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三十一章 我叫李谦
    李谦问:“几点来的?”

    周嫫答:“八点四十三?!?br />
    李谦又问:“吃饭了没?”

    周嫫又答:“早饭吃了?!?br />
    李谦继续问:“吃的什么?”

    周嫫继续答:“小米粥,还有一个煮鸡蛋?!?br />
    李谦又问:“然后,中午就一直在这里等,没吃饭?”

    这一次,周嫫只是点了点头。

    本来很感兴趣、纷纷围拢过来的李谦新认识的那几位同学,和其中两位同学的家长,听见这对话,顿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紊乱感觉。

    这不太像是两个年轻男女之间的对话,倒更像是爸妈跟孩子之间在说话。

    而且,周嫫就算再怎么看上去年轻,但只看这气质、这打扮,显然年龄是要比刚刚上大一的李谦年龄要大的,但偏偏,李谦像爸爸,她像孩子。

    当然,美女就是美女,尽管大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周嫫这么一个通身上下文艺范十足的大美女跟李谦是什么关系,两人之间的对话又为什么是这么一个毫无营养的的腔调,但架不住美女人人爱看,尤其是一帮立志献身电影事业的青春期文艺青年,面对文艺范儿御姐,就更是几乎毫无抵抗力,俩眼只是盯着看个不住。

    但不管多少人看,不管那些目光有多么炙热,周嫫却一概都是恍若不见,只是眼睛怯怯地看着李谦,似乎有点害怕李谦会责怪自己跑到人家学校门口来堵着。

    这时候,李谦叹了口气,扭头对几位新认识的同学一脸歉意地道:“住不住啊,我一个朋友。呵呵,好久没见了。那什么,要不你们该去还是去你们的,这顿饭我欠下,回头我请哥几个,好不好?对不住了??!……还有,叔叔阿姨,对不起??!”

    大家都是刚入学,认识了顶天也就几个小时,当然还没熟到可以饭局乱入的程度,李谦这么一说。大家就都知道人家要单独聚聚了,也就都客气几句,转身离开。

    当然,哪怕走开了,还是有人忍不住生硬地扭过头来、不住往这边看。

    当大家都走开了,李谦笑笑,说:“祝贺你。成功地找到我了……走吧!”

    周嫫就笑笑,跟在她身后。

    最终,两人并肩往前走。

    周嫫的斜挎包一甩一甩的,眼睛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斜斜地飘过来。

    片刻之后,她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口,问:“他们。都是你同学???”

    李谦点点头。笑道:“看见他们那副快流口水的样儿,你就该知道自己对我们这些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有多大的杀伤力了!”

    周嫫笑笑,似乎很高兴李谦能夸她长得漂亮,有些娇憨地问:“那你也觉得我长得好看???”

    李谦笑笑,停步,“那么喜欢我夸你???”

    周嫫就不好意思地笑笑。

    拐过这条街去,李谦的越野车就停在路边。

    事实上,早在来参加考试的时候,李谦就已经打探清楚,发现这附近的巷子实在太窄,不便停车,所以今天来报道,他就明智地直接把车子停在了外围。

    两人上车,周嫫一脸新奇地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似乎是正在逐渐找回那股熟悉的感觉,也或许是在回味当初她在这车里待着的那几天。

    嗯,拉开手套箱,那被她丢进去的几个装订好的大本子都已不再,倒是多了一个发夹——象牙白的颜色,很素雅,但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档货。

    周嫫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然后扭头看着李谦,笑着问:“你女朋友的?”

    李谦拉好安全带,扭头瞥了一眼,点点头,“啊,在这里!上午还跟我抱怨,说丢了一支发夹!……嗯,我女朋友的?!?br />
    说话间,他伸手,越过周嫫,像以前的每次一样,为她拉过安全带,扣好。

    然后,他看着她,笑着问:“饿了吧,说说,想吃去什么?”

    周嫫笑笑,又瞥了一眼那发夹,然后关上手套箱,想了想,很好奇地问:“为什么咱们两个只要一碰面,就是吃啊吃啊的?”

    还别说,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这个问题一时间把李谦给问住了。

    他想了想,笑着道:“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你还是太瘦了?所以只要见了面,第一个想法就是往你肚子里塞东西?”

    周嫫闻言不服,伸出胳膊来,解开袖口,晃了晃,雪白雪白的一截小臂,“呶,我长肉啦!还记得在敦煌那时候我多瘦吗?你看看现在……我不瘦了!”

    李谦无奈耸肩,“好吧,主要是我太爱吃了!”

    周嫫就笑,想了想,说:“我想吃红烧排骨?!?br />
    李谦闻言,秒懂所谓红烧排骨是怎么个意思,但他还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然后,他笑笑,打着了火。

    车子启动,李谦猛打方向,调转方向往回走。

    …… ……

    一家很普通的饭馆,一桌很简单的家常菜。

    时隔半个月之后,李谦和周嫫又坐在了一起。

    忙活了一天,搬搬扛扛的,中午饭也没吃太饱,这会子李谦是真的有点饿了,吃起饭来就有些狼吞虎咽。这一点周嫫就不同,她即便是也很饿了,但还是吃的慢条斯理,而且饭量是真的很小,好像才只吃了几口,就已经饱了。

    于是她就单手支颐,看着李谦吃。

    李谦吃饱了,擦擦嘴,问老板要了一壶花茶,等着的工夫,这才笑着看周嫫,笑道:“确实是胖了点儿,脸上也开始有点肉了?!?br />
    周嫫笑笑,不说话。

    然后,两人之间突然就冷了场。

    即便是李谦,在这一刻也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问候么?

    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那么。又该聊什么呢?

    似乎要说的、该说的、想说的,早都在那一路同行之中说过了、说尽了。

    剩下的。是想说但又不敢说、也不能说的了。

    过了好大一会子,服务员端着茶壶过来,李谦起身接过来,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茶水,重新坐下,啜饮一口之后放下茶杯,才终于开口道:“为什么会害怕再也找不到我了?”

    周嫫闻言吃了一惊,怯怯地抬头看着他。

    李谦目光炯炯。

    于是她又低下头去。

    忐忑,胆怯,犹豫。纠结。

    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看着李谦,终于开口问:“那如果我不来找你,你会去找我吗?”

    李谦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会?!?br />
    斩钉截铁。

    周嫫突然就笑了起来。

    好像这一个“会”字,拥有着无穷魔力一般。一下子就点燃了她体内所有正面的精力与能量——这一刻的她,笑容甜美而纯净,眼角眉梢处,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幸福。

    于是,话匣子被突然打开了。

    像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吴妈翻着花样的给自己做好吃的呀,像她最近才发现,原来最好喝的东西其实真的是小米粥。而且是什么别的东西都不放。就单纯的小米粥啊,像什么经过试验。吴妈发现从地下抽出来的井水直接熬粥会黏糯更香甜啊,巴拉巴拉。

    像什么她养的小乌龟以前都没注意过,现在才逐渐发现,原来它真的是长得好慢啊,像院子里的葡萄据说今年结了不少,但是等她回来的时候,却都已经熟过了,居然没吃上啊,像什么自己曾经想过要戒烟,但试了两天,居然不抽的话会觉得心里烦躁啊,巴拉巴拉。

    李谦不说话,只是喝茶,听她说。

    而她也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一点一滴的小事,小到可能绝大多数人都压根儿也不会拿来作为谈资,但她却偏偏说的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就好像……她一天又一天的沉默,就是为了把所有的话都攒到今天来说似的。

    然后,当她惊觉的时候,才发现太阳居然已经快要下山了。

    两人这才结了账出门。

    李谦的记性还算好,这一次没用她指挥,就找到了羊圈胡同。

    到了门口,李谦锁了车,周嫫直接推开大门,蹦蹦跳跳,“上次你都没进来,快来看,看我收拾得怎么样?这就是我的院子!”

    李谦笑着回身关上大门,顺着她的目光打量这座精致之极的四合院。

    这个时候,吴妈已经听到声音,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看见李谦,她“呀”了一声,赶紧说:“先生你好,欢迎来做客,我是周嫫小姐的保姆!”然后还紧赶着招呼,“来,来,来,快请屋里坐!”

    李谦笑着冲她点头,叫了声,“吴阿姨好!”

    吴妈顿时眉花眼笑。

    周嫫这个人当然很好,待人真诚不做作,但她脑子里似乎少了一根筋似的,虽然对吴妈很好很好,但居然从来都不记得要喊声“阿姨”,当初来的时候,吴妈说,“按老年间的规矩,我就是那使唤婆子,我姓吴,你就叫我吴妈吧!”,然后她就信了,这么多年,就一直“吴妈”、“吴妈”的叫,从来也没想过还可以用别的称呼。

    但李谦显然跟她是不一样的。

    而果然,就这一声简简单单的“阿姨”喊出去,吴妈的亲热就立刻又上了一层,一边让李谦进屋,一边忙着张罗说:“家里有茶,上次邹先生来时送的,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冲茶去!”说着脚下不停,风一样地去拿茶叶。

    周嫫看看李谦,又看看吴妈,眼睛接连眨了几下。

    当然,也就这几下而已,她马上就又兴.奋起来,突然拉起李谦的手,走进堂屋里去,啪啪啪把灯都打开,亮亮堂堂的,自豪地说:“呶,堂屋!买的时候就是栋老房子,我请了高手帮我设计和改装的,漂亮吧?”

    然后也不等李谦夸,就又连拉带扯地拉着李谦走到窗台底下,伸手一指?!斑?,我的小乌龟??杀苛?!我每天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把它连着盆儿一起端到走廊上,然后我坐在那把老藤椅上,看着它爬呀爬呀爬呀的想出来,但它出不来,最后又‘咻’的一下掉回去!”

    李谦呵呵地傻笑,她看着李谦,也呵呵地傻笑。

    一扭头的工夫,她瞥见墙上的钉子,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大草帽还没摘,一把摘下。她放开李谦的手,走过去,把那顶土到掉渣的破草帽往墙上一挂,得意地了不得,“这钉子是我亲手楔进去的,拿来挂这顶草帽,再合适不过了!”

    李谦又笑。是真的笑。

    看到她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显摆、卖弄、得瑟,都不用什么过多的形容和感慨,你就会觉得她超级超级超级超级的可爱,超级超级超级超级的好玩。

    周嫫看见李谦笑,自己也就又跟着笑。

    片刻之后,她突然“啊”了一声,转身走了几步。拉开一个柜子。拿出一个小纸箱来,啪的往茶几上一放。自己打开,指着里头,说:“送给你的!这是我从出道到现在所有的歌、专辑、单曲!有CD,也有磁带,还有黑胶!”

    李谦走过去,拿起两张CD看了看,笑道:“太好了,谢谢你!”

    周嫫就像是做了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美得不行。

    这时候吴妈端了茶盘进来,见俩人就傻乎乎地带着笑,脸上不觉也带笑,一边招呼李谦坐下,一边说:“来,喝茶!”

    李谦道了谢,坐下。

    这时候,吴妈忍不住多打量了李谦几眼,越看越顺眼,只觉得小伙子人长得高大、帅气,待人又谦和有礼,而且最关键的是,周嫫这丫头好像是特别喜欢他。在此前,从来没有见她笑得这般欢快过——也或许应该说,从来都没见她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笑过那么多次。

    趁李谦喝茶的工夫,她就忍不住笑吟吟地问周嫫,“到底还是找着了?我就说嘛,老天不负苦心人!”

    周嫫一听这个,又得意,巴拉巴拉说自己在那里帮人家卖冰棍的事儿,还说那钱大爷的生意特别好,然后又埋怨自己太笨了,明明就是去等人的,结果白等了一天,愣是没瞧见人是什么时候进去的,到最后还是李谦主动找到了自己。

    吴妈就笑,带着点宠溺,“找到了就好,找到了不就行了?”

    说完了,她就对李谦道:“那你们先坐着喝茶,我去给你们收拾晚饭去!”

    李谦赶紧放下茶杯,说:“不用了阿姨,我们都已经吃过了,您就做自己吃的那一份就行!”顿了顿,他扭头看着周嫫,站起身来,笑着说:“你也看见了,我知道你住这里的,以后肯定过来找你聊天。不过今天天已经很晚了,我就不坐了,回头我再来!”

    刷的一下,周嫫的动作似乎被定格了一秒。

    然后,刚才的一切兴奋、得意、显摆、高兴,似乎顷刻间便消失不见了,她的动作突然就小心翼翼起来。

    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的茶杯,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李谦。

    “你……那么着急???”

    李谦笑笑,“主要是天太晚了,再待一会儿,我怕找不到出去的路?!?br />
    周嫫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你……你可以住下的呀!”顿了顿,她有些慌乱地解释,说:“这院子里有好几间卧室,我可以让吴妈给你收拾出一间来的!”

    听她说的那么诚恳,李谦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笑笑,说:“不了,我回头再来!”

    但周嫫看着他,带着些哀求地说:“你住下真没事儿的,住下陪我喝酒,咱们聊天,聊一夜,好不好?”

    提到这个,李谦倒是认真起来,叮嘱道:“酒还是要少喝,烟更要少抽,尽量不抽,别忘了,你是唱歌做音乐的,爱护嗓子,是你的本分!”

    说完了,他弯腰抱起小纸箱,说:“走啦!”

    周嫫抿起嘴唇儿。

    从头到尾都站在一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的吴妈这时候才终于插话,说:“其实是真没事儿,我晚上都是在这边陪小姐睡的,再说了,你们是好朋友,都这个年代了,哪有那么些个好避讳的?”

    李谦笑笑,“阿姨你就别跟着她劝了,我真的还有事儿,今天第一天报道,辅导员肯定查宿舍,我哪能第一天就夜不归宿?”

    这一下,连吴妈都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忍不住要在心里反复嘀咕:看这股子成熟沉稳的劲儿,他真的是才刚考上大学么?

    临走,李谦看着周嫫,笑笑,“不高兴啦?我真的得走啦!别不高兴,啊,回头我肯定找你来,到时候,我陪你喝点儿?!?br />
    周嫫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

    片刻之后,她突然说:“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

    李谦愣了愣,稍微一回想,发现居然真是如此。认识了也有二十多天了,在一起呆的时间都有一周多,但自己居然真的没有跟她说起过自己的名字。

    而偏偏,此前自己一点都没有发觉这一点。

    也偏偏,她居然一直到现在才突然说出来。

    但这个时候,还没等李谦开口说话,周嫫又突然说:“我不知道你住哪里,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连你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你又一直都不来找我……”

    那一刹,她泫然欲泣。

    那一刹,李谦莫名就觉得心里隐隐约约地疼起来。

    “我叫李谦?!?br />
    他认真地说:“木子李,谦虚的谦?!?br />
    ***

    再求一下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