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〇六章 额外的好处
    其中第一首《梦醒时分》是属于流行的范畴,虽然歌曲很经典,但以廖辽的唱功和音乐天赋来说,那首歌的确是并没有什么难度,所以,她只是练了几天,然后李谦帮她找准了感情基调,很简单的就在两人这里过了

    第二首歌《怕黑的女人》是跟《执着》和《干杯,朋友》一个路数的,都是介乎摇滚和流行之间的作品,所以,廖辽唱起来也是几乎没什么难度,歌练熟了、掌握好了,感情也就基本到位了,甚至都没用李谦真的去指导什么就已经过了。

    只是到了第三首歌,《渡口》,廖辽虽然歌技虽然无可挑剔,一旦把歌练熟了,很快就能唱得圆转自如,但就是在感情上,她老是找不到那种淡然而深情的感觉,所以,俩人只好一个劲儿反复地练、反复地找感觉。

    不过么,到了今天,李谦觉得差不多该磨出来了。

    很明显的,廖辽已经开始逐渐把握住唱这种民谣作品所需要的那种味道和感情了。

    果然,自己琢磨了十几分钟之后,廖辽的眼睛开始越来越亮。

    又自己整体的练了两遍,她目光咄咄地看着李谦,说:“我觉得我快找到那种感觉了,来,你帮我听听!”

    李谦点点头,手里托着刚才倒的水,继续翘着二郎腿,慢慢地咂水喝。

    这个时候,廖辽却是松松垮垮地坐在那里,开始弹前奏的和弦——忘了说,就在她来的那天晚上拿到第一首歌之后,就紧接着进来拿吉他,然后。她一眼就看上曹霑送给李谦的那把弗拉门戈吉他了,然后。一首歌都没弹完,她就喜欢的了不得,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琴箱里头居然写着“陈传薪”这三个字,于是就果断地熄了想把这把吉他掠夺走的打算。

    陈传薪啊,整个世界都极有名望的东方吉他大师,同时也是手工制作吉他的大师,据说他一年都做不了一把吉他,而且每做够五把,才会选出其中自己最不满意的一把拿出来卖。剩下的四把就留着送人——偏偏李谦手里的这把还是陈传薪送给曹霑的,其价值可想而知!哪怕大红大紫如廖辽,也顶多就是想着能多霸占几天过过瘾罢了!

    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地,她的前奏和弦一起,本来并没怎么在意的李谦却是一下子就愣了一下,然后。他不知不觉就停下了不停啜水喝的动作,连二郎腿都不知不觉地放下来了。

    这个味道……似乎对了!

    很松弛,很舒缓,很洒脱,但是……很真挚!

    并不只是苦痛流涕才叫伤心,也并不只是黯然泪流才叫伤心的。

    有一种伤心,叫做云淡风轻。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

    她一张嘴,刷的一下,李谦的脊背瞬间挺直。

    在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什么叫经典的声音?蔡琴就是!

    她那个声音就是属于只要一张嘴,立马就能让你安静下来,然后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认认真真地把一首歌听完!她的声音,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质感!

    实话说,她的作品中经典虽然很多,但其实大多都是民谣类作品的固有特色,正是因为有了她那把厚不见底的嗓子,才真的是让那些作品变成了让人叹服不已的经典!

    所以,《渡口》很好唱,《渡口》又很难唱!

    至少是在李谦心里,有一个蔡琴在那里比着呢!

    这才是最近这些天,廖辽一直被卡在这首歌上过不去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因为李谦能够感觉得到,廖辽这把嗓子,只要找准了路子,其经典耐听的程度,其细腻优美的质感,虽不敢说超过蔡琴,却也绝对不会比她差到哪里去!

    所以,他就是要刁难她!

    而现在,终于,两个人各自得到了自己的回报。

    一唱三叹。

    洒脱,甚至歌唱者面带微笑。

    但是听完了,李谦却长出一口气,说:“成了,就是这个味道!”

    什么摇滚啊,什么情歌啊,什么中国风啊,什么民谣啊,想那么多干嘛?跟这些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在刚才廖辽的演唱里,这些东西已经尽数都被李谦给剥开了、敲碎了,统统丢掉,甚至连什么气息啊、技巧啊之类的,也统统丢掉,只留下这首歌最核心的那一份淡然而伤感的离愁别绪……于是,那种充满了细腻质感的声音,一下子就让他给挖出来了!

    又闭上眼睛回味片刻,李谦睁开眼,笑了笑,说:“以后你记住,唱歌别老那么绷着,接下来我有的是歌需要你绷着唱、甚至敞开了喊着唱,但不能所有歌都那么处理!”

    顿了顿,他笑笑,“再来一遍!这一遍纯粹是让我过过瘾!”

    廖辽闻言就笑笑,抱起吉他再次开始。

    这一遍唱完了,李谦深吸一口气,咂摸咂摸,点点头,“就这样了!”

    这个时候,廖辽自己愣怔片刻,放下吉他,神色里隐隐有些疲惫,却又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满意与成就感。

    显然,作为歌唱者,她本人对刚才那种唱法和唱腔的体会,比李谦还要深刻了许多。

    没有什么多余的词需要说,就俩字:优美!

    经过了上张专辑的成功,尤其是《执着》和《野花》那几首歌,她一度也认为自己的确是最适合处理那一类的轻摇滚的,浓烈而又淡然,很带劲儿,但是现在,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唱民谣居然会觉得更爽、更有成就感!

    不必扯什么太过玄幻的概念,在这一刻。她心里很清楚,在短短半年的时间之后,自己对唱歌的理解和把握,再次往上生生地拔高了一大截!

    搁在武侠电影里,这就叫突破!

    当然,这种突破虽然很爽、很美、很飘,但代价就是……很累!

    这一刻,廖辽只是歪在沙发上缓缓地喘着气,甚至都懒得睁开眼睛看李谦一眼。

    李谦也就笑笑,起身给她又倒了大半杯开水放到茶几上。

    大概几分钟之后。她睁开眼睛看着李谦,眼眸中一副神光湛然的模样。

    李谦跟她对视一眼,心里突然有点发毛,笑了笑,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廖辽摇摇头,笑笑,不说话。不过还是挪开了目光。

    不过很快,她拿过吉他,递过去,说:“听我唱了十几天了,你自己也唱一首吧?”

    李谦笑笑,放下水杯结果吉他来,想了想。问:“想听什么?”

    廖辽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就《执着》吧!我一直都记得那天你在你们学校的天台上唱歌的样子,记得你当时的那个声音、那种情绪。所以我一直都特别想听你再唱一遍!”

    李谦闻言笑笑,说:“你现在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现在再听,未必还会感觉我唱得好!不过么,好吧,满足一下你!”

    说完了,他略回忆一下,记起那首歌的和弦,就顺手弹了起来。

    这把弗拉门戈吉他的声音与质感……真的是超赞!哪怕弹上一两次,都会让人深深地迷上,更何况李谦已经摸了接近半年了?

    所以,或许廖辽的唱功要比李谦出色不少,但要说弹吉他、弹这把弗拉门戈,李谦却肯定是可以把廖辽甩开一大截的。

    然后,他开口轻轻低唱:“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

    廖辽坐在沙发上,单手支颐地看着他自弹自唱的样子,听着那熟悉的旋律,那梦中曾多次回响起的声音,不由得就微微有些走神。

    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易于动情的人,她觉得自己绝对是标准的东北大妞——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那种,可以跟男孩子称兄道弟那种!

    但是……或许上次来济.南府时候匆匆几面,还让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这次的见面,虽然前后也就是只有十几天而已,但每天的见面、每天的一起吃饭、每天的一起散步、玩笑、扯淡、练歌、喝水……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突然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给一把抓住了,而且抓得牢牢的,让人根本挣脱不开!

    当然,似乎也并不是太想挣脱。

    问题是,他真的就是那么才华横溢啊,他的作品随便拿一首出来,的确就是能够瞬间打动自己、顺便还秒杀自己??!他对音乐、对每首歌的理解,就更是高高地站在自己头顶的头顶,不高不低,恰好是在让你踮着脚尖够不着,努力蹦起来一下就能摸着的地方!

    而且他还长得那么帅,人还那么安静沉稳的……虽然有点小大人的奇异感觉,但居然正好长成了让人喜欢的那个样子!

    …… ……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谦已经唱完了,廖辽还在托着下巴呆呆地走神。

    嗯,脸上还带着一抹奇怪的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李谦收起吉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听入迷了?”

    廖辽猛然回身,下意识地抬手拍开他的手,不过抬眼看着他,心里却又忍不住地剧烈跳动起来。

    然后,她说:“喂,你别动!”

    李谦刚放下吉他,闻言愣了一下,看着她。

    她起身,凑过去,说:“你别动!别动……你嘴角有个饭粒儿!”

    说话间,她的嘴唇已经轻轻地贴了上去。

    李谦有点傻眼。

    女人的柔软的温热的嘴唇。

    在轻轻颤栗。

    李谦咽了口唾沫,主动动了一下。

    她长长的睫毛就在眼前,眨呀眨的,似乎想闭上眼睛,但偏又倔强地瞪着。

    李谦轻轻地含了一下,她的睫毛顿时一阵猛烈地颤抖,下意识地就要闭上眼睛,却又突然瞪大了,直勾勾地盯着李谦。

    她似乎真的是……很生涩。

    一口气憋不住,李谦伸出舌头,灵巧地挑开那两瓣柔软的嘴唇,往里伸了进去。

    廖辽再次瞪大眼睛。

    下一刻,李谦“啊”的一声,瞬间弹开身体。

    然后,他支愣着舌头,含混不清地说:“你干嘛咬我?”

    这时候,廖辽捂着嘴,也有点傻。

    “呃……我咬你了吗?”

    “会话,唔信你纸己看……”

    他支着舌头,哈巴狗一样,廖辽俯身看了看……没什么不一样嘛!至少没有牙印儿??!

    她抬头看了李谦一眼,能感觉到对方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很疼。

    想了想,她突然也伸出舌头,哈巴狗一样地,轻轻地对着她的舌头舔了上去。

    唔,拿舌头舔舌头,有点恶心哦,不过感觉好刺激!

    但是,舔到一半,她自己却终于恶心得受不了了,刷的一下缩回去,又在沙发上板板整整地坐好,晶亮晶亮的眸子盯着李谦看个不住。

    李谦终于把舌头收起来,也看着她。

    “我说,你这唱的是哪一出?知不知道处男是受不了这种勾引的?”他问。

    廖辽眨眨眼,刚才明明很大胆,但这会儿莫名的就脸红了。

    想了想,她说:“你不是一直要额外的好处吗?这样行不行?”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心里瞬间一沉。

    “喂,我只是……”

    廖辽却瞬间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当即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抢着说:“借口,懂不懂?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个小屁孩,能潜规则本小姐?”

    李谦闻言愣住,“借口?”

    这个时候,李谦有点懵,廖辽却反而是一副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她站起身来,想了想,说:“累了,我先走了?!逼鹕碜吡肆讲?,却又停下,回头歪着脑袋打量李谦片刻,她嘴角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小声说:“喂,我听小洁说你有女朋友哦,你亲过她没有?跟亲我的感觉一样吗?”

    饶是李谦是所谓的老鸟,听到这个问题,还是瞬间有点尴尬,一时间支支吾吾的,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反倒是廖辽,这时候倒是一副很洒脱的样子,冲李谦眨眨眼睛,她笑着说:“就这一回哦,别惦记下回了哈!”

    说完了,她不等李谦开口说话,当即转身出了门。

    ***

    第三更!

    今日三更一万三千字,完毕!

    求月票,求打赏!(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