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七章 爱人
    聊啊聊啊聊啊,似乎有再多的话都说不完,但是磨蹭到晚上九点,王靖露还是必须要回家了。于是李谦也跟着下楼,开车去送她。

    这年头没有导航,认路全凭脑子,幸好李谦的地理方位感一向还算可以,虽然还是走了一段冤枉路,但也就是半个小时,就已经把王靖露送到了楼下。

    车子停下,王靖露扭头看看李谦,拉开安全带、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下去,说:“你也赶紧回去吧!”然后就关了车门。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上楼,一副雀跃欢喜的模样,不知为何,李谦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横在了心里头似的,叫人憋闷的发慌。

    在这一刻,他突然又无比的想抽烟。

    她毕竟还是……年龄小了点??!

    自己说的郑重,她回答的也认真,但其实呢,只看她刚才那副模样就知道,这丫头也就是嘴上说说,但其实,还是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

    李谦到底还是没有摸烟。

    叹了口气,他抬头往上看。

    不一会儿的功夫,三楼的窗台亮起了灯,然后王靖露走到窗前,冲下面摆了摆手。

    李谦手一拧,把车子打着火,准备回家去,但是脚都踩上离合器要挂档了,他的动作却又停在了那里。

    是啊,她还太小了。

    虽然两个时空的社会背景不一样,文化氛围不一样,这个时空的人们,不管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似乎都比较倾向于在较小的年纪就结婚。但是,十八岁……这真的还是一个充满了对未来、对爱情、对事业的各种梦想的年龄段。

    结婚这件事。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来说,就算不沉重,也太现实了。

    所以,或许是我……太着急了?

    心里的思路一转,甚至站到王靖露的角度一考虑,李谦顿时就有些后悔——事实上,大家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啊,以后有的是时间来接触,也有的是功夫可以慢慢的养成嘛,顶天了再熬四年。熬到大家都大学毕业了,就不信凭自己的忽悠能力,还不能忽悠得她主动要结婚?那么,现在何苦那么着急的催着她做决定呢?

    以一个三十大几的成年人的角度来看,她还只是个孩子呢!

    或许……要怪只能怪自己上辈子都已经准备要求婚了,却到底还是没能亲手给那个相恋了多年的女孩亲手戴上戒指,也最终都没能兑现把她娶进家门的承诺吧。

    所以。这辈子实在是太害怕会再次错过什么了。

    尤其是爱人。

    …… ……

    王靖露跟李谦打完招呼,看见底下车灯一亮,听见发动机的轰鸣,就知道他马上要走了,正好王靖雪问她是谁送回来的,她就转过身去,一边回答了姐姐一句。一边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咔嚓咬了一口——今晚吃的有点油腻、有点多,正好吃个苹果解解腻。

    王靖雪正在没精打采地看电视。等妹妹坐过来,就问她今天拍的怎么样之类,然后,姐妹两个闲聊了能有一两分钟,王靖露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侧耳倾听,似乎那发动机的声音还在,就顾不得跟姐姐聊天,起身又走回到窗台。

    她往下一看,果然,车还在那里呢!

    她往下看,看不清什么,还以为李谦出了什么事儿,赶紧就转身把苹果往茶几上一放,噔噔地往外跑,来到楼下,看见李谦正坐在车里发呆,车子没熄火,他却也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就走过去,伸手敲了敲车窗。

    …… ……

    李谦被突然惊醒,扭头看到王靖露,想了想,他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来。

    然后,让王靖露有些愕然的是,他突然捧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刚才我一直在想,好吧,是我有点太着急了,呵呵,这样,我不逼你了,你也不用着急的给我答案,好不好?咱们不急,咱们都还年轻,都还小,咱们等着,我等着,等你什么时候想嫁了,咱们再说这事儿,好不好?”

    把心里想的话倒出来,李谦顿时觉得轻松许多,刚才胸口跟横了一块劈柴似的那种感觉,也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但这个时候,王靖露反而愣住了。

    她是早就知道李谦似乎对家庭生活特别向往的,但一直都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因为事实上,尽管对婚姻、对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生活,她也是很向往、很憧憬的,但是到现在为止,她对两个人组建一个新的家庭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还有点迷糊。

    而且,不管是姐姐的言传身教也罢,还是自己从小到大所见到的一切事情给予自己的警醒也好,事实上,她是很赞成王靖雪那个关于女人必须先有事业的观点的,所以一旦发现自己的确是对演戏蛮感兴趣,心里当时就转了过去,对于结婚啊、同居啊什么的,就更是心思极淡——反正她确信李谦是自己的爱人,而且两个人之间那么好,根本就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变化,这不就行了?

    但是,这样一来,就使得即便是李谦在晚饭后跟她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已经拿出了最最郑重的态度,她也似乎隐隐约约的感知到了一点什么,但实话说,真的是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她知道李谦是认真的,但没想到李谦已经认真到了这么严重的程度。

    但是现在,他把那番话收了回去,他认真地解释,也很认真地反过来替她着想,甚至安慰她,她却反而是突然就明白了。

    原来,他,是真的,想要,跟我……结婚!

    这一刻。王靖露的心突然就砰砰地跳起来。

    她的眼睛炯炯发亮、却又似乎失去焦点一般直勾勾地盯着李谦,心慌地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是看着他、看着他、看着他。

    但这个时候,突然把结婚这件事想通了,突然觉得心里前所未有的轩敞的李谦,却只是笑了笑,黑夜憧憧里,他没有发觉王靖露那已经开始涨红的脸庞和正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只是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脸,笑着说:“那我明天就回济南府了,开学之前,再陪我爸妈待几天。你想好了,真不跟我一起回去?”

    “???”王靖露下意识地摇摇头,有些惶急地说:“呃,我不……我、还要拍戏!”

    李谦耸耸肩,此时笑得已经有些洒脱。

    又摸了摸她的脸蛋儿,李谦笑着说:“那我走啦,你赶紧上去吧!”说话间。他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冲王靖露又招了招手,然后挂档、缓缓启动了车子。

    …… ……

    车子已经走了有一阵子,但王靖露还是呆呆地站在楼道前,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带给自己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王靖雪已经走下楼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王靖露回头看她。

    王靖雪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我是说。你们俩之间。出什么事儿了?”

    这回王靖露听清楚了,赶紧摇头。

    还是有些恍惚的、不真实的感觉。但片刻之后,她对自己的姐姐说:“他想娶我!”

    王靖雪正抬手想要帮她拨开一绺乱发,闻言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

    但她又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自己的妹妹,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说:“那是好事儿??!你十八岁了,他也十八岁了,你们结婚都不用跟爸妈说的?!?br />
    顿了顿,她问:“那你答应他了没?他刚才是在跟你求婚?”

    王靖露恍惚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在回答王靖雪还是在喃喃自语,只是说:“他以前说过两次想跟我结婚,说直接把证领了,我以为他是在闹着玩儿,今天吃过晚饭,他又跟我说,如果我实在是不愿意那么早结婚,那我们可以先同居一段时间,到什么时候我愿意嫁给他了,我们再结婚。但我还是以为他就只是想……只是想……可是刚才,我好想是突然明白了……”她突然扭头,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的姐姐,伸手用力地抓住她的两边肩膀,一脸兴奋地说:“姐,他是真的想娶我!”

    她的力气突然很大,前所未有的大、也前所未有的用力,这让王靖雪微微有些不适,但她并没有急着推开自己妹妹的手,想了想,她微微地笑着,说:“李谦这个人,小时候就不说了,就最近这一年的时间来说,他说话做事,已经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了,很成熟,很稳重,像结婚啊娶你啊这种话,他当然不可能会信口开河的逗你玩??!他既然说要娶你,那就肯定是要娶你了呀,这有什么可怀疑的?还要到刚才才想明白?”

    王靖露闻言,似乎有些赧然。

    好像是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对李谦的信任,竟是还比不上此前一度不怎么瞧得上他的姐姐了,这实在是自己的不对。

    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但是这一刻,她的心跳的还是那么的快,快到让她不由自主就伸手拍拍自己的胸口,大口地喘了两口气。

    他居然是真的想娶我,要娶我!

    这么说,我真的要嫁人了么?

    这个时候,王靖雪仍旧一脸平静地看着她,淡淡地问:“那……你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呃……”王靖露愣了一下,突然回神。

    想了想,她说:“我好像是……没答应?”

    王靖雪纳闷地看着她,“答应还是没答应,你自己不知道?问我?”

    王靖露完全无意识地挥舞了几下手臂,似乎这样做能帮助她理清思路似的,然后,她就把今天晚饭之后李谦跟她说的那些,以及李谦刚才发动了车子却不走,等自己下来之后又跟自己说的那些话,统统一字不漏地转述给王靖雪。

    就这么站在楼下,没有星光,没有路灯,王靖雪静静地看着她,听着她讲述今天的这些事,听着听着,突然就幽幽地叹了口气。

    “你是真傻呀!”她说,“现在好了,他疼你,所以反而想明白了,反而不急着结婚了。那好了,如果你也不着急嫁,那还好说,如果你想嫁的话……接下来就自己想办法吧!”

    “呃……”

    王靖露闻言,不由就愣在了那里。

    …… ……

    第二天一早起来,李谦就独自一人开车赶回济南府。

    即便不说他已经在顺天府那边置业、开始装修,工作室可以说是正在稳步筹建中,以后他的事业,也肯定是要在顺天府那一块做了,单单只是大学四年要在那边上,就注定了以后他能陪着爸妈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所以这次回去,他没有给自己安排任何的其他事情,只有唯一的一件,那就是陪老爸老妈多呆几天。然后,嗯,跟老爸一起回爷爷奶奶那边去一趟。

    李谦回来了,这对于李爸李妈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

    大大的越野车往楼下一停,虽说不是什么好牌子,可至少看着威猛,对李爸来说,这是涨面子的事儿,高兴得了不得。反正暑假里,他也没课,就见天儿的好几个小时蹲在楼下,还单瞅人家邻居们上下班的功夫,在那里擦擦这里、擦擦那里的摆弄两辆车。

    有人问,他就呵呵笑,说是儿子买的车,话里话外,埋怨的了不得,说年轻人就是这样,挣两个钱就恨不得花出去三个,这不,七八万,买这么个大家伙,你说这不是作嘛!

    然后,不管邻居是惊奇,还是羡慕,总之,李爸马上就爽了。

    至于李妈,看见儿子出去一趟回来,晒成了这个色儿,心疼的了不得,那一通好埋怨,然后就是紧赶着收拾菜、变着花样的做好吃的,恨不得一顿饭就端上十盘饺子十盘菜,恨不得李谦能几口就给全吃下去。

    等到李妈上班去了,爷俩都闲着,李爸也不看书,也不备课写教案了,爷俩一人一个钓杆,正好开着李谦那大越野车,跑到城外小青河下游,找个河边,俩马扎支开,爷俩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一边自自在在地钓鱼,忽忽就是几个小时。

    要真论起来,这应该算是自打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李谦过得最为惬意的几天了。

    ***

    明天我争取多写点。(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