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的天,黑的晚。

    晚上七点,景点管理方才开始提示游客出窟,到七点半,工作人员才开始往外赶人??傻饶阕叱瞿呖咭豢?,就会发现,太阳还老高呢!

    李谦拿着自己的速写本,顺着人流出来。

    他是开车来的,不用像其他人那样挤公交大巴回去。来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他发动了车子要走,一次回头却又意外地看见了那个戴着墨镜的女孩。

    她真的是蛮瘦的,身上那宽大的麻料衣物显得有些空空荡荡。这时候,很多拿着画架、画板的美术生们都去抢着挤上公交车,她不知是害怕自己挤不过人家、还是根本就不屑于去挤,总之,她就站在人群外围,那么冷冷静静地看着。

    李谦突然很好奇,很想知道她接下来会不会去挤公交车,反正他自己有车,也不急着回敦煌城里去,就趴在车窗上,看着不远处的旅游巴士站台,看着那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

    实话说,这很有点恶趣味。

    虽然寥寥两面,砍掉墨镜遮住的那半张脸,俩人加一起也就是一面之缘,但不知为何,这个女孩却清晰无误地把她的个性传递了出来:倔强、锋利、傲气、天真不世故……

    这个世界,虽然才只1996年,跟二十年后的经过网络时代信息大爆炸的人比起来,按说还有不同,还要算单纯了许多许多??杉幢闶窍衷?,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们,也早就都已经学会了用各种方式掩藏自己,不管是脾气、秉性、过往什么的,都藏在自己的一副面具背后。总之。你跟一个人认识好久,都未必敢说你已经了解他。

    但这个女孩不是。她不知道是过于天真、还是过于自信和执着,总之,对于自己的一切,她根本就不屑于去掩饰什么,只是把一切都坦露出来,骄傲而自我,让稍有阅历的人几乎都能一眼就已经看透了她。

    两个人加在一起说了不超过十句话,嗯,李谦还看了两幅她的画作,但不知为何。李谦居然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她。

    这让李谦自己都有些错愕和难以置信。

    一辆车很快就上满了,有一辆车开过来。

    别看好像是没多少游客,但几辆公交大巴还是拉不了的。所以一看车来,很多陆陆续续出来的游客都纷纷大步跑过来,抢着挤上公交车。

    李谦注意到,她的身子居然动都没动。

    片刻之后,她把手伸到自己衣服的横兜里摸索片刻。摸出了一盒烟、一个廉价的打火机——嗯,看她点烟的姿势,李谦就知道,她抽烟的经历应该有限。

    然后,第二辆大巴车走了,但站台上等着坐车回敦煌去的游客却丝毫都没有见少,第三辆车刚一过来。大家就又一拥而上。很快就挤满了一辆车。

    她就站在人群外,抽着烟。一动不动,冷静地看着面前嬉闹而拥挤的一切。

    看见她抽烟的样子,李谦莫名其妙就想点根烟,但摸出手套箱里的烟盒,他犹豫了片刻,又塞了回去——来到这个时空一年多了,除了最开始那两三个月,实在是有些惯性难以改变的情况下,他大概抽过两三盒烟,但最近这近一年的光景,却已经基本上不再碰这个东西了。

    晚来有风,从沙漠那边徐徐来。

    干热干热的天气,不知不觉就有了些凉爽的感觉。

    她继续抽着烟,缓缓吐出烟气,然后又被晚风浑不费力的吹散。

    风开始能够轻柔地摆动她的麻布裙子,惊鸿一瞥间露出的小腿和脚踝,瘦的吓人。

    八点多,天色依然亮堂得很,夕阳开始缓缓西下,站台上等着坐车的人、在走了七八辆车之后,终于见少了。

    李谦也不走,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等到八点半,站台上终于只剩下寥寥十几个人的时候,又一辆大巴车开过来,她终于缀在所有人后面上了大巴车。

    李谦缓缓地摇头、微笑、叹息。

    一直到那辆大巴都开走了,停车场上也空得只剩下自己这一辆车,他才发动车子,几脚油门之间,就已经把那大巴超了过去。

    她,是不是她?

    李谦不敢确定。

    声音无敌的像,鼻子、嘴唇和下巴,都有点像,但比起那些磁带封面来,却要更瘦,不过,如果传言无误的话,这性格倒真是像足了十分!

    …… ……

    回到客栈休息了十几分钟,李谦洗把脸,下楼找饭吃。

    巧合的是,在楼梯里,他居然遇到了那个女孩子。

    她似乎是刚从大巴上下来,而且似乎是也住在这家东来客栈里,带着大大的墨镜,她下巴微微扬起来、看了李谦一眼。

    两个陌生人,曾有一面之缘,她点点头,他也点点头。

    错身而过的瞬间,李谦闻到了一股说不出味道的香味——淡到近乎没有。

    于是李谦下楼,她上楼。

    但走到楼梯拐角,她却站住,“哎……”她叫李谦,等李谦回过头来仰望着她,她淡淡地说:“你为什么在那里等到那么晚?想看我是不是会跟他们一起挤?”

    她说话,真的是既直接又犀利。

    一下子被人戳破,李谦差点儿就要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他当然可以找出各种理由来解释自己并不是想要等着看对方的笑话,但李谦想了想,居然笑着点点头,“你太瘦了,我怕你挤不过人家,所以等着想把你捡回来?!?br />
    李谦用了一个“捡”字,很有些调侃的意思。但她听了之后想了想,居然点了点头,很认真地说:“那谢谢你!我还真有可能会回不来!”

    这样的问答真的好无趣。

    李谦冲她点点头,转身下楼。

    …… ……

    按照李谦事先制定的计划,是要在敦煌这边停留三天左右的。

    而在这几天的时间内。去看壁画,自然就是唯一重要的事情。甚至有些时候,他还会在一副壁画前驻足、一看就是几十分钟。

    第二天,李谦又碰到了那个女孩,彼此洞窟内相遇,各自向对方点头示意,然后擦身而过。但是,第三天,两人居然又在客栈的楼梯里碰上了。

    李谦冲她点点头就要上楼,但她却突然开口问:“你还要在这里呆几天?”

    想了想,李谦回答她:“大概明后天吧。就会离开了?!?br />
    对方点点头,居然又问:“你下一步要去哪里?”

    李谦回答她:“想到青海湖去看看,你呢?还会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对方闻言认真地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看看再说吧,说不定哪天烦了,就直接走掉了?!?br />
    两人都笑笑。错身而过。

    但当天晚上,她居然来敲响了李谦的房门。

    李谦当时刚洗完澡,听见敲门声,就披着件浴袍把门打开一条缝,看见是她,很吃惊,“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间房?”

    她照旧戴着墨镜。笑了笑。说:“找服务员问的,这是女孩子的优势?!?br />
    李谦笑笑。放她进屋。

    这要是他去问一个女孩子住哪个房间,估计服务员肯定要拿异样的眼光看过来,而且估计也不会说,但一个女孩、或者说一个女人要问一个男人住哪间房,服务员多半顺口就说了。

    等到她进了房间,李谦让她稍坐,自己到洗手间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又拿了瓶矿泉水给她,这才问:“找我有事?”

    但对方却不答反问:“你早就猜出来我是谁了,对吧?”

    李谦笑笑,对她这种直接的说话风格,倒也渐渐有点适应了,就点点头,说:“你的声音……很特别,但我没想到你会变得那么瘦?!?br />
    她笑笑,笑容清纯,拧开矿泉水瓶、小口喝了一口水,说:“我还以为你是看脸看出来的,没想到是声音……你是做什么职业的?是我的歌迷?”

    李谦点点头,“我刚高中毕业,现在还谈不上什么职业,不过,没错,我是你的歌迷?!?br />
    她有些惊讶地看了李谦一眼,片刻之后才点点头,说:“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居然那么年轻,你,不大像?!?br />
    李谦笑笑,不说话。

    她似乎有些话要说,但却一直都在整理思绪,以至于两人沉默地对坐了好几分钟,她始终都在把玩着手里的矿泉水瓶。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突然站起来,似乎刚才的心事已顷刻消散,笑容重又恢复晴朗,“打扰你了,那……嗯,我走了,晚安?!?br />
    李谦点点头,也站起身来,说:“晚安?!?br />
    然后她开门,走出去,李谦站在门口,看她一个人落寞地往走廊那一头去,眼看就要走到楼梯,李谦终于忍不住,喊她:“喂,我请你喝酒吧?”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对方还是第一时间停下脚步。

    然后,她转过身来,小学生一样双腿并拢一站,露出一个很有些孩子气的笑容,说:“嗯,那,我请你好了!”

    “她过来就是过来找酒友的!”李谦心想。

    …… ……

    说是请喝酒,其实两个人都没有要买醉的意思。

    就在街头随便找了家小饭馆,俩人进去,要了一盘花生豆,一盘本地的抓炒羊肉,然后就相对坐下,李谦本来是想叫两瓶啤酒,但她却要了一瓶本地产的白酒。

    她熟练地拧开瓶子,给李谦倒上半杯,又给自己倒上半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我最近两年开始喜欢上喝酒。以前听爸爸说,酒是很香的,但我从来都不信,酒嘛,辣乎乎的,有的还会苦,哪里有香味?但后来等我自己开始喝酒,我才发现,酒果然是很香的?!?br />
    李谦笑呵呵地看着她,突然开口说:“你每天都带着这么个大墨镜么?累不累?会不会压得鼻梁难受?”

    她抬起头,笑着把墨镜摘下来,捋了捋头发,说:“是蛮沉的?!彼祷凹?,又冲李谦露出一个笑脸儿,带着几分孩子气。

    她果然是周嫫。

    本地人做的抓炒羊肉很鲜美,李谦晚饭就只吃了一碗面条,这个时候肚子里还有空,就一边陪着周嫫举杯、小口地啜饮着辣乎乎的白酒,一边不断地夹羊肉吃。

    周嫫就是只喝酒,不动筷子。

    说来奇怪,两人萍水相逢,几面之缘,周嫫甚至不知道对面坐的这个大男孩叫什么名字,但偏偏,两人相对而坐,却都觉得自在不拘束,很轻松的感觉。

    喝了几口之后,周嫫就说:“这个酒辣是够辣了,但香味不够,比顺天府那边的酒都有些不如,比起竹叶青、汾酒和西凤酒,就差得更远?!?br />
    李谦闻言一笑,认真地说:“我车里倒是还有一箱西凤酒,你要喝,回头我请你?!?br />
    周嫫笑笑,手臂支起来,一头拄在餐桌上,一头支着腮帮儿,笑眯眯地看着李谦,“你开车出门还算好,不算太稀奇,为什么车里还要带着一箱酒?”

    李谦就笑,“你就当是我给你预备的好了?!?br />
    周嫫就笑笑,神情突然有些落寞,一抬手腕,半杯酒一口下肚。

    坦白说,前面还好,看到周嫫这么个喝法,李谦立马吓了一跳,就赶紧找话题,说:“你刚才敲我房门,就是要请我喝酒?”

    周嫫给这口酒辣得不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却是一副很快活的表情,笑着说:“不是,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喝酒?!?br />
    乍一听意思差不多,仔细一品,嗯,好吧,这还真就是她的个性。

    顿了顿,李谦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你自己这样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太安全吧?你家里人啊还有你的经纪人啊什么的,就那么放心?”

    周嫫看他一眼,“呀……你还挺内行的嘛,还知道经纪人?”

    看着李谦片刻,她自己拿起酒瓶给自己又倒了半杯,然后摸出烟来,抽出一根点上,似乎眨眼之间,她就不再是那个露出纯真笑容、有点孩子气的小女孩,也不再是那个说话犀利而直接的女人,在这一刻,她好像是突然就死去了一大半。

    落寞,孤独,茫然。

    毫无生气。

    但很快,她扭头看看李谦,突然顽皮地一笑,眨眼间就又变回那个纯真的小女孩子,笑着说:“我在这里也住腻了,你要去青海湖的话,顺路让我搭个车,行么?”

    李谦笑笑,举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笑着说:“我明白了,敢情这就是路费了呗?”

    周嫫闻言看了李谦一眼,一抬手,又是半杯辣酒倒进喉咙。

    ***

    每次月初的爆发过后,带给我的就会是身体的极度虚弱,尽管有了上个月的经验,我已经小心再小心,可一不小心,好吧,就又中招了。

    感冒,头疼,发烧……(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