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九十九章 我们家李谦
    就在九五与九六年新旧之交的这一个晚上,北方地区普降瑞雪。

    结果1996年的第一天,济南府这边一大早就旭日东升,却是个大晴天。

    早上七点多,盛世花园小区里的勤卫人员就已经开始打扫主路、小广场,等到八点多,各家各户基本都吃过饭了,又都不用去上班,就都很自觉地纷纷下楼,主动跑到勤卫室去拿了工具,大家一起清扫楼下的积雪。

    自从来到这个时空之后,就李谦来看,什么发展方向不同也好,历史进度有差也罢,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一旦熟悉之后,渐渐就不觉有异的,唯独只有眼下这种在传统文化、儒家文化得到更好保存和延续的情况下,邻里之间的这种和谐共处、遇到什么事也都喜欢群策群力的做法,才是真正打动李谦的。而且每经历一次,他都忍不住要感慨一次。

    在李谦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空,大家楼上楼下住了多少年却彼此不认识,甚至对门住了多年,却连见面打个招呼的交情都欠奉的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了。

    但是在这个时空,就不会。

    他搬到新地方去住,暂时还不太融入那边,但就盛世花园这边的情况来说,不要说楼上楼下都会比较亲近,就是同一个楼道、同一栋楼,甚至于同一个小区,都会让人下意识就觉得亲近。你要说真是亲如一家,那肯定不至于,但至少人与人之间都会有一些善意的交流,某种程度上来说,很有那种传统的宗族聚居的亲近感。

    李爸也是吃过早饭就赶紧下了楼。他先把自己车顶的积雪扫了扫,然后就也去勤卫室拿了工具。跟陆陆续续下楼的人们一起打扫各处地面上的积雪。

    只要有人在家的,有早下来有晚下来,但基本上没人会躲懒,就算男人不在家,女人们收拾完了厨房也会主动下来搭把手,没有人会觉得这是跟自己无关的,也没人觉得这是什么苦差事。

    大家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笑笑,反倒觉得是一种挺有意思的交流。

    上午八九点钟,两栋楼之间的这边开阔空地上,就已经聚集了少说几十人。大家有的扫,有的铲,勤卫那边的拉雪车一过来,就都忙着往车子上装雪,人群之中,不时地响起笑声。

    在这个小区里,李爸李妈的收入不算多高。但因为他是老师,平常便更受人尊重一些,这时候他也正跟同一栋楼上几个年龄相近的人聊着天,楼上却突然就有个小女孩的声音很兴奋地喊:“爸,果然重播了,我看到了,那首歌叫《姐姐妹妹站起来》!她们叫五行吾素。其中那个人长的真的是很像2单元的靖雪姐姐!”

    这一声“爸”一喊。不少人都抬头,但很快就听出来不是自家闺女。就又各自低头该干嘛干嘛,跟李爸在一块儿扫雪的一个中年人抬起头来冲自己家窗口看过去,不太在意地“哦”了一声,就又接着跟李爸说话。

    他这闺女今年国中三年级,过了年的暑假里就要升高中,正跟李爸打听附近各个高中的情况呢,但俩人这边也没说几句,楼上刚才打开窗子喊话的小女孩就穿了一身火红火红的羽绒服、噔噔地跑过来,到她爸跟前就是一伸手,“给钱给钱,我要去买她们的专辑!”

    她爸看看自己闺女,“买什么专辑?问你妈要去!”

    那女孩儿看着能有十五六岁,一看就特别机灵的样子,嘴也特别的快,一边嚼着嘴里的口香糖还一边飞快地说:“就是五行吾素啊,哎呀你又不懂,懒得跟你说!反正你昨天晚上答应过我的,我妈又没答应我!我要买专辑,快点,给钱给钱!”

    这丫头聪明,知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爸爸拉不下脸来不给孩子钱,果然她嗓门一大,不少人就都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笑眯眯地看过来。

    她爸爸无奈地掏出钱夹,问:“要多少?”

    “二十,多退少补!赶紧的!”

    她爸爸皱皱眉头,也没说什么,掏出二十块钱递给自己闺女。

    接过钱去,那丫头就冲着楼上又喊:“江紫薇,你去不去?”

    三秒钟之后,一单元四楼的一扇窗户呼啦一下子打开,一个女孩儿只穿着睡衣探出头来,也不怕冷,就脆生生地回答:“等我一会儿,战斗进行中,钱马上到手!”

    这话一出,楼底下干活的这些人就都纷纷的笑。

    那丫头的爸爸也在楼下干活呢,有认识的就调笑几句,丫头的爸爸一脸丢人的模样,叹口气,苦笑着抱怨几句。

    然而这时候,楼上居然又开了一扇窗户,这回是个男孩,冲着楼下喊:“赵如意,你能帮我带一盘磁带么?我也要那个《姐姐妹妹站起来》,钱我回头给你!”

    叫赵如意的这个小女孩一仰头,眼睛斜睨着上头,叉着腰,说:“刘大强,泡妞不是你这么泡的,不是应该你去替我们跑腿么?”

    就这一嗓子,底下干活的不少大人都呵呵地笑起来。

    赵如意她爹顿时觉得好丢人、这闺女也教育的好失败,忍不住就绷起脸,“胡说什么呢,什么泡妞不泡妞的,这都哪儿学来的这是?”

    赵如意浑不在意地看了自己老爸一眼,继续腮帮子动呀动的嚼口香糖。

    果然,楼下一笑,楼上刚才说话的窗口就关上了,显然,那个叫刘大强的小伙子有点不好意思。

    这边就有人开玩笑似的笑着问赵如意,“如意呀,有男朋友了没?”

    赵如意嚼着口香糖,全然不顾自己老爸的脸已经都酱色了,摇摇头,“没有,他们都太傻了,泡妞都不会泡。我才看不上呢!”

    嗯,这句话略微有点提气。赵如意爸爸的脸色终于好看了点。

    周围的人闻言也都笑笑,又有人问:“你们这是要去买什么来着?姐姐妹妹什么的,昨天晚上晚会上的歌?”

    赵如意就点点头,一副酷酷的骄傲小公主的模样,对大人不理不睬的。

    这时候一帮大人却讨论开了——

    “昨晚的晚会上有这样一首歌吗?我怎么不记得?”

    “嗨,不就是五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又蹦又跳那一段嘛,我记得她们唱了两三首呢!”

    “哦……想不起来,我还是觉得刘明亮跟赵信夫的歌最好听!女歌星里头的话,我觉得何润卿的歌也不错,昨天她唱的那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什么纱还是什么的。不错那首歌!对了,还有那个廖辽,她最近好像很红,唱的也挺好!”

    大人不熟,小女孩熟啊,赵如意就瞥了旁边聊天的那几位叔叔一眼,一脸鄙视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叫《半壶纱》,何润卿年前刚发的单曲,廖辽昨天在晚会上唱的那三首歌是《执着》、《野花》和《干杯,朋友》,都是上了金曲榜的,是她的代表作!”

    “对,对。对!就是叫《执着》!那几首歌都相当好听啊。我觉得反正是比那些又蹦又跳的歌好听多了!”那人就连忙点头,说:“我前段时间没注意。等我知道了想听听,发现我儿子就买了她的磁带,结果,嘿,那小子居然不愿意借给我!”

    他旁边有个人哈哈一笑,说:“我也买了,回头你要听找我拿去,什么时候听够了你再还我!”

    他们这么一说,一直都面带微笑、很淡定地站在一边听他们聊天的李爸就有点忍不住了,想了想,开口说:“别价,喜欢听的话,还是得去买一盘正版的,人家写歌啊、做歌什么的,也都不容易,咱们喜欢,就得支持一下正版,对不对?”

    那边俩人就笑,其中一个说:“李老师是作家,对版权啊什么的看得重??!成,回头我就自己买一盘回来听,支持正版嘛!”

    李爸就笑笑,说:“嗨,我那……都卖不了多少本!跟人家这个,不好比,不好比,呵呵!”

    于是就有人问李爸昨晚也看晚会了没,李爸昨晚喝了不少酒,睡得糊里糊涂,哪里认真看晚会了?但这个时候,他还是笑着说:“就看了一段儿,那,我也很喜欢廖辽跟何润卿唱的歌,不过五行吾素那几个小姑娘的歌……呃,也不错,不错,呵呵!”

    呦,中年大叔居然也有同好!

    赵如意就扭过头来,很好奇地看了李爸一眼。

    李爸注意到她,就问:“如意呀,你喜欢廖辽吗?”

    赵如意嚼着口香糖,仍旧酷酷的点点头,说:“喜欢!我也买了她的磁带!”

    李爸闻言,就又问:“那你是更喜欢廖辽,还是更喜欢五行吾素?”

    赵如意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廖辽的歌很好听啊,就是太老气啦,我觉得五行吾素就不错!哎,对了,李伯伯,那里面的那个人,真的是靖雪姐姐吗?”

    李爸听到她的回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才笑着回应,说:“没错,就是小雪!”

    恰在这时,王靖雪的妈妈陶慧君收拾完了家里,也从楼上下来准备搭把手了,可还没等她去勤卫室拿工具呢,赵如意就噔噔地几个大步跑过去,问:“陶阿姨,陶阿姨,昨天的晚会上那个五行吾素里,有个人很像靖雪姐姐,真的是她吗?”

    陶慧君闻言就笑着点点头,神情间不免微微有些意外,但很快,那抹意外就又变成了一丝隐藏不住的小得意。她点点头,说:“没错,就是你靖雪姐姐。怎么样,她的歌你喜欢吗?”

    这下子赵如意恨不得跳起来,正好那边江紫薇已经下楼了,站那边喊她,估计是钱到手了,赵如意却是一个劲儿地招手叫她过来,然后拦着陶慧君,问:“陶阿姨,陶阿姨,那你回头能帮我跟靖雪姐姐要个签名吗?”

    陶慧君闻言笑笑,说:“你要说别的事儿,阿姨不知道,但这个事儿,阿姨敢放心的答应你,你放心,回头让你靖雪姐姐给你签十份,好不好?”

    “啊……”赵如意兴奋地又蹦又跳,等江紫薇过来了,她巴拉巴拉一说,江紫薇也兴奋地蹦起来,“陶阿姨,陶阿姨,我也要,我也要!”

    陶慧君笑着答应下来。

    然后,在人群的哄笑中,刘大强居然也拿了钱跑下来了,三个明显是同龄的小家伙很快就飞快地跑开、结伴买专辑去了。

    这边大家就都已经好奇地看着陶慧君,有人问:“陶姐,那真是你们家小雪?”

    得到陶慧君肯定的答复之后,大家就忍不住啧啧连声,纷纷地夸,“你们家小雪真厉害,这都上了晚会了,这肯定是要火呀!”

    陶慧君闻言笑眯眯地、跟大家客气了几句,看见李爸,还特意跟他打了个招呼,这才去勤卫室自己拿工具去了。

    她一走,就有人鬼鬼祟祟地靠过来,碰碰李爸,问:“你家小子跟他们老王家那二丫头的事儿,准了没?”

    李爸就笑笑,说:“小孩子的事儿,那准不准的,我哪儿知道去?嗨,他们的事儿啊,我现在也懒得管,随他们自己去吧!”

    旁边有人听见这话,赶紧说:“别介呀!李哥,跟你们家小子说,加把劲儿,赶紧娶手里得了!没瞧见么,那丫头的姐姐,这可是要红!我听人家说呀,这当歌星的一旦红了,一年可是一两百万都不在话下的!你想想,靠上这么一门好亲,有这么个有能耐的大姨子,你们家小子以后得省多少力气?”

    李爸就笑笑,心里有点得意,还有点隐隐约约的不服气,虽然他性子沉稳,还算沉得住气,但眼看儿子这条路越走越大发,以后妥妥的可以吃这碗饭了,他这个当爹的,就逐渐觉得没必要非得这样瞒那样瞒的了。反倒老是遮遮掩掩的,让他这个当老子的有自豪的事儿都不能说出口,很有点锦衣夜行的憋屈感觉。

    这种情况下,就连李爸这样的老实人都觉得有点不显摆不自在有木有?(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