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六章 孙猴子与如来佛(上)
    同样是十二月二十三日。

    地点是西北,ShanXi省,延.安府安.塞县。

    在元旦跨年歌会正在进行第一次的紧张彩排的时候,就在这个落后的,甚至可以说是贫瘠的小县城的一家小旅馆里,廖辽身上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却还是要把自己捂进被窝里,这才能让自己勉强不被冻僵。

    窗户外,空旷的高原上比空旷更空旷的风在肆无忌惮地呼啸而过。

    房间里烧煤的小火炉带来了丝丝的温暖,但相比外面席卷而来的寒流,那一点点热度也只能说是聊胜于无而已。

    原以为东北已经够冷了,身为一个东北长大的孩子,廖辽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会怕冷?但真的来到这里,她才发现,原来LiaoNing那边的那点所谓的冷,因为有了屋里热炕的加持,所以在大西北的这席天幕地而来的寒冷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可即便如此,即便廖辽冷得只能裹着被子、半靠在床头上,手中的笔却仍是片刻也不曾停下,只是不停地在手中的笔记本上写写划划,甚至不时会嗤啦一声撕下一张来揉成一团丢掉,然后继续写。

    没错,她在写歌。

    九月中旬回到顺天府之后,只短暂的休息了几天时间,她就重新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答应公司要出的销量纪念版要录一首新歌出来,几首大热歌曲的MV要拍出来,公司已经答应下来的几家杂志的封面要拍出来,该做的采访和宣传也还是多少要去做几家,答应了要上的节目多少也得上两家,再然后?;褂泄愀娲?、各种活动……

    专辑销量保持的不错,是属于可以持续卖下去的那种。多了不好说,三白金已经可以确定问题不大了,而且,公司帮她接的广告的代言费也价格不低,她今年的收入肯定会相当好了,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每天都忙得毫无意义……

    好在,进入十一月之后,该忙的事情基本告一段落,在黄文娟的安排下。她终于没有了任何通告,可以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于是,她先是在顺天府的家里休息了几天,然后在公司的安排下搬到了新房子里,再然后就真的清静了下来。

    可是,在家里憋了十几天之后,她却发现自己迟迟都找不到创作新歌的思路。于是她干脆独自一人回老家去住了半个月。就是……哎呀哎呀,反正很烦人,老爸居然说让自己给他那个酒楼做个代言,老妈则是无比关注自己现在那么出名了还好找男朋友不。

    而老妹……好吧,她让廖辽站好了,拿个照相机给她拍照,照了一卷胶卷。然后这死丫头不声不响地拿着胶卷去洗印了几套照片。美其名曰“廖辽写真照片限量版”,拿到她们学校500块一套给卖了。挣了好几千块钱!嗯,事情泄露之后,不但钱被老妈全部没收,她还被揍了个半死!

    至于老弟……那个还挂着鼻涕泡的臭小子终于知道了,原来找姐姐要零花钱比找老妈要要容易到手多了……哼!

    住到第十二天,廖辽终于受不了老妈的啰嗦,撒丫子跑路,回了顺天府。

    可是顺天府车来车往、人流如梭,却并不是写歌的好地方。于是,在应朋友之邀到几家著名的酒吧做了几场表演之后,她再次离开了那里。

    这一次,她的目标是大西北。

    秦岭的秀美,羊肉泡馍的油腻,秦腔的高亢壮烈,大西北那一望无际的山坡,以及……没错,安塞腰鼓的激昂澎湃!

    她一个人,拿了一个很简单的旅行包,一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虽漫无目的却饶有兴致地把SHANXI转了一遍、看了一遍,最终在安.塞这个小县城里停了下来。

    这里很穷,很落后,虽然大街小巷也有音像店、大喇叭在放着《我热恋的故乡》,但没有人认识她廖辽是谁,或者说,大家根本就没什么心思去认识一个歌星。

    于是,廖辽找了个小旅馆住下,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几天。

    这里的风土人情,这里的窑洞,这里的酸曲儿,都让她欢喜不已。

    然后,前几天黄文娟来了电话,她知道,时间差不多快到了,自己该去松江参加跨年歌会的彩排了。但是……偏偏就在临走之前这两天,不只是被什么刺激到了,还是积攒够了,总之,灵感突然就刷刷地来了。

    于是,最近两天,她除了吃饭之外,几乎是足不出户,每天就是闷在屋里写啊写、哼啊哼,随身带着的大笔记本,连写带撕,已经用了一大半!

    “我也想做大侠!”

    这个话,她可不是说说就算的!

    按说她如今红了,忙的时候不需多说,一旦稍微闲下来,肯定是应该往济南府跑一趟的,就不说恩师什么的,至少对于李谦这个用了五首歌把她一举捧红的人,她是应该过去亲自好好感谢一下的,而事实上,黄文娟也是一再这么劝的。

    但是,她没去。

    不是她觉得不该去谢谢李谦,也不是她不想去,而是她想要等到自己可以拿出像样的作品了,再带着自己的作品去。

    “喂,喂,小子……好吧,李老师,帮我看看这首歌写的怎么样?”

    “是吧?哇,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呃……这么说,我也可以算是创作型歌手了?”

    你看,这样多爽!

    嗯,事实上最近几天,她的确是一口气写了不少作品出来了,虽然到最后一首首的过下来,她觉得真正能拿出手去给李谦看的,大概也就只有最好的那一首,不过,眼下就在她脑子里来回缠绕的这一首,肯定能更好。只是……她一时半刻地总觉得抓不??!

    苦恼、苦恼、苦恼……

    可就是抓不??!

    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回是真的该动身了!

    据黄文娟说??缒旮杌崮抢锘嵩诙?,也就是今天进行第一次彩排,像她这个级别的,人家都很客气,直接说第一遍不用来,位置留好就行了,但是,从二十五号的第二次彩排开始,再到此后的两次录制,她却是必须要每次都参加的。搞特殊不是不行。但是在没有特殊情况的前提下搞特殊,会臭了名声的。

    而就算是今天就动身,估计到晚上能赶到延.安府,然后,延安府又不通火车,要去长安府坐飞机,还得摇摇晃晃的坐一天的长途汽车……

    她最后又抓起笔记本前后翻了几页。蹙眉苦思片刻,确定自己真的是抓不住那种感觉了,便叹了口气,毅然起身,穿上衣服就开始收拾东西。

    她已经必须要动身了。

    …… ……

    两天后,上午十点半,松江机场。

    看到廖辽从机场通道走出来?;莆木旮辖舯钠鹄匆』巫鸥觳?。廖辽拿大围巾围着,低着头往这边瞥了一眼。然后很低调地走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两个月一直玩消失的关系,最近这几天一直都在蹲守机场出口通道、等着抓拍前来参加元旦歌会那些明星的几个记者,居然愣是没瞧见她。

    俩人汇合了,很小心地往外走,一直等进了公司安排来接人的商务车里,她才松开围巾、露出脸来,却是兴奋地又从自己随身挎着的小包里掏出笔记本来,问黄文娟,“让你带的吉他带了吗?”

    黄文娟无奈地从第三排座位上把吉他拿过来,忍不住说:“姐,你这赶了两天的路,还是先歇歇吧,等咱们赶到了电视台,估计第二次彩排都要开始了,也歇不了多长时间?!?br />
    廖辽笑笑,却依然接过吉他来,把自己的笔记本在膝盖上摊开,然后简单调了调弦,就开始弹——就在从延.安府坐车去长安府的长途汽车上,看着那莽莽荡荡的黄土高原,她突然就找到了那股灵感,然后,这一路下来,一首让她得意至极的杰作就此诞生!

    好吧,现在说杰作还有点早……但这首歌肯定是廖辽几年写歌生涯到现在、最好的一首作品,却是毫无疑问了!

    司机是松江府上海县本地人,道路特别熟,车子虽然在车流中灵活地穿插,但车身却一直保持稳定,让廖辽弹吉他的动作丝毫都不会受到影响。

    一遍弹完,廖辽自己很得意,就扭头看向自己的助理,问:“怎么样?”

    黄文娟眨眨眼睛,问:“新歌?”

    廖辽点点头,得意地说:“在延.安府憋了好几天没憋出来,反而在去长安府的路上来了灵感,坐了一路车,就把它完成了……感觉如何?”

    黄文娟赶紧点头,“听着很不错啊,这应该算是跟《野花》一个路数的?”

    廖辽闻言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呦,行啊你!不错不错,居然都学会分析这个了!不过,嗯,好吧,确实跟《执着》和《野花》是很接近的路子,可以算是轻摇滚,也有点民谣风?!?br />
    说到这里,她神神秘秘地往前看了一眼,发现司机在专心开车,这才凑过去,小声说:“你说,如果我到济南府,pia的一下,把这首歌往李谦跟前一放,你说,他会有啥反应?”

    随着廖辽的走红,最近黄文娟确实是一直在努力地学习一些音乐知识,但就凭她几个月补课学到的那点东西,实在不足以判断一首歌的成色,所以这个时候,她就眨了眨眼睛,说:“他会……很吃惊?”

    嗯,拍马屁她还是很熟练的!

    果然,廖辽很有些得意地笑起来。

    敲了敲膝盖上的本子,她自信地说:“看见这首歌,我虽然未必就能在他面前算什么大侠,但至少等再看见他那两大本子歌的时候,我不至于那么自卑了!”

    想了想,她又说:“嗯,最好能让他吃惊一下,再真心的夸我几句,那就完美啦,哈哈!”

    …… ……

    东方星电视台,准备室。

    廖辽匆匆而来,也没来得及去拜见那些导演组的领导,只是跟那边先打了声招呼表示廖辽已经到了、随时听招呼,然后就赶紧到分给她的准备室里去简单的梳洗、化妆、做造型。

    彩排期间,其实她可以不做什么造型的,毕竟又不是真的录制,但以廖辽的性子,既然来都来了,自然不愿意去摆那些无谓的架子,所以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屋里任凭造型师摆弄。

    造型堪堪做好,黄文娟捧着几张纸从外边进来了,一脸奇怪而纠结的表情,看了一眼造型师,可还是没忍住,说:“姐,李谦前段时间帮华歌唱片的那个组合做了一张唱片的事儿,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对吧?”

    廖辽纳闷地扭过头来,点了点头,“说过呀,怎么了?这有什么稀罕的?”

    黄文娟把手里的几张纸递过去,说:“那个组合叫五行吾素,她们也来上晚会了,这是节目组刚给的新节目表,你看看,她们居然是开场歌!而且这首歌居然叫《送别》!”

    廖辽纳闷地接过去一看,果然,排在开场词前头的作品,叫《送别》,演唱是五行吾素,作词、作曲、编曲,都是李谦。

    实话说,廖辽也有点纳闷。

    就算是歌再好,你名字叫《送别》的话,放在后面还好、中间也行,搁在开场的地方……上来就送别了,你后面晚会还开不开?

    “还真是李谦的作品,莫非导演组觉得这首歌很棒?所以拉到最前头来镇场子?”

    廖辽在那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黄文娟却赶紧说:“问题她们还不光这一首,你往后翻,九点半那个时间段,黄金时间呀,她们还有两首,我打听了一下,据说上次彩排的时候,她们那两首反响很好,所以才给调整了时间,还又加了一首开??!”

    正好这时候造型师给做完造型了,廖辽往后翻了一页,果然就在第二页看到了《姐姐妹妹站起来》和《失恋阵线联盟》这两首歌。

    演唱者当然都是五行吾素组合,词曲和编曲,也都是李谦。

    她突然心里一动,站起身来,说:“走,咱们听听去!看看李谦到底给她们写了什么绝世好歌,让导演组居然能把歌名叫《送别》的歌放在一开??!”

    ***

    第三更送到,又是四千字!

    今天更了近一万三了,诚意求月票!(未 完待续 ~^~)

    PS:  第三更送到,又是四千字!今天更了近一万三了,诚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