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四九章 空山不见人
    7月19日,顺天府,华歌唱片,休息室。

    和何润卿的选择差不多,在本周一的东观书店专辑销量排行榜出炉之后,连续两周的销售大跳水,使得华歌唱片也是很快就做出了让五行吾素撤回顺天府、并取消了此前约定的一切宣传计划。

    现在,当华歌唱片的高层例会结束之后,五行吾素的经纪人吴姐,正在耐心地对五个女孩子传递来自公司高层方面的意思——

    “……总之呢,公司的意思就是,你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但并不是完全没救,只要下张专辑好好做,做到像你们上一张的《姐姐妹妹站起来》那个水准,就算是还不能一下子把人气完全恢复过来,但至少也能恢复大半,你们就还可以继续做那个国内第一的青春偶像组合。嗯,对此呢,公司方面是肯定会拿出最大的努力?!?br />
    “这个努力,你们也能猜到,当然就是希望能尽力的修复跟李谦谦少的关系,争取下张专辑还是让他来给你们做,而且这次黄总说了,不惜代价!不管李谦要多少钱,要什么代价,只要他点头给你们做,这一次公司都会绝无二话!事实上,接下来公司也会尽最大努力的争取能够跟谦少恢复联系,争取大家能恢复合作关系?!?br />
    “不过呢,黄总也说了,毕竟公司跟谦少那边,经过上次的事情,还是多多少少已经有了点裂痕,所以,他希望你们也不要单纯就是等着公司帮你们联系,毕竟你们此前跟谦少合作的相当好,彼此之间也是有些交情的。所以,黄总希望接下来你们能多跟那边联系联系。说说好话呀,求一求他之类的?!?br />
    “你们是女孩子嘛,谦少是个男孩子,一般男孩子都是架不住女孩子的请求的,对不对?所以啦,大家都好好想一想,挖空心思也好,想破脑袋也好,总之,你们的未来走势如何。就看能不能把谦少那边心里的怒火给消灭掉了。人在矮檐下嘛,大家都委屈一点,好不好?”

    说到这里,吴姐不由得就扭头看着王靖雪,脸上带着点笑容,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靖雪,我们都知道的啦。上一次就是你出面说动了谦少,让他帮你们做了《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所以,这次的话,虽然此前肯定是公司做得不对,但牵涉到你们姐妹五个的未来前途啊,你就再委屈一下好不好?你也不要总这么冷冰冰的。女孩子啊。要笑才漂亮的,回头就给谦少打个电话。好不好?”

    王靖雪低头片刻,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说:“可是……我打电话要说什么?能说什么?就说公司这边已经知道错了,上次我们不该心疼那点钱所以把你赶跑的,那现在你回来吧!回来继续帮我们写歌、帮我们做专辑,我们黄总说了,这次的价钱随便你来开!……我是该这么说吗?然后他就乖乖的回来了?”

    吴姐闻言,脸上尴尬的不行。

    她当然听得出王靖雪是在讽刺公司那边的前倨后恭,而如果考虑到在当初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在帮着公司劝她们几个的,那么这个话,估计也把自己捎带进去了。但这个时候,她当然不敢、也不能触怒王靖雪,毕竟就算这张专辑扑了,五行吾素也已经不是此前的五行吾素,不是她这个经纪人可以随意拿捏的了。

    当下她就只好尴尬地笑笑,说:“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是你也知道,现在对你们来说,是生死攸关啊,也不是置气的时候对不对?黄总我管不住,我给你赔不是行不行?只要你能把谦少再请回来,我也给他赔不是,行不行?”

    王靖雪这种人,向来都是面冷心热。她心里固然有气,可是人家吴姐这么一躬到底,她顿时就只剩下绷着脸,就又再多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不说话,其她几个女孩子也是心思各异,休息室里顿时就安静下来。

    当初廖辽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涛声依旧》的上市时间的时候,五行吾素中的司马朵朵和周萍萍都曾很是有些怨言的,毕竟前脚公司那边刚跟李谦闹掰,紧接着廖辽就站出来要狙击她们了,以李谦和廖辽的关系,或许最开始不是李谦的意思,但李谦知道了之后也肯定是没有拦着,这在她们看来,当然是会有些憋气的。

    但是别管你憋气不憋气,如果赢了还好说,现在输了个干净,再有气又如何?

    在看到自己新专辑的销量打着滚儿的往下掉,哪怕是再怎么有气,她们心里头也都是立刻就明白过来了:哪怕狙击她们的新专辑本来就是李谦自己的意思,又能如何?

    你们非要把我踢出局,别管是公司的原因,还是个人的原因,总之,人家被踢开了,那都这样了,换了是谁,不得想着要给这边一点教训???区别大概只在于绝大多数人都没这个能力,而偏偏李谦却有这个能力,所以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然后就轻轻松松的做到了!

    当初他一抬手,说把你们捧起来,立刻就捧起来了,但现在,他说要狙击你们,别管此前已经亲手把你们捧得有多高,直接就给你打落凡尘了!

    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憋气的?

    剩下的大概也就只有服气这两个字了!

    片刻之后,一向跟王靖雪关系相对略好一点的孙若璇扭头看着她,小声地劝,“要不,小雪,你就给谦少打个电话?”

    王靖雪先是不吭声,过了一会儿,她冷冷地说:“你们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脸打电话了?!?br />
    孙若璇闻言顿时有些尴尬。

    不过这个时候回想一下,如果没有王靖雪当时毅然站出来帮她们要到了李谦的歌,让李谦来帮她们做了一张专辑,她们根本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成绩,所以。如果说公司那边坚决要把李谦踢出局的态度,对五个人中伤害最深的。大概就是王靖雪了。这个时候不管是真抹不开面子也好,还是置气也罢,大家实在是没有责怪她的理由。

    于是这个时候,几个人对视一眼,下意识地就都扭头看向了一直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的谢冰——别人不知道,但她们几个都知道,五行吾素的五个女孩子之中,除了王靖雪之外,大概就要数谢冰跟李谦的关系相对“异?!币恍┝?,甚至。她跟李谦的关系,说不定比王靖雪都要亲近许多。虽然俩人好像是早早的就闹了些矛盾,但现在这个时候嘛,那么特殊,如果非要找人开口,谢冰好像还是要比其她人更合适一点。

    但是,谢冰仍旧低着头。一动不动,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大家的目光也似。

    于是,孙若璇和司马朵朵、周萍萍,都只好收回目光。

    片刻之后,孙若璇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

    也恰在此时,司马朵朵突然开口,很感慨地说:“还是廖辽好啊。什么都不怕。就能硬气的起来,公司都管不住。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孙若璇和周萍萍闻言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而这时,一直在一旁观察几个女孩子的吴姐,则是立刻露出一副愕然的神情。

    这是穷途末路……要散伙了么?

    …… ……

    7月20日,周三。

    中国之声金曲点播榜准时发布。

    尽管有了上一周的成绩在那里摆着,对于正在全面发力时期的《涛声依旧》,大家对它在金曲点播榜上必将会表现出的强势表现,已经有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可是当榜单一出来,还是让很多人为之震惊——

    第一名,《苦乐年华》,廖辽,《涛声依旧》。

    第二名,《黄土高坡》,廖辽,《涛声依旧》。

    第三名,《梦醒时分》,廖辽,《涛声依旧》。

    第四名,《涛声依旧》,廖辽,《涛声依旧》。

    第五名,《牵手》,廖辽,《涛声依旧》。

    第六名,《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廖辽,《涛声依旧》。

    第七名,《好大一棵树》,廖辽,《涛声依旧》。

    第八名,《渡口》,廖辽,《涛声依旧》。

    第九名,《回来》,廖辽,《涛声依旧》。

    第十名,《度千山》,胡阳,《度千山》。

    结果就是,《涛声依旧》这一张专辑,独霸前九名!

    这是一种血洗榜单的强大姿态!

    在过去,如果有某位歌手能够做到一张专辑同时两首歌上榜,大家就会觉得,哇,你好厉害??!而如果能有三首甚至四首歌同时上榜,媒体就往往会说,某某血洗点播榜!

    一直到去年,随着廖辽的同名专辑上市,金曲点播榜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同一个歌手的同一张专辑有五首歌同时上榜的奇观!再然后,五行吾素的《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甚至一度做到了六首歌同时上榜的壮举!

    在那个时候,媒体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用血洗这个词来形容了,因为所谓血洗,似乎已经被用烂了,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简直不可思议的情况。

    而到了现在,廖辽则干脆一口气拿出了九首歌同时上榜的壮举!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歌迷对于《拍黑的女人》这一类轻摇滚情歌,已经感觉不再那么新鲜,还是因为这张专辑里其它的作品实在是都太过惊艳,总之,结果就是,上周初次上榜排在第八名的《怕黑的女人》,在这一周没有上榜。

    而在前两周一直表现非常强势的专辑主打歌《涛声依旧》,也没能继续守住榜首的位置,甚至它还一口气掉到了第四名。

    这当然说明了《苦乐年华》和《黄土高坡》、《梦醒时分》这三首作品的受众更广,而与此同时,真正令整个流行歌坛都异常震惊的地方,也正在这里——《涛声依旧》这首歌已经够强了,但偏偏,这张专辑里居然还有能压住它的作品,这显然说明了这张专辑的整体质量已经强悍到了一个令人只能仰望的高度!

    换句话说。就算《涛声依旧》这首歌撑不住销量了,这张专辑也依旧可以拿出若干首继续负责为整张专辑拉升销量的强势作品!

    而且事实上就是。在这一周,《好大一棵树》和《渡口》这两首民谣,以及《回来》这首摇滚,在经过了过去两周的发酵之后,也已经一起冲上了榜单。

    这才是《涛声依旧》这张专辑的真正可怕之处!

    在这张专辑上市之后不久,其实就已经有圈内的专业人士评价说,这张专辑的质量之高,已经达到了任意一首歌都可以单独拿出来作为某张专辑主打歌的程度了!

    而现在,这一周的金曲点播榜,毫无疑问已经证明了这一观点!

    于是。在时隔许久之后,在和金曲点播榜公布的同日发行的本周的《艺术家周报》的头版头条上,有一个词,在编辑们千挑万选之后,终于还是被再次提起。

    这一期《艺术家周报》头版头条的题目就叫做——《涛声依旧》血洗点播榜!

    …… ……

    廖辽和黄文娟直接坐电梯下到地下车库,还没来得及四下里打望,不远处车位上。一辆黑色的长安商务车就已经打开了车门,然后,一只手举起来,冲她们摆了摆手。

    两个人走过去,还没上车,就先听见齐洁讲电话的声音。

    “……嗯,好的。好的。冯总您放心,您的话我一定亲口转达给李谦?!?。嗯,当然,当然,我们都知道信达是业界最大最有实力的公司之一?!?,嗯,好的,好的,我当然也希望李谦能够和信达合作啊,您放心,回头我一定跟他一字不差的转述,让他感觉到您的诚意。嗯,谢谢您,谢谢!……嗯,嗯,那好,那您忙,咱们回头再聊。好的,再见!”

    等她挂断电话,廖辽和黄文娟都已经上了车。

    见她终于挂了电话,关上车门,廖辽忍不住就啧啧两声,“真忙??!”

    齐洁就撇撇嘴,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少阴阳怪气!你的事儿办完了?”

    廖辽在车里伸了个懒腰,点点头,“办完了,我跟老陈说了,让他下半年给我安排点商演,上限是十五??!老陈那么精,马上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唉,就这么着吧!临走之前,再帮他多挣一笔,省得他抱怨我不接商演!”

    齐洁点点头,没说话。正好廖辽对这车充满新鲜,就忍不住扒拉着四下里看,也没空说话,一直到车子出了地下车库,廖辽才开口说:“哎,你们这车给配的有点寒酸??!我说你们老板也太抠了吧,本小姐怎么说也是天后级的,大小也得算是个咖吧?就给配个这样的车???连个真皮座椅都没有?”

    齐洁一边开着车,一边立马回击:“这车怎么了?七万多呢!比我们老板自己买的那辆越野车都贵!再说了,你别臭美行不行?我们老板说了,这是工作室的集体用车,可不是给你配的??!”正好车上了大道,她又问:“特意让我过来接你,说罢,让我送你去哪儿?”

    你还别说,虽然让齐洁几句话给挤兑得屁都不是,连一辆破车都混不上专属,廖辽却偏偏笑眯眯的,说:“当然是去工作室看看??!”

    齐洁闻言愣了一下,忍不住说:“我说大小姐,你走的时候那里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有什么可看的?李谦高考完了过来只是跟设计师那边最后敲定了一下设计方案罢了。而且,设计做好了也没用,真做下来,人家要三百六十万呢,累得我半死,才给压到了三百二十万,但是李谦账户上压根儿就没钱了,所以喽,连料都没开始上呢……”

    廖辽想了想,坚持说:“那我也想去看看,我乐意!”

    齐洁无奈,就往东四环开。

    片刻之后,廖辽又在车里扫描了一遍,虽说喜滋滋的,可还是觉得这车有点寒酸,就扭头看着黄文娟,突然来了主意,“哎,娟子,你可是助理啊。哪有助理不会开车的呀!你赶明儿就去找个驾校学学车,回头把驾照拿喽。咱自个儿买车,不坐他家这破车了!”

    黄文娟闻言看看她,也不敢反驳,就只好点点头。

    不过回过头来转而一想——咩?我们要买车了?以后去哪里也不用给人打电话让人来接了?好像也蛮爽的哈?得,学去!

    长生唱片的办公地址在顺天府城区的东南边,也在四环边上,齐洁开着车上了四环,不一会儿就远远地看见了李谦买楼的那一片。

    把车子停进地下车库,齐洁带着那俩人坐电梯上到八楼,看着空空荡荡的水泥地楼面。廖辽双手叉腰,一脸巡视自己王国后那种美滋滋的幸福感。

    “以后这里就是本小姐的后宫啦!”她大声宣告。

    空空荡荡的楼层里,回音阵阵。

    齐洁抱着肩膀撇撇嘴,黄文娟面无表情低下头。

    但很快,廖辽就又不满意了,扭过头来跟齐洁说:“你们老板太不负责了??!就撂下这么个空场子就跑出去玩了,而且出去玩不带着我不说。这里老这么空着也不是事儿??!”

    想了想,她跟齐洁说:“你这样,我先借给你们老板一点钱,你先把工程款付上,好让装修队赶紧进场,这样工作室才能早一天办起来嘛!行不?”

    齐洁想了想,摇摇头。说:“不用。我们老板说了。大概到这个月下旬,华歌那边肯定会把第二笔款子给结算喽。那一笔可是能有五六百万的,应付这个,没问题!”

    廖辽想了想,不信地摇摇头,“你以为华歌那边会那么老实?我跟你说,合约上写的付款期限最后时间是哪一天,他们就会哪一天付款的,别说音乐圈,现在哪一行不是这样?钱到了就付款?早就没有那么老实的人啦!更何况你别忘了,你们跟那边已经是差一点就算撕破脸啦!还指望人家麻溜的给钱?再说了,你不是说过,要等到唱片工业协会那边确认了五白金,他们才会给第二笔么?虽然那张《姐姐妹妹站起来》应该是早就过500万张了,但眼下可还没确认五白金呢!你们老板想得太美啦!”

    说着,她凑过去,揽住齐洁的细腰,嬉皮笑脸地说:“反正你是大管家嘛,他跑出去玩了,又不知道,你就先把我的钱用起来,回头他的钱真到了,你就还给我就是了嘛!”

    齐洁瞥她一眼,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跟你说,这个事儿,我是真做不了主,到时候万一李谦不高兴了,你就等于是把我的饭碗给踢碎了!你要真是那么想入股,回头等他回来了,你还是亲自找他说去,别冲我来,??!”

    廖辽无奈,瞥她一眼,“没义气!”

    然后叉着腰,再环顾一遍空空荡荡的楼层,哀怨地叹息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动工呢,这得到多咱时候才能搬进来??!你们老板这是耽误本小姐的青春,回头我要找他要误工费!哼,死抠门,不肯让老娘入股,老娘要你好看!”

    发泄完了,她扭头,横眉冷眼地看着齐洁,“哎,他到底去哪儿了?我去追他去行不行?”

    齐洁耸耸肩,“我是真不知道!”

    廖辽又问:“他真的连他的小女朋友都没带?”

    齐洁摇摇头,“反正车是我陪他一块儿去买的,买完了上了车牌,他就开上车出门了,在那之前,我没见王靖露,至于之后他是不是会回济南府把人捎上,我上哪里知道去?”

    廖辽闻言,就又不高兴地撇嘴。

    “要是华歌那边非得拖着不给,就算是唱片协会那边确认五白金了,人家也非得给你磨到时候,我看他怎么办!哼……”

    她这边话音刚落,齐洁的手机就突然响起来电铃声。

    齐洁下意识地皱皱眉,最近这两周,各式各样来自各处的电话纷纷打进来,毫无疑问都是找李谦的,毫无例外都是想要谈合作的。但李谦不在,她又作不得主,作为经纪人,又不能得罪,就只能挨个儿的陪人家瞎扯淡。实话说,这么多电话接下来,她早就够够的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只能从包里掏出手机。

    但随后,当她看清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名字,脸上的表情明显就是一顿。然后,她迅速抬手竖起食指靠到嘴边,对廖辽和黄文娟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才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我是齐洁?!?br />
    电话那头,是一个很柔和的男人的声音,“齐小姐你好,我是华歌唱片的黄达仲?!?br />
    齐洁装模作样啦出一个长长的“哦……”,然后才赶紧热情地说:“哎呀,黄总您好!我是李谦的经纪人齐洁!对不起啊,不知道这是您的号码!”

    听到这声黄总,廖辽瞪着眼睛想了想,撇了撇嘴。

    得,居然又让他算准了!

    自己那个提前结束宣传赶回来钻空子入股的计划……宣布落空!

    ***

    六千字大章!

    本来还想接着写,但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第一卷还剩下一章,只能留到明天再写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