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一四章 高冷范儿幽默感
    眼瞅着还有四五天就要过年,李爸李妈突然一个电话把李谦召回家,说是他们准备回李谦的姥姥家去过年。

    至于原因,李爸说的很复杂,但李妈一句话就概括了,“你爸是觉得咱不是买车了嘛,也正好都两年没怎么回去了,就回去过个年,他也显摆一下自己这个姑爷子混出人样了!”

    很干脆很直接的解释,但李爸不大爱听。

    “我发现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味,我那是为了显摆呀?还不是你老说你爸你妈他们总抱怨,当初不该让你嫁那么远,所以我就觉得儿子有出息了,不正好回去给你长长脸?”

    嗯,反的正的都是道理,李谦举手支持。

    然后两口子就都看着李谦,问他愿意跟着一起过去不?

    李妈说,第一,你自己在家过年,我不放心,第二,你也两年多没见你姥姥姥爷了,他们都挺想你,回回打电话过来都问你啥时候回去,第三,你爸要开车回去,这一道可有一千公里,得开上十个小时不止,要没有替换着开车的,我不放心。

    好吧,这三个理由一摆,李谦还真是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可是他最近正跟王靖露打得火热,是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虽然她害羞得很,坚决不让摸,但这进展,已经熬得李谦心里头火烧火燎的,这个时候突然让他离开济南府去姥姥家过年,真的就跟从酒鬼手里头抽酒瓶子差不多——生撕活剥的。

    但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陪着爸妈走一趟。

    虽说对于老妈那边一系的亲人,因为隔得太远、走动不勤,即便是原来的那个李谦。也很难谈得上有什么亲近感,但他知道。儿孙思念长辈或许有假,长辈思念儿孙,却肯定是真的望穿双眼。他的确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李谦,但别人不知道,所以,他知道,远方肯定是真的有几位亲人在惦记着想见见自己。

    一想到这个,他就总也忍不住会下意识地有点心酸。

    而且,从济南府到锦州府,这一路一千公里开车回去。要是全靠李爸一个人的话,就算中途能停车休息一下,可毕竟还是太累了,疲劳驾驶也的确是很不安全。

    李谦一点头,事情就好办了。

    李妈这个平常已经连书都不看的人,居然拉着李谦进到李爸的书房里,对着张地图指点江山?!拔腋惆侄妓愫昧?,看这里,这是济南府,咱们就先沿着京杭高速走,你爸说了,虽说高速路会收费,但是车少。没行人。能开得快,还稳当。那咱就走高速路,这一下子就到了霸州,在霸州下了高速路,咱们就走一段下道,也是公路,那一段你爸开,他最近开得多,比你熟练,等到了津门府,就又好了,高速路就接上了,往顺天府你姥姥家那边去的高速路,在这里也有个岔口能跟那边接上!”

    在曾经的那个时空里,李谦开车跑这段高速路没有一百趟也有八十趟,实在是熟的不能再熟,虽然两个时空的历史不一样,路修得估计也有偏差,但高速路一上去,会经过这个村还是会经过那个镇,其实根本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耐心地听老妈显摆完刚掌握的高速公路知识,然后才问:“那咱们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

    李妈说:“你爸是早放假了,但妈那边不行啊,越到年底查得越紧,必须得老老实实等到大年二十八放了假才能走。所以我跟你爸商量,咱们就大年二十九那天一大早起来,五点钟吧,正好那时候市区里也是车少人少,咱们五点来钟就出门,估计差不多天快黑的时候,就能赶到你姥姥家了?然后,妈是年初七就要上班,所以,咱们就初五回来,还是那样,早,贪点黑,当天也就回来了,正好第二天妈还能再歇一天才去上班,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安排很恰当、很合适,李谦没什么意见要发表,于是一家人就这么定了下来。

    就是转过头去李谦跟王靖露解释的时候,虽说也没少费了嘴皮子,可王靖露还是不免有点小失落——恋奸情热这个词,可不光是用来形容男人的。这时候,别看总是被调戏和被挑逗的一方,但李谦一说不能在济南府过年了,完全就是把她手里的酒瓶子也给抽走了。

    不过还好,虽然不舍、虽然失落,王靖露还是很理解李谦一家人的想法的,只是有点遗憾地说:“我姐还说参加完春节晚会的录制就赶回来,我俩准备一块儿去给李叔李婶拜年呢!这下子,估计你们正好能在高速路上碰上?!?br />
    嗯,最终虽然说不上生离死别,但俩人还是在一起又腻歪了一天。

    等到腊月二十八号下午,李妈单位里放了年假,李谦也回来在盛世花园这边睡了一夜,早上四点不到一家人就起床,李妈利索地下了几碗面条大家都吃了点儿,然后天还黑着呢,一家人就忙活着往下搬买好的年货。

    差不多也就是五点一刻,准时出发。

    为了这次出行,李爸前两天还特意去探了路,在市区里东拐西拐,天才刚蒙蒙亮,车子就已经上了高速路??吹礁咚俾飞系穆返乒涣?,李妈这才同意换了李谦来开车。

    结果,让李爸李妈都惊讶无比的是,李谦接过去也就一分钟,车速就已经飙升到了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吓得李爸李妈脸色都有点发白,李妈在后排更是一个劲儿的说,“慢点,慢点,咱也没那么赶!”

    但偏偏李谦淡定自若,车技娴熟到让李爸都吃惊不已,使得车子虽然速度飞快,但始终都非常的稳,于是几分钟一过,李爸李妈都觉得。好像开到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那么快,也没觉得怎么不安全。这才逐渐放下心来。

    暑假里考驾照那时候李谦就已经知道,在这个时空的国内,高速路并不限速。也就是说,只要你的车够好,只要你自己觉得安全,你尽管往飞了开!

    可是话又说回来,就算不限速,其实也没那么多人会超过一百二,车够好、车技够好、胆子又够大的人,毕竟还是少的。而事实上呢。在另外的那个时空,尽管高速路限速,但想开快车的人想尽各种办法,还是该怎么超速怎么超速。

    济南府到霸州县,三百多公里,预定三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李谦只用了两个十五分钟。就这还是因为他觉得捷达这个车的确不能再快了。一旦过了一百五,尽管车里坐着三个人,可还是会有点发飘。

    不过即便如此,开了这么一段路之后,李爸李妈对他车技的信心就都有了,接下来的路,李爸跟李谦爷俩儿换着开。倒也不算累。才刚刚下午三点多,就已经赶到了锦州。

    接下来往义县去。就没有高速了。于是就换了李爸开车,李妈指挥,一直慢慢悠悠开了足足两个小时,才终于看见了义县县城的影子。

    在李谦脑海最深最深处的记忆中,这座小县城似乎一直都是冰天雪地的,这次来也不例外,天空瓦蓝瓦蓝的,澄净高远,车子沿路行来,能看到远处的半秃的山,路边落光了叶子的老槐树下的捡粪的老人,还有沟南山北至今未融的皑皑白雪。

    逐渐就有一些更久远、久远到了不刻意去搜索就会被现在这个李谦完全忽视的记忆,在心里逐渐翻腾了上来。

    那个高大魁梧有点黑,但是很仗义、总是带着自己去放炮仗的表哥,姥姥拉着妈妈的手,脸上半哭半笑,总是絮絮叨叨的说着“早知道就不该放你跑那么远,你看你回来一趟这个难!”,还有家里做的高粱饭、粘豆包,酸菜饺子……哦,对了,还有那个话里话外从不饶人的舅妈!

    …… ……

    车子刚进县城,李爸就找了一家看上去挺不错的酒店,在人家门口停了车。

    李谦在后座睡得正香,朦朦胧胧中感觉停车了,就睁开眼,却看见李妈拿这一个小包进了酒店,他有点摸不清情况,就问怎么了,李爸就笑眯眯地说:“换衣服去了!你妈这个人,嘿,也要面子,早就预备好了回来的衣服,这不,进家之前,得先找个地方换上,用她的话说,得打扮得支支楞楞的!”

    顿了顿,他放小了声音,说:“不然你舅妈会笑话咱们!”

    李谦撇撇嘴,重新歪到在后座上。

    李妈很快就在人家酒店的洗手间里换好了衣服,果然新衣服很支楞,李谦挑头就开始一顿猛夸,李妈高兴得不行,坐了一天车的疲倦,这个时候似乎也已尽数不见,整个人直是说不出的神完气足。

    李谦夸完了娘俩都上了车,李爸就继续开车找地方,李妈则是对着车子的化妆镜照个不停,居然还罕见地掏出一管口红来轻轻地抹了一下,让李谦看得眉头直皱。

    嗯,尽管只是两年没回来,可李爸还是找不到路了。

    看见李妈净顾着照镜子,李爸不由得就皱皱眉头,张嘴就说:“哎呀行啦,别照啦!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看路,看路!”

    重新缩回后排正百无聊赖的李谦听到这句话,完全控制不住的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

    果然老文青就算是要幽默,都离不了高冷范儿。

    这要是没上完高中,没学过《邹忌讽齐王纳谏》的人,估计都完全听不懂到底梗在哪里!

    一家人的说说笑笑中,李妈也暂时忘了收拾自己,开始认真的给李爸指路,于是很快,车子从小县城的这头开到那头,又开进了一个颇有些鹤立鸡群意味的现代化小区里。

    李妈的电话刚挂断,车子还没开到楼下,李谦就看见一个黑大个已经兴奋地冲这边招上手了!(未 完待续 ~^~)

    PS:  第二更!嗯,虽然明知道这一章很可能又会被说成是灌水,但我还是决定这么写了。虽然我知道,我可能的确是有点啰嗦,但至少我可以保证,哪怕是在病中,我写的每句话也都是费心思量过的,拍着良心说,刀一耕从不灌水!另外,尽管我很怕大家烦,但还是得求一下月票,咱不说杀回去吧,至少也不能让人甩开太远,保留点悬念,等我病好了也好爆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