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九章 孙猴子与如来佛(完)
    何润卿想了想,点点头,“如果可能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他的实力,已经不需要再去验证什么了,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我想未来几十年的国内歌坛,他绝对会是站在所有人头顶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刘梅闻言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何润卿对李谦的评价居然是那么的高!

    虽然刚才那首歌也带给了她极大的震撼,不过仔细想了想,她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对于他的实力和才华,的确是不需要再质疑什么了,刚才那首歌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要说他将来会站在所有人头顶……呵呵,我觉得你对他的评价太高了!”

    何润卿闻言张口想要说话,但刘梅却迅速地伸手握住她的手,安抚道:“润卿,你太着急了!”顿了顿,见何润卿安静下来,她才又继续说:“不过只是一张唱片的销量不理想而已,而且咱们也都分析过了,确实是那张唱片咱们的选歌略差了些,但是,你是何润卿??!你是国内销量第一的甜歌皇后,连甄贞都卖不过你的!一张专辑的销量略低,对你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的,只要咱们下张专辑在选歌的时候注意一点,要求高一点,也就是了!”

    何润卿闻言想了想,沉默了片刻,才说:“你的意思是,我不该去济南府?”

    刘梅摇摇头,说:“我还是那句话,你是何润卿??!甄贞又如何?廖辽又如何?国内的女歌手里,她们都只是眨眼一瞬而已,真论唱片销量,她们都不是你的对手的!那李谦的作品确实出色。如果他人在顺天府,或者咱们凑巧要到济.南府开演唱会。那么顺便见见他,甚至是请他吃顿饭什么的,都很正常,但要说他已经出色到需要你这位甜歌皇后亲自跑到济.南府去拜见他……呵呵,不是我说你,润卿,你也把自己看得太低了!”

    何润卿想了想,说:“可是,《半壶纱》的成绩已经足够证明,他的中国风非常的适合我。而目前在国内,又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写出那种成熟的中国风,所以,哪怕是为了这个,难道我就不值得适当的低一下头、主动去见见他?”

    刘梅闻言笑了,斩钉截铁地说:“咱们这帮人里,谁都能低头。唯独你不能!”

    顿了顿,她又笑笑,带着些不屑的意味,说:“至于你说的中国风只有他一个人能写……润卿啊,你想想,这个圈子里的能人有多少?难道只有他一个李谦?显然不是!那么,你想想。当这个市场上连续有《未了情》和《半壶纱》两首中国风走红了之后。难道其他人会都看不到?如果看到了,他们就不会写中国风了?”

    说到这里。她脸上已经是说不出的自信,“别的话我也不说,润卿你放心,我敢给你保证,都要不了三个月,这个圈子里肯定有数不清的中国风作品出现!到那个时候,有的是好的中国风作品可以供你随便挑??!你想,就为了这个,有必要让你这个堂堂的甜歌皇后降尊纡贵地跑到济南府去找一个小男孩邀歌?”

    还别说,让刘梅这么一分析,就连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点起头来,甚至连她的助理都在这时候说了一句,“我也觉得刘姐说的有道理?!?br />
    何润卿仔细想了想,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

    刘梅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害怕当初我打电话找老曹要歌,会让他们那边心里不太舒服嘛!没问题,等到晚会录制一结束,我去一趟济.南府,亲自去给老曹赔罪,你看行不行?”

    何润卿想了想,点点头,却又特别提醒道:“还有李谦!嗯,你一定要亲自去见见他,态度要放低一点,代我多说几句感谢的话!还有就是,嗯,你就说,等他到顺天府来的时候,请务必通知我一声,我一定要请他吃顿饭!”

    刘梅闻言,虽然心里不以为意,却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妥妥当当的把事情办好!绝对不会让你得罪他们的!”

    何润卿闻言长舒一口气,觉得略微踏实了一点。

    但仔细一想,她却又总是觉得即便这么做,似乎还是差了一点。

    只是……好吧,刘梅说的也并不是完全没道理,那就再等一段时间吧,等等看这个圈子里是不是会有人能拿出一些中国风风格的成熟的好作品出来。

    看着刘梅,她笑了笑,说:“那好,那就这么定下来!”

    …… ……

    何润卿带着她的人走了不到半分钟,廖辽就也转身默默地往回走。

    她不说话,黄文娟和肖远东也就只好默默地跟着。

    等回到准备室,大家都坐下了,廖辽才终于“唉”的一声,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来。

    就在一两个小时之前,她还兴奋地了不得来着。

    她自认为自己写出了一首出色的作品,她觉得如果自己带着那首《风从这边过》去济南府见李谦的话,哪怕是再次面对李谦那绝对能吓死个人的两个大笔记本,也可以不再那么自卑了,至少是有了一点开口说话的底气。

    话说,当这首作品在那辆摇摇晃晃的长途汽车上完成之后,哪怕是在从长安府到松江府的飞机上都忍不住一遍遍地拿出来看,她这一路上,哪怕是打瞌睡的时候都在美滋滋地想着到时候把这首作品丢到李谦面前时的那股子爽劲儿!

    实在是李谦那厚厚的两个大笔记本,还有当时他顺手撕下一张纸就递过来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也太叫人印象深刻了!

    以至于哪怕明明自己就是拿着他的作品红遍了全国,哪怕明明知道,自己就算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根本无法达到李谦的那个水准和境界,但廖辽就是忍不住想要跟他别别苗头,都不指望真的震惊到他什么,哪怕是给他留下一个“廖辽也会写歌”的印象都好。

    至少可以让他知道,廖辽并不是离开他就狗屁不是了。

    但是……但是……

    好吧,事实证明,自己苦心孤诣创作出来的所谓精品、所谓杰作,在人家的那首《送别》面前,完全就是渣渣好不好?

    这还要拿去让人家看?还想让人家夸你两句?

    喂,廖大小姐,咱要点脸好不好?

    就算是人家能拉得下脸来真夸你两句,你好意思当真的听?

    其实被打击之后冷静下来想想,好吧,廖辽必须得承认,不要说跟《送别》比了,她的那首《风从这边过》根本就是某种程度上对《野花》和《我热恋的故乡》的模仿啊,而且模仿的就不算差吧,比两首歌也要低了至少一个层次!

    这还拿去给人家看个什么意思!

    唉了一声之后,她情绪低落地抬手揉着眉头,一脸很明显的沮丧。

    黄文娟和肖远东对视一眼,俩人都完全搞不懂创作型歌手这是怎么了,顿了顿,肖远东决定开口牵起个话题来,就开口说:“廖辽,刚才过去的路上,你不是说这趟去西北,写了首不错的作品要给我看吗?怎么样,拿来看看?”

    好吧……什么叫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

    这就是!

    廖辽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回头吧,这会儿真是没心情?!彼骄驳厮?,全然不顾肖远东的尴尬。

    然后,她扭头看着黄文娟,问:“娟子,这晚会最后一次录制是哪天来着?”

    黄文娟闻言赶紧说:“30号!呃,我想想,没错,23号和25号是彩排,28号和30号是正是录!中午一点开始,大概下午六点之前结束!呃,咱们的节目是安排在第三个半小时,算是压轴!”

    廖辽点点头,说:“帮我订一张,嗯,订一张31号的吧,不想再晚上赶飞机了,就31号的机票,随便什么时间都行,只要当天能到就行。我要,去济.南府!”

    黄文娟闻言眼睛一亮,“去济.南府?见李谦?去邀歌?还是……哦,我知道了,你准备把那首《风从这边过》去拿给他看了?”

    好吧,真是漂亮的一击!

    廖辽无奈地看着她,满脸幽怨。

    “我说,咱能不提那首歌不?”她说。

    这下子傻子都明白廖辽为啥不高兴了,可问题是……不管黄文娟还是肖远东,都怎么也想不通,明明刚才还让她得意不已的一首作品,为啥现在又连提都不想让人提了?

    黄文娟想了想,故作大大咧咧地说:“为什么不能提,我觉得你那首歌写的很棒??!我觉得,李谦肯定会被你吓住的!”

    廖辽那幽怨中明显带着丝杀气的眼神在她脸上晃了晃,瞬间吓得小助理不敢装傻卖楞了。

    这时候,廖辽忍不住叹了口气,抬手捂住脸。

    顺着手指头的缝隙,她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得了,我都不想再说什么了,我算是知道了,如果说我是孙猴子,那他就是如来佛!我要当斗战胜佛,得他来封!所以,金箍棒啊齐天大圣啊什么的,还是老老实实赶紧收起来吧!”

    黄文娟和肖远东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些茫然。

    又觉得这个比喻……莫名的很深奥。

    ***

    第三更!

    三更加一起,今天更新一万字!(未 完待续 ~^~)

    PS:  第三更!三更加一起,今天更新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