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三十四章 他?
    对于李谦工作室的开业“典礼”来说,中间一个记者突然闯进来拍照的事情,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

    因为两个保安来得及时,他根本就没有拍到什么东西,就已经被强行请走。

    当然,李谦不知道的是,事实上这个记者已经拍到了一张他跟何润卿面对面交谈的照片,而且何润卿只有侧脸,他反倒是露了正面。

    虽然在当下来说,这张照片几乎是毫无新闻价值,甚至于,因为当时何润卿的经纪人也在两人身旁,并且被拍进去了大半边身子,而且两人的周边和后背,也有着许多人都同样站在那里、正在交谈,所以,即便是郑国昌想要把这张照片说成是约会啊、密议啊之类的,也几乎没有可能。但是,在若干年之后,它却成为了唯一一张记录了李谦工作室开业当天盛况的照片,并成为了媒体圈记录李谦艺术轨迹的。

    然后,满心不甘的郑国昌被两个保安请下了楼,工作室这边,一帮前来恭贺的人也先后选择了告辞——本来就是先来露个脸的,又见人家毫无准备,大家自然知趣。

    只不过谢铭远临走的时候说了句,“有时间了,给我电话,我们聊聊?!?,还倒罢了,关键是,第一次见面的渡边和一也一脸笑容的来了一句,“李谦君,再会!”

    这个话,别人,哪怕是谢铭远,也听不出什么,但李谦和齐洁却都是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另外一层意思。

    终于,人都走了,乱糟糟、闹哄哄的工作室也再次安静了下来。

    李谦回想着刚才见的这些人、聊的那些话,越咂摸越觉得味道不对。

    李爸李妈很高兴。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在这个圈子里的影响力和地位。虽然不声不响,似乎也一直都是在单干。但人家在没接到邀请的情况下还愿意主动跑过来给送来一声恭喜,这本身就是代表着人家对自己儿子的认可。

    廖辽、黄文娟和齐洁,也都很兴奋。

    因为道理很简单,虽然来人心态不一、目标不同,但开业嘛,人多了就热闹,热闹就显得有人气,有人气……好吧,虽然不一定就代表着工作室的前途会一帆风顺,但至少。是个好征兆不是?这就值得高兴一下了!

    但李谦,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他几乎是和每一个前来道贺的人握了手,也大多数都简单交谈了几句,而且毫不客气的说,今天来的这些人,虽然在各子公司的职位不同、身份地位也差距很大,上有谢铭远这个级别的圈内NO.1。下也有一些歌手的经纪人,和一些中型唱片公司的部门副经理,但这些人来了,基本上就代表着整个国内流行歌坛有实力的大唱片公司都到场了。

    大家都满脸笑容地说:“恭喜恭喜,开业大吉!”

    但大家也都同样满脸笑容地说:“谦少的工作室开业了啊,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合作?!?br />
    嗯,如果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独立音乐人、制作人。甚至于只是一个词曲作者。那么,这显然是好事儿。这代表着大概只要自己手里有东西,立刻就能引起好多家唱片公司竞买——简直是里子面子都齐了。

    但是,要知道,自己开的是一家工作室。

    工作室当然会接外面的活儿,包括卖歌、包括编曲、包括制作等等,但归根到底,李谦肯定还是要坚持走自己制作唱片的路子的。

    那么,这么多业界的著名唱片公司纷纷到场,代表的可就不单单只是生意了,还有压力。

    如果李谦工作室只做唱片制作的上游,那就是所有唱片公司都欢迎的最好的创作型工作室之一,而如果李谦工作室把手伸向音乐的中游环节,即制作,那么,大家就将成为一个锅里抢肉吃的同行了。

    同行,是冤家。

    王靖露自己颇有些神思不属,所以暂时没能发现李谦有什么不对,但是,始终把一大半心思都留在了李谦身上的齐洁,却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于是,当大家一起坐车到了吃饭的地方、准备庆祝一下,下了车上楼的功夫,齐洁就故意落后了两步,有些担心、又有些不解地小声问李谦:“怎么了?”

    李谦扭头冲她笑笑,洒然道:“没事儿!就有事儿,也不算事儿!”

    …… ……

    时隔几天再走进周嫫家里的时候,邹文槐脸上满满的都是兴奋之情。

    罕见的,周嫫居然在自己浇花,显然,她的心情应该也是不错。

    邹文槐进了门,吴妈先就跟他打招呼,他就笑呵呵地说:“吴妈,做午饭了没?我今儿可是来蹭饭的?!?br />
    吴妈闻言立刻就说:“那我多做几个菜,邹先生尽管留下吃饭!”

    邹文槐就笑呵呵地点点头,然后特意走过去瞧了瞧廊下那只小乌龟,这才转到周嫫身边来,笑眯眯地说:“怎么着?心情不错呀?”

    周嫫看都不看他,问:“谁又给你报价了?挺高?”

    邹文槐笑呵呵地道:“哪儿能??!这个圈子虽说大,庙也不少,可真正能容得下你这尊大佛的,也就那几个地儿!我今儿来呀,是有另外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周嫫继续浇花,还是不看他,只是道:“说?!?br />
    邹文槐笑呵呵地张嘴要说,看人家浇花浇的那么专注,就无奈地道:“我说,你先把你这个小壶放下行不行?待会儿我替你浇行不行?”

    周嫫闻言顿了顿,收起浇水壶,虽然还是继续拎在手里,但终归还是扭过头来看着他。

    俩人这一照脸儿,周嫫还好,邹文槐却是愣了一愣。

    然后,他看着周嫫。突然就又扭头看看吴妈。

    回过头来,他忍不住道:“看来你真是心情不错呀!这脸色、这笑模样儿……我说。遇见什么好事儿了?跟我说说?”

    周嫫就笑笑,小女孩一样歪了歪脑袋,说:“他来找我喝酒啦!”

    邹文槐眨了眨眼,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顿了顿,他眉头一皱,“你出去玩的时候送你回来的那位?他又来找你了?”

    周嫫听出他的口气不大对,但没往别处想,就只是点点头,一脸甜蜜的笑容,得意地道:“他酒量不小。我拉着他,非得不让他走,我俩一共喝了二斤,我多聪明啊,我灌他,自己少喝,结果他喝了估计能有一斤二三两!到最后他终于撑不住了。直接趴下啦!哈哈!你不知道,他睡觉那叫一个老实,我怎么摆置他他都不醒!”

    说到这里,她全然不管邹文槐的眉头已经越皱越厉害,还乐不可支地问吴妈,“是吧吴妈?”厨房那头,吴妈笑呵呵地应了一句什么。

    邹文槐沉着脸。但偏偏说不出什么来。

    人家周嫫已经离婚了。目前虽然就一个无职业的普通人,但是就凭过去那些年卖专辑挣的钱。再考虑到她这个过日子不费钱的活法儿,多了不好说,十几二十年的,还不至于缺钱花。而且还有的是大量的时间,所以,人家怎么就不能谈恋爱了?

    再说了,哪怕是两人合作多年,关系也很好,这种事儿,还是要有分寸的。一个经纪人,别的事情周嫫可以完全信任他,但是在自己的恋爱和婚姻上,显然,她是不需要、也不希望自己这个经纪人多嘴多舌的!——此前她要嫁给那个老头子做妾的时候,自己只是表示了强烈反对,俩人就差点儿闹崩,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而且,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压根儿就对复出毫无念想!什么谈恋爱啦之类的,与此相比,倒是显得没那么要紧了,大不了以后再慢慢劝她就是了。

    顿了顿,邹文槐勉强挤出点笑容,赶紧转话题,道:“还记得我跟你提过好多次的那个小才子么?就是那个接连把廖辽和五行吾素捧红的那个!”

    周嫫闻言收起笑容,睇了他一眼,淡淡地转过身去浇水。

    邹文槐见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谁不知道现在的周嫫最讨厌才子这两个字?

    于是,他咳嗽两声,强掩尴尬,道:“是这么回事!他的工作室今天开业了,我代表你去祝贺了,索尼那边的谢铭远谢总,还有渡边和一,都去了,圈子里去了不少人,哎,对了,刘明亮的经纪人也去了!还有何润卿,记得我跟你说过吧?她已经跟索尼解约了,最近半个多月都没怎么见她露过脸,可今天,她也去了!还有廖辽,五行吾素,李谦是她们的恩师嘛!对了,还有长生唱片的那几个男歌手,都去了……”

    周嫫浇花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

    然后,她缓缓地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邹文槐。

    邹文槐顿时眼前一亮,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让周嫫感兴趣的东西,当时就继续道:“是谢总介绍我们认识的,他一听说我是你的经纪人,很客气!你不知道,那是真客气!”

    “我跟你说,你别看这小子年龄不大,出道也才满打满算不过一年,可是人家在圈子里地位不低呀,你想,他一个小屁孩要开工作室,甚至都没发请柬,可谢铭远跟渡边和一居然一起过去给他捧场,对了,华歌那边也派过去一个副总,就姓沈的那个!你可想而知,他们该是多么看重了他!”

    “可就这样,我跟你说,我在一边看了老大一阵子,他对别人说话,虽然也客气,但跟对我的那个态度,是很不一样的!为什么?因为他自称是你的歌迷!”

    说到这里,他兴奋地挥舞着手臂,声音越来越大,“他自称是你的歌迷呀,嫫嫫!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我跟你说,我一提说希望他能给你写首歌,他立马就点头答应了,说如果将来有合适的作品,一定优先给你过目!”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兴奋地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过了片刻才终于冷静下来,却还是一副满脸通红的兴奋模样,挥舞着手臂,道:“他是什么人?他的作品意味着什么?我跟你说,你最近不关心这些事儿,但我可是始终关注着他呢!”

    “五首歌,他用五首歌就让廖辽成了新天后,然后,他亲自操刀做的第一张专辑,就把五行吾素给直接捧成了国内第一的女子组合!销量都卖疯了都!”

    “结果呢,华歌那边傻帽,嫌他分成要的太高,非得把他踢开,结果,他回过手来帮廖辽做了一张专辑,就是最近红到发紫的那张《涛声依旧》,顺手就把五行吾素给灭了!那可是五行吾素??!在上半年,她们可是比刘明亮都红的呀,那张《姐姐妹妹站起来》到现在估计卖了得有六百万张了!可是,一周!就一周的功夫,她们的新专辑看着正火爆呢,结果廖辽一出马,她们那销量,直接就让廖辽的《涛声依旧》给腰斩了!”

    说到这里,他兴奋地笑道:“你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到底是多强!我跟你说,就凭这张《涛声依旧》,廖辽很有可能冲破一千万张的销量!到那个时候,什么刘明亮,什么赵信夫,都得跪!到那个时候,廖辽就是国内歌坛的第一人哪!”

    他得意地了不得,甚至都有些摇头晃脑,好像那个一手把廖辽捧到现如今这种天下无敌状态的那个人是他一般,顿了顿,才有道:“而且最难得的是,他擅长的音乐种类多种多样,对于都市情歌、轻摇滚、摇滚,那都是能玩出花儿来的!现在,他自称是你的歌迷,而且很痛快的就答应了给你写歌!嫫嫫呀,我跟你说,现在就他的作品,圈子里那真是一首难求??!怎么样,关于复出的事儿,再考虑考虑?我可跟你说,有了他的作品在,就凭你的嗓子、你的唱功,咱们要是复出,指不定能把廖辽都给灭喽!”

    他激情无限、亢奋之极地说了半天,发现周嫫还是和刚才一样定定地看着自己,连眼神、连表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这才终于察觉到有点不对。

    顿了顿,忍不住问:“嫫嫫,你……怎么了?”

    ***

    今晚还会有一章!(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