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一章 转型从来不易
    听着听着,李谦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最开始是客套,说的再近乎、再掏心窝子,什么面子呀、什么理由啊、什么借口啊之类的,也都是客气的推拒之词,但是,当何润卿真的就那么简单的把她的想法都说出来了,要是再玩客套,那就不是拒绝的事儿了,那根本就是瞧不起人。

    而何润卿,无论是她的实力,还是她的地位,最主要的是她表露出来的诚意,都让李谦知道,这一回,自己必须要好好的认真对待了。

    其实他很明白何润卿想要什么,所以他知道,对方说的都是实话。

    而且,坦白说,她所说的那些东西,也真的是挺让李谦心动。

    新人约,当然不可能给,尽管对方无比真诚,但要是李谦工作室真的用新人约把何润卿签下来,那圈子里肯定会地震的,到那个时候,李谦工作室的树敌会更多,大家对工作室的妒恨,也会更加的叫人招架不来。

    但事实上,即便是不签新人约,即便是签一个对双方来说都算公平的合约,对李谦工作室来说,仍然代表着极大的收获。

    首先当然是何润卿这个人。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如此,哪怕是再小的行当,要做到最顶尖那一级,都是无比困难的,实力、天赋、努力、运气,缺一不可。

    何润卿在国内歌坛红了十年,毫无疑问,天时地利人和,她一样都不缺。论嗓音、论唱功、论现场、论号召力、论形象,尽管开始走下坡路。但她还是跟廖辽一个级数的天后。眼下的她,只是开始有些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了而已。但她的这块金字招牌,仍然是无价的。

    其次是,如她所说,她的加盟,真的是会给工作室带来很直接的收入的增加,因为她的勤奋,在整个国内歌坛,那真的是有口皆碑。

    她出道十年,也红了十年,几乎在每一年。她都不是最红的那一个,前有甄贞,中间有周嫫,最近两年又有廖辽,都是能够在专辑销量上与她抗衡、甚至稳稳压住她的,但要是真说收入,同样红了十年的甄贞。外加红过四五年的周嫫,再加上最近刚红起来一年多的廖辽,三个人加一起,也没她自己挣得多?;蛐?,只有一直都在低调挣钱、狂刷影视金曲的冯飞飞,才能勉强的跟她比一比,但也肯定不如她。

    而且。别看她现在专辑销量有限了。要说接商演,她的价码照样不低。而且愿意邀请她的商演公司和单位,也绝不会比廖辽少——这就是十年天后的地位!

    五行吾素爆红了,商演价格可能一夜之间飙升到大家都可望而不可即的水准,但一张专辑扑了,她们的价码立刻就掉下来,甚至哪怕是掉下来之后的价码,演出商在邀请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但何润卿这个级别的,就完全不会如此,即便是某张专辑扑了,她的商演价格也仍然是居高不下——哪怕是为了某种情怀,愿意现场听何润卿唱歌的人,都大有人在。这种纯粹靠时间积累出来的市场号召力,绝对不是五行吾素或者廖辽这样刚出头一两年的爆红新人或新晋天后,所能比拟的。

    关键的是,她足够勤奋,走红十年,她发了十几张专辑,一年合算一张还多,多发专辑,自然代表着巨大的工作量,但是,在如此大的工作量的基础上,她每年居然还能抽出大量的时间来,每年都去跑高达四五十场的商演!

    她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所谓“休息”是怎么回事,她似乎从来都不会疲累。

    那么,很显然,艺人的每一份收入,签约公司和工作室,都是会有分成的,她的收入越高,签约公司的分成就会越多。

    要真是认真的算一下的话,廖辽就算专辑卖到一千万张,她所带来的收入,都未必比得上何润卿的专辑卖个两三百万张!

    那么,如果何润卿的专辑也能卖个五六百万张,甚至更多呢?

    她将会成为一座巨大的金矿!

    只是……不容易??!

    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何润卿式的甜歌,真的是逐渐式微了,所以,她要是继续发甜歌,一张专辑卖个一百两百万张的,然后跑跑商演,再继续挣几年钱,那当然是毫无问题,但是,要想让她的专辑卖到五百万张,就很难了。

    必须要转型!

    但转型……从来都是无比艰难的!

    尤其是像何润卿这样,她已经几乎成为整个国内歌坛的招牌式人物,她的嗓音、她的形象,早就已经固定化了——这样一来的好处就是,她的受众相当稳定,她的商演价位始终不掉,但坏处就是,她想转型,比其他歌手要更加的难了无数倍。

    尽管李谦手里握着海量的资源,尽管他能在拿出无数优秀作品的同时,还能去借鉴和参考曾经的那个时空很多歌手所走出的或成功或失败的例子,可是,如果要让他为何润卿做一张转型的专辑,他却仍然是毫无把握。

    而一旦转型失败,她这辈子就真的是只能继续吃甜歌这碗饭,直到彻底退休了,以她今年三十岁的年龄来说,黄金期顶多还有十年,再考虑到她的号召力本就已经是一个下降的曲线,很显然,她是绝对没有第二次转型的机会的。

    李谦伸手捉着下巴,不断地婆娑。

    何润卿说完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她已经说了,她想继续红下去,那么,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她就是要转型!

    为什么连一年的时间都等不得,非要自己掏钱买断合约,甚至不惜跟索尼闹那么僵?因为她自己很明白,她已经三十岁了,接下来的每一年。对她来说,都是职业生涯在倒计时。

    为什么宁可选择新人约也要来李谦工作室?她也说明白了。目前国内歌坛,她认为最有希望、也最有可能帮自己成功转型的,就只有一个李谦。

    当今歌坛有公认最热的三大版块,那就是青春快歌、都市情歌,和中国风。而这三种风格的第一个推出者,这三种风格的市场引领者,以及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人,都是李谦。

    所以,李谦所说的什么不擅长做甜歌的说法,自然就不攻而破。

    片刻之后。李谦抬头看着她,眉头紧锁,问:“你想好了?真要签过来?”

    何润卿点点头,“想好了。早就想好了,我只是在等你的工作室开业而已,不然早来了?!?br />
    李谦搓搓下巴,继续愁眉紧锁?!耙??”

    何润卿又点点头,语气坚定地说:“要转型!”

    李谦长出一口气,让自己瘫进沙发里,闭上眼睛,不断地伸手揉着太阳穴。

    要,还是不要?

    嗯,坦白讲。哪怕是同样的那些歌。选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合适的新人来打造,对于李谦来说。对于市场的接受度来说,肯定要更偏容易一些,一张白纸好作画嘛!而要用同样的这些歌把何润卿再捧上去,帮她成功转型,那难度就要立刻大了无数倍!

    要知道,对于一个歌手来说,十年的时间,固化的可不只是她的外在形象和歌路,固化的同时还包括她的发音、她的唱腔、她的气息,她的一切一切的唱歌习惯……要改变这些,其难度丝毫都不比改变她的市场形象低多少!

    但是,嗯,这样的确是更有挑战性了一些。

    无论是从热爱音乐、挑战难度的角度去考虑,还是从挣钱的角度去考虑,都是签她没商量;但是,无论是从对她本人负责的角度去考虑,还是从顾忌到工作室的发展路线、顾忌到自己这个金牌推手的含金量去考虑,又似乎真的是应该慎重一些,拒绝她没商量!

    这一刻,即便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何润卿,一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李谦,在等待着他的思考结果,一边却是忍不住手心里开始沁出潮汗来!

    多少年之后,她居然又再次体会到了那种期待混杂着忐忑与担心的感觉。

    她真的是有点紧张!

    要知道,自从她真正的大红大紫以来,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够给她带来这样的感觉了。而现在,对面坐着的这个年轻人,他接下来的话,却将很有可能决定自己职业生涯后十年的走向,这让她怎能不紧张?

    过了大概有两三分钟,也或许是七八分钟,谁知道呢,没人关心这个,何润卿只是注意到,李谦突然睁开了眼睛,而且,他的眼睛似乎是突然就亮了起来。

    何润卿瞬间正襟危坐,紧张地甚至刻意屏住呼吸。

    李谦也离开沙发靠背,坐直了身体,一脸正色地看着她,道:“我还是决定……”

    这五个字一出来,何润卿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

    还是!

    何润卿微微抿起嘴唇,手掌狠狠地攥成拳头,脸色有些惨白。

    接下来的话,似乎让李谦也有些难以启齿,所以,他无意识地做了两个手势,然后道:“是这样的润卿姐,我知道你想转型,但是,你的嗓音、你的这么多年的唱歌习惯,都决定了,你基本上没法转型??!我别的不说,你能唱别的吗?”

    何润卿本来就正在激动中,委屈、不解,甚至有一丝恼羞成怒……李谦这话一说,直接挑起了她的怒火,尽管多年与人打交道的经验,让她还是控制住没有当场暴走,但她说出话来,还是忍不住带了一些口气,“我为什么唱不了别的?我是唱山歌出身的,小时候就在大山里对歌,我之所以会去唱甜歌,是因为当时发掘我的那个制作人告诉我,说我唱甜歌能红,而我听他的,也真的唱红了,所以我才继续唱甜歌,但不代表我就唱不了别的!”

    面对急中带怒的何润卿,李谦的脸上最开始几乎没有表情,然后,一丝浅笑不知不觉露出来,看在何润卿眼中,顿时就有了些“不屑”的意味,于是,她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越发的有些着急、有些愤怒。

    而这个时候,李谦的手指无意识地在腿上敲了几下,然后说:“那你的意思是,你什么歌都能唱?”

    何润卿愣了一下,多年的人生阅历让她迅速反应过来,当即道:“我没说我什么歌都能唱,但是至少,中国风和都市情歌,我绝对没问题!”

    李谦闻言,缓缓地点点头,长长地“哦”了一声,然后道:“那要这么说的话,你觉得,只要我给你写几首中国风和都市情歌,你就可以轻松地完成转型了呗?”

    何润卿闻言愕然。

    她当然知道转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然的话,哪怕是继续待在索尼,只要价钱砸得足足的,她照样可以从李谦这里拿到歌,毕竟,李谦连工作室都开了,就是一副开门做生意的架子,有生意,自然要做,区别只是价钱高低的关系罢了。

    但有了上张专辑《苦竹》的转型失败,她当然已经知道,光是那样,显然不行!

    至少是不足以让她转型。

    所以,就目前来看,如果想要成功的完成转型,她需要李谦拿出百分之百的才华和心力,来帮她至少全程监控和制作一张专辑。

    然后,她似乎是突然就明白了李谦一直都不肯签下自己的原因了。

    那就是:连他也没把握!

    也或者是:做这样的一张专辑,对于李谦来说,太累了!风险也太大了!

    顿了顿,她不由得低下头去,但很快,她就又抬起头来,目光坚定之极地道:“签下我,你负责给我写歌、做专辑,那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让我怎么唱,我就怎么唱!而且,你放心,就算是失败了,我也不怪你,我照样会继续帮你挣钱!”

    李谦看着她,目带讶然,“可以吗?”

    何润卿点点头,“当然!”

    许久,李谦点点头,“这样哈……中国风哈?”说话间,他想了想,突然起身,打开门冲外面喊,“谁能给我拿一支笔和几张空白乐谱?”

    ***

    这个月的月票榜,真的是强手如林??!刀如今被挤得快掉出前五十名啦,再求几张月票火线支持!

    嗯,为了表示诚意,今晚会再来一章!(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