,两座从公路下升起来的哨戒炮,正好露出了地表有两米高,一座边长两米的正方体,就摆在了疑惑的北约士兵面前。

    有些士兵甚至还打趣这是什么鬼东西,只是下一秒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

    两根一米长的炮管伸出来,这东西所有人都无比的熟悉,这东西是什么,也已经不需要再猜了,哪怕是那些如临大敌的士兵,也瞬间难以做出反应。

    接下来就是一场绝对的杀戮,冰冷的战争机器,自然没有手下留情的觉悟。

    四条火舌瞬间就将这条三公里长的主干道,扫出了大片的血雾,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小镇这条主干道上,到处都是鲜血和碎肉。

    路上的卡车、装甲车、运输车、汽车全部都在强大的火力下,被打爆了,仅有的几辆坦克,才堪堪挡住了密集的火力??墒?,那些坦克的车组人员,刚刚就在坦克外面乘凉,此刻早已经变成了肉泥,粘在坦克的装甲上。

    干掉了主干道上的敌人后,两座哨戒炮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调转的炮口就对准了两边的建筑。

    见过子弹伐树,可绝对没有见过子弹拆房子,现在就上演了。

    三十毫米的炮弹,十分轻松的将水泥砖头的房屋打穿,并且是穿透好几层墙壁的那种。

    密集的弹雨就好像是两道切割机,短短几秒的时间,就十分轻松将一栋房屋拦腰打成了两截。

    那些听到枪炮声跑出来的北约士兵,也早已经死在了弹幕下。

    一些悲惨的,只是双腿被打断了,尽管失去了双腿,但生命却可以得到延续,可那些凡是上半身被炮弹打中的士兵,下场只有一个,死亡,或者等待死亡。

    这是一场针对北约士兵毫不留情的屠杀,一场没有任何情感的屠杀,哨戒炮只是死物,没有情感没有生命,攻击的命令来自于计算机程序,当敌我识别系统或许到敌人信息后,就会自动攻击。

    这对每一个在弹雨下死亡的北约士兵来说,是极其悲剧的,因为他们的死亡。是毫无意义的。

    就算是小镇的临时野战医院,也在密集的炮火下被摧毁。整个小镇早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一个巨大的屠宰场。

    不过两座哨戒炮也没有嚣张多久。小镇中心的建筑中,由于外面建筑阻挡了火力网,里面的士兵马上就进行了反击。

    十几个北约士兵,快速的进入到街上的坦克中,??吭诼访娴奶箍撕芸炀捅黄舳?,坦克主炮,直接瞄准了两座嚣张的哨戒炮。

    在小镇指挥官的咆哮下,两枚坦克主炮准确的命中无法移动的哨戒炮,不过。一炮下去,哨戒炮的攻击依旧在继续。

    炮弹在哨戒炮外部的装甲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弹坑,但是并未对哨戒炮造成致命的伤害。

    不过,启动的两辆挑战者主战坦克,成功吸引了两座哨戒炮的反击。

    随即密集的炮弹就落在两辆主战坦克上,密集的炮弹就好像是骤然而至的暴雨,击打的坦克的装甲上,叮叮当当的撞击声远远的传出去。周围的建筑在炮弹极大在主战装甲后,被弹飞的炮弹也打得千疮百孔。

    夜色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密集的弹链撞击在挑战者主战坦克的装甲上。随即被弹飞,道道流光在黑夜中乱窜,画面十分的美丽。

    而两辆坦克的装甲海上。也是火星四溅,密集的火花在夜色下。十分的绚丽,就好像那密集的烟火不停的绽放。又好像那砂轮机在磨着钢铁喷出的星星光火。

    能够抵挡一时的挑战者主战坦克,却挡不住如此密集的攻击,哨戒炮的威力,可比美军的a-10攻击机的火力,来得更加的密集。

    就算是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也经不起如此密集的打击,两辆挑战者主战坦克还没有打出第二炮,就被摧毁了。

    大量的子弹打击在同一个部位上,水滴都能够石穿,更别说是三十毫米的炮弹了,就算坦克是实体的铁块,也会被击穿。

    不过,两座哨戒炮嚣张的时间也正式结束了,几个英国火力手,已经架设好了反坦克武器,从发射筒发射出去的反坦克导弹在半空中拔高,然后朝着两座哨戒炮垂直砸落下去。

    在两道震耳的爆炸声中,两座哨戒炮直接被摧毁了,地面上,留下两个直径将近五米的大坑,两座哨戒炮连炮管都被炸成了好几节。

    这不单单是反弹坦克导弹的杀伤,更主要是哨戒炮被摧毁后,成功激发的自我毁灭系统。

    干掉了两座冰冷的杀戮机器,还不等里面的北约士兵组织救援,小镇外面,从开罗进攻到郊区的地面部队,也开始对小镇进行了初步的炮火打击。

    一个自行火炮营的十二辆自行榴弹炮,炮弹直接落到了小镇之中,夜空下,四架夜鹰直升机在小镇外降落,上百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跑下飞机,在炮火的掩护下,第一时间对小镇发起了进攻。

    而深受哨戒炮伤害的,则是亚历山大这个埃及海边城市,从要塞粉碎者的攻击阴影中,还未散去的城市,真正的灾难也随即降临。

    作为北约联军在埃及最主要的装卸港口,李岚对这里也是进行了特别的照顾。

    上百座哨戒炮被修建在了这个城市的各个地方,只要地图上哪里的红点多,他就会建造一座。

    当冰冷的哨戒炮从各个地方升起来来,杀戮的盛宴也宣布开始了。

    特别是正一条海岸线,几乎每隔数百米就有一座哨戒炮,沿海大道边上,原本是给游客和行人准备的观海走道,现在也成为哨戒炮最好的建造地点。

    下面??康拇?,路上到处堆积的物资和正在抢救物资的士兵,瞬间都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弹如雨下。

    耳中的枪炮声仿佛要撕破耳膜,密集的炮弹到来的呼啸声,时刻都在敲击着人们那脆弱的心脏。

    这是无比巨大的灾难,整个世界仿佛瞬间都没有了声音,因为所有人都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大量的军火武器被引爆,大量的北约士兵,死在了无情的攻击之下,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海面上,大量的船只也都被快速的打爆,没有任何船只能够抵挡三十毫米武器的扫射,密集的火力正在摧毁着一切,带走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而这种灾难,同一时间内,在埃及每一个地方蔓延开,所有的北约军队,都难以置信的发现,他们彻底悲剧了。

    因为没有任何情报说在埃及有这样的武器,而且还是杀伤力如此巨大的武器,每一个人都是相同的措手不及,死去的人是一了百了,可是活着的人,恐怕一辈子都会听到那耳中不停奏响的死亡乐章,这辈子也绝对难以忘记如此疯狂的杀戮画面。

    因为这不是战争,而就是一场毫无保留的杀戮,生命此刻是如此的脆弱,和那些纸张没有任何区别,不需要任何用力就可以轻轻的撕碎。

    没有几个人能够在这样无情的杀戮下,还能够有勇气拿起武器去战斗了。

    当地面部队进攻到这里的时候,也都被修罗般的场景,所深深的震撼着,哪怕是那些早已经见惯了死人的老兵,都忍不住脸色的苍白。

    全线压进的部队,遭到的抵抗,出乎每一个士兵预料的弱,这是本次战争一来,他们打过最轻松的进攻。

    因为能够拿起武器反击的北约士兵并不多,甚至有些已经疯了,杀戮已经超过了许多士兵的心里承受极限。有些画面就算是目睹,都让人受不了,更别说亲身经历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