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四章 李谦发火!
    或许在别的唱片公司看来,何润卿都主动愿意加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那还不是一拍即合的好事儿?如果他们会听说到何润卿在李谦工作室这边受到的待遇,估计会恨得牙根儿都痒痒,但偏偏,在见识到李谦信手挥洒的一首《娘子》之后,何润卿心里原本的那一点被拒绝了一次的怨气,也是瞬间消散无踪。

    事实再一次证明,她的选择、她的决定,无比正确!

    就她所知,目前的国内歌坛,只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在乡谣、民谣、摇滚、情歌、中国风、说唱等各种迥然不同的音乐风格中自在遨游!

    也就只有这样一个人,才有可能帮她完成一次华丽的转身——尽管一直到现在,连她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转型、要转到什么方向上去。

    但是,相信他就够了,不是吗?

    这一刻,当她突然听到李谦说出“签下你”三个人,不由得就有了片刻的失神,然后,当她回过神来,不由得抬手捂住嘴巴。

    片刻之后,她才大步走过去,伸出手来,无比诚恳地道:“谦少,谢谢你?!?br />
    李谦也站起身来,笑着跟她握了握手,却是道:“这有什么好谢的,是你的态度打动了我,再说了,签下你主要是因为你的确很勤奋、很能为我挣钱??!”

    说话间,他一摊手,“你看看,这么大一块儿地方,从买下来,到装修,已经是一两千万砸进去了,我还欠着银行的贷款。而且接下来还要陆陆续续烧上几千万这里才能最终成型,这都需要钱啊。廖辽那么懒,我指望不上,就只好靠你喽!”

    虽然明知道李谦是在开玩笑,但何润卿还是很认真地点点头,“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咱们马上就可以签合约,签了合约我就出去给你跑商演去,先帮你把贷款还上再说!”

    李谦闻言哈哈一笑,摆手道:“钱要挣。但没那么着急!”

    顿了顿,他一伸手,示意两个人到休息区去坐一下,然后两人到休息区的沙发上相对坐下,李谦才道:“你现在就算是出去跑商演,又能挣几个钱?辛辛苦苦跑一趟,来回两三天。也就是五六十万的价码,这个速度挣钱,太慢了!咱不着急,??!你现在呢,就是调整自己,回头我给你开个单子,你多多听自己风格以外的一些作品。尤其是咱们国内的民歌。和国外的一些爵士、乡村,嗯。尤其是灵魂乐!找一找感觉,回头我要先把五行吾素的新专辑给她们做出来,然后就是你和廖辽,好吧?”

    说话间,他又笑笑,开玩笑地说道:“至于说挣钱,等你新专辑火了,价码上去了,你放心,我肯定把你和廖辽都赶出去给我出苦力去!到时候你们想不去都不行,我现在可不只是音乐人了,我还是资本家!资本,从来都是万恶的!”

    何润卿附和地笑笑,但还是关注地道:“听民歌?你的意思是……让我转型唱民歌?”

    她的语气里,有着浓浓的不解。

    李谦笑笑,伸出手,做了一个平复心境的下压动作,笑道:“别紧张,你现在整个人、整个状态,都是绷着的,你知道吗?我知道,转型对你来说,不但需要很大的决心和气魄,还需要很大的胆量,因为那需要做的几乎就是否定过去的那个自己,而且还是那个无比成功的自己,而且实话说,即便是我来帮你做,也没有什么绝对的把握,转型失败的风险,也还是很大的!所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顿了顿,他翘起二郎腿,一副很轻松的模样,笑着继续道:“你现在需要做的,第一,就是放松自己,把你过去绷紧了十年的那根弦,松一松!弦子太紧了,是容易断的!”

    “所以,咱们马上就可以签合约,但是,我不要你接商演,不要你帮我挣钱,也不要你来练什么歌,都不需要,我只需要你出去旅旅游、转一转,包括你可以回老家一趟,去住一段时间,你老家是在湖南大山里头,对吧?回去住一段时间,放松一下心情!”

    “然后,才是第二点,像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咱们国内的民歌啊,国外的灵魂乐,多听一听,多去揣摩一下他们的唱法,目的呢,就是把你从过去的甜歌的那个思路里抽出来!哦,对了,摇滚也要听!你不能把自己关在笼子里,你自己把自己关在笼子里,那我要把你拽出来、帮你转型,就实在是太难太累了!你得自己先出来!”

    何润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问:“那我接下来要走的,大概是什么路子,你心里能多少有点思路不?”

    李谦呵呵地笑起来,拿一根手指敲敲自己的脑袋,笑着说:“别担心,都在这里,但是呢,现在我就是不告诉你!”

    何润卿闻言愕然。

    不管是以前通过电话的几次联系,还是最近的两次见面,李谦给她的感觉都是成熟、沉稳,以至于让人都可以直接忽略他的年龄问题了,但是偏偏在这一刻,他居然露出一抹调皮的孩子气,顿时就让何润卿有些无语。

    现在的她,对于自己的未来、对于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当然是无比迷茫的,甚至是非??嗄盏?,所以,连她自己都察觉到了,她最近做的很多事情,都显得特别的急躁、特别的没耐性,但偏偏,这个时候李谦跟她耍这么个调皮劲儿,她居然无可奈何。

    好吧,至少他看起来很轻松,那么,对于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的问题,或许他已经是胸有成竹了?——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而这个时候,李谦见她一副无语的样子,又笑了笑,恢复他一如既往的沉稳。安抚道:“真的,润卿姐。相信我,把那些让你苦恼了很久的一些问题,都抛开吧,交给我就好,你就负责放松自己,去离开过去,去回归到现实的生活,接下来的一切,我来负责!好不好?”

    终于,何润卿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她说。

    …… ……

    李谦工作室只是草创期。实话说,工作室里除了一个李谦,别的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艺人的合约,都是此前李金龙参考着廖辽从长生唱片掏出来的几份各层次的合同样本,又联系和咨询了不少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音乐圈的朋友,这才最终拟定出来的。

    合同分A、B、C、D四个档次。为廖辽预留的,当然是最高等级的D级合约,合约对艺人的管理和要求,相比起ABC三个档次来说,要宽泛了许多,而且在艺人的全部收入中,工作室的抽成也已经降到了最低。

    那么。何润卿要签。自然也是D档。李谦不可能因为说她自己要求签新人约,就真的拿新人约把她签下来。那还不只是受人妒恨的问题。一来时日长久,过了这段低潮期,何润卿心里也不会舒服,二来李谦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人家是大腕。

    但是签了D档,就完全没问题了。

    四年,至少三张专辑,按照销量的不等,歌手最高可以从专辑的销售中拿到12%的分成,而除此之外,艺人的一切商演、代言等其他收入,一律交由工作室负责接洽和统一管理,即便是艺人自己的经纪人联系到了业务,也必须报工作室批准才能签约,否则就属于违约,而工作室将对艺人的这一块儿收入,抽成30%。

    除此之外,像什么工作室负责形象包装和推广啊,工作室要负责为艺人安排一名助理并全额支付助理的工资啊之类的,自然也都是题中应有之意了。

    这样的一份合约,当然比原来何润卿在索尼的合约还要差一点,但是在业界,也绝对是顶级明星的待遇了,尤其是工作室只要30%的抽成,就更是绝对的良心价!

    所以,哪怕是以后何润卿又大红大紫起来,对于眼下签的这张合约,她也绝对不会有心里不舒服的感觉——事实上,她在索尼的合约之所以签的好像比李谦工作室的最高档合约还要好,主要是因为她在索尼呆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也为索尼转到了很多钱了,这才在与唱片公司的对话中,占据了一定的话语权,为自己争取到了更好的待遇。

    但是在李谦工作室,对不住,她还没有过那个等级的贡献。

    而事实上,哪怕是红到了廖辽这个档次,她合约期满之后来到工作室,也就是这个档次的合约,廖辽如果不来工作室,去了别的唱片公司,她能争取到的,也是这个档次。

    两人回到齐洁的办公室,李谦问她要了两份打印好的D档艺人合约,拿给何润卿看,结果何润卿看都没看,直接从自己包里掏出一根钢笔,刷刷刷就把两份合约都签上了字。

    亲眼看着何润卿签了字,知道两人应该是谈妥了,李谦是真的点头了,齐洁表现得有些兴奋,李谦看了无奈撇嘴的事儿,她却是想都没想,接过合约来就刷刷刷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另外一份递回给何润卿,笑着伸出手去,“润卿姐,欢迎你!”

    何润卿笑着跟她握手,然后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合约收到自己的包里。

    嗯,然后,何润卿签入李谦工作室的事儿,这就算是正式完成了!

    没有巨额的签约金,没有新闻发布会,甚至在现场见证了这一刻的,也只有李谦自己。

    而且,在此前不管是李谦还是齐洁,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李谦工作室开业之后签进来的第一个歌手,居然是何润卿!

    …… ……

    签完了字,双方约定明天就让何润卿的经纪人刘梅过来一趟,确认安排给何润卿的专属休息室、专属练习室等等这些琐碎事情,然后何润卿就告辞了离开。

    李谦没动弹,齐洁则是亲自把她送到了门口,看着她上了电梯,这才转身回来。

    进了办公室。她忍不住兴奋地道:“何润卿啊,咱们居然签下何润卿了!你不是不同意?为什么又同意了?对了。要不要告诉大家一下,让大家都跟着高兴高兴?”

    李谦笑笑,摇摇头,只是淡淡地道:“你给段玉国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下?!?br />
    说完了,他就沉着脸走到待客区的沙发上坐下,闭上了眼睛。

    一脸疲惫。

    齐洁闻言,有些懵。

    但是以她的聪明,很快就察觉到,似乎是有了什么不对的情况。

    于是。刚才还很是雀跃不已的她,马上就冷静下来,答应了一声,走过去拿起电话,拨了个内部号码,通知段玉国过来一下。

    不到一分钟,段玉国就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来。

    门关上。

    李谦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脸郑重。

    段玉国走进来,前几步脚步轻快,但很快,他就发现李谦和齐洁的脸色似乎不大对,脚步顿时就沉滞下来,说话的声音也带了几分小心翼翼,“李总好。齐总好?!?br />
    李谦坐在沙发上??醋潘?,又扭头看看齐洁。声音低沉地道:“我很相信你们,所以,工作室都开业那么久了,我就来过一两趟,这次要不是润卿姐非得等我,我估计还要过一段时间才会过来。所以,工作室目前的一切运转、一切事情,都是你们两个在拿主意、在处理,我从来都没有过问、没有干涉过,连外面那些工作人员,都是你们两个负责面试、招聘进来的!可是……我把工作室交给了你们,就是让你们放羊的吗?”

    说到这里,李谦突然站起身来,吓了齐洁一大跳。

    而此时,李谦的声音开始转向凶悍,“是,目前工作室的确是没有什么业务,但花钱招来的人,就让他们那么闲着?连最基本的工作岗位都呆不住,聚到一起闲聊?财务没有财务室?会计没有会计室?前台不需要站到服务台去吗?”

    “招聘了两个文员,目前没有业务,但是不是需要熟悉业务?没有业务,是不是可以让他们把咱们拿到手的过去这些年的东观书店啊、唱片工业协会的那些专辑销量纪录分析一下?按照歌手,按照公司的不同,分析出一些报表来?是不是可以通过这些报表,来分析一下接下来国内歌坛的流行风向?”

    “再不然,提出一些命题,让他们做一做对工作室接下来业务方向的分析和建议,可不可以?你们都知道,尤其是你,齐总,你更是知道,咱们的工作室将来是肯定要考虑接一些影视配乐方面的工作的,那么,关于目前国内影视配乐这一块儿的市场是怎么样的?”

    “都是哪些单位有需求?那么这些单子又最终被哪家公司接过去了?这些东西,有些是通过资料可以很简单就查到的,还有一些甚至是需要逐个影视公司去联系、去接触、去调查的,那么,这些市场调查、市场分析,难道不是应该提前做起来的吗?”

    说到这里,李谦转向段玉国,主要看着他,“老段,齐总是新手,还不太熟悉一家公司该怎么去管理,或许就算是懂了,她没经验,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但你是有经验的,你呆过那么多家公司了!怎么,看着外面的那副情况,你就没觉得有点不对?你在别的公司上班的时候,见到的也是大家上班时间聚到一起闲聊天吗?”

    段玉国闻言羞惭无语,深深地低下头去。

    他倒是想反驳,可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李谦所说的工作室目前的现状,都是真的,而事实上,作为内勤部经理,尤其还是目前工作室内唯一的一个中层管理人员,这简直就是他的直接责任,让他欲辩也是无言。

    而齐洁,这个时候就更是已经彻底懵了。

    实话说,她认识李谦已经三年多了,从高一到高二,还担任了他前后两年的国文教师,只要是学期内,几乎是天天见。而最近这半年多的时间,在成为了他的经纪人之后,彼此的接触或许并不算多,但是接触的内容却是越来越深入的。

    但是,这却是她第一次见到李谦发火的样子!

    以前的李谦,要么调皮捣蛋,要么成熟沉稳,要么也是一副胸有成竹、云淡风轻的大师范儿,总之,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不急不躁。只有偶尔的那么片刻,比如说当时在宾馆的房间里,当他对自己和廖辽说出要狙击五行吾素的时候,才会偶尔显露峥嵘,可即便是那样,他仍然是不徐不疾的,丝毫都不叫人感觉到什么压力。

    但是现在,齐洁却突然发现,此前他那样,只是因为他没有遇到需要让他发火的事情罢了!而一旦当有些事情触怒了他,他发起火来的样子,真的很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

    很吓人!

    这个时候,见李谦似乎告一段落,段玉国首先说:“对不起,李总,是我做的不对,我辜负了你的信任,接下来……”

    李谦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当然,同时让齐洁也只能把话憋回去。

    然后,他虽然依旧沉着脸,声音却柔和了许多,只是缓缓地道:“像什么纪律性啊,一开始要打好底子,以后做大了才好管理啊之类的,我就不废话了,你们肯定都比我懂得多!我只要求两点:第一,何润卿签约的事情,包括此前何润卿先后到公司来了两趟的事情,下封口令,工作室内的任何人,都不得对外人提起这些事情,哪怕是家人、好友!否则,按照当初合同里签的保密协议,直接开除!尤其是何润卿签约这件事,虽然她的经纪人明天回过来,我们根本无法对内保密,但对外,口径要一致!就说何润卿是找我联系邀歌!”

    顿了顿,等两个人都反应了一下,他才有继续道:“第二,我没什么好说,我还是继续交给你们!整顿吧!目前这股风气,一定要给我狠狠地刹??!”

    ***

    今儿只有这一章了!

    月票榜危急依旧,再向诸位求几张月票支援!

    昨晚写到一点多,今天一天都眼睛通红,俺要滚去睡觉了,拜托诸位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