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八章 竖旗
    惬意的日子,李谦只过了五天。

    第一天,他吃,吃,吃。

    第二天,爷俩出去钓了一下午鱼,收获大鱼三条,其余小鱼尽数放生?;乩粗?,用李妈的话说,值两块五,绝对不够油钱。

    第三天,又是父子俩,开车跑了两百多公里,回到了李爸的故乡。

    第四天,返回。

    第五天,李谦陪着爸妈上到千佛山山顶,在山上吃了一顿自助烧烤。

    下午回到家里,李谦就明显发现气氛不大对,老妈有点沉默,丝毫都没有外出游玩了一天的开心,而老爸,则总是笑呵呵的,说不出的诡异。

    吃过晚饭,李爸把李谦叫住了,李妈也不去收拾东西,就在旁边坐着,眼眶红红的。李爸倒是笑呵呵的,说:“行啦,回来住这几天,就行啦!你身上又不是一件事儿,就算没开学,也还有那么多事儿等着你呢,不用老陪着我们!”

    顿了顿,他很自豪地道:“这别人家孩子长大了、要飞出去了,爸妈都是担心的了不得,怕吃亏,怕吃不饱穿不暖,我跟你妈这……呵呵,省心!”

    说到这里,他摸出烟盒,自己抽出一根,抬头看看李谦,想了想,也抽出一根递给他,李谦有点愕然,李爸笑呵呵地说:“你还以为没人知道???呵呵,你妈在你枕头底下翻出来过半盒烟,我又给你塞回去了。来吧,爸知道,你要做音乐嘛,要?;どぷ?,肯定自己知道克制的。平常想必也不会抽,来。来一根儿?!?br />
    李谦犹豫片刻,接过去,拿起打火机,先给老爸点上,然后自己犹豫了一下,没点,放在鼻端轻嗅两下,放到了桌面上。

    李爸抽了两口,美滋滋的,笑眯眯的。说:“你做的那些事儿,原本我还以为自己多少能帮上点,但后来我就想明白啦,我呀,就是一个穷教书匠,自诩文人,其实呢。酸得很,都是故纸堆里扒拉出来的一点东西,还自鸣得意!”

    他自嘲般地笑笑,说:“你跟爸不一样,你的东西,独抒性灵,不管是哪个方面的作品。曲子咱们不说。爸不懂,单说词。你就已经超过爸不知道多少高度啦!所以呢,爸就算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啦!这以后呢,你就真的要离开爸妈,自己去闯荡了,爸也没什么好叮嘱的,就一点,别着急,稳住步子,??!急了,就容易出错!记住没?”

    李妈已经呜呜地哭起来。

    李谦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李爸眨眨眼,噗噗地抽烟,烟雾很快就把他整张脸都埋在了里头。

    片刻之后,他扭头看看李妈,“哭什么哭!”

    李妈的声音小了点,但还在呜呜的哭。

    李爸的眼睛,不知不觉就有点红。

    顿了顿,他说:“我跟你妈……我们还年轻着呢,你也知道,身体也好得很!这家里现在有房子住,有车开,我们俩还有不少存款!你在外头,要是想爸妈了呢,就记得勤来个电话,要是没空,就不用动不动就回来……??!”

    李谦仰头,深吸一口气。

    擦擦眼睛,吸吸鼻子,他点了点头。

    李爸呵呵地笑起来,突然伸手过来揉了揉李谦的脑袋,神情里说不出的慈祥,就像他的儿子还是那个淘气小子一样。

    这种感觉,不管对李爸来说,还是对李谦来说,都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李爸的手很缓慢,轻轻地摸了几下,却又颓然地把手收了回去。

    他似乎有些骄傲,又似乎有些不舍,拿手比划着,说:“好像你昨天才那么高,这一眨眼,就要出去上大学啦!唉,这什么事儿要是不往深处想,也不觉得怎样,你仔细一想……”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看李妈,“还哭,这一桌子盘子碗的,收拾收拾!”

    这个时候,说什么“我不想走”之类的话,对于李谦来说,实在是太矫情、也太不现实了,于是他笑笑,说:“爸,妈,我以后肯定会经?;乩吹?!”

    李爸闻言笑笑,扭头看着李谦,说:“收拾东西吧,一觉睡醒,你走你的!”

    …… ……

    第二天上午,把李妈收拾出来的行李、录取通知书之类的整整好几个大包都扔到后备箱之后,李谦挥别了爸妈,开着自己的越野车,缓缓驶出盛世花园小区。

    绕个弯赶到不文书店,跟曹霑一起坐了能有半小时,然后他就再次启程,直奔顺天府。

    …… ……

    “您好,是时代唱片的孙总吗?我是李谦的经纪人,我叫齐洁……嗯,对,是我。前些天您打来电话,李谦当时不在顺天府,那现在他回来了,我把您来电的事情告诉他,他让我代为感谢您的看重……对的,对的,回来了!因为他快要开学了嘛!嗯,是这样的孙总,李谦呢,最近正在筹备一家工作室……是的,地方都已经买好了,正在做装修,所以,李谦说,实在是不好意思,辜负了您的好意。但他也说了,虽然他要开工作室,但以后大家还是有很多机会可以合作的,希望您……对的,对的,嗯,好的,您的意思我一定转达给他……”

    “喂,您好,是精英唱片公司吗?我找一下你们何总,哦,不在啊……哦,孙小姐你好,我是李谦的经纪人……对的,对的,是这样,上次何总来电话有些事情商量,但当时李谦出门了,一直到现在才回来……嗯,好的好的,麻烦你了,等孙总回来,麻烦通知我,我再给他打……”

    “喂,您好,是马达唱片吗?……”

    李爸说的,其实没错,李谦手上真的蛮多事情需要处理的。

    甚至于,这些事情随便哪一个,可能都比他马上要面临开学的事情更加重要。

    这一次他来到顺天府。就要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也就是说,过去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游走在整个音乐圈外围的日子。到现在,就要彻底终止,他李谦,就要正式进入这个鱼龙混杂的大圈子了。

    不过呢,事情虽多,李谦心中却早已有了腹案,所以处理起来,倒也并不是多费力气。

    总之,不管回复谁,一个主题就是:李谦工作室就要成立了!

    首先最简单的就是圈内的音乐人这一块儿。虽说有不少人打电话给齐洁,都说想要等李谦有时间了跟李谦交流交流,那李谦就直接告诉齐洁,让她挨个儿把电话打回去,就说自己也很想跟他们交流,如果以后有行业内的聚会、座谈之类,希望可以通知自己一声。自己很愿意过去向诸位前辈们多多学习、多多交流,然后,自己正在筹备工作室,等将来工作室成立了,也欢迎他们有时间了就过来坐坐。

    总之,把小字辈的姿态摆足了,态度放的越低越好。姿态也是越开放越好。需要传递的信息就一个——我跟你们是一样的,我并不另类。也没那么个性,所以我很愿意跟你们一起玩。

    然后呢,这一块儿就算是完成了。

    其次就是圈子里的那些唱片公司了,这个也好应对,还是逐个打电话回去,主题思想就是,李谦的工作室正在筹备,希望以后能有合作的机会。

    如此一来,什么邀请过去做音乐总监啊之类的,对方自然就知道,不必再提了。

    因为李谦都已经单立门户了。

    事实上,李谦心里清楚得很,就算自己不说,按照这个圈子内信息传达的流畅程度,估计自己在东四环买楼、装修的事儿,圈子里也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既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么自己要建工作室的事儿,也就谈不上什么秘密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干脆把旗号打出去。

    当然,这些电话,都是需要齐洁来打的。

    光是这些个电话,就够她足足打上一天的。

    然后,把那些本来就没有过什么接触的人和事儿都处理完,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稍微细致一些来处理了。

    首先就是索尼唱片那边。

    一个音乐总监谢铭远,一个总经理渡边和一都要求见面,而且后者还要求保密,这种情况,连齐洁刚接到电话的时候都能猜到一点什么,更不用提有了她提醒的李谦了。

    所以,还是齐洁负责打电话回去,李谦最近马上要开学了,而且手头上也还有许多工作急等着去做,主要是个人的工作室正在筹建,所以暂时抽不出时间来,然后……九月底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时间?

    这样一来,既把见面的时间往后拖了一下,又不得罪人,也就成了。

    反正最近据说何润卿那边正在跟索尼唱片协商要买断剩下的合同,估计不管是谢铭远,还是渡边和一,都正头焦烂额,估计李谦主动跟他们约在九月底,还正中他们下怀呢!

    然后,就是华歌唱片和五行吾素那边了。

    李谦前几天在顺天府刚一冒头,那边接到消息,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到了齐洁这里,如果再加上此前那边前前后后给齐洁打的电话,对方的迫切之情,显然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态度也是放到了极低——哪怕仅仅只是出于利益的考量,他们也绝对不会舍得五行吾素就这么沉沦下去的。

    只不过呢,李谦思量过后,觉得火候还不到!

    所以……继续吊着!

    当然,对方已经表达了极为强烈的寻求合作的态度,而且这个态度,基本上就是等于认错了、等于接下来这张专辑,人家已经心甘情愿认宰了,所以,即便是要继续吊着,也不能直接把事情做的太硬……

    所以,对不起,最近李谦实在是太忙了,关于跟五行吾素之间的合作,他本人是基本同意的,但是,恐怕要忙过眼下这段时间才有这个心思了。

    意思就是——你们继续等着吧!

    嗯,这些事情都处理完了,接下来,就只剩下跟长生唱片那边的一点尾巴了。

    那就是写给他们那边四位当家男歌手的主打歌。

    这一点几乎是没有经过什么太多的犹豫,李谦就根据自己对他们各自声音的理解。为他们各自选好了一首歌。

    首先,这四首作品里。必须有一首能够保证可以红遍全国的。

    而他们四个人之中,李谦经过分析,最终决定把分量最重的一首歌,给那个明显是要走浪子情歌路线的林秀峰。所以,哪怕给其他几个人的歌稍微差一点都没关系,但给他的这首歌,却一定要红——别的都不说,也不说什么挖了廖辽离开所以补偿一下之类的,哪怕单纯只是为了自己在业界那个金牌推手、金牌制作人的招牌考虑,这首歌也必须选在全国大红大紫过的作品。才能保证一出必红,才能不至于砸了招牌。

    所以,李谦为他准备的歌,是《流浪歌》。

    这首歌,你要说经典,不怎么算得上,但绝对契合当下这个时空90年代的社会背景。随着经济发展的加快、社会一体化程度的加深,整个社会的人才流动非常频密,导致大量的人背井离乡在外发展,于是……经典不经典,不重要,只要大家都需要、都有类似的心理诉求,那么。这首歌就能保证跟李谦经历过的那个时空一样。红定了!

    至于唱完了这首歌之后,林秀峰还是不是能继续走他原本的那个浪子情歌的路子。那就实在不是李谦能管得着的了。不过仔细想想,《流浪歌》这首作品虽然属性极强,但跟他本身的路子,还算蛮贴的,对他只有好处和加成,应该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而且……《流浪歌》原作者的作品,李谦脑子里还大概记得几首,大不了到时候就也卖给他就是了。

    别的不好说,有了这一首歌,至少足够他红上一整年了。

    然后是……周峰。

    他是典型的小生,不但长相秀气,声音也相当的柔,略有些尖细,作为男声来说,低音挺渣的,不过高音区挺漂亮。而且,因为他是长生唱片的头牌歌手,廖辽离开之后就更是绝对的台柱子,所以,既要让他保持小生的形象,又要保证歌曲的质量,而且实话说,真把最顶级的歌给他,李谦还有点不太舍得,所以,他最后决定拿出来的,是《我想我是?!?。

    而剩下的两个人,刁乙雄是老歌手,唱功过硬,人很稳重,声音也很稳,而且爆发力不错,李谦给他选的是一首也同样曾经在另外那个时空红遍了全国的歌,《朋友(臧版)》。

    至于黄迈,他的声音很有特点,略带些沙哑,有一种特殊的沧桑味道,所以,选歌肯定也要往这个方面去靠,得多少有点故事的作品才行。

    但前面拿出来的三首,在李谦看来,虽然没有哪一首够资格称得上经典,却都保证能红,尤其是《流浪歌》和《朋友》,更是都曾红遍全国的,所以轮到黄迈,李谦就多少有点抠门的感觉??墒堑阶詈?,他还是觉得毕竟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管是当初捏着鼻子认了让廖辽用自己这个籍籍无名的新人的作品发专辑,还是后来答应用廖辽的新专辑来狙击五行吾素,自己毕竟还是欠了陈长生一点情分——当然,廖辽两张专辑的大红大紫,让他赚翻了,所以事实上李谦并不欠他什么,这只是他内心的一点小纠结而已。

    所以,最后李谦为黄迈准备的作品,是《大头皮鞋》。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首在另外那个时空曾传唱大街小巷的歌。

    歌词要小修一下,未必能像原作那样无比的贴合当时人们的历史情怀了,但节奏在,李谦自觉自己改动后的词也在水准之上,所以,即便是达不到这首歌本来应有的高度,但至少火一把应该是没问题了。

    李谦做事,向来都是全套,选好了歌之后,他回到顺天府,只花了几天的时间,就把编曲也都给做好了,然后就亲自跑到长生唱片把这四首作品连带着编曲、亲手交给了陈长生。

    毫无疑问,作品都是好作品,不止是歌手本人,长生唱片这边的专业制作人、音乐人们,也都是识货的,作品一到手,大家相互传看,很快就都纷纷表示非常满意——当然,以李谦过去的成就来看,即便是他们之中有人并不觉得这些作品好到哪里去,在没有得到市场的反馈之前,也没有人会傻到直接质疑李谦作品的质量。

    于是,接下来就简单了,李谦很快跟对方约定,等他们四个人把歌练熟了,伴奏也做好了,就可以开始录音,他会负责全程监制。

    忙完了这些,事实上离9月1号的开学日期,也就不剩下几天了。

    工作室那边的装修,主体工程已经开始收尾,接下来就是一些絮烦琐碎的细节工作了,廖辽出门做商演去了,正好换了李谦每天过去东看西看。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谦满以为事情都处理个差不多了,只要等着装修完成之后工作室顺利开张就好了,但随后,他却接到了一个很久都没有再联系过的人打来的电话。

    于是,他突然明白,他的忙,才刚刚开始。

    ***

    嗯,五千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