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九十七章 廖辽的新专辑
    这个价码,的确是厚道。

    人不能跟人比,公司不能跟公司比,地域和地域的情况也会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说,据李谦所知,在好莱坞的影视圈,就管经纪人叫“百分之十先生”,意思是经纪人从艺人的收入中直接抽成百分之十,并习以为整个市场的惯例和标准,但是在目前的国内,因为娱乐事业刚起步一二十年,还不太发达,同时也不够市场化、不够正规化,所以就是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的规矩,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规矩。

    像廖辽,她当初纯新人一个,签进长生唱片,三年经纪约,两张唱片约,唱片约是按照销量拿分成,经纪约却是公司直接抽成百分之五十,而且这个经纪约还是包含了廖辽除唱片销售的分成收入之外的所有收入的,比如代言,比如商演。

    五行吾素那边,因为只是简单的合作,未免别人多想,李谦并没有详细询问,但是稍微一想就不难知道,华歌那样的大公司,面对的又是五行吾素那几个在歌唱方面能力并不太突出的新人,她们签下的经纪约的条件,估计连廖辽都不如。

    但那只是因为她们签约的时候实在太弱势了,一旦走红之后,肯定不会是这个价码,比如说像廖辽,她现在红了,等到合约期满,长生唱片如果像续约,肯定不敢从廖辽身上割肉割那么狠。而且像何润卿,据曹霑说,她走红之后,没有选择在时代唱片续签,而是跳槽去了索尼唱片。她的新合同。除了唱片约之外,经纪约就是公司只抽百分之八了。而且她还有自己的专属经纪人,拥有自己在外面接商演的权力,至于给经纪人的,据说只有百分之三。

    说到底,就看谁更需要谁!

    更需要帮助的那一方在谈判中就肯定处在劣势,甚至毫无发言权。公司强势,歌手需要公司捧,那你就必须认宰,歌手红了,不管是对公司还是对经纪人。都足够强势了,那就占据了议价的主动权——即便如此,何润卿的经纪人还是人人想做,因为她收入的基数大呀!给别人做经纪人,一年收入个几十万、一百万不少了,你拿百分之十也就十万,给何润卿做经纪人。一年却是千万上下的入账,百分之三四也是很大一笔收入了!

    而以李谦目前的情况,实话说,他哪怕是不找经纪人,随便找个人做助理,也已经足够了,因为他需要经纪人为自己做的。都是并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事情?;旧现巧檀蟛畈焕氲?、又能让李谦信任的,就都能做得来。

    所以。他能许给齐洁五个点的提成,就纯属是厚道了!

    要知道,以李谦现在的名气、在圈内的地位,只要他把想找经纪人的话放出去,不用百分之五,哪怕百分之三、百分之二,都会有大把有经验、有能力的经纪人主动跑过来求职!

    而齐洁,对于经纪人这个岗位来说,她只是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丁而已!

    关于这个,齐洁当然不懂,但廖辽心里一清二楚,所以这个时候,夸了李谦一句之后,她赶紧就扯了扯齐洁的袖子,说:“傻呀你,他现在一首歌二十万起,给五行吾素做的那张专辑,估计要大卖,圈里都说签的是阶梯式提成合同,一旦大卖,估计他有可能会几百万入账,接下来他还要给我做一张专辑,你算算,他一年收入这就是多少了?卖化妆品?你得卖多少瓶化妆品才能抵得上他那百分之五?”

    李谦闻言笑起来。

    齐洁看看廖辽,然后扭头看着李谦,一副迟疑不定的模样,很不自信地问:“你也觉得……我能行?你可别听廖辽一说就顺着她说!”

    李谦点点头,说:“其实刚才廖辽姐说的很明白了已经,给我做经纪人,其实真的不算多难,关键是我信任你就够了!所以,看你自己怎么想吧!给我做经纪人的话,最近几年我在读书,估计也的确是不会太忙,但以后可能会慢慢忙起来!不过到那个时候,都做了好几年了,你也应该学会不少,应该也就有经验了?”

    齐洁闻言扭头又看向廖辽——这事儿对她来说来的实在是有些突然,莫名其妙的,她连经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还不太明白,就要给人做经纪人了?而且还是给自己过去的学生做经纪人?这……靠谱么?

    廖辽也看着她,一边飞了个媚眼儿过来,一边说:“宝贝儿,一年几十万哦!还可以天天看美男!”

    齐洁冲她翻个白眼,“你们别闹,你们俩一说一唱的,就把我推这儿了,我还没闹明白经纪人是怎么回事呢!万一我做不来呢?或者耽误了李谦的事儿,怎么算?”

    廖辽无奈地拍拍眉头,“宝贝儿,你也太实在了!请注意,这里的实在,你可以理解为傻的意思!是我推荐的你,李谦也认可了,那就说明我们俩都认为你肯定能做好??!你说,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齐洁还是有点犹豫不定,又扭头看向李谦,小心翼翼地问:“你估算着,你明年一年能挣多少?”

    李谦闻言笑了笑,伸手婆娑着下巴,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明年的话,一是要看五行吾素这张专辑卖的怎么样,二就是要给廖辽做这张专辑,别的活儿还没谱呢,我也不准备接多少活……所以,初步估计,能有三五百万左右?”

    齐洁闻言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脑子里有点算不过来,就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然后眼睛突然瞪大,声音也突然大了许多,“这么说,我能从你手里拿十五到二十五万?”

    廖辽嘿嘿地笑了两声,拿胳膊肘碰碰她,眨着眼睛,说:“心动了?问题是,以后估计还会更高哦,听我的没错,这绝对是一份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好工作!”

    齐洁的确是有点心动了。

    钱其实只是一个方面,她就算是自己去代理一个品牌,只要做好了,一年下来,她有信心也能有个一二十万的收入——这是有先例的,并不是痴心妄想,因为化妆品零售这个行业实在是太挣钱了。

    可问题是,一旦做了李谦的经纪人,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晋级文艺圈了?

    这个可有点……略高档!

    虽然对音乐啊电影电视啊什么的都一窍不通,但架不住人人有颗文艺的心——尤其是,只要点头,自己的雇主就还是李谦!

    不管承认不承认,其实自从知道了在楼顶唱歌的那个人就是李谦,齐洁就对自己的这个学生很有好感,等到得知那些歌居然都是他自己的原创之后,这种好感自然更甚。要不然,当李谦掏出那张两万块的支票之后,她也不会瞬间暴怒成那样。

    女人,对于有才华的男人,向来都是缺少些把持力的,如果这个男人还长的很英俊,那就更是把持不住了,尽管这种把持不住未必全部都是男女之情,但下意识地愿意亲近、愿意给对方机会,却是毫无疑问的——戏文里说的唱的那些大家闺秀和风流名妓看中落魄秀才的事儿,可不是纯粹的胡编乱造,那是有大量的事实基础的。

    这个时候,齐洁犹豫了半天、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扛不住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文艺心,抬头看看廖辽,再看看李谦,小声地说:“那要不,我先……试试?”

    廖辽一拍手,丝毫不顾形象地哈哈笑起来,说:“妥了!”

    李谦笑笑,说:“那你就先试试,做的不高兴,随时都可以告诉我!”说完了,他站起身来,起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这边廖辽已经笑着说:“突然有点做媒成功了的乐趣哇!”

    齐洁还陷在刚才的决定中没有回过味来,也就没注意到廖辽话里的歧义,而且也没等她多想,那边李谦已经走回来,递给她一张折得极为平整的纸条,笑着说:“这本来就该是你的第一笔酬劳,我一直都给你留着呢!现在你可以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吧?”

    齐洁伸手接过来,展开一看,果然,是自己曾经团成一团扔掉的那张支票。

    华元两万元整。

    她叹口气,扭头看着廖辽,神情有些狐疑,“我这算不算是把自己给卖了?从此就不是老师了?变成雇员了?”

    廖辽嘿嘿一笑,没理她。

    但李谦却接过了话茬儿,说:“现在你就算是上任了哈,我给你的第一个活儿就是回头廖辽姐走的时候,你跟她一块儿去一趟顺天府,跟长生唱片谈我加盟廖辽姐下张唱片的价码!”

    提到这个,廖辽突然激灵一下子来了精神,“价钱好说,你要多少,我帮你去谈都行,问题是,你准备下张专辑都给我什么歌?”

    李谦笑笑,反问她:“你下张专辑想走什么路子?”

    说到这个,廖辽顿时就有了点正襟危坐的模样,她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我知道你也很擅长做快歌,你给那个组合写的那几首快歌,我听了,都很不错,但我个人的话,还是不太喜欢快歌,所以,还是走抒情和轻摇滚?”

    顿了顿,她又问:“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