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三十二章 开业大吉!
    从住进宿舍的那一天起,李谦的第二次大学生活,开始了。

    在离开周嫫的家里之前,李谦问她要过一张纸,很郑重地把自己的姓名,学校,班级,住址,电话等等,一笔一划地给她写了下来。

    随后,他告辞而去,周嫫再未阻拦。

    嗯,然后,大学时代开始了。

    对于绝大部分普通大学生来说,这意味着前所未有的轻松,每天大量的业余时间可以拿来学习,可以拿来看书,可以拿来泡妞,当然也可以拿来打游戏、泡网吧。

    军训是躲不了的,教导员也肯定要训话,班干部要选,学生会干部要选,教材发下来,同学们一个个上台自我介绍,有些是受家庭熏陶比较多,有些是自我意愿的热爱,有些是从小就立志要考电影学院,有些是上到高中才发现自己长得比较帅,偏偏成绩又比较烂,于是晕乎乎的就来考了,晕乎乎的就过关了、入校了。

    不过大体来讲,能考进这所学校的学生,多多少少总有一点文青气,嗯,好听点的话,大概可以被称为文艺气息?

    反正,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男男女女,或多或少都有一点装逼,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小骄傲和小矜持。

    然后,喊着“一二三四”的口号,大学生活就这么呼呼啦啦的开始了。

    李谦比较低调,他个子高,看上去又显得比周边的同学要成熟了不少,一开始辅导员让他负责带队军训,算是个小队长,但当天晚上他就找到辅导员,把这个小队长给辞了。

    一来小队长是军训时负责带队。军训结束之后十有八九会被很多同学认识,选班长的时候。八九不离十,而重读一次大学,李谦却仍然没有心思当什么班长,因为他实在是一个人懒散惯了;二来么,当了小队长,还怎么逃军训?

    虽然不吭不响,但他的人缘似乎还算可以,虽然第二天就不干那个小队长了,但总有人还是管他叫“李队”,一来二去。几天之后,大家越来越熟,但大家都知道他叫“李队”,反而没人记住他那平平无奇的名字。

    然后,嗯,今年摄影系一共录取了二十五个学生,其中二十四个男的。

    唯一的那个女孩。据说出身不低,好像是什么艺术世家的底子,骄傲的小公主一枚,对班里的男生大概是不大看得上,独来独往独行侠。

    再然后,嗯,没错。表演系的确美女不少。哪怕是以李谦那相对苛刻的标准来看,今年表演系的十六个女生里。也有那么四五个女孩称得上美女。

    这个比例,相当高了。

    因为学校学生少,所以整个学校一共就三栋宿舍楼:男生楼、女生楼、研究生楼。

    这从侧面印证了李谦在曾经那个时空听过的一个说法——世界上是存在第三种性别的。

    李谦他们宿舍里一共住了六个人,分别来自山南海北。

    其中路斌是苏州人,看样子家境应该是挺富裕,因为他是宿舍内唯一一个带着笔记本电脑来的,并且在短短几天之后,这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就成了整个宿舍公用财产。

    嗯,在眼下的这个年代,最便宜的一台笔记本,都要一万块往上,最差的台式机都要七八千,暂时来说,还真不是普通人、普通家庭舍得拿来消费的。

    然后,嗯,刘学义年龄最大,李谦个子最高,路斌家里最有钱……应该说,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都有点文艺向,不管是开朗一点的,还是内向一点的,都是极好的性子,还算比较好相处。大概只用了没几天的功夫,宿舍里几个人就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

    比较倒霉的是,李谦的年龄居然排行第二。

    …… ……

    就在李谦他们的军训还在把李谦往更黑了晒的时候,位于安北大厦C栋第八、第九两层的李谦工作室的装修,却是已经接近尾声了。

    为了赶进度,齐洁已经提前联系好了电话安装,然后,装修还没彻底结束,电话已经全部安装完毕,第二天,送办公家具的大车又开了过来。

    办公家具、办公用品基本齐全了,装修也结束了,李谦在军训中,只在晚饭后抽时间过来检查了一遍,其它的就由齐洁和黄文娟负责把关,到九月十四日,装修公司比预定的工期提前三天完成了全部的室内装修,经过验收,结清了剩余款项,工作室装修的第一步,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的第二步,当然是进设备,安装设备。

    当然,那个并不着急,可以慢慢来,一些高精尖端的设备,也是目前国内生产不来的,早在装修刚开始的时候,齐洁就已经按照李谦和曹霑两个人反复讨论拟定的单子,通过几家外贸企业,逐批、逐厂的向德国、比利时、荷兰、英国等国家的相关企业发去了详细的订单,目前对方已经确认了订单,外贸企业在收到了李谦工作室的预付订金之后,那边已经开始发货,预计九月末到十一月初的这一个来月期间,可以全部到齐。

    已经下了订单的那些设备,虽然才只好算是刚刚起步,但用于工作室成立初期的一些工作,也差不多已经足够,而且光是这些设备,就已经是一千三百多万,再多,李谦也买不起了。甚至是就这一批,如果不是只需要付定金对方就同意发货的话,坦白说,李谦也是买不起的,至少在八月份的时候,买不起。

    然后,跟华歌唱片那边关于五行吾素新专辑监制的合约,齐洁已经跟对方的那位副总逐一敲定了合约的细节,已经处在随时可以签约的状态。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五行吾素的下张专辑,也将成为李谦工作室的开业之作。

    于是,万事俱备。李谦工作室,随时可以开业了。

    考虑到李谦这个大老板肯定要在场。所以只能选周六周末,再考虑到刚装修完,肯定还得散散味儿,于是,经过大家的讨论,最后一致决定,把李谦工作室开业的时间,定在了九月二十五日,周六。

    …… ……

    九月二十五日,周六。

    时间是上午九点半。

    地点是安北大厦C栋第八层。

    李谦、李爸、李妈、王靖露、廖辽、黄文娟、齐洁。

    因为此前不管是李谦也好?;故撬木腿似虢嘁埠?,都一直是游走在音乐圈的边缘,所以在这个圈子里,其实还真是谈不上什么人脉,廖辽最近两年大红大紫,人脉倒是有了一些,但一来她的合约还在长生唱片。虽然自己肯定会过来站台,但却不好为未来的东家招呼什么人来捧场,而李谦经过考虑,也不准备邀请自己和王靖露的同学,只是把李爸李妈都请了来,算是让他们亲眼见证自己儿子的第一份基业。

    所以,结果就是。偌大的办公场地。真的要办开业典礼了,居然只有七个人到场。

    实话说。很寒酸。

    安北大厦的物业管理处知道这边今天开业,倒是给送来了几对花篮,可人家一位副总经理来了一看,好家伙,这边就这么小猫三两只,看样子是连礼仪公司都没请,摆明了是要低调开业的,也就很识趣地把花篮留下,恭贺了几句就赶紧走人。

    时间已经是九点四十,李谦还在带着李爸李妈参观已经装修好但还没进设备的工作室,黄文娟和廖辽却已经把好长好长的一挂炮仗准备好了。

    市区里,是不允许燃放烟花炮竹的,但开业又要图个吉利喜庆,所以一般企业开业跑去申请,人家也会同意,更别提是像李谦工作室这样的,注册资金三百万,只要求燃放一挂16666响的炮仗而已,连烟花都没有,人家就更是轻松盖章。

    李谦带着李爸李妈把楼上楼下转了一遍,这就算领导视察了,然后,反正也没邀请什么客人,大家伙儿就一块儿来到顶楼的大天台上,几个女孩子兴奋地了不得,把那挂炮仗在地上摆出一个别扭之极的“8”字形,然后齐洁就把预备好的打火机递给了李谦。

    李谦走过去,点着了捻子。

    噼里啪啦,开业大吉!

    炮仗放完了,大活儿一块鼓掌,李谦工作室这就算是正式成立了。

    廖辽拉着齐洁,走到天台边缘,往下指着,跟她说:“这儿,你回头得弄几个大金字挂出去,招牌挂里头,不上八楼看不见,你挂这儿,那才叫声名远布!”

    王靖露对这个意见很赞同,齐洁只好委婉地解释,说物业方不同意这么弄。

    于是,一帮人闲的蛋疼,就围在那里讨论怎么让工作室“声名远布”。

    李爸李妈跟几个年轻女孩子不大搭得上话,就也不好意思凑过去,老两口就跟李谦打了个招呼,又回到里面去,走走,看看。

    李妈看看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这里,又摸摸那里,一边啧啧地感叹,一边兴奋地不行,但扭过头去,她却看见李爸似乎皱着眉头,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就问:“哎,你怎么了?儿子的工作室开业,你看看你,从昨儿过来你就开始皱眉头,现在还皱眉头!”

    李爸瞥她一眼,不耐烦地道:“你知道个屁!”

    他叉起腰,胳膊抡了半圈,把整个第九层的办公区都给括进去了,说:“这么大地方,上下两层啊,小谦说一共多少平来着?好像光是办公地址就是一千三百多平米啊,你要知道,他可是贷款买的这地方?我私下里问了问齐老师,她告诉我说,买这儿,一共花了一千零八十万,光贷款就是五百四十万!这是什么概念?五年期抵押贷款啊,五年下来,光利息就是两百多万!这加一起,五年后他就要还人家银行接近八百万!”

    李妈是持家有道的,往常的算盘比谁都精,但是当这个数目字一下子蹦到几百万上千万,她就觉得有点算不过来,只是莫名觉得好多好多。

    虽然这个话题此前在家里时。她们俩就议论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以前没见到地方。再议论也就是隔山打牛,这次真见到地方了,见这里那么轩敞、那么阔气,不得不说,尽管两口子对儿子一向都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但还是忧大于喜。

    七八百万呢,这得怎么个挣钱法儿才能还得上?

    李妈想了想,就安慰李爸,“那他这不才一年功夫,就已经买得起这么大地方?;棺靶薜哪敲春?,那么讲究,接下来还有五年呢,你怎么知道他就还不上?”

    李爸无奈看她一眼,解释道:“要真是单纯的挣钱还这笔债,我是不担心的,他一年挣了一千多万。五年怎么可能还不上这几百万?可问题是,我听齐老师说了,接下来的几年,按照小谦的打算,还准备对这家工作室陆续投资三千到五千万!你想想,这是个什么概念?三千万五千万??!他准备买很多先进的设备呢!你说,就这么个花钱法儿。他就算是再能挣。收入再高,还能剩的下钱?”

    李妈闻言哑口无言。

    片刻后。她瞧着旁边也没人,就小声说:“要不,回头你劝劝他,咱就算要买东西,也先把钱攒够了,还上贷款再说?”

    李爸闻言叹口气,也瞅见左右没人,终于忍不住掏出烟来点上一根,深吸一口,小声地对李妈说:“别的就不说了,你看看,这可是开业呀!谁开业不是图个吉利?图个热闹?他们倒好,几个人往一块儿一凑,放挂炮仗就算完事儿了!”

    顿了顿,他道:“我昨晚儿上就问他都请了什么人,有没有什么领导,结果呢,他说自己在圈子里也不认识什么人,就有几个朋友,也都在济南,也不准备让人家大老远跑过来就为凑个场子了,所以,压根儿就一个人都没请!你说说,你说说,开业了,你得让人家知道你开业了才行,就别的咱不请,咱不认识,也未必请得来,至少像有过合作的那个叫什么歌的公司,还有靖雪她们那几个丫头的那个组合,好歹也该请来不是?”

    李妈闻言就点点头,似乎是终于开始意识到了今天开业这么冷清的不妙之处,就也跟着皱起眉头来,“也是哈,开业嘛,就是要开门做生意啦,光是放挂炮仗,还是不行的,得把自己已经开业了的消息传出去,才能上客人嘛!”

    李爸深深地叹了口气,感慨,却无语。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儿子大了,而且能耐非常,看看他小小年纪就置办下的这些产业,让李爸自觉已经不足以再教训儿子什么,但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又觉得儿子这么做不对,而且潜意识里,他也觉得儿子的工作室开业,却居然那么冷清,也不是什么好征兆,但偏偏,李谦却自信得很,自己说了也白说。

    对李爸来说,就俩字:郁闷!

    但就在这个时候,李爸正大口抽烟,李妈耳朵却灵,好像是突然听见有什么动静,就赶紧拍拍李爸的胳膊,疑惑地道:“好像楼下有人在喊?”

    李爸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那边齐洁已经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往楼梯口这边走过来,“好的,好的,哎呀,实在是没想到您会来,您稍等一下哈,我们马上下去!”

    挂了电话,她见李谦也已经跟了过来,就说:“你也一块儿下去吧,是华歌唱片,来了一位副总,就是跟我谈合同的那个,姓沈,对了,五行吾素好像也来了!”

    她话没说完,手机又突然响起来。

    “喂,哦……哎呦,谢总您好,是,是,是,对,对,对,哎呦,您都到楼下了?对,对,八楼,天哪,真的是没想到您会来,本来我们是……好的好的,您先上来,我去电梯口等您去……”

    接完了电话,她转身看着李谦,她跟李谦学的,也习惯性地耸了耸肩膀,“是谢铭远,据说渡边和一也来了!”

    李谦嘴角抽了抽。

    这个时候,正好廖辽她们也都已经走了过来,李爸李妈也无比关注地看着李谦,李谦只好无奈地说:“本来真的是想简简单单放挂炮仗就算了,不过,看起来他们是不准备让我安生??!”

    别人这个时候不好说什么,但李爸不怕,他当即便带着些兴奋地道:“有客人来?这是好事儿!怎么着,开业这个时候,你还不欢迎客人?赶紧赶紧,咱们都下去!”

    李爸的话刚说完,廖辽的手机又突然响起来。

    她掏出手机瞥了一眼,冲李谦一晃,“呶,老陈!”

    说罢,她笑着接通了手机,“嗯,陈总你好,是,我跟他在一块儿呢!???你怎么知道他今天开业?哈哈哈,好好好,那行,我下去接您老人家去呀?哦,那行,那行,二十分钟是吧?那我到楼梯口恭候着去,八楼啊,别按错了!”

    挂了电话,她笑得有些诡异,“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你李谦的工作室要开业了,还想肃肃静静的?可能么?”(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