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一章 专辑制作完成!
    李谦和谢冰之间的关系,当然不像那帮八卦男女所设想的那般。

    谢冰很漂亮,这没有疑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吴侬软语,娇媚可人……这些好词儿用到她身上绝对不会有丝毫的违和感,甚至连夸她的感觉都没有。因为这些词在她身上,完全就是写实。这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当然人人爱看,至少李谦就觉得跟她们五行吾素的几个漂亮女孩子打交道,是一件蛮叫人愉悦和享受的事情就对了。

    但是,也仅此而已。

    李谦不是意淫狂,也没有所谓的后宫收藏癖,而且,即便他也觉得三妻四妾想想就挺带感的,却也还不至于肤浅到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就想搂进自己怀里。

    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他有自己的自知,和自制。

    所以,在他心里的定位,从职业上来说,他自己是五行吾素这张专辑的监制,他想要帮她们做好这一张专辑,想要在把她们捧起来的同时,自己也挣到一笔钱,以及一笔以后入行时说起来会更加硬气、更有底气的资历。从个人关系上来讲,实话说,他一个心理年龄将将小四十的老男人,看着这帮活蹦乱跳、青春洋溢的女孩子,很多时候下意识地就会把她们当成晚辈、当成小孩子来对待——这是很多成熟老男人的通病。

    不管谢冰心里会起什么涟漪,在李谦来说,他带着谢冰去听那么一场戏,一是要兑现承诺,二是觉得她独自一个人留在济南府,又赶上中秋团圆的时候。王靖雪虽然也在济南府,可她那个人冷冰冰的。实在不像是会体贴人、关怀人的那种,所以李谦就觉得有必要给人家小女孩一点关怀……刚才说过了,这真是老男人的通病。

    戏听完了,关怀送到了,对他来说,这事儿就过了。

    下午听了一出好戏,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过饭,然后李谦骑着自行车又把谢冰给送回她们租的那套房子,没等脸嫩的谢冰说句什么上去喝杯水之类的话,他就特干脆的转身蹬车子走人。临走之前还不忘了说:那首《送别》一定要好好练啊。不然回头我会训你的!

    于是,得,谢冰就一肚子的话想说,也给憋回去了。

    …… ……

    中秋节后,一切回到正轨。

    虽然假期的时间不长,但有了那么几天的时间放松一下,几个女孩子身上那种此前连续录音好几周所导致的疲惫。立刻就消失不见,虽然此前的好状态也跟着丢了不少,不过稍微调整两天找了找感觉,她们接下来的录音还是很快就顺畅起来。

    最先完成的是曹霑作词作曲、李谦编曲的《爱我吧!》,然后是《爱情鸟》。

    到最后,才是那首极具俄罗斯民歌风味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额外说一句,在这个世界。这首歌居然也是从未出现过的。

    等到三首歌全部录完。时间已经是十月下旬。

    然后,终于终于的。来到了这张专辑录音部分的最后一个阶段——《送别》!

    …… ……

    在李谦作为专辑监制的身份来为五行吾素制定的规划中,她们的这一张专辑里的每一首歌,都有着清晰的指向,都有着明确的受众群体。

    从《让我们荡起双桨》的面向小学生和国中生,到《快乐宝贝》面向国中生和高中生,再到《姐姐妹妹站起来》面向高中生、大学生,以及全体三十岁以下的流行音乐的主力消费人群,还有《失恋阵线联盟》面向所有的年轻男女,在配合已经确定会保留下来的那首《冲!冲!冲!》,以及曹霑那首节奏欢快明朗的《爱我吧!》,这六首歌加在一起,构成了一个相对完善的卖座体系——这些歌,就是奔着掏年轻人钱包的目的去的。

    但是,一张专辑显然不能全部都是这种轻快的风格,虽说也并不是绝对不行,但如果真的把整张专辑都弄成这个路数,那么不红则已,一旦这张专辑红起来,五行吾素以后的发展路线就被直接钉死了。

    所以,她们还需要一些另类一点的歌。

    比如《爱情鸟》,比如《冰糖葫芦》,比如《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这三首歌,都是属于也会红起来,而且也完全可以大红大紫,但是它们却不会像《姐姐妹妹站起来》那样的吸金,因为它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味和相对偏一点的受众群体。

    前者,可以带来销量,后者,可以带来口碑。

    但仅仅如此,这张专辑就太乱了。

    是不是头重脚轻姑且不说,至少就一张专辑来说,会显得风格相对紊乱,甚至有一种直接分成两半的感觉,无从从整体风格上打造一张完美的专辑。

    所以,还需要一首《送别》来压住阵脚。

    有了《送别》在,五行吾素就不再是一个只会唱快歌圈钱的单纯的偶像团体,以《送别》、《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为代表的这后四首歌,就会给她们带来相当好的专业口碑,到那个时候,才有可能真正迎来口碑和销量的双丰收!

    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人们说话喜欢讲逼格,说到底无非格调的意思。

    而《送别》,就是拿出来刷逼格的。

    只不过,凡事有正面必有反面。

    《送别》这首歌很厉害、很牛逼,不夸张的说,在李谦经历过的那个时空里,它是足以和《黄河大合唱》、《义勇军进行曲》并列的超级作品,只不过后两者的主题是民族存亡,这个主题很大,那两首作品的水准也是极高,所以显得地位高高在上,而《送别》则纯粹就是个人情怀的抒发,所以好像是显得分量轻了些。

    但单就音乐水准来说,《送别》其实毫不逊色。

    甚至于,说句不恭些的话。如果没有国家机器的推广,那两首事关民族存亡的大作品。一旦进入和平年代,平常估计也就只有少数人会去听、去推崇,而《送别》,却是足以凭借民间的自发口碑就能传唱百年而不朽的。

    但正是因为它这样超高的地位、超高的作品质量,才使得只要这首歌一出现,就必然会极大的震动如今这个时空的国内歌坛。那么,作为第一个唱出这首作品的五行吾素组合,就必将迎来更多、更严苛,甚至是吹毛求疵程度的审视、批评、乃至拷问。

    也正因此,从录音刚一开始。李谦就对五个女孩子要求得极其严苛,更是先集中地一口气把快歌录完,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放到最后,进一步为她们培养情绪、培养感觉。

    可事实证明,还是很难。

    而且这跟唱功、跟声音,都没有关系,纯粹就是感情不到位!

    在李谦看来。这首歌很难唱,但也很好唱。说它难唱,是因为它是一首慢歌,而且是一首相当讲究的慢歌,对歌手的气息、唱功,都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但说它好唱,却是因为这首歌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唱功。也不是气息。

    而是感情。

    正如对苏轼词作的那个著名的评价一样,“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是青楼里的那些歌姬水准不够?唱功不行?显然不是!要知道,在宋代那个时候,人家青楼里的歌姬才是专业的!可苏东坡的豪放词,你让几个二八年华娇娇弱弱的女孩子手执红牙拍板去唱,它就是怎么听都不对味!

    要唱好《送别》,很简单。

    一个有一定演唱功底的人,年过四十,最好年过五十,经历了一些事,沉淀了一些事,经历过生离,也经历过死别,你把这首歌给他,他哪怕是有些地方会气息不稳,有些地方甚至会有点跑调,他甚至哑喉咙破嗓子,但是那都完全没关系,那种年龄感、那种岁月感一出来,《送别》这首歌,听几句就能给你听得眼泪止不??!

    但是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一岁的五行吾素……显然没有那种沧桑的岁月感!

    于是,一天,两天……到第三天,李谦干脆把她们叫出录音室,重新回到了排练室。

    “我知道你们都还很年轻,我也知道你们的确是不太容易把握住这首歌的感情,所以,我对你们的要求并不高。你们都很年轻,但是我相信你们对于这首歌里的这种感情,并不是完全没有体验!那么现在,我来说,你们来回想……”

    “你们都是十几岁就离开了自己的爸妈,外出,到顺天府去闯荡,去做音乐,那么现在,麻烦你们给我回想一下,你们还记得自己离开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自己是什么样子?爸妈是什么模样?你们是不是还记得妈妈给装好的被罩和枕巾分别是什么颜色?床头上的那只小熊、或者小狗、或者是一只缝得很丑的小鳄鱼?”

    “你们刚刚过完假期从家里回来,那么平常呢?当你们回不去的时候,是不是偶尔回想起妈妈为你们做的某一道菜?当你们遇到困难了,遇到烦心事了,当你们一个人委屈地掉泪的时候,是不是会想起一些什么?”

    “还有、还有……你们还记不记得从窗口往下看,能看到的那些花坛?还有花坛边跑着、笑着、闹着的孩子?你们还记不记得自己从小到大待过的那些学校,还记不记得每年暑假后开学时那操场上长起来的一大片一大片的杂草?”

    “你们肯定都有自己的好朋友,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闺蜜,那么,你们还记不得记得当你们即将离开家之前,你们的好朋友都说过什么?你们是不是也一起喝醉过?那么到现在,你们有多久没见了?再见他们,你们还能回想起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年纪里做过的那些傻傻的事情吗?……OK,我看到有人眼圈开始红了,那么现在,回想它,抓住它,唱出来!”

    …… ……

    录制第一部分的五首歌,李谦带着五行吾素录了大约不到二十天。

    录制第二部分的三首歌,他们用了大概是十六天。

    但等到录制《送别》,光是反复锤炼她们的气息,反复调动她们的感情,李谦就花去了足足十四天!

    不过好处就是,等到再次走进录音室,效果立马就显现出来。

    当几个女孩子,而且还是几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用那种年轻女孩子特有的清亮、单纯的嗓音,不急不缓地唱着“长亭外,古道边”的时候,不知不觉,站在录音室那透明的玻璃墙外的李谦,就找到了那种鼻酸眼涩的感觉。

    《送别》这首歌,不熟悉的普通歌迷或许为以为它是上下阕的格式,其实不是,它是上下上的一共三阕,也就是说,在上下阕之后,还有一段对上阕的“长亭外,古道边”那一段的重复,从而形成一种回环往复的感觉,加倍的凸显出长亭、古道、芳草、晚风、柳、笛声、夕阳、山等这一系列意象,形成一种以哀景写哀情,再以哀情衬哀景的感情递进。

    声声递悲,字字皆情。

    李谦根据五个女孩子不同的声线,为她们分派了不同的段落——没办法,《让我们荡起双桨》是主要给孩子们听的,大合唱的方式已经足够,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送别》,却是注定要引来无数挑剔的目光的,如果干脆继续采用合唱,那么不只是五行吾素,就连他这个监制都会被人批到狗血喷头!

    而且,那样也显得太露怯了!

    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这长达两个月的对她们的不断调校,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深入的感情挖掘,李谦终于成功的让她们五个年轻的女孩子唱到了至少是达标的程度!

    …… ……

    十一月九日,周六,下午四点半。

    在连续录制了五遍,其中至少有三遍是达到、甚至超过了李谦要求的标准之后,李谦按下通话器,笑对着玻璃墙后的五个女孩子,说:“OK,现在我宣布,你们的第二张专辑《姐姐妹妹站起来》的录音室录音部分,正式完成!”

    顿了顿,还没等到录音室里有些呆滞的五个女孩子有所反应,他已经又双手合十,把最近这段时间那股子训人的劲儿都尽数收了起来,脸上带着一抹平和的笑容,说:“最近这两个月,辛苦你们了!”

    不知是最近这段时间感情挖掘太狠的缘故,还是真的感觉这两个月录专辑录的太过辛苦,又或者是最近被李谦训过好多遍,她们都积攒了太多的怨气,总之……片刻之后,玻璃墙后面的五个女孩子瞬间就都红了眼眶。

    而李谦微不可查地叹口气,随后才缓缓地笑起来。

    “终于录完了?!彼?。(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