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三六章 谢铭远
    三个人见面的地方,是一家音乐茶座。

    地方是谢铭远选的,不大,就是那种平常得见的路边小店,但走进去一看,环境很清雅,客人不多,也就稀稀拉拉地坐了那么两三桌客人,都是一副三二好友捧茶清谈的模样。

    谢铭远提前了半个小时就过来等着,等到李谦和廖辽推门进来,他一眼瞥见,第一时间就站起身来打招呼。

    达到廖辽这个层次的歌星,只要出门,就已经必须要全副武装了,因为随着当代传媒的越来越发达,很多歌迷对自己喜欢的歌星的长相,那简直是再熟悉不过,在路上要是看见,立刻就敢围上来要签名。

    反倒是李谦和谢铭远,别看论起圈内的实际咖位来,至少能压过廖辽一个级别,但走到大街上,愣是没一个人认识。

    此前《廖辽》那张专辑上市的时候,谢铭远的父亲谢金顺老爷子曾撰文力赞,虽然对专辑的销量未必能有多大助益,但在圈内来讲,却等于是直接给了廖辽一个极高的褒扬,实话说,以谢老爷子在圈内的影响力,他都极力赞过的,其他人就有看法,也不大好讲、讲了也不可能获得太多人赞同了,这对廖辽来说,自然是恩。

    所以当时外出宣传回到顺天府之后,陈长生要给她办庆功宴,廖辽就曾亲自到谢老爷子的家里邀请过,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和谢铭远这位索尼唱片的实际执掌人,已经有过一面之缘。再后来,借着大家聚到一起参加春节晚会的机会,谢铭远再次见到廖辽。就直接提出了邀请廖辽签到索尼唱片,所谓四十首歌3000万的报价。就是那时候谢铭远给的。

    而现在,已经是她们在一年之内的第三次见面了。

    远远地看见谢铭远起身招手,廖辽就招呼李谦一起过去,离着他还有几步,就把自己的墨镜和贝雷帽都摘下来,然后,才极客气地跟谢铭远握手寒暄。

    廖辽之后,就是李谦。

    谢铭远紧紧握着李谦的手,晃了又晃。

    “时代在变,市场在变。当今国内的流行歌坛,唯使君与操耳!”

    这句话的评价,很重!

    青梅煮酒臧否天下人物的时候,一代枭雄曹操以此言自况,并极力称赞刘备,后来两人成为三分天下的雄主之二。

    可以说,能一见面就说出这个话来。足可见谢铭远此人自视甚高,也足可见他对李谦实在是欣赏之极——当然,是不是溢美,这个另说。

    可即便是溢美,这也绝对是最高等级的溢美之词了。

    国内的流行歌坛,光是正规唱片公司就少说也有几十家,其它大大小小的不入流的所谓唱片公司、乃至皮包公司、再乃至其实不做唱片只做商演的所谓唱片公司。加一起估摸能有二三百家。其中规模最大、声势最隆的,就是索尼、华歌和信达这三大巨头。

    而三大巨头之中。又以中日合资的索尼唱片为执牛耳者。

    而索尼唱片之内,谢铭远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就连日方的总经理都压不住他这个音乐总监!

    所以,虽说谢铭远以三国曹操自况,还是不免有些自大了,但终归还能擦点边,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实至名归,但他以刘备这位未来的蜀汉皇帝来比喻李谦,对于当下才仅仅只是一个自由音乐人、才仅仅只是捧红了两个新人、而且自己还是新人的李谦来说,却绝对绝对的算是过誉了。

    世人谁都爱听好听的,一般音乐人,要能得到谢铭远这句评价,估计能高兴得三天睡不着觉,回头还能吹嘘一辈子——毕竟谢铭远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他说的话,还是有足够的公信力和说服力的。

    所以听见这句话,正侧身进了卡座准备要坐下的廖辽,都是不免惊奇地扭头看过来。

    但李谦闻言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拍拍谢铭远的手,说了声“谢总过誉了!”然后就轻飘飘地转了话题:“这个地儿不大好找,我们耽搁的会子不短,让你久等了?!比词歉揪兔唤有幻兜幕安缍?。

    刷的一下,谢铭远的心里就有点凉。

    当然,以谢铭远的年龄、城府,即便心里有所波动,也绝不会一眼就叫人看出来的,他松开手、呵呵一笑,一边让座,一边招呼了服务生过来,问着李谦和廖辽的喜好,给李谦和自己点了一壶碧螺春,又给廖辽额外点了一杯苏打水——廖辽刚录完一张专辑,正是嗓子最累、最敏感的时候,绿茶那是不敢喝的,容易刺激声带。

    嗯,点完了茶水,又要了几样茶点,三人相对坐好,谢铭远先就笑眯眯地问起李谦考试的情况来——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这反倒是最简单的、也最不需要避忌和思考的话题。

    当然,在聊着李谦考电影学院这件事的时候,谢铭远心里却是忍不住有各种念头此起彼伏,因为李谦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奇怪。

    他这么应对,固然是有了点宠辱不惊的范儿,但这也太轻飘飘了?

    是明知道自己要拉他入索尼,但其实内心不愿意来,所以一见面就先给自己把态度摆下,免得待会儿自己盛情太过他不好拒绝?

    还是……一个三分天下的刘备,根本就没放在他眼里?

    如果是那样,那他可比自己还要傲!

    其实在这次正式的见面之前,早在廖辽那张专辑刚上市的时候,谢铭远就已经开始关注李谦了,甚至在《廖辽》那张专辑大火的时候,其它唱片公司都忙着到处打听李谦是谁、李谦的联系方式是什么的时候,以谢铭远的能力和影响力,更是早早的就已经把李谦的联系方式拿到手上了,而且,至今也算是七八个月的时间过去。李谦虽然避身在歌坛之外,却到底还是跟这个圈子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和互动的。

    何润卿绕着弯子透过曹霑从李谦手里拿到了《半壶纱》。其中情形,他一清二楚,因为何润卿本就是索尼唱片的签约歌手,而且还是他亲自挖过去的,两人之间多少有些交情。

    李谦跟着王怀宇学唢呐的事儿,他刚从圈子里听到消息,立刻就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王怀宇的手机上——俩人本来就是老同学、老朋友,王怀宇在谢金顺老爷子那里,也是执弟子礼的,这种事儿。又不牵涉什么秘密,他还能不说?

    当然,李谦帮华歌的那几个小女孩做专辑的事情,甚至包括彼此之间签订的合同,他也几乎是这个圈子里除华歌的相关人士之外第一个拿到确切内容的。

    所以,经过了七八个月的各种了解,其实他自认已经对李谦颇为了解了。

    但是很显然。见面之下的李谦,还是和他想象中的那个李谦有点不太一样——更谦和,但是却更孤傲。

    于是谢铭远就有些不太理解。

    他笑着说:“我也好,还是我的老父亲也好,都是在艺术圈子里呆了多年,虽然做音乐的和做电影的终归是两个不同的行当,但一些老朋友还是有的。要不要帮你请几个老朋友出来。大家一起吃个饭?”

    嗯,这个话虽然有些托大、有些摆谱。但也算是亲近之语。

    谢铭远觉得,李谦如果真是很孤傲,那么他应该是会在心里有所抵触,然后么,话里话外脸上眉间,就肯定会多少透出点不悦的意思来。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李谦闻言却只是平淡地笑了笑,说:“我也就是试试看,要真考不上就算了,反正我现在也算有碗饭吃,不必非得上大学不可?!?br />
    谢铭远闻言愣了一下,恍然失笑。

    也是,不就是一个电影学院嘛,没见李谦刚刚把很有可能会到手的音乐学院客座教授都没当一回事?考不上电影学院,他还不照样是音乐圈子里的一位重磅人物?

    自己这么盯着他考电影学院的事儿去问,反倒显得有些大惊小怪了。

    于是,他当时就转了话题,问廖辽,“飞飞的专辑上市有两周了,怎么样,听过了没有?有什么评语需要我转告给飞飞吗?”

    正好这时候服务员送了茶水来,廖辽虽然不喝茶,却还是很自觉地站起身来帮两个男人倒茶,倒完了茶回到座位上捧起自己那杯苏打水,她才笑着说:“飞飞姐的专辑向来都是百听不厌啊,光她那个嗓子就足够让我着迷了,还需要再评价什么?哦,对了,如果非要说评价的话,麻烦谢总帮我带句话,就说我妹妹一直催着我问我要一张飞飞姐的签名照,希望她可以给我一张让我交差,啊……我可以拿我的跟她交换的!”

    谢铭远闻言呵呵而笑。

    这也就是在茶座,要是换在办公室里,估计他就要放声大笑了。

    不过这种明显的玩笑话,却显示廖辽对于索尼唱片并不抵触——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这种事情,他当然是一口应下。然后,他却又扭头看向李谦,笑着问道:“谦少有什么看法?”

    如果只有这一句,这就是明摆着要人夸的话题,而谢铭远特意把李谦和廖辽一起请过来,显然不是为了让他们夸冯飞飞几句的,虽说冯飞飞是索尼旗下很重磅的歌手。

    所以这个时候,也不等李谦回答,他就又叹了口气,自问自答般地道:“可惜的是啊,飞飞已经是江河日下了!”

    廖辽闻言固然讶异,李谦就更是笑了笑,说:“谢总这感慨发的没来由啊,冯飞飞的专辑刚一上市就直接上了东观书店销量排行的前五名啊,这也叫江河日下?”

    谢铭远笑了笑,说:“从你写的那些歌,到你做的那张唱片,我都能很清楚地知道,你是这个圈里少有的明白人,可我也不认为自己糊涂,怎么,莫非谦少觉得,有些话不方便说?”

    顿了顿,他再次不等李谦的回答,就自顾自地道:“甄贞、润卿、飞飞和周嫫,是公认的过去十年间国内歌坛的四大天后,这个没错,但是,接下来的十年,甄贞、润卿和飞飞,却肯定是要渐次掉队的了?;故悄蔷浠?,时代在变,市场在变。咱们这个国家的经济越来越好,老百姓和歌迷们,都越来越有钱,所以,市场的容量肯定是要继续走强的,但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随着和外来文化越来越多的接轨,家国情思、以及一些大气磅礴的东西,却注定了会被个人情感、个人生活这一类的主题所取代!所以……这个市场的未来,是属于周嫫和廖辽的,她们的都市情歌,才是未来市场的主流——谦少认为我说的如何?”

    见谢铭远这么说,廖辽不由也关注地看向李谦。

    而李谦沉默片刻,端起杯子咂了一口茶水,最终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个实在是当下歌坛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那就是,新的时代真的是已经来了。

    甄贞固然曾经引领了一个时代,固然为女性歌手唱出了最强音,固然是大大提高了女歌手在市场上、在社会上的地位,但是如谢铭远所言,随着时代的发展,更个人化的感情表达,才是整个社会的主流,自然也将是未来歌坛发展的主方向,所以,甄贞那种缓慢、大气、抒情的路子,在未来的市场上,注定了必将越走越窄。

    当然,越走越窄,不代表就没市场,只是会越来越小而已。

    与她境况近似的,还有一路唱甜歌红到现在的甜歌皇后何润卿,以及路子驳杂、虽然以民歌为主,但也兼走民谣和情歌路子的冯飞飞。

    当然,和甄贞、何润卿不同的是,冯飞飞自出道起就在索尼唱片,借助索尼唱片的强大人脉和口碑,近十年来,冯飞飞一直都是国内最著名的影视剧主题歌演唱者,这些年加一起,虽然没有人具体统计过,但是据说她演唱过的影视剧主题歌、插曲,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两百首——基本上只要你打开电视,把各个频道转一遍,其中至少有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歌是冯飞飞唱的。

    就凭这一点,别管市场怎么变,只要索尼继续力挺她,她就至少能保住自己头顶上的“影视金曲天后”的头衔不被抢走。

    ***

    第一更!

    先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哈!(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