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八章 震撼,压力
    时间是当天下午,地点是华歌唱片的总经理办公室。

    待客区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

    总经理黄达仲,音乐总监杜晓明,制作部副经理孙学铭。

    杜晓明手里捧着一个文件夹,神情严肃,目光专注。

    黄达仲坐在他的侧对,时不时低头沉思片刻,然后就又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似乎是在等着他随时开口说话。

    但是他偏偏又不愿意开口打扰,只能一边焦急不已,一边继续耐心地等着。

    而孙学铭则坐在沙发卡座的末端,神态严肃,正襟危坐。

    就是这样的状态,他们三个人已经就这样枯坐了超过四十分钟。

    自从孙学铭把歌本带回来,黄达仲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把正准备出门度个假的杜晓明给紧急叫了回来,然后,杜晓明拿到歌本之后,就保持了这个姿势,他唯一的动作,就只剩下翻页、往回翻、往前翻、再往回翻。

    偶尔的,他的手指会在纸面上灵敏地敲上一阵子,暗含着某种节奏。

    一共六首歌,他一首一首的看,一遍一遍的看。

    十月末,天色已经黑得挺早了。

    外面走廊里开始响起员工们走动的声音,显然是下班时间到了,大家都要下班回家了,但黄达仲却依然不催促,只是亲自起身为杜晓明开了灯。

    过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秘书悄悄地打开一道门缝,看见里头两位大佬都端坐在沙发上,有点愣,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其实他只是想问一下自己是不是可以下班了而已,但是。老大们都还没走,借他个胆子也不敢问出来。

    终于,杜晓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他抬起头来,看着黄达仲,手指无意识地在文件夹上敲着,似乎是想说话,但一扭头看到孙学铭,他却忍不住问:“老孙,你怎么看?”

    孙学铭挺直了脊背,道:“业界顶级!”

    杜晓明点点头。把文件夹合上,拿在手里晃了晃,冲黄达仲说:“就我来看,这张专辑,他的确是没打算糊弄咱们,这六首歌的水准,都是顶级的!坦白说。就算是后面四首歌他准备随便找四首差不多的作品来凑数,这张专辑,也大差不离了,够了!”

    黄达仲闻言露出笑容,一副终于松了口气的样子,笑道:“好啊,这就好!呵呵。你们俩的眼光我还是信得过的!你们俩都说好。那就证明没错了!”

    杜晓明点点头,突然又扭头看着孙学铭。问:“老孙,你最看好哪首歌?”

    孙学铭略沉吟片刻,缓缓道:“要说市场反应,我觉得那两首青春快歌,《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和《爱》,都是绝对能打榜的作品,《中华民谣》也是延续了《冰糖葫芦》的大思路,很符合现在市场对中国风的需要,也绝对是首好歌!打榜,没问题!但是在我看来,要真说长久的影响力,我觉得还得说是《最好的未来》?!?br />
    杜晓明闻言点点头,又下意识地翻开手中的文件夹,都没用找,拿手一捻,就准确地找到了《最好的未来》所在的地方,一下子掀开,他又忍不住盯着这首歌,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应该说,好的音乐,碰上好的音乐人,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是外行人所永远无法领会的,那种感觉,那种瞬间带来的灵魂的冲击与震荡,足以让一个人为之痴迷和癫狂。

    还好的是,不管是孙学铭还是杜晓明,他们都是业界混迹多年的大牌制作人,见过的经典作品委实不少,并不是那些只知道写歌的纯粹音乐人,所以,他们的抗冲击能力,要强大了不少,不至于在看到一首好作品的时候立刻失态。

    而且,和孙学铭此前在李谦工作室按照顺序看这本歌本时的反应差不多,杜晓明也是从《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和《哎咿呀》这样的青春快歌看起,坦白说,看完前面几首,尤其是看到《祝你平安》之后,他们已经把此前对这张专辑的担心完全收起了,剩下的只是震惊与赞叹,以及那已经被一首首的好作品给无限拔高了的期待感。

    然而,不管是此前的孙学铭,还是后来的杜晓明,他们尽管已经是带着极高的期待来往后翻看了,但是,当他们看到《最好的未来》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感受到了那种心灵上的巨大震撼,以及那颗音乐之心的极大的惊喜!

    抛开外在的一切来说,能够成为国内最顶尖的唱片公司的音乐总监和制作部经理,就足以说明了他们都是国内最最顶尖的一批音乐人了。那么,不管针对商业纠纷,他们会有怎么样的心机与争斗,在面对音乐、面对一首好的音乐作品的时候,他们的心还是无比公正的,不至于被外在的一些斗争给蒙蔽了眼睛。

    “每种色彩,都应该盛开,别让阳光背后,只剩下黑白,每一个人,都有权利期待,爱放在手心,跟我来……”

    歌词简单、质朴、干净、纯粹。

    傻到近乎呓语。

    却又干净到像是孩子们纯真的眼睛。

    这是纯粹的祈望。

    而且,这是人类自身所发出的对人类自身的祈望。

    简单来说,这是一首大歌!

    但偏偏,它的曲调并不激昂,平缓,优雅,似乎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坐在你面前,很平静的、面带微笑的在向你诉说他对人类、对我们自身的一种期许。

    如果真的在街头见到这样的一个人,在刚刚听到他的言论的时候,很多人或许会下意识地认为自己碰上了一个精神病患者,但是,不需要多,当你听他说上几句。你马上就会被他的真诚所打动,被他的干净的心、真诚的话语所打动。

    而当这些话配上了音符。被唱出来,那么,它击打人心的力量,将会瞬间得到成倍的增长,足以打开最固执的人的心灵!

    人之初,性本善。

    而且,人心总是向善的。

    我们人类,从来都不曾对自己的未来失去过期待。

    我们从来都不曾缺少过对自身未来的关怀。

    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盼望着自己能变得更好。

    更宽容,更平和。更相亲相爱。

    什么叫大爱?什么叫正能量?

    这就是。

    也只有大爱,只有正能量,才是真正能够天下无敌的!

    …… ……

    虽然一直都表现得很平静,但是没有人知道的是,在看到《最好的未来》那一刻时杜晓明内心的震撼,却是让他有着足足长达好几分钟的失神!

    而且,即便是逐渐回过神来。但接下来,他却只是变得更加沉默而已。

    他知道,接下来只怕很长的一段时间,这首歌所带给自己的震撼,将会如影随形、难以消磨——所以,嗯,假期所需要的愉快心情。大概是要泡汤了!

    因为。压力突然一下子大到了让人顿觉无法抵抗的感觉!

    尽管那个人叫李谦!

    …… ……

    黄达仲懂一些音乐,但实话说。造诣有限。

    没有听到成品之前,单纯只是看歌本的话,他完全无法体会到杜晓明和孙学铭两人所感知到的那种震撼。

    所以,面对一些重要的音乐作品,他需要借助于杜晓明的判断,尤其是,当杜晓明和孙学铭这样两位平常都非常让他信任的人一致认可的时候,对于他来说,就意味着可以放心了。

    然后,对于两个音乐人之间的探讨,他立刻就失去兴趣了。

    他关注的,是另外一方面。

    杜晓明沉迷在那首作品里,黄达仲就笑眯眯地看向孙学铭,问:“那你跟老杜你们的预测是,这张专辑五行吾素能起来?”

    孙学铭点点头,笑着道:“反正我觉得没问题!”

    顿了顿,他解释道:“我看,李谦还是延续了他在上张专辑里为五行吾素制定的发展路线,那就是以青春快歌为主打,力攻青少年这一块的市场,力争用几首快歌,让五行吾素成为年轻一代人的爱情指引者,成为他们的偶像?!?br />
    “但同时呢,像上一张专辑里的《爱情鸟》和《冰糖葫芦》那样,他并没有放弃掉成年人这一块的市场,他在兼顾着,而且拿出的作品毫不逊色。然后,嗯,虽然他应该也是觉得五行吾素的唱功并不算好,但他做专辑的习惯大概就是这样了,从来都不愿意让一张专辑表现的太过单薄、太过市场化、风格化和类型化,所以,您也看见了,上张专辑,他给五行吾素写了那一首《送别》,这张专辑,又拿出了《最好的未来》!”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才又道:“不出我预料的话,等到这张专辑上市,最红的应该是《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和《爱》这种快歌,和《中华民谣》、《祝你平安》这样的全年龄段好歌,但是你把时间往长了看,以后会留存最久、被翻唱也最多的,大概是《最好的未来》!”

    想了想,他继续道:“我甚至觉得,我们完全可以把这首歌给运作成某种类型的公益歌曲,嗯,最好是对儿童啊孩子们的一些公益事业,比如说,孩子们的教育啊之类的,到那个时候,这首歌的影响力,还能更大!那当然的,五行吾素的影响力,就会随之变得更大!”

    想了想,黄达仲点点头,笑呵呵地道:“这个意见好,这个意见好??!”然后,他扭头看着杜晓明,问:“老杜,你看呢?”

    杜晓明从歌本上收回目光,缓缓地点了点头,道:“这首歌的水准,足够撑得起来,做公益歌曲这个想法,相当好!我觉得可以做一做!”

    说到这里,他又扭头看着孙学铭,问:“你也判断这首歌就是李谦给五行吾素做的大作品?那,你们在接触的时候,李谦提没提过,另外还有四首歌,他是准备自己出手,还是向其他的音乐人邀歌?”

    孙学铭闻言道:“我们就见了李谦一面,他把歌本递过来,说了那些话,然后就推说还有别的事情,然后就先走了,到我们走的时候,就没再见着他。不过,我旁敲侧击地问了他那个总经理齐洁几句,听齐洁话里那意思,这张专辑剩下的四首歌,李谦都已经预备好了,看样子也是他的作品。而且齐洁话里那意思好像是……好像是说剩下那几首歌的质量,肯定不会比他们目前拿出来的这六首歌差!”

    听了这话,杜晓明还没说话,黄达仲先就不屑地“嘁”了一声。这会子从两个制作人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他的心情也放松了,不由得就翘起二郎腿,不屑地道:“她懂个屁的好不好?我派人打听过了,那女的一年前还在济南府当老师呢!哦,对了,她好像以前就是教李谦的,嘁,师生档??!不过我估摸着,李谦大概也就是实在无人可用,所以才会选了她出来给自己打杂兼跑腿儿!”

    孙学铭闻言,附和地笑了几声。

    但杜晓明却似乎并不那么给面子,他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淡淡地道:“她当然不懂音乐,但她背后的那个人却是绝对的行家!她能那么肯定的说这种话,很显然,应该是李谦把作品交给她的时候就说过类似的话呗?!?br />
    他这么一说,黄达仲顿时就收起笑容,表情也严肃起来,忍不住问:“那这么说的话,李谦还真是准备下力气了呀!十首歌,嘿嘿,十首歌!好啊,好??!总算咱们那百分之十六的分成,没白给!”

    孙学铭笑着接话道:“他敢不出力气么?要是卖不过五百万张,他可是拿不到分成的!”

    黄达仲点点头,呵呵地笑起来。

    但这个时候,杜晓明还是没笑。

    他只是把手上的歌本往茶几上一放,抬手搓了搓似乎有点僵住的脸,忍不住叹了口气,整个人瘫到沙发上,忍不住叹息道:“真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

    顿了顿,他似带感慨、似有羡慕地道:“这绝对不是正常情况??!一个年轻人,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哪怕是再有才华,这也……太吓人了!”

    ***

    感谢大家的鼓励!

    我会努力的调整自己,让自己把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构思故事和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上。

    最后,虽然今天就只有这一章了,但还是想求几张月票!

    不求多,哪怕几张就好!(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