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九十八章 新专辑的思路
    李谦想了想,说:“上次给了你一首乡谣,反响还算可以,不过我还是觉得,乡谣这个路子,就算短期内还能受欢迎,但肯定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的发展,还有国外那些文化的进入,国内的歌迷们的胃口,也正在逐渐改变,大家都在越来越喜欢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我帮五行吾素她们做的快歌,要不了多久,很可能就在96年,就会突然在市场上大爆,再比如国外很流行,但国内目前只有很少人做、而且还做得很不成功的嘻哈,再比如R&B,也就是节奏布鲁斯,我相信,这些风格在未来的路子都应该会越走越宽,但是在当下这两年,我觉得乡谣还是有市场的,所以……再给你做首乡谣?”

    廖辽闻言眼睛一亮,连身子都下意识地探过来,尽管胸前的材料不算多澎湃,但随着身体的前倾,薄薄的线衣裹不住,还是自然垂下一个水滴状诱人的弧度来。

    李谦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心里砰然一动,赶紧就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今晚估计十有八九又要做那些要洗内.裤的梦了——处男的日子,真的是好难熬!

    叹气之后,他赶紧借着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作品是有,不过你也用不着这么心急吧?回头给你就是了!”

    廖辽这才点点头,心满意足地回去坐好,却浑不知自己刚才那随意地一个动作,已经撩动了一个闷骚处男内心的蠢动。

    李谦既然说有作品,那就肯定是他觉得能拿得出手的,那么质量问题,廖辽也就一点儿都不担心了。

    于是她问:“还有呢?”

    李谦想了想。说:“再来的话,从《未了情》和《半壶纱》的反响来看。我觉得明年的市场上,这个类型的中国风应该会逐渐热起来,所以,再做一首中国风?”

    廖辽当即赶忙点头,说:“这个好!一定要有!”

    李谦“嗯”了一声,停了片刻,又说:“轻摇滚我这里还有点作品,新专辑可以再做一首!”

    廖辽又点头,“好!”

    李谦闻言笑起来,“我说什么你就只会说好?你的专辑还是我的专辑?”

    廖辽闻言愣了一下。很坦然地一摊手,“有你帮我操心,把什么都考虑到了,我还有什么要多说的?我对你比对我自己都放心!”

    李谦摇头笑笑,想了想,又说:“你这嗓子,不唱民谣有点可惜。而且我觉得要多唱,所以,来两首民谣?”

    廖辽点头,“没问题!”

    顿了顿,似乎是怕李谦觉得自己不用心,又特意加上一句,“我喜欢民谣!”

    李谦“嗯”了一声。说:“这就是五首了吧?我再给你加上一首偏流行一点的?;褂兴氖赘?,就你自己负责收集一下自己喜欢的作品?;蛘吒纱嗑桶涯阕罱吹母枘贸隼??”

    廖辽闻言赶紧摆手,“别,别!相比起我自己的作品,我还是更相信你那两个大本子!大侠,恩师大人,再多给几首呗?”

    李谦闻言摇头笑了笑,说:“那总不能整张专辑都是我的歌吧?你就不准备找别人邀两首歌?或者自己拿出两首?你刚才不是说最近才刚写了两首不错的作品?”

    廖辽闻言摆手,“不要!我就要你的!”

    顿了顿,她又说:“我自己写的那个……我先存起来,存起来哈,回头我老是冲你邀歌,再把你要烦喽,到那时候我再用自己的歌!”

    李谦闻言呵呵一笑,想了想,说:“那行吧!既然你想要,我就给你包了也没什么!那就再来一首民谣,这就是六首了……你想不想做一下摇滚试试?你的嗓子要是完全爆发出来,唱摇滚应该很带劲儿!”

    一听这个话,廖辽的眼睛顿时比刚才还要亮!

    “你也喜欢摇滚?你能做摇滚?”

    李谦撇撇嘴,“那不废话,《执着》和《野花》虽然是轻摇滚,是有点偏流行的,但骨子里还不是摇滚的底子?我为什么不能做摇滚?”

    廖辽一拍手,眼睛晶晶亮,身子又下意识地探过来,于是李谦的眼睛再次有意无意下意识地被迫地……总之就是又看到了那个水滴状的诱人弧线。

    “那给我来两首摇滚?”

    基本上来说,摇滚这个东西,只要是做音乐的人,就没有不爱的,甚至可以说就没有不狂热的!因为音乐本就是一种外放的艺术表达手段,是一种通过声音、乐器、曲调、歌词,很直观地向听众传递情感的艺术表达方式,而论到情感外放,还有比摇滚做得更极致的么?

    于是李谦就是笑笑,低头的瞬间装作不经意地翘起二郎腿,以便遮住某些不老实的东西,然后才说:“那就做两首!”

    啪的一声!

    廖辽兴奋地一副难以自抑的模样,猛地拍了一下巴掌。

    “就这么说定了!”

    她伸出手来,掰着手指头数,“两首摇滚,一首乡谣,两手民谣,一首轻摇滚,一首中国风,还有……哦,对了一首流行是吧?这加一起也才八首??!还有那两首呢?”

    李谦想了想,说:“不能比例失重??!加一起三首摇滚了……你要知道,摇滚这个东西,轻摇滚还好点儿,但风格稍微重一点,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年轻人群的观感,会影响她们购买专辑的热情,所以……嗯,要再加一首民谣!然后,再加一首流行吧,还是流行的路子,才是最大众的路子??!”

    廖辽闻言想了想,点点头,“成,就这么办!回头你给我歌,我就回顺天府老老实实练歌去!”

    李谦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干看着的齐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说:“你们这就算是谈妥了?一张专辑就这么出来了?”

    廖辽闻言一笑,“看傻了吧?我跟你说。这也就是跟他,这要是跟别人,你以为一张专辑那么好做的?别的不说,我上次没来济南府、没见到他之前,那张专辑不就是做了大半年才只做到一半,而且自己还不太满意?”

    齐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了一声。

    但片刻之后,她就扭头看着廖辽,说:“喂,老廖。我们可是一口气把你整张专辑都包了啊,你得跟你们公司那边说好了,这个价钱可不能低了!”

    廖辽闻言愣了一下,傻傻地看着她,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齐洁耸耸肩,“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在工作??!”

    …… ……

    说说笑笑。嘻嘻哈哈。

    三个人说着说着,就忘了时间,到最后齐洁想起来看表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窗外大雪飘飘洒洒,天地之间万籁俱寂。

    在这期间,廖辽和齐洁唇枪舌剑,甚至已经把李谦帮忙做这张专辑的价钱给口头敲定了下来:还是分成约。300万张以下。李谦拿8%,300万张到500万张。拿10%,500万张以上,则是12%。

    因为有五行吾素此前的合约在前面比着,这个价码甚至有点友情价的意思,不过考虑到眼下的廖辽已经成名,跟当时很有些潦倒的五行吾素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呢,综合下来,这个价码基本上是对双方都有利、也能让双方都接受的。

    当然,如果加上廖辽当初跟长生唱片签的分成约,她下张专辑如果真卖到500万张以上,李谦和廖辽两个人就要直接从专辑销售里拿走超过24%的分成,对于任何一家唱片公司来说,这都绝对是大割肉了,所以,长生唱片那边肯定不好谈。

    对此李谦心知肚明,尽管廖辽一再说她会帮忙说服公司那边,实在不行的话,她宁可削减自己的分成比例,也会把这个数给足,但李谦还是坚持说,这只是争取价码,实在长生唱片那边咬死不松口的话,就按照刚才说好的价码逐渐递减,甚至递减2%也是可以接受的,反正都是老朋友了,大家为的是做出好音乐,不差这点钱。

    当然……如果让步到这里,长生唱片还是不舍得的话,那么口头合约就此作废,等到廖辽跟长生唱片的合约期满之后,大家可以在她的下下张专辑上再合作。

    夜已深,新专辑的合作也已经基本敲定,齐洁和廖辽就拿了廖辽的东西要起身离开。

    李谦本来以为临走前廖辽肯定会忍不住张口问自己先要两首歌过过瘾的,而事实上,刚才她们俩女孩子唇枪舌剑的时候,李谦也一直在考虑到底该具体选哪几首歌。但出乎意料的是,一直到两个人出门,廖辽都似乎把这事儿给忘了似的,压根儿一个字都没提。

    等她们去对门了,李谦关上门,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就是廖辽??!

    接触的越多,李谦就越是发现,别看她总是嘻嘻哈哈的,似乎总也没个正行,骨子里似乎就是那个率真开朗的东北大妞,但其实呢,她这个人心思相当的细腻。

    从当初给自己开出四十万买五首歌的高价,一方面打动自己、一方面倒逼长生唱片那边不舍得把高价买回来的五首歌弃之不用,那种转眼之间就想到的一石二鸟的思路,到现在,尽管达成了新专辑合作的口头协议,而且双方在这种合作上也是完全可以彼此信任的,但是在合约签订之前,她却很识趣地并不问自己要歌本……

    就连李谦这个老鸟都不得不承认,廖辽这个女孩子做事情,实在是让人不得不称赞一句心细如发、处事老道!

    所以说,一个人能够在某个行业取得成功,固然有机遇的因素,但即便排除机遇,该成功的人,她还是会成功的??!

    成功,从来就没有偶然!

    李谦叹口气,正准备收拾心情、洗脚睡觉,却又突然传来啪啪的敲门声。

    他有点狐疑地过去打开门,居然是廖辽。

    “有东西忘了拿?”李谦问。

    廖辽一脸扭捏与纠结的模样,吭哧了半天,才终于很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那个……我实在是憋不住了,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你能哪怕拿一首歌给我看看不?要不然,我怕我这一夜都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李谦闻言,有些惊讶地微微张开嘴。

    得,刚才白夸你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