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过了!”

    随着侯庆宇导演这一声喊,王靖露和沈甜甜在《大唐刀客行》剧组的戏份,全部结束了。

    嗯,虽说一共就八九组镜头,虽说也没什么台词,但其中王靖露饰演的萍儿应该是有那么一到两个面部特写镜头的,这对于新人演员来说,真的已经是了不得的大角色了。

    尽管,两个女孩心里都明白,自己演得真的是很烂。

    但角色的戏份全部完成之后,两个女孩子还是趁着剧组工作人员调整机位预备下一场的功夫,跑过去跟侯庆宇导演道谢。

    侯导一脸感慨,说:“不愧是能考上华戏表演系的呀,天分好,进步快!将来你们的成就肯定小不了,指不定过不了几年,我老侯就要靠你们给戏了!”

    这个话……简直没处听去!

    谁信谁是傻帽!

    这要是搁在第一天拍戏的时候,王靖露和沈甜甜指不定还能兴奋地了不得,但现在么,嗯,她们已经明白这位侯导是肯定不会开口说自己两个人的不好了,他的方针就是从头夸到尾,所以,他的话也就基本上没什么可信度了。

    但这个时候,王靖露和沈甜甜还是乖乖地向侯导又道了谢,然后才告辞了去卸妆换衣服。

    自从第一次上戏结束之后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俩女孩回去一商量,怎么办?

    王靖露说,我家里有刚买的影碟机,咱们去租影碟看吧,专门看别人演的小丫鬟、小宫女都是什么样,咱们跟人家学。

    沈甜甜就说。那怎么学?你真以为看看影碟就能学会演了?与其看影碟,咱们不如从今天开始。就天天去片场待着,去看看别人都怎么演!

    嗯,还别说,这个建议,一下子就打动了王靖露,然后,俩小姑娘虽说没戏,但天天都起个大清早的往怀柔影视城跑。她们在组里也没什么熟人,侯庆宇的助理和副导演萧远看见她们,虽说也过来问了两句。但发现她们真的就是来看表演,也就不再搭理,充其量就是安排中午放饭的时候给这俩丫头一份免费的午饭。

    然后,两个女孩子就这么每天过去,到了地方就站在不碍事的地方看剧组拍戏,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反正就是一切需要在临淄候府拍的戏,都会集中在这个景点拍。那么一切会出现在这些戏里的演员,自然而然就会让两个女孩子看到饱。

    实话说,这不是什么大戏,也没有什么真正演技出色的超级名演,这要是按照当初跟李谦坐在一起看影碟时李谦的评价,估计现场就没一个演员的表演能进他眼的。

    但是,坐在屏幕前看故事片。和待在现场看拍摄过程。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

    在屏幕前,你看见的一切都是戏里的。都是导演和制片人想让你看见的,你自然可以很容易就进入故事、进入演员的表演,甚至反过来评点演员的表演和编剧的故事。

    但是在现场,除了镜头对准的那一小块地方,其它周围的一切,包括摄像机、包括照明器材、包括录音器材,也包括现场的工作人员,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你:他们只是在演戏!

    但偏偏,别看被那么多人给盯着,人家那些老演员就是能迅速入戏,你别管演得浮夸不浮夸,反正人家立马进戏了,像模像样的,就跟人家真的生活在古代那个时候似的!

    虽然这真的就是一部对演员表演要求不高的普通电视剧,但是在现场看了几天人家那些演员的表演,还是给了王靖露和沈甜甜内心很大的触动。

    然后,她们就开始学着人家的架势演戏,到第二次轮到她们的镜头时,拍完了,两个女孩都觉得应该是有点进步,但实话说,也就是比第一次的时候镇定了点儿,而且就她们那点戏,也的确是不太能看得出来演技如何。

    而偏偏,她们在这里没有任何熟人,导演侯庆宇又是从头夸到尾,两个女孩也根本不可能去找他指点演戏什么的。

    至于到今天,有她们在这部戏里的最后几个镜头,两个人又是继续轻松地一遍过,但演完了,她们自己还是有点迷茫,完全不知道自己演得怎么样,有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进步。

    沈甜甜倒是挺高兴,两个人卸了妆换好衣服从化妆间出来,导演助理已经巴巴的等在门外了,然后亲自带着俩女孩去结片酬,结果王靖露有几句台词,拿到了1500块,沈甜甜从头到尾没台词,也拿了1200块。

    领完了钱,谢过了导演助理,沈甜甜一边把十几张钞票放进兜里,一边扭头看见王靖露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就笑着说:“哎呀行啦,管他演得好不好,反正拿着钱了就行呗?这才几个镜头啊,就一千多,啧啧,这可是我这辈子挣得第一笔钱,而且还是片酬!爽!”

    王靖露就冲她笑笑,没说什么。

    其实,最近这些天,她开始突然就频繁地回忆起当初跟李谦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以及窝在李谦租的那个小房子里一起看影碟的事儿了。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当自己的镜头过完了,自己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演得怎么样的时候,她就更是会仔细地回想起当初的点点滴滴。

    在电影院看电影还就罢了,毕竟是公众场合,就算是看完了,李谦充其量也就对故事、对拍摄手法什么的让王靖露一开始都不大听得懂的方面点评几句,对于演员的表演,却是很少说什么,但俩人窝在沙发上看影碟的时候,可就自由多了,看到某个演员的某处表演,或太烂,或太赞,李谦就会下意识地点评几句。

    一开始。王靖露还是听不大懂,也不太关心。就是全身心都沉浸到俩人的亲密接触、和那种说不出的美好与甜蜜中去了,但后来随着她对影视表演这一块儿了解的越来越多,就开始越发的关注李谦说的那些东西。

    什么方法派啊,什么体验派啊,某某很自然啊,某某一直都在拿着演啊之类的……

    虽然她完全不知道李谦是从哪里学到了那么多东西,但事后一遍遍的回想起来,甚至连李谦点评某个演员表演时的那些镜头都大概想起来一些,王靖露就每每总是能够恍然有所领悟——尽管那所谓的领悟,其实虚无缥缈的很。

    到现在。戏拍完了,片酬拿到了,她突然就想:“要是我演戏的时候他能在我身边看着,不断地指导我,我是不是会演得比现在好很多?是不是就不至于被人家背地里讥讽了?”

    …… ……

    王靖露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虽说依旧是心事重重,但毕竟是第一次演戏、第一次拿到片酬。而且还是一千多块钱,这还是很值得庆祝的一件事的,所以,两个女孩子就又跑去搓了一顿。

    屋里没开灯,她打开门进去之后,一边打开门灯换了拖鞋,一边就踢踢踏踏的往里走。

    还别说。吃晚饭的功夫。让沈甜甜给开导了一番,尽管心里并不认同她那个“能痛快拿到片酬的演员就是好演员”的说法。但王靖露也知道,演戏这个东西,不是说想学就立刻能学会、学好了的。再说了,自己将来是会到学院里去正经跟着老师学的,所以现在倒没必要非得纠结什么了,于是,那原本满满的心事,也就随之淡了不少,第一次拿到片酬的喜悦,也就随之越来越浓。

    她“啪”的一声打开客厅的灯,正想回去把门口的灯给关了,一扭头瞥见沙发里有个人,顿时吓了一跳——“??!呃……姐?你干嘛呢?吃过饭了没?怎么不开灯?”

    王靖雪坐在沙发上,扭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身子似乎僵住了似的,过了片刻才微微动了一下,“没事儿,坐着发呆呢!懒得动弹!”

    王靖露“哦”了一声,看姐姐面色平静,这才回去把门口的灯关了,颠颠的走过去,搂住王靖雪的肩膀,略有些得意地说:“我的戏份拍完了,回来的时候就领到了片酬,还补签了一份协议呢!”说话间掏出钱来,“喏,给了我一千五呢!”

    她特乖巧、但是又特显摆地数出五百块钱来,牛哄哄地递过去,笑嘻嘻地说:“哪,我的伙食费!”

    王靖雪闻言瞥她一眼,接过来,捻开,淡淡地说:“才这么点儿?你在这儿白吃白喝白住了一年多了,就五百块钱就过去了?”

    王靖露闻言嘿嘿地笑了笑,立马不装逼了,收起钱来,亲昵地搂着姐姐的脖子,嘿嘿地笑着,说:“五百块不少了啊,我吃得少嘛!再说了,三分之一都给你了,先就这些啦,回头等我发了财再补!”

    王靖雪嗤笑一声,把钱递给她,“行了,拿去买衣裳吧,别嘚瑟了!”

    嗯,这样的姐姐最好了,从不剥削零花钱。

    王靖露也没啥不好意思,麻溜儿的就接过来,在自己姐姐脸上“?!钡囊簧琢艘豢?,“谢谢姐姐!”然后跳下沙发来,“我去洗澡了!”就往洗手间跑。

    她完全没有要把自己关于演技和演戏的困惑告诉给姐姐的意思,而不知道是她自己心不在焉还是怎样,她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姐姐最近这些天,一直都不太正常。

    王靖露去洗澡了,王靖雪就继续缩回沙发里,一个人目无焦点地呆呆盯着房间内某处墙面,再次陷入走神状态——因为在被炒得极热的三大女声大战中直接被廖辽给干掉,导致五行吾素人气大损,公司已经做出了最近几个月不给她们接商演的决定,不需要练舞、不需要练歌、不需要做专辑、又没有商演,这就导致过去一直都忙匆匆的王靖雪,竟是突然就闲了下来。

    《让我飞》扑街了,可以说,在音乐圈内部来说,大家都知道,五行吾素这个刚刚才红起来的女子组合,已经被李谦和廖辽联手给迅速打回了原形,但是对于她们的歌迷来说,尤其是对于那些无比坚定的粉丝向歌迷来说,她们充其量也就是觉得五行吾素的新专辑没有上一张专辑那么好听而已。

    五行吾素肯定是没有此前那么红了,但国内的现状向来都是如此,哪怕只有一首代表作红起来,也已经足够歌手拿着吃好多年了。

    新歌后继乏力没关系,没那么当红了也没关系,至少还有很多歌迷是特别喜欢她们的某些歌的呀,对于演出市场来说,你没那么当红了,充其量也就是价钱降了,但接商演的机会,照旧大把大把的——一线大城市没啥号召力了,还可以去二线城市嘛!国家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哪怕一个城市就去一次,加一起就够跑三年的了!

    所以,事实上来说,五行吾素并没有真的一下子从云端跌入泥沼。

    只是对于像王靖雪和司马朵朵这样颇有些事业野望的女孩子,或者是对孙若璇和周萍萍这样已经习惯了过去光芒四射那种状态的人来说,这一下跌得的确是有点狠罢了。

    公司那边据说正在积极联系李谦的经纪人齐洁,但是对方的反应却并不算积极——想想都知道,人家那边肯定还一肚子气呢,能给好脸色才怪了。

    而偏偏,王靖雪自觉已经没脸给李谦打什么电话,谢冰又是坚决不肯打电话、只是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沉默,于是,对于试图想要摆脱眼下这种尴尬局面的五行吾素来说,似乎那一层坚冰,就这样迅速出现,而且越来越难以打破。

    或许,按照经纪人吴姐的说法,只有等李谦回到顺天府来,她们五个女孩子集体过去给李谦道个歉,这一层有形无形的坚冰,才会有一点被打破的可能。

    王靖雪洗完了澡,裹着浴巾光着脚丫子,整个人热气腾腾地走出来,头发梢儿上还有着不少水滴,就问王靖雪,“姐,我想看影碟,你不看电视吧?”

    王靖雪抬头看她一眼,摇了摇头,说:“不看,你看吧!”

    王靖露就跑过去撅着屁股翻最近租来的那些影碟,那都是她特意打电话让李谦给推荐的一些电视剧和电影,国内国外都有,甚至还有国内的两部话剧。

    王靖雪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的后背,突然问:“你最近跟李谦,还在联系?”

    ***

    第一更,四千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