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三十五章 复出
    周嫫闻言突然放下浇水壶,默默无言地快步走回房间,片刻之后,还没等邹文槐追进去,她已经拿了一个小本子出来,走到邹文槐面前打开,亮给他看。

    “是这个名字吗?”她问。

    邹文槐瞪大了眼睛看向那本子。

    那上面一共有四行字,字体干净端正,其中第一行清楚明白地写着——李谦,顺天电影学院摄影系96级一班。

    邹文槐瞬间愣住。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有些迟疑地道:“倒是听说过,他好像是考上了电影学院,但到底是不是学摄影……呃,这个,大概……大概没那么多重名的?”

    周嫫看着他,眼神明净而冰凉。

    片刻之后,她“啪”的一声合上小本子,定定地站着。

    但很快,邹文槐就兴奋起来,“我靠!这……这……嫫嫫,这小子就是你的那个他对吗?就是陪你喝酒、让你给灌醉的那个,对不对?”

    顿了顿,他不知不觉地就原地转了两个圈,一副兴奋地分不清南北东西的样子,大步跑到厨房门口,问:“吴妈,那小子是不是个头不矮?是不是得有一米八……一米八五左右?是不是晒得有点黑?是不是长得很帅气……但是……但是又好像挺威武的?是不是看上去很沉稳,一点儿都不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

    他噼里啪啦,一开口就是若干个问题啪啪啪的砸过去了。吴妈正切菜呢,愣怔怔地听他问了半天,到最后就是点了点头,“没错呀!就是你说的这样!”

    邹文槐兴奋地一击掌!

    然后。他握起拳头,兴奋地好像足球运动员拿到了冠军一样??茨茄?,恨不得高声大喊几声!

    片刻之后,他又跑回到愣愣发呆的周嫫面前,兴奋地问:“你们认识到现在,他肯定早就知道你是谁了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呀嫫嫫?”

    他伸手抓住周嫫的肩膀,用力地摇晃了几下,周嫫终于回过神来,但还是那副平平静静的目光呆呆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可是没关系了,邹文槐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哈!哈!哈!”

    他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

    “赶上了!赶上了!这回可真是赶上了!”他兴奋地握起拳头,在周嫫面前走来走去,“怪不得!怪不得呀!怪不得他一听说我是你的经纪人,当时就表现的很……很……怎么说呢,亲切!对,亲切!谁能想得到呢,不声不响的。你俩关系居然那么好!”

    说到这里,他兴奋地扭头看着周嫫,一副心痒难耐的模样,看那意思,如果对面的人不是周嫫,他恨不得连“你俩是不是上过床了”这种话都问得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说:“好!嫫嫫。什么叫命?什么叫运?这就是命。这就是运??!你看,你出去散散心转一圈。都能随随便便就遇见他,哎,遇见就遇见吧,你俩居然一下子就看对眼了,然后……然后关系就那么好!你想,你是歌手啊,他是金牌制作人,金牌音乐人……而且我跟你说,最妙的是,你俩认识、交好的时候,他知道你是谁,但你却不知道他是谁,所以,你想啊,这种情况下认识的,这感觉,肯定跟双方都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的认识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说到这里,他又转了两圈,转身冲着厨房,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想了想,又停下,自己嘟囔道:“不行,至少今天不行!人家开业嘛,那肯定得找个地儿庆祝一下!对,明天!”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着周嫫,一脸希冀,道:“嫫嫫,让吴妈多预备点好菜,你给李谦打个电话,约他明天过来喝酒,怎么样?明天周末,他应该是有空的!到时候我也过来,咱们就趁着喝酒的功夫,直接把让他给你写歌、帮你做专辑的事儿给定下来,成不成?”

    直到这个时候,邹文槐都发了一圈子疯了,周嫫似乎才刚刚开始慢慢地回过神来。她抬头看了邹文槐一眼,似乎是有些不理解邹文槐为什么会有那种疯狂般的兴奋,但似乎,她的眼神平平静静的,又对刚才在自己面前发生的这一切毫不在意。

    顿了顿,她扭头看向厨房,喊道:“吴妈!吴妈!”

    吴妈很快拎着菜刀走到门口,疑惑地问:“咋了小姐?”

    周嫫平静地道:“我不饿,不想吃饭了,中午你就做自己的那一份就好!”

    吴妈闻言愕然,邹文槐更是直接傻眼、愣在了当地。

    周嫫低下头,捏了捏自己手里的小本子,然后沉默地低着头迈步进了房间,随后,她转身,看了庭院中愕然而立的邹文槐一眼,眼神冷冷清清的。

    就在吴妈和邹文槐愕然不解的注视下,她收回目光,想了想,一手一边,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周嫫窝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她身前的茶几上放着几个纸箱子,箱子旁边乱七八糟的堆着很多张专辑CD。其中被单独挑出来的几张,都已经破开了塑封,印刷精美的歌词本就打开了扔在那里。

    房间内歌声悠扬。

    “不管时空多么转变,世界怎么改变,你的爱总在我心间,你是否明白……”

    廖辽那富有磁性的声音,慵懒中透着坚强与执着的独特唱腔,在房间里回荡、酝酿。

    “我想问问他知道吗我的心怀,不要让我在不安中试探徘徊,我要为你改变多少,才能让你留下来,我在希望中焦急等待,你就没有看出来……”

    一首,又一首。

    这些CD。都是此前邹文槐拿来的,每隔一段时间。他总会抱来一个小箱子。

    但是在此前,周嫫却从来都没有打开来听过这些歌,相比起国内这些歌手的作品,她更喜欢听的还是国外的一些东西。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国内做音乐的这些人,愿意在都市情歌这个方向上努力探索深耕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即便偶尔有那么一些歌手和她一样也都在做这一块儿、试图把这一块儿做起来,但实话说,真正能带给她启迪和营养。同时也让她自己感觉很享受很悦耳的同类作品,还是大多来自英语文化区——美国、英国,甚至就连讲法语的法国人做的都市情歌,也比国内的那些作品成熟多了。更不用提周嫫是个很迷歌剧的人。

    但是现在,她把那些积攒了足足好几年的CD和磁带全部翻了出来,找,把廖辽的、五行吾素的?;褂屑且渲凶尬幕痹岬焦暮稳笄涞哪且皇椎デ?,都找出来。

    然后,她从头开始听。

    五行吾素的《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虽然分量十足、虽然风格多样,但实话说,那五个女孩子的唱功在周嫫看来,实在是太渣了——平直、寡淡、无回味。

    所以。虽然那个歌、主要是李谦书名词曲作者的那八首歌。的确是相当的有质量,但周嫫还是只听了两遍。就换上了何润卿的《半壶纱》,然后,就是廖辽的第一张专辑《廖辽》。

    何润卿和廖辽的唱功,不容置疑。

    《执着》、《野花》、《干杯,朋友》这样的作品的优秀程度,不容置疑。

    周嫫一遍遍的听,听到后来,她自己甚至都已经记不清自己已经听了多少遍。

    当然,她始终在一边走神一边听。

    在听的中间,她到底走神了多长时间,也同样是连她自己都不得而知。

    突然的,她拿起茶几上的??仄?,一抬手,关了CD机。

    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

    隔着透明的玻璃窗子,能看到厨房那边有灯光传过来。

    手机就在身边,周嫫顺手摸起来就开始拨号——是那个最近这些天已经记到滚瓜烂熟的号码!

    但是,号码都没有拨完,她却又停下来。

    删除,删除,删除。

    手机丢开。

    她继续发呆。

    然后,扭头看一眼手机,她忍不住再次拿过来。

    手机就攥在手里,手指就在按键上方,但迟迟的,她的手指没有落下去。

    然后,又丢开。

    但几分钟之后,她又再次把手机拿起来。

    就这样,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

    终于,她深吸一口气,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把那十一位的电话号码全部按了出来,然后,手指就悬在了拨出键上。

    但最后……删除,删除,删除!

    手机丢开!

    她有些苦恼地双手抱头。

    不需要问谁,她已经能知道他就是他。

    她是想要给他打一个电话的。

    责怪也好,埋怨也好,欣喜也罢,高兴也罢,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电话,明明说什么都可以,她却偏偏打不出去!

    是因为隐瞒么?

    不是,显然不是!

    一直到那天之前,自己甚至都没有问过他的名字,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相比起那种叫人魂牵梦萦、心驰神迷的感觉来说,相比起两人之间那种心灵相通、呼吸共脉的感觉来说,他的姓名、他的电话,其实都并不重要,之所以需要这些,只是因为它们的后面隐藏着那个人,有了这些东西,可以让她更容易找到那个人——如此而已。

    所以,他是叫李谦,叫王谦,叫赵谦……不重要!

    所以,他是个摄影爱好者,他是个文学爱好者,他是个电影学院的大一新生,还是他是流行歌坛著名的金牌音乐人、金牌制作人……不重要!

    只要他是他,就足够了!

    难道,是因为所谓“才子”么?

    不是,显然也不是。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对他亲口说过,“你例外!”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才华,自己有可能会和一个一眼看去就比自己小了至少好几岁的大男孩心灵相通么?能沟通心灵的,不是才华是什么?

    尽管当自己听到他的那首《姐姐》的时候,当自己看到《笑傲江湖》和《天龙八部》那两个电影剧本的时候,当自己看到他那一笔烂画的时候,还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一个会写歌的人……但才华,就是才华。

    才华,从来都不是罪过。

    更何况,她知道,自己爱他的才华。

    自己爱《姐姐》,爱《笑傲江湖》,爱《天龙八部》,爱那饱于思想却困于技拙的一笔烂画。

    但是,不对劲,不对劲,就是不对劲。

    似乎是在突然之间,当某个消息传来,当他突然摇身一变,突然成为了那个业内著名的音乐人,甚至让邹文槐都因为能帮自己从他那里拿到作品而兴奋不已的时候,那种感觉,那种让她心心念念、善祈善祷的感觉,突然就不对了。

    说不清,道不明。

    窗外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又一次,她拿起手机,定定地看着黑暗中的荧光的按键。

    手指伸出来。

    她想:我总要听听他会怎么说的,不是吗?

    他是那么的聪明,那么的懂我,或许只需要他简单几句话,那种感觉就又对了呢?

    但是,手指悬在按键上方,迟迟没有落下。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

    周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居然是他的名字。

    几乎下意识地就要伸手接通,但她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硬生生刹住了车。

    片刻之后,她突然伸手按下了拒接键。

    然后,她想了想,开始拨号。

    电话很快接通,但铃声响了没几声,房门就被突然推开了。

    周嫫扭头看过去,借着厨房里传来的亮光,她能看清,那是自己的经纪人邹文槐,和保姆吴妈。

    在光亮中的黑影里,邹文槐的声音响起来,“嫫嫫,你没事儿吧?你快吓死我了!”

    黑暗中,周嫫的眼睛亮晶晶的。

    她平静地看着邹文槐,平静地道:“你是知道我的要求的,对吧?”

    邹文槐“呃”了一声,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他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那当然呀,咱们合作了多少年了!”

    周嫫闻言又继续用那种无比平静的声音说:“那你帮我选一家公司吧,我想继续唱歌!”

    邹文槐吃惊地张开了嘴巴。

    但片刻之后,周嫫却又继续道:“我只有一点要求,我不要李谦的歌!也不要他给我做专辑!”

    ***

    嗯,最近的状态真的是不太好。没有怎么认真的写过书,这是第一次连续写作几个月,而且每天都写,实话说,这种感觉,压力有点大,我很不适应。不过,我一直都在积极努力地调整自己的状态,包括身体状态,也包括精神状态,我相信,我很快就会找到这种连续码字所需要的节奏的,包括身体上,也包括精神上。

    另外,还没仔细算,但粗略估计,十月份写了大概能有十八九万字,不到二十万字,相比起九月份的二十三万,嗯,自己有点羞愧,但马上就十一月了,刀还是想求一下十一月的保底月票,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

    最后,明天我会争取继续双更的。

    鞠躬,致歉,致谢,求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