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说演这种戏,宫女嘛,当然不能太丑,但肯定也不能太漂亮,具体多漂亮,这往往要视女主角的颜值而定。女主角要是漂亮到逆天,那你小配角、宫女甲漂亮点不漂亮点的,还不碍事儿,可要是你的女主角颜值有限,压不住,配角反倒是长得让人一眼就记住,那这片子还怎么拍?还不让观众看着看着就妥妥出戏?

    那位萧副导演扭头盯着王靖露看了就一眼,立马明白了导演的意思,赶紧就拍拍脑门,麻溜儿的道歉,“导演,我的错,我的错,我马上换人!”

    说话间,他跑过来,冲王靖露一招手,“你,出来!”

    想了想,他又冲沈甜甜也招招手,“你也一块儿,过来过来!”

    老孟正在外围看着呢,一看自己带来的群演出事了,赶紧就跑过来,小声问:“萧导,怎么了?俩小姑娘不懂事儿,您多包涵!”

    老萧一脸的不高兴,“老孟,你丫坑我是不是?害我挨了一顿骂,赶紧的,让你这俩人卸了妆走人,她们不合适上我们这戏!”

    正好王靖露和沈甜甜已经跑过来了,听见这话,都是马上愣住。

    老孟也是一脸不解,问:“为什么呀?”

    那老萧抬手一指王靖露,“为什么?因为她长得太漂亮,在镜头里会抢戏!”

    俩姑娘听得有点傻,这都能抢戏?我们都低着头的好不好?

    尤其王靖露,心更是一下子提溜起来:这么说,第一份群演工作就搞砸了?

    那老萧还在摆手,“赶紧赶紧,去卸妆去吧!别耽误这边拍戏!”

    王靖露就赶紧说:“我能化妆化的丑一点么?我、我……我没那么漂亮??!”

    那姓萧的副导演听了这话。忍不住就翻个白眼:拜托,装逼也不带这么装的好不好?你漂不漂亮。谁不是一眼就看得出来?欺负我们带了墨镜么?

    他摆摆手,“别废话,赶紧的,卸妆去!”

    老孟扭头盯着王靖露看了两眼,咽了口唾沫,只觉辩无可辩。

    这丫头确实是长得太水灵、太好看了,人家非说她演宫女会抢戏,这个没啥可说的。于是他想了想,拉住那位萧副导演,指着沈甜甜说:“那她呢?她不会抢戏吧?”

    那位姓萧的副导演扭头盯着他。眼神跟看傻子似的,“你家公主出行,身后的宫女跟九个呀?其中一个单一排?那能上镜么?”

    老孟哑口无言。

    …… ……

    好不容易得到的第一次演戏的机会,就这么搞砸了,王靖露的心情很低落。

    而且最关键的是,人家把她踢出来的理由居然是:你长得太漂亮了!

    不是说长得漂亮才更容易有戏拍吗?原来都是骗人的吗?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自己被踢出来了不算,还跟着连累了好朋友。于是她特内疚,卸妆的时候就一个劲儿的说:“甜甜,对不起啊,都怪我,我……”

    沈甜甜倒是大度,直接说:“咱又不是为挣钱来的。不就是想提前来见识下片场嘛。这也算是见识到了片场的另一面??!”

    可话是这么说,等俩人卸了妆出来。倒是清清爽爽了,没戏服捂着,也没那么热了,但站外头看人家一队宫女在那里咔咔的走,虽说她们捂那么厚,看一眼都替她们觉得热,但俩小姑娘偏偏羡慕的不行。

    老孟就在门口的树荫底下乘凉,并排几个小马扎上坐的,看起来都跟他挺熟的样子。俩小姑娘站在太阳底下看了一阵子,就拉着手走过去,王靖露主动说:“孟哥,对不起,我……”

    老孟倒是摆摆手,“没事儿,你们这是刚来,待久了就知道了,这种事儿常有!”然后摆摆手,“今儿先回去吧,明天我帮你们联系联系其它剧组,看有合适你们的没有,回头咱电话联系!有了活儿你们麻溜的过来就行,别耽搁!”

    俩小姑娘点点头,想走,又不舍得,沈甜甜就问:“那我们在这里看一会儿行么?”

    按道理,剧组拍戏,当然是不允许非剧组人员旁观的,不过这一块儿老孟扎的熟,就不当回事的说:“爱看看吧,多看看、多学学也好,就是别靠过去太近,还有就是有点眼色,要是人家赶了,就得赶紧走,还有,记着,别大声说话?!?br />
    俩丫头一点头,就躲在树荫底下,往那边看。

    像刚才台词说的很猛的那位男演员,明显是个咖,这会子下了戏,就有人前前后后的招呼着,躲在凉棚里、戏服半解开、呼呼地吹风扇,还有个小姑娘看上去像是助理,在那儿捧着把湿毛巾伺候着。

    但还有很多带着戏服带着妆的演员,就没那么滋润了,一时半会儿的也没地方可去,大家又都不愿意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就都猫到镜头扫不到的屋檐底下,吃着冰棍躲太阳。

    然后,其他的剧组工作人员就没那么享福了,俩小姑娘在外边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拍戏原来挺辛苦的——那摄像大哥,早就已经给太阳晒得脸红脖子粗,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还有那举着收音器的小伙子,也是一副咬着牙的模样。

    这会子,几个跟老孟一块儿坐马扎的群头儿就一起扯起来,问老孟,“你手底下新近的人哪?小姑娘长挺漂亮啊,怎么着,有打算?”

    老孟就不屑,“屁的打算,告诉你们啊,别瞎说,人家可是考上华戏的,指不定就是将来的名角儿,人家过来我手底下,就是实习来了!”

    几个人一听有学院的根脚,不少人说话立刻就收敛许多。

    当然,某丫头长得实在好看,人家再收敛也是男人,哪怕只有背影?;故怯腥嗽敢舛嗫醇秆?,同时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说:“小丫头在这儿等活儿,可惜了,华戏的学生,随便找哪个导演,大家谈一谈朋友,还不得马上有戏?少说也能捞个有台词的角色呀!大不了拍完了戏就分手嘛!”

    老孟一听这个,受不了了,这是在调戏他手底下人哪!

    但是还没等张嘴,那边沈甜甜就已经先受不了了,扭过头来就盯着说话那人。

    人家自觉得很。在这一块儿也混了多少年了,就算你是华戏的学生,人家一个群头儿,也不怵你,当时就笑眯眯地说:“妹妹,没说你,你不行。你也就能跟我这样的谈谈朋友?!?br />
    跟王靖露比的话,沈甜甜长得不算漂亮,但也伶伶俐俐的,至少是比普通女孩子要漂亮不少那种,更何况脾气又冲,哪里受得了这个,当时就瞪着眼睛要冲过来。王靖露拉都拉不住。反倒让她给拽了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那人咧咧嘴,斜着眼儿瞅了老孟一眼。不屑地道:“呦,跟我叫板!老孟,要不要哥们帮你调理调理这俩丫头?”说话间,他就要站起来。

    这时候,老孟反倒不方便说什么了,反而是站起来拦住沈甜甜,“别闹,在这儿闹什么?”

    在怀柔影视城这帮子群头儿里,他虽然资格也很老,但对方根本就是本地人,人家家就住在跟影视城紧挨着的村子里,平常大家嘻嘻哈哈的,没事儿,真杠起来,他还真不敢跟人硬顶。而且实话说,他也很怕两个女孩子会吃了亏。

    毕竟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连劝带吓唬,老孟经验丰富,很快就把沈甜甜给摁住了,拉到一边去,他说:“你以为你是谁?在这里闹?你还想不想上戏了?告诉你,想进组、想上戏,你们第一个要学的就是察言观色!”

    说完了,他打着眼色比着那边的几个群头儿,“别的不说,这些人是你们能惹的么?他们想帮你们上戏,不容易,但想坏你们事儿,那是轻而易举!你们以为干我们这行的那么多年都是白干的?哪个组里的选角导演我们不熟?”

    顿了顿,他见沈甜甜似乎有点不服气,就又指着那边剧组,尤其是站在导演旁边的一个小伙子,说:“看见没?就是一个捧茶杯、拿毛巾的,可人家也熬了好几年!剧组是什么?剧组就是投资人说了算、制片人说了算!但制片人下边呢?那就是导演说了算!就那小伙子,你们别看不起眼,一个小工作人员,可人家在组里待多久?谁不认识?嘴歪一歪,大家都是认识的,帮个忙涮掉两个小群演,那还不是一句话?”

    说到这里,见沈甜甜似乎服气了点,他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都是上过学的,知道阶级是什么,那现在就在好好学学,理论联系实践吧,在剧组,这就叫阶级!你有能耐、有实力,都不如你有关系!没关系,你就慢慢熬吧,直到你熬出点关系来!再说了,你们就是来实习实习,急什么?你们是华戏的学生,将来毕了业,还愁没戏上?”

    嗯,这个话够直接,俩小姑娘听完了就老实了。

    这时老孟才又叮嘱了几句,回去坐下,跟那帮人又说笑起来。

    嗯,那边传过来的有些话,还是很难听,甚至,更难听。

    这个时候,王靖露就拉拉沈甜甜的手,小声说:“要不,咱走吧?”

    沈甜甜的眼珠子转呀转的,恨恨地,也小声说:“不走,咱们等着,回头瞅着机会,我非让那王八蛋知道姐妹的厉害!”

    王靖露见她气呼呼的,越发害怕她惹出什么事儿了,就再劝,但沈甜甜就是不走。

    这个时候,远远地就看见一辆影视城方面的电瓶车缓缓地开过来,几个人下了车,就直奔剧组那边去。沈甜甜也看见了,但也不觉怎样,王靖露却是愣了一下。

    眨了眨眼睛再看,她又愣了一下。

    好巧不巧,一场戏正好拍完,一块儿从电瓶车上下来的一个人快步跑到那个姓侯的导演身边说了两句话,那导演立刻就扭头冲门口看过来,然后当即喊了声,“全体休息二十分钟!”然后就起身奔这边大步走过来,然后他身边就是好几个人跟着过来。

    “哈哈,郁少,老曹,你们怎么跑过来了?”

    嗯,没错,那坐电瓶车过来的人,正是郁伯俊和曹霑。

    郁伯俊家里在这部电视剧有投资,占的份额还不算小,他也就跟着挂了个制片人的头衔,当然,平常他也不怎么管事儿,人家玩得是电影,平常真不太瞧得上这种俗套的电视剧。至于曹霑,他做音乐人,在音乐圈是个不大不小的咖,做编剧,在影视圈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咖。说句不吹牛的话,简直朋友遍天下。

    大家都是熟人,见了面捶捶打打的打完了招呼,这周围也没什么凉快地儿,侯导演往门口一边,见这边是个风口,又有树荫,就带着人往门口来。

    当下那姓萧的副导演就先一步过来赶人,“起起,起起,诸位,腾个地儿!”

    干群头儿的,都是极有眼色的人物,人家一看,这来探班的人,得是导演亲自来说话,还很亲热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人,当然就赶紧腾地方。反倒是沈甜甜,对于这种探班啊神马的,还感觉很新奇,就瞪大了眼睛看,至于王靖露,这时候就更是有点傻眼。

    那姓萧的副导演正赶人,看这俩不动地方,就皱皱眉,王靖露这种人,在普通人来说,不好讲,但对于他们这种选角导演来说,几乎是过一眼就记住的,这时候他当然还记得王靖露,就皱着眉头摆手,“你们,怎么还不走?剧组不许外人围观不知道???赶紧走,麻溜的!”

    沈甜甜扭头看到老孟也正冲她们俩招手,就吐吐舌头,赶紧拉着王靖露要走,但她一扭头,发现王靖露正盯着那两个坐电瓶车来的人看个不住,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她就忍不住一笑,“都挺帅哈?你肯定喜欢那个年轻的,但我喜欢那个老的,那一圈胡子,个性!”

    她话还没说完,那个年轻的正好看过来,拿胳膊碰碰那个老的,似乎说了句什么,然后那老的也看过来,再然后,俩人居然一起往这边走过来。

    ***

    两更八千字完毕!

    月票双倍的时间不多了,大家也别烦,刀多少还算是个有点上进心的作者,所以这月票么,还是要再求一下的!

    请大家多多支持啦!(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