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九章 班底,别墅
    李谦在街头随意找了一个看起来不差的茶座走进去,一边戴着耳机听歌,一边不时地扭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李金龙推门走了进来。

    李谦摘下耳机,笑着站起身来冲他招手。

    李金龙大步走过来,见李谦伸出手,他赶紧两只手都伸出来,一把握住李谦的手,用力地握了握,直接道:“谦少,好久不见,我投奔你来了?!?br />
    李谦笑笑,晃了晃对方的手,说:“坐下说?!?br />
    两人分开坐下,服务员过来,李谦问了问李金龙的口味,然后就点了一壶熟普,然后才笑着看向李金龙,问:“是不是有点太冲动了?华歌毕竟是大公司,你又是五行吾素的制作人,前途光明的很,我的工作室才只是筹建,实话说,你来了也就是帮我盯着装修,对你来说,太屈才了?!?br />
    李金龙闻言笑笑,坦然地说:“华歌前不久刚给我调了工资待遇,我现在也开始能拿专辑分红了,虽说就芝麻粒那么大一点,但终归也是分红不是?所以,呵呵,要认真说的话,在华歌能混到这一步,以我自己的能力来说,真的是该知足了,是不该想着跳槽啊、辞职之类的。但是……”

    正好服务员来上茶,他就顿了顿,一直到服务员给两人各自倒上一杯茶之后走开了,他才又继续道:“但是,我自己知道我自己,年轻的时候不懂事,觉得自己很有才华,但是在圈子里混了那么多年,尤其是又见过了你谦少的才华之后。我就彻底明白了,我这个人。要说音乐造诣,实在谈不上有多高,所以,就算是继续做制作人,也就是尸位素餐而已,谈不上什么建树,反倒是,我觉得自己处理一些日常事务,还算可以?!?br />
    “你让我挑总、拿主意、做方向,我不行。至少是平庸,做不出彩,但不管是打理日常事务,还是做专辑、跑跑腿儿之类的琐碎活儿,我又都多少会一点儿,圈里的人脉,也多少有一点儿。所以我就想。最适合我的职务,可能是找一个像谦少你这样的天才,给你打下手。说白了,我现在觉得,我的定位应该是给人做副手的。呵呵,正好谦少你的工作室要开了,我就寻思看能不能过来给你打个下手什么?!?br />
    “有你在。工作室的将来肯定是鹏程万里。我的这点小心思呢,也瞒不过你。我比别人的优势就是,我在比较早的时候就认识你了,所以,就腆着脸过来先占个位子,希望将来能跟着谦少你吃香喝辣。咱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打过几次交道,别的我不敢保证,我就保证只要是你交给我的活儿,我保证一百个用心!”

    说到这里,他也不喝茶,就是看着李谦。

    李谦放下茶杯,笑了笑,说:“我这工作室还没开,就先把华歌的大将给挖过来……会不会显得有点咄咄逼人了?”

    这话一说,李金龙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不过很快,他还是露出一个笑脸,自嘲道:“谦少说笑了,我做了十几年,才刚刚成了二级制作人而已,还是托谦少你的福,占了《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大卖的便宜,什么大将……实在是说笑了?!?br />
    李谦笑笑,手指无意识地婆娑着茶杯,就在李金龙的心越来越沉的时候,他突然问:“辞职了?”

    李金龙愣了一点,赶紧点点头,“已经辞职了?!?br />
    李谦点头,又婆娑茶杯片刻,然后说:“那就来吧!”

    李金龙闻言又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瞬间露出一抹惊喜的神色,吃惊地看着李谦。

    但这时,李谦想了想,说:“我的工作室的话,虽然地方也买了,还不算小,但是一开始,并不准备做的多大,那这样,行政方面的事务,就由我的经纪人齐姐负责,音乐上的事情,就由你牵个头,你看行不行?”

    李金龙闻言,立刻点点头,一副兴奋地了不得的模样,“感谢谦少的信任,你放心,我还是那句话,能耐大小搁一边儿,我绝对百分百的用心。有十分力气,绝不出九分!”

    李谦笑笑,点点头说了声“好”,然后才又问:“你跟华歌那边,有竞业协议吧?”

    李金龙闻言点头,无奈地说:“一年!一年内,不得从事音乐方面的任何工作?!?br />
    李谦点点头。

    其实竞业协议并不只是音乐圈,在许多行业、尤其是技术性专业性比较强的行业,都大量存在。所谓竞业协议,一般的规定就是,如果你是在工作协议没有履行完之前就辞职或跳槽,那么为免你跳到对手那一边去反过来打击自己,同时也为了避免泄露一些商业机密,公司就会在协议上规定,你在离开本公司之后的一定期限内,不得到其它同类公司就业、甚至也不许从事同类行业的工作。

    想了想,李谦说:“那这样,反正你刚辞职,先在家里歇一歇,同时呢,在圈子里走动一下,帮我物色几个人。像是资质不错的歌手,或者是水准不错的乐手之类的,嗯,尤其是编曲,我知道这个圈子里有很多地下编曲人,都是没有跟任何公司签约的,平常也拿不到什么大活儿,都是靠从唱片公司接一些二手的散活儿,实话说,他们做的不少,但挣不到多少钱,你帮我留意一下,联系几个水平不错的。唔,尤其是影视配乐这一块儿?!?br />
    听到前面那些,李金龙还只是眼睛亮晶晶地点头,但听到最后,他却忍不住瞬间瞪大了眼睛,“影视配乐?咱们工作室有路子?将来能拿到这一块的活儿?”

    李谦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也不敢肯定,走着看,应该有点希望,提前做做准备吧?!?br />
    李金龙闻言点了点头。顿时心里激越不已。

    虽然接触的并不算多,但对于李谦。他还是多少有一些了解的,他知道,别看李谦年轻,但做事很有谱,如果不是有着很大的把握,他估计提都不会提。既然他提了,那就基本上代表着他已经有了至少八九成的把握了。

    于是他略有些兴奋地说:“谦少你放心,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那么多年,别的不好说,认识的乐手、编曲一抓一大把。保证给你挑几个水平能让你看得上的出来!”

    李谦点点头,然后特意提醒道:“虽说有竞业协议,但你也不要太放松,你闲不了多久的?;赝饭欢问奔?,我会考虑接下五行吾素的下张专辑的制作,算是工作室的开门之作,到那个时候。估计你的事儿也就是顺嘴一提的事儿了?!?br />
    顿了顿,他肯定地说:“短则一月,长则两月而已?!?br />
    这就等于是把一个肯定的答案都给出来了,两个月之内,李金龙就可以正式到李谦工作室上班了。当然,在此之前,他需要先搞定几个歌手、乐手和编曲人员。

    不过对于李金龙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只要一想到李谦在过去的这一年时间内所创造的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辉煌战绩。李金龙就对自己加入李谦工作室之后的前景,充满了信心。

    于是。他也顾不上茶凉了,喝了几口之后,又跟李谦闲聊了几句,起身离开的时候,就连走路都似乎有点虎虎生风的感觉。

    但当他离开了,李谦自己在茶座里又坐了一会儿,却是怎么想都觉得别扭——要开工作室,还特意买了那么大一片地方,掏了一大笔钱进行装修,他在做之前当然就知道自己马上要脱离单练的日子了,从今之后,那就等于是自己扯旗立山头了,甚至他觉得自己也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了,可李金龙的突然出现,却一下子给他提了个醒儿。

    麻雀虽小,五脏却要俱全。

    五脏俱全,那就显然不可能继续像以前那么随意了,凡事就都要立起规章制度来。

    而实话说,前后两世,李谦最不喜欢的东西就是这个规章制度。

    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工作室里需要招聘几个行政工作人员?分别做什么?他们的工资该定成多少?奖金啊神马的激励制度,该怎么制定?平常时候,这家公司又该怎么管理?而且还有,工作室成立了,将来肯定要对外接活儿,都接什么活儿?怎么对外给出一个大概档位的定价?乐手、歌手和编曲签进来了,该怎么管理?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各种各样的事情混杂到一起,李谦原本还觉得远着呢,完全可以等到那边装修好了,工作室搭起一个草台班子了,然后再一点一点慢慢的着手去做、去积累,但现在,他突然发现,不对,行政人员固然可以以后开业了再招,音乐人也可以以后慢慢联系,目前接业务比较少的情况下,单纯只是像以前那样卖歌、做歌的话,自己一个人单练也玩得转,但是有些东西,预则立,不预则废,不管自己是有多么的不喜欢,还是必须要开始考虑、开始做起来了。

    但偏偏,上一世的李谦从头到尾都是在单练,不管是一开始做地下歌手、音乐人,还是后来开始接影视配乐,再到后来开始接拍电视剧,他都是一个单练的模式,甚至一直都等到拍了好几部电视剧了,才开始拥有自己的第一个经纪人。所以这个时候,让他自己捣鼓这些,他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嗯,基本上来说,一旦离开音乐本身,或者电影、电视剧制作本身,他就变成了一个外行、一个近乎一窍不通的菜鸟。

    他自己在茶座里又坐了半天,翻来覆去的寻思了半天,到最后,他还是只好叹口气,好吧,走人,去找齐洁。

    这些事情,还是丢给齐洁来操心比较妥当。

    她虽然在音乐上很业余,但人家好歹也是正式在单位上上过班的,而且她最近这半年捧着不少专业级别的大部头著作啃过,在这一类事情上,肯定是比自己更有经验、也更有发言权的就是了。

    于是他付了账??抵北剂瘟傻募?。

    齐洁目前在顺天府没有住所,暂住在廖辽家里。

    结果李谦赶到的时候。正好廖辽和黄文娟拉着齐洁要出门,见李谦皱着眉头,一副有心事的模样,齐洁就问怎么了,但廖辽却大大咧咧地说:“他还能怎么了,肯定是在发愁马上要开学了,要军训了哇,在考虑该找个什么借口逃军训吧?”

    李谦本来是找齐洁要说正事儿的,但是叫廖辽这么一说,他却是忍不住笑起来。仔细一想,还真是,军训啊,挺烦人的一件事儿,尤其是,自己上辈子明明已经参加过一次了,这辈子实在是不愿意再遭那个罪了。

    但这个时候。他却笑着问廖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是要干嘛去?”

    廖辽就道:“昨儿就回来了,商演不累人,来回坐飞机才累人。我跑了俩地儿,回来就睡了十几个小时还不愿意动弹。据说何润卿一年要接至少二三十场商演,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撑下来的!”说话间,她拉住李谦。说:“走。你也一起去,去看看我的新房子!”

    李谦闻言诧异?!胺孔??你买房子了?”

    廖辽笑道:“还没买,不过据说那房子不错,我要看好,立马就买!”

    要说起来,先后两张专辑大卖,长生唱片固然赚翻了,但作为歌手的廖辽拿到手的提成肯定也是不少,单纯只说她的第一张专辑《廖辽》,到现在就已经卖了近五百万张了,估计年底前过五百万张不成问题,廖辽从这张专辑里拿到的百分之十的分成,就高达五百万!

    而且这一张专辑《涛声依旧》据说也已经卖过了四百万张了,年底前过六百万张轻轻松松,这显然又是一大笔钱。而她又没有什么额外的消费,这一年内的大项开支,也就是花了不到二十万买了辆奔驰的商务车还算一条,那这些钱自然是都攒下来了。

    在当下的顺天府,虽然商品经济搞了多少年,近些年房价也一直都在蹭蹭地涨,但四环内、位角好一点的独栋别墅,两到三层,五六百平到七八百平那种,也不过就是五百万上下就买一套了,位角稍微偏一点儿的,或者面积小一点的,一套别墅也就是两三百万。甚至如果去稍微郊区一点的话,一套别墅还要不到一百万。以廖辽当下的身家来说,要买一套这样的房子,当然是没有什么压力的,自然这话就说得豪气。

    于是李谦无奈,话还没来得及说几句,对于自己考虑的那些事情,更是没有什么机会提起,就被廖辽拉上了她的商务车,陪她去看房子。

    “反正我攒钱也没用,想拿着做点投资、入个股吧,还被人三推四拒的!得,我买大别墅去!本小姐要享受生活!要疯狂的花钱!”

    几个人一块儿坐进她的奔驰商务车里,黄文娟负责开车,李谦坐副驾驶座,廖辽就有点张牙舞爪的意思,叫嚣道:“娟子,回头咱们吃驴肉火烧去,不过了,咱们吃一份带一份!”还拍拍齐洁,说:“你也去,本小姐请客!”

    说着,她还不住地斜眼儿瞥着李谦。

    李谦挑挑眉,扭头往后看过去,两人目光对视,李谦笑笑,问:“最近去听过相声?”

    廖辽愣了愣,突然抬腿往李谦的座椅后背上踹了一脚,不说话了。

    …… ……

    房子真是好房子。

    东四环里,略靠北,往东北去机场很方便,往南上了四环去工作室就更近,偏偏附近不是商业区,又离开四环还有一段距离,进小区之前,黄文娟开着车在小区周围大概转了一圈,发现这周边既生活便利,又一点都不吵闹。

    这位角,这环境,没得挑。

    小区刚建成一年多,房子还在陆续卖,已经入住了不少人,周边的建设也做的不错,大别墅,独栋,欧式,上下两层半,三楼那里可以自己建个温室养花,也可以建个露天游泳池,要实在骚包,你自己建个直升机的?;阂裁蝗斯苣?。

    别墅旁边扩出来两个很大的独立车库,外边还有四个专属停车位,整套房子不算车库,上下加一起建筑面积近七百平,开价才只558万,而且销售经理一看来看房子的人居然是著名歌星廖辽,立刻说可以跟老总请示一下,打九折,如果廖辽能在一年内入住,更是低到八折,条件就是对方在促销的时候需要提及廖辽入住的事儿。

    当然,没有授权,人家是不会公开宣扬和宣传的。

    四个人上下转悠着一看,都很满意,一看用料就很扎实,墙壁、窗户、楼梯,都做得很扎实、很讲究的感觉。更难得的是,廖辽一眼就看中了。

    于是,齐洁再次出面负责讨价还价。

    但她的砍价实在太狠了,销售经理都做不了主,到最后,销售经理回报上去,对方的总经理听说真的是廖辽在买房子,当时就赶了过来。这一次,也没用齐洁怎么讨价还价,对方直接给出了一个吓死人的报价:六折!

    一套四环内七百平的大别墅,车库赠送,最后的价格是:330万!

    这价格,已经低到了齐洁都不好意思再砍价的地步了!

    但廖辽眼睛一眨,突然说要看看别的,然后就让销售经理带着,一行人晃晃悠悠的又去看了另外的两栋待售别墅。

    对方那位总经理不知道是害怕廖辽不买了还是怎么样,当时就拍板承诺,不管廖辽相中哪一栋,一律六折!要是买两栋的话,第二栋也可以按照八折来走!

    这显然正中廖辽下怀,但她眼睛眨了几眨,当着那位满脸期待的对方总经理,却并没有当场就点头,只是说考虑考虑,然后就拉过齐洁咬了一阵子耳朵。

    然后廖辽拉着李谦和黄文娟又进别墅里东看西看的打量起来,只把齐洁留在了外面。

    而等到四个人终于结束了这趟看房子的旅程,坐进了商务车里开始回去,李谦才知道,刚才齐洁居然代表廖辽,一口气买下了三套别墅!

    听到这个消息,李谦吓了一跳,赶紧问:“你买那么多房子干嘛?你哪来那么多钱?”

    廖辽眼儿一乜,“要你管!我乐意!”

    ***

    周一,求几张推荐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