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九章 清风拂山岗
    黄达仲和孙学铭闻言都是无语。

    他们当然明白杜晓明在感慨什么。

    是啊,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正常人来说,这个年龄正是一边荷尔蒙爆发、天天想着泡.妞,一边对外面的世界懵懵懂懂、既叛逆又傻乎乎的,就算是有才华,也只能说出初露峥嵘而已,作品往往都会有些幼稚。

    但是,似乎这些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在李谦的身上。

    他成熟、稳重,做事极有章法,而且才华横溢。

    是真的才华横溢。

    这个词用到别人身上,或多或少,肯定带着一丝褒美的意思。但是用在李谦身上,却是实打实的,一点都不夸张。

    在他横空出世之前,你能想象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可以写出《送别》和《最好的未来》这个级别的歌曲么?

    在他出手之前,你能想象有朝一日会有那么一个人,居然小小年纪就已经可以横跨多个音乐风格,分别在民谣、乡谣、童谣、摇滚、情歌等诸多方面都拿出了异常成熟的作品么?

    而且,这还不是最吓人的。

    最吓人的是,他的作品不但横跨多个音乐类别、质量极高,而且总是能精准地把握住市场和歌迷的审美趣味,而且歌词和作曲两方面都有着极高的水准,而且他还……产量极高!

    正常的来说,当今国内的这批音乐人,甚至也包括了欧美的很多音乐人,不管你是作词的还是作曲的,哪怕是最最巅峰的创作期,也就是才华井喷的那几年里。他所能创作出来的精品歌曲,也是有限的。

    别人不好说。单就只说谢金顺老爷子。

    他老人家是国内歌坛的绝对泰斗级人物、堪称第一人,而且也是才华横溢,而且也是以出产作品的质量和数量为人称道的,但即便是他在三十来岁那时候的创作巅峰期里,一年真正拿得出手的高水准作品,也就是个十首左右!

    至于其它的作品,他一年下来,当然有很多,甚至不止他,业内的那些作词人、作曲人。一年写一两百首歌的,也不在少数??墒?,那所谓的高产,往往都意味着良莠不齐、泥沙俱下!能一年写出个五首以上精品作品的,都是绝对的顶级音乐人了!

    甚至于,在这个圈子里厮混的很多音乐人,往往一年也就只有一两首称得上精品的东西。就那样,就已经足够他们吃饱喝足了。

    但是,李谦呢?

    从去年夏天廖辽的第一张专辑《廖辽》开始,前后加一起,也就是一年稍多、十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他正式面市的歌曲已经有了二十四首,加上眼下为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又拿出来的这六首。加一起。至少就他们知道、见过的,就算是有三十首了。

    单纯说数量。这个数量并不算太高,只能算是中等。

    但是要知道,他拿出来的这三十首作品,却无一例外的都是精品??!

    一年二三十首精品的级别,这是什么概念!

    而且,似乎就是这样的速度出歌,他居然还是没有被掏空!

    据说前不久他一直都在往长生唱片跑,好像是给长生唱片的几个男歌手做了几首歌,当然,都是他的作词作曲,那当然是主打歌的级别!

    而接下来,他还为五行吾素的新专辑预备了另外的四首歌,没有疑问的,这将又是一张被他自己一个人彻底包办了的专辑!

    而且,十首主打歌的级别!

    然后,再接下来,很显然,业界都已经预料到了的,等到廖辽的合约一到期,势必会签到李谦工作室去,他俩是黄金搭档嘛!李谦给长生唱片做歌,估计就是在为这事儿还人情?

    那么对待廖辽,他就更不可能糊弄了,说白了,给五行吾素做专辑,他就算是挣百分之十六,那也只是外面接活儿而已,捧得再红,那也是人家的歌手,他就只能挣到一点专辑销量的分成而已。而等到廖辽签过去了,那才是真正的自己的歌手呢,那个当然要下更大的力气给她做专辑??!

    所以,可以预期的,明年夏天廖辽的第三张专辑,肯定又是他负责彻底包办!

    都不需要用什么阴暗的心思去揣摩都知道,如果是手里有好东西、好作品,他肯定是要优先留给廖辽的,给五行吾素的,只能是他觉得不太适合廖辽的!

    简而言之,那是廖辽用剩下的!

    可即便如此,他出手的作品,依然是那么的强大和震撼!

    那么可以预测到的,明年他帮廖辽做的那张专辑,肯定会更加的耀眼刺目!

    这是多少作品了?

    加一起是接近五十首!

    而且都是质量绝对上乘的、有超过一半达到了主打歌水准、可以带着一整张专辑飞速飙销量的作品!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还倒罢了,但同时,不要忘了,在创作这些作品的同时,他还在上学,他还在学他那个所谓的摄影!

    似乎写写歌、做做专辑什么的,对他来说,只是顺带着的一点小爱好而已!

    这简直要让人忍不住骂娘!

    尤其是,正是刚刚看过李谦的几首新歌之后,在这个时候,不管杜晓明还是孙学铭,感触都是特别的深,杜晓明这么一感慨,顿时就连带着孙学铭一起,也跟着无语惆怅起来。

    人家那么diao,我该拿什么比?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两个职业音乐人一脸惆怅的表情,坐在一旁的黄达仲却是一副面带微笑的不屑模样。

    很快,两个音乐人就注意到了他的异样。

    两人对是一样,杜晓明忍不住问:“怎么,黄总想到什么好主意了?有办法把他挖过来?”

    “挖过来?”黄达仲闻言一笑,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想把他挖过来。索尼也想,信达也想??墒?,你觉得可能么?他可是个志向远大的人哪!”

    这个话说的……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偏偏,在说这个话的时候,黄达仲竟是一脸莫名的讽刺和不屑。这就让杜晓明和孙学铭顿时就知道,黄达仲这个话并不是单纯只说说。

    果然,片刻之后,见两个人都看着自己,黄达仲就笑了笑,一脸的莫测高深。道:“要单纯只做音乐,他李谦现在就是个神仙!不管是我,还是索尼的老谢,我们所有人,都得捧着他,别说百分之十六,只要他能证明自己能够做到继续的成功。只要他值这个钱,不管是我,还是老谢,都得求着他来给自己做专辑!但是……他的心太大了,放着这么有前途的音乐人和制作人不做,他居然去做生意!”

    “哈哈!”说到这里,黄达仲笑了两声。颇有些不怀好意的得意。道:“写歌、做歌,我不如他!十个我都不如一个他!但是要说到做生意嘛……哈哈!”

    话不用说的太明白。如杜晓明和孙学铭这个级别的聪明人,已经是一点就透。

    杜晓明摸着下巴不说话,孙学铭想了想,却道:“看来,黄总已经想好了对付李谦工作室的办法了?要说做生意,那肯定是十个他李谦也比不上一个您黄总??!”

    黄达仲闻言笑笑,也不往深了说,只是淡淡地道:“不就是李谦加廖辽嘛,他们俩联合到一起做的唱片,我相信质量绝对是顶级的,但我会用事实告诉他们,专辑做的好,不代表就一定能卖得好!能做一个好音乐人,不一定就能做一个好商人!”

    顿了顿,他略带得意地道:“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明白,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放着自己的长处不去好好利用,反而是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

    …… ……

    华夏戏剧学院校门外,一条安静的街道。

    李谦站在街边,驻足聆听。

    在他面前三米远的地方,靠着学校院墙的墙根,一个看上去能有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坐在一个小马扎上,正在动情地拉着二胡。

    他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一身休闲装扮,干净,讲究,手指也很干净,总之,一看就不是那种浪迹天下靠着卖艺吃饭的街头艺人。

    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地方,偏偏就是放着那么一个大号的搪瓷缸子。

    里头乱七八糟的扔了不少的零钱。

    他拉得很动情,曲子也相当的哀婉凄迷,配合着二胡独特的音色,嗯,就俩字:好听!

    事实上,李谦一直觉得,真正能把艺术这个东西做到很赞的,从来都不止是摆在排位上的那些所谓大家和名人,事实上,高手从来都在民间。

    比如说音乐,说破大天去,所谓的著名歌星、著名音乐人、金牌制作人,其实只是更善于把握通俗性和艺术性的结合罢了。

    但好听的曲子,可不一定是写在谱子上的,更不一定是录成了唱片的。

    比如说,眼前这位街头艺人拉的这段曲子,就是李谦此前闻所未闻的,却好听得很。

    大概前后加一起七八分钟,一段曲子结束,中年艺人,停下弦子,冲站在身前倾听的仅有的三四个听众点点头。

    有个人掏出两块钱,走过去,放进了搪瓷缸子里。

    另外的一对情侣却是转身走开,一边走一边似乎在笑着谈论着什么。

    中年艺人冲那个给了钱的人笑着点点头,对于别人的走开,却是毫不在意。

    李谦掏出钱夹来,拿了一张五块的,也走过去,给他放到搪瓷缸子里。

    这个数额已经算是比较大的收入了,中年艺人看看李谦,见是一个小伙子,就也笑着点点头,同时,他自己已经掏出烟盒了,见李谦似乎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就笑笑,操着一口河南味的普通话,问:“来根不?”

    李谦笑笑,摇头。

    他就掏出一根来,打着火点上,一脸享受地吐出一口烟来,然后对李谦道:“小伙子。想听下一段,得等我歇歇。十分钟吧!”

    李谦想了想。干脆走过去,笑着说:“那就来一根儿,等等你?!?br />
    中年人呵呵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又把烟盒掏出来,一抖,弹出一根来。

    烟就是那种一看也就是两块钱一盒的普通卷烟,李谦抽过来一根,借着他的火点上,抽了一口……有点呛。

    李谦咳嗽两声。笑道:“好久没抽了……我说,这个烟很够劲儿??!”

    中年艺人呵呵一笑,不搭腔,自在地享受着自己的抽烟时间。

    片刻之后,李谦低头看看他的搪瓷缸子,问:“一天能挣多少?”

    中年艺人想了想,道:“不匀。三十五十是它,三块五块也是它!我还挣过一百多一天!”

    李谦笑笑,蹲墙根儿抽烟。

    这回那个中年艺人反倒对他起了点兴趣,就问:“那么爱听曲子?”

    李谦点点头,终于还是受不了这根烟的呛,扔地上碾灭了,道:“刚才那曲子。是你自己做的?”

    中年艺人闻言笑而不语。一脸莫测高深的模样。

    李谦端详着他,突然说:“我看你不像卖艺的?!?br />
    那人就回头看着他。笑,“那你看我像干啥的?”

    李谦笑笑,上上下下一番打量,笑道:“你应该是玩音乐的,兼职干这个?但我猜不出你到底是干嘛的,看起来……更像是教书的?!?br />
    那人哈哈一笑,不予置评。

    但片刻之后,他突然说:“你也在街头卖过艺吧?”

    李谦点点头,笑道:“看得出来?”

    那人抽完了烟,信手摁灭了,道:“你身上的那股子味道,隔着十米远我都能闻出来!”

    这可新奇了,李谦纳闷地问:“怎么闻出来的?”

    那人应口接道:“那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猜出来我是老师的?”

    李谦想了想,旋即失笑。

    好吧,其实大家都是一个意思……你是做音乐的,那就是做音乐的,你身上的那股子气质,外行看不出来,内行还能感觉不到?

    过了片刻,那人看着李谦,似乎是觉得他实在太年轻了,话语里就有些迟疑,不过还是问道:“会不会二胡?要不要来一段儿?”

    李谦讶异地看看他,“我?那不是抢你生意?”

    那人“嘁”了一声,不屑地道:“抢我生意?你想得美!我把二胡借给你,挣了钱咱俩一人一半,这等于是我在雇你干活儿!”

    李谦哈哈大笑。

    还别说,本来没兴趣的,让那人这么一说,他还真是顿时就来了点兴趣。

    于是,他当时就伸出手去,道:“那我就给你打个小工!”

    那人笑呵呵地把二胡递给他,同时站起身来,把小马扎让了出来。

    李谦坐下,二胡往大腿上一支,想了想,弦子顿时就动了起来。

    足足半分钟,那人点点头,“嗯,还别说,手挺正??!”

    李谦笑笑,不语,拉得越发起劲儿。

    …… ……

    王靖露和沈甜甜拉着手走出校门来,一路上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时不时就哈哈笑一阵。沈甜甜还好点儿,王靖露却刚一进学校就被不少同年级和高年级的男生给盯上了,一举一动都有的是人关注,这一路过来,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两人走到门口,王靖露左右打量了一阵,很快就发现了李谦的越野车,于是两个女孩子就走过去??勺呓瞬欧⑾?,车里居然空无一人。

    两人有些讶异,王靖露就掏出手机要打,但是还没等她把号码拨出去,沈甜甜却是突然碰了碰她,等她抬头看过来,沈甜甜嘴一努,“看,看那是谁!”

    王靖露扭头看过去,瞬间就是一愣。

    然后,她不由得就有些想笑。

    李谦居然在拉二胡卖艺,旁边居然还真的有不少路人、甚至其中还有几个她的同学在听。

    虽说稀稀拉拉,但好歹也算是围了七八个人。

    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走过去,等走近了,就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看李谦眯着眼睛动情地拉着二胡。

    王靖露还好点儿,她好歹总是知道李谦曾到曹霑家的餐厅里卖唱过的。从心里来说,也并不认为街头卖艺就怎么不能见人了。但沈甜甜却跟发现了什么超级新奇的事情一样,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紧地盯着李谦。

    要认真说的话,李谦拉二胡的水平还真不算多高,充其量算是新手已满,基本技巧还算过关,但距离真正的登堂入室,还早得很。但是架不住他只要是做跟音乐有关的事情就总是满怀激情,所以,一段曲子拉出来?;拐媸怯行┐蚨诵牡牧α?。

    至少,从周围那七八个观众的表情就能感觉得到,他们似乎都挺享受的。

    王靖露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沈甜甜心里的吃惊略略消退之后,却仍是无心去享受这动人的曲子,只是忍不住趴在王靖露耳朵边上说:“你男朋友到底是干嘛的呀,还会拉二胡?还跑出来卖艺?他拉一天二胡能挣够咱们待会儿的一顿饭钱不?”

    王靖露笑笑,推她一把?!氨鹣顾?!到时候有你吃的就行了呗!你管他怎么来的!”

    很快,一曲终了。

    观众中,倒真是有三个人掏出零钱,有给一块的,有给三块的,还有一个,跟李谦刚才一样。直接给了一张五块的。

    李谦笑眯眯地冲人家点头。微笑。

    目光发现了王靖露,他笑笑。站起身来,一边把二胡递回去,一边道:“今儿就这两段吧,回头我缺钱了,再来找你打工!那什么,你先把今儿的工钱给我结了!”

    那中年艺人接过二胡,笑呵呵地俯身,从搪瓷缸子里拿了六块钱出来,递给他,“多饶你五毛吧!咱哥俩结个善缘,下回继续合作!”

    李谦笑呵呵地接过来,一点都不嫌六块钱少,答应了一声就要走。但那中年人却叫住他,笑眯眯地道:“再送你一句话,免费的?!?br />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那人笑笑,道:“多虑伤神,人生一世,多想点乐呵的,比什么都强!”

    李谦闻言讶然地张开嘴巴。

    那人却只是呵呵一笑,回身坐到了自己的小马扎上。

    李谦站在原地,想了想,咂摸了咂摸,不由失笑——原来我有心事的时候,会随随便便都会被人看出来么?

    “谢了!”他笑着道。

    然后才转身走到王靖露身前,看看王靖露,又看看沈甜甜,笑道:“走吧两位美女,想吃点什么?我刚挣了六块钱哦!”

    王靖露微微地笑着,任由他拉起了自己的手。

    沈甜甜却是一副看怪物的神情,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李谦,“我说大少爷,你厉害呀!二胡都会?而且还已经达到了可以靠拉二胡都能挣钱的水平了?”

    李谦闻言哈哈一笑。

    不得不说,拉了两段二胡,他的心情竟是不知不觉就好了许多,这会子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绷了许久的那股子劲儿就松开了些。

    是啊,创业不易,更别提当自己和廖辽绑到一起去创业,就更是树大招风。

    不过,业界抵制如何?围剿又如何?

    大不了自己回头卖歌去,就做个纯粹的制作人,还能饿死?还不是一样可以做音乐?还不是一样可以过的很快乐?

    当初刚刚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怎么想的来着?我就是想做音乐而已!

    有了另外一个时空给予的巨大的优势,充其量只是让自己的音乐之路更加顺畅、更加容易功成名就而已,但是,如果没有了那些优势,难道自己就不爱音乐了么?就不做音乐了么?

    怎么可能!

    我爱音乐!我愿意为她而生,为她而死!

    所以,为什么要因为此前的一点点小成功就改了初心呢?

    不就是开了家工作室而已,就开始要整天担心工作室的前途,开始要动不动就考虑大局了么?还是算了吧,我是音乐人,不是生意人!

    尽心尽力做好音乐就是了,管他谁想围剿我,我就用我的音乐反击回去就是了!

    我是不懂市场,也不懂得该怎么去做发行,但是,我的音乐就是好,我的音乐就是diao!

    我就不信了还,就凭我脑子里的那些经典作品,就凭我做出来的那些音乐,就凭廖辽的金字招牌在这里,我们的专辑卖的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

    发行公司那边大约肯定是会有一个集体压制的态度的,那就让他们压制好了,连续大卖几张之后,我就不信他们不会抢破头!

    所以喽,别多想啦!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至于其他的……嗯,我已经有了小露了,还不够幸福么?

    …… ……

    “不吹牛的说,我拉二胡的水平足够养活小露是没问题啦!但是再加上你这个大电灯泡么,可就不好说了,因为你实在是太能吃了!”

    沈甜甜闻言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想赶我走?我告诉你姓李的,你做梦!今儿这顿大餐,是我们家小露答应我的,你只管掏钱就行了,看本小姐怎么吃穷你!”

    但是话说到这里,她突然回过味来,“哎,不对呀,你家小露明明比我还能吃好吧?”

    李谦哈哈大笑。

    ***

    六千字大章,尽管知道估计有些朋友会烦了,但还是要喊一声:有月票的兄弟,再给几张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