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章 廖辽吃醋
    廖辽回来了。

    九月和十月这两个月,她表现出了史无前例的勤奋。短短两个月,她就跑了高达十二场的商演,按照当初她跟陈长生的口头约定,十一月份再跑三场,十五场的商演就算跑完了。

    而等到这十五场的商演全部跑下来,累归累,她却为长生唱片带来了高达1320万的收入,虽说这样的收入要交税,而且税不低,另外,交完了税之后,廖辽也只能拿到剩下的40%而已,大头还是要给公司那边抽去,但那也有足足四百万呢!

    所以,这个时候对于廖辽来说,无论如何都应该算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时刻。

    但偏偏,自打出了飞机场,她就没给来接机的齐洁露过一个笑脸儿。

    对她心里的那点小心思,齐洁心里明镜儿似的,干脆也就不搭理她。至于小助理黄文娟,这几天简直成了受气包了,这几天光听某人的牢骚都快听饱了,这时候就更是一声不敢吭。

    车子出了机场,廖辽才闷闷地来了一句,“他在工作室?”

    齐洁的回答特简洁,“在!”

    于是直接杀奔工作室。

    但是车子到了地下车库,齐洁把车子停好了,却发现她居然不下车。

    顿了顿,她抬手揉了揉眉头,突然道:“先回家吧,还是先回家!”

    齐洁撇撇嘴,想说什么,见黄文娟一个劲儿的冲自己使眼色,也就懒得跟她置气,只得又重新坐回驾驶座,送她回家。

    车子发动,驶出车库。

    廖辽掏出手机来。拨出去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道:“喂,我?!?br />
    车里挺安静,齐洁和黄文娟都能清楚地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是李谦,似乎还带着些笑意。

    “回来了?接到你了?”他说。

    “嗯,接到了,我们在路上呢!我有点累,就不去工作室那边了,先回家歇歇?!?br />
    “好,回家好好休息,歇几天吧!”

    “呃。今天晚上有空没?”

    “晚上?干嘛?”

    “带你去个地儿,顺便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保证你感兴趣!”

    片刻之后,电话那头的李谦笑了笑,说:“是你驻唱过的那个酒吧吧?呵呵,好,早说要去。一直没去!正好今天没事儿,那我就跟你瞧瞧去!”

    …… ……

    华灯初上。

    一家西餐厅里,李谦和廖辽对坐。

    牛排端上来,李谦直接挥动刀叉,大快朵颐。

    廖辽吃东西就要细致一点,女孩子嘛,至少是小口小口的吃。没那么粗鲁。

    吃到一半。李谦发觉不对劲,就抬起头来看看她。嘴里还嚼着牛肉,问:“干嘛盯着我?”

    廖辽今天表现得似乎有些过于的快乐了,跟她下午打电话时说话的那股子疲惫,压根儿就不挨着。这会子,她也是笑嘻嘻的,见李谦问,她就突然趴近一点,做贼心虚一般地小声问:“哎,你出来跟我一块儿吃晚饭,你那小女朋友知道不?她要是知道了,得不得吃醋?”

    李谦瞥她一眼,“嘁”了一声,懒得搭理她,继续低头切牛排。

    但廖辽自得其乐,笑的很开心。

    偶尔的某一次抬头,她眼睛中有一抹叫心虚的东西一晃而过。

    …… ……

    音乐这个东西,是没有地域或时空限制的。但是流行音乐,或者说音乐的商业化和市场化,却是有圈子的。这个圈子,就是以各大唱片公司为核心,聚集了数量众多的音乐人和歌手,最终以数量众多的书店、音像店为销售终端,然后还会外延到各大演出公司,这样共同构筑出一个总量数十亿的音乐市场。

    而这个圈子的核心,就国内来说,在顺天府。

    无数胸怀梦想的音乐人,从全国各地赶赴这里,试图加入到这个圈子中去,试图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的人听到,试图大红大紫,试图名利双收。但实话说,若非实力实在超强,否则,这个圈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的。

    而徘徊在圈外,却又不愿离去的人,就自然而然的生成了音乐圈的另外一大组成部分,那就是,地下音乐。

    很多歌手和音乐人在正式入行前,都在地下音乐圈厮混过,比如前世的李谦,比如两年前的廖辽,都是如此。

    …… ……

    夜,八点半,顺天府某酒吧。

    李谦停好了车,跟廖辽并肩走进门去。

    场子不小,而且也已经上了大约四五成的客人。中心有舞台区,台上现在有个看上去年纪不算大的女孩子正抱着吉他唱歌,三三两两的客人喝着酒聊着天。

    总体来说,不算热,但气氛相当不错。

    廖辽熟门熟路地带着李谦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说:“这个点儿,还没开始呢!”俩人随便找了个离舞台不算太近的角落坐下,廖辽这才把墨镜摘了,等侍者过来,就熟练地点了两杯水,然后笑着问李谦,“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李谦笑笑,只能点点头。

    这辈子,他当然是第一次来,但是上辈子,他在这种酒吧里前后表演了不下十年,简单说,这种地方是他混饭吃的地方,简直熟到了不能再熟。

    侍者很快端来两杯温开水,这个时候,廖辽已经在打电话,片刻之后,她挂了电话,笑道:“他们正在后面预备演出呢,马上过来,都是我哥们!”

    李谦笑笑,点了点头,突然问:“你今天……好像挺兴奋的?你不是应该很累吗?”

    廖辽有点卡壳,眼珠转了转,她佯装淡定地道:“这里是我的根据地??!我当然……喂,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很兴奋的?我明明就是好疲惫好不好?这还不是为了陪你大老板,所以才强颜欢笑?喂。你还笑,有点良心行不行?”

    李谦笑。端起杯子喝水。

    过了能有三四分钟,廖辽突然站起身来,冲李谦身后招了招手,李谦回头,就发现几个人大步走了过来,于是他就干脆站起身来。

    一个五个人,按照正常人的眼光来看的话,嗯,打扮得都多多少少有点怪异。

    李谦面带微笑,看着廖辽熟络地跟他们碰拳、打招呼。然后廖辽才伸手指着,给他介绍,“这个,马三,马立和,主唱,嗓子怪得很!那个。节奏吉他,大刘,刘美阳,那个,贝斯,大斌,他就叫大斌。姓欧。也是他们这个乐队的队长,还有这个。胖子,陈传海,鼓手,还有那个,萝卜,叫罗博敏,主音吉他!哦,对了,这个,就是仰慕已久那家伙,马上就要成我老板了,哥几个赶紧的,要拍马屁的这就可以开始了??!”

    李谦笑笑,伸出手去,说:“大家好,我叫李谦?!?br />
    几个人有点吃惊地看着李谦,酒吧的表演还没开始,灯光不算太暗,他们都能清楚地看到李谦的长相,尽管此前廖辽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次李谦真的很年轻了,但真的见到真人,还是让他们有一种吓了一跳的感觉——因为这面相实在是太嫩了。

    不过,几个人也就愣了那么一下,然后就赶紧争先恐后的跟李谦握手。

    欧大斌是队长,等到大家都跟李谦握了手,他就笑着说:“早就知道老廖一直在跟李老师你合作,我们哥几个听着你给她写的那些歌,真的是膜拜!膜拜到五体投地!”

    李谦笑笑,道:“太过奖了,坐,坐下说!”

    结果卡位里就能坐四个人,于是那欧大斌立刻张罗着换位子,他们常年在这里表演,对酒吧熟得很,很快就找到一个大的空位,几个人转过去坐下,就胡乱地开聊。

    当然,一开始最主要的就是听欧大斌他们几个表达对李谦的仰慕之情,聊着聊着,大家没那么客气了,才开始扯到正题上。

    他们的乐队叫“红蚂蚱”,乐队内的成员彼此都是早就熟识,但原来各有各的乐队,一直到今年年初,大家原本的乐队散了,几个人一碰,就组了这个新乐队。

    乐队的队长兼贝斯手欧大斌和鼓手陈传海,都是廖辽在酒吧表演时的老搭档,当然,廖辽活跃在地下表演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组乐队,事实上,廖辽在这一块儿只唱了没多久就被陈长生给签下了,所以,她们是根本就没来得及磨合成乐队,但交情还是在的。

    他们目前就在顺天府的几家酒吧里做表演,基本上每天都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演出,唱别人的歌,也唱自己的作品,总体来说,他们的风格是偏传统的一点摇滚,非常注重即兴创作,有点美国传统摇滚的范儿。

    眼下的李谦,在歌迷那里毫无知名度,但是在音乐圈内部,却早已是最最知名的几个音乐人和制作人之一,在地下摇滚圈,因为他先后写给廖辽的那些歌,也是名声极大,所以大家坐下说了没一会儿,眼看着台上已经换上了一支乐队,那欧大斌就笑着说:“我们的表演是十点开始,到十一点,不知道李老师你们能不能待到那个点儿,要是能待到的话,您千万给指点指点,我们吧,也一直想走一走商业,也跟几家唱片公司谈过,但总是谈不拢,不怕您笑话,他们说的那个,咱觉得外行!当然啊,这个,保不齐就是我们太偏执了呢!老廖就不用说了,您是做音乐的大家,您给指点指点,我们信得过!”

    李谦笑笑,说:“不偏执,是做不好音乐的,但太偏执的话,往往不容易商业化,这个,还是要看你们自己的选择。这样,我待会儿听听,有用没用的,咱们回头聊聊?!?br />
    欧大斌闻言一拍腿,“得,有您这句话,就齐活啦!”说话间,他扭头看看廖辽,笑道:“今儿有老廖在这儿呢,她是个富婆,我们就不逞能了。让她请您!”

    说话间,欧大斌就站起来。跟李谦握握手,道:“那李老师你们先坐着,我们得赶紧后台准备准备去!就不陪你们了,见谅,见谅!”

    他这么一说,乐队的几个人就都站起来,又纷纷跟李谦握手,然后才告辞了闪人。

    等他们走了,廖辽喝口水,问:“瞧这怎么样?这几个人。是不是有点子味道?”

    李谦也端起杯子喝水,笑道:“这时候我能瞧出什么来,关键还得看台上,等着吧,等着听听!”顿了顿,他又忍不住讶异地看了廖辽一眼,总觉得她今天有点怪异。但偏偏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就问:“你准备把他们推荐给我,是想让我签他们?”

    说起正事儿,廖辽就显得严肃了点儿,认真地道:“倒不是非得让你签他们,签不签,你自己把握。不过实话说。连我也觉得他们走的那个风格,不太容易卖专辑!不过呢。我是这么觉得,将来我录歌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人录歌也好,与其到时候再找人,你不得提前经营点人脉?他们这个乐队的音乐水准怎么样,我不好说,但至少他们手里的活儿还是都挺漂亮的,我上张专辑的伴奏,就是找他们帮忙给录了好几首?!?br />
    李谦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右手轻轻地婆娑着下巴——嗯,终于咂摸出一点味道来了。

    于是,他凑过去一点,问:“哎,你那个‘别的什么人’,为什么要那么重?”

    廖辽瞥他一眼,瞬间就有点心情崩塌的感觉,脸拉下来了,还挑衅地扬起下巴,说:“你觉得呢?为什么?”

    李谦失笑,“怎么?我签下何润卿,你就那么不高兴???”

    廖辽有些愤怒地道:“你签谁我都高兴,你签何润卿我就更高兴,天后嘛,她来了,证明工作室的未来更好啊,蒸蒸日上??!可问题是,我才是工作室的第一个签约歌手好不好?凭什么让她抢到我前头去???”

    李谦摊摊手,“可是你合约没到期暂时没法签??!她正好过来了,又那么有诚意,我总不能说,哦,你要等一等,等我签了廖辽之后,第二个才是你吧?”

    廖辽狠狠地盯着他,“借口!”

    李谦无奈耸肩,“好啦,别生气了,回头做专辑先给你做行不行?”

    廖辽都快拍桌子了,“本来就该先给我做!”

    李谦撇撇嘴,有点无奈。

    谁能想到,一向大度之极的廖辽,居然会在这点小事上吃起醋来了。

    不过还好,这毕竟是在酒吧里,廖辽也就是恨恨地盯了他一阵子,丢下一句,“回头再跟你算账!”倒没有多说什么。

    而这个时候,舞台上一首歌唱罢,正是酒吧里掌声四起呢,李谦就觉得自己眼前突然一黑,有个人影晃了一下,然后就停下了。

    一个一身休闲装扮的年轻人盯着廖辽,有些惊喜地道:“廖姐?”

    …… ……

    来人叫孙桦,跟廖辽算是老乡,辽宁大.连府人。

    据说,当初他来到顺天府开始混酒吧表演的时候,廖辽已经签到长生唱片了,但廖辽签约归签约了,哪怕是后来大红大紫了,每年还是会拿出一些时间回到酒吧里来唱几首歌,所以一来二去,跟当时正在酒吧驻唱的小老乡孙桦也就认识了。

    如果说刚才见到红蚂蚱乐队的几个人,李谦还只是粗略的感知到了眼下自己在音乐圈的地位的话,那么等廖辽给两个人作了介绍,看着孙桦那一脸吃惊的表情,和随后他显得有些拘束、又有些讨好的样子,李谦就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眼下自己在音乐圈内部这些人、尤其是这些歌手和乐队中间的影响力。

    没办法,搞音乐的,大家都想红。

    而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李谦的音乐才华,反正他是目前圈内最著名的金牌制作人之一!

    甚至于,如果单看最近这一年多到两年的出手成绩的话,就是把那个“之一”去掉,说他是圈内最佳制作人,也没问题!

    大家握了手坐下,孙桦似乎是总想跟李谦说话,但大家毕竟陌生,所以主要还是廖辽跟他聊——他三个月前签到了时代唱片,三年,两张专辑,目前第一张专辑正在筹备中。

    话题扯到了这个上头,他就忍不住有些拘谨地说:“回头等专辑做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能麻烦李老师跟廖姐你们帮忙听听,给提提意见?!?br />
    没等李谦回答,廖辽就笑着说:“我没问题呀!但他的价钱你可出不起,哈哈!”

    孙桦就有些尴尬地笑笑,他一笑,本就圆圆的脸就显得有些可爱。

    李谦就主动地笑着问:“我听你底音挺高啊,准备走什么路子?”

    孙桦闻言顿时精神一振,赶紧道:“情歌!”一句话说出来,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笑,说:“廖姐的两张专辑把路子趟开了嘛,所以现在大家都一窝蜂的上,都知道情歌比较容易打榜,好卖!我的制作人就让我也上几首情歌。你看,这不是连周嫫都忍不住复出了已经,眼下情歌这一块儿的市场,跟青春风快歌,是最火热的!”

    李谦点点头,“情歌……也挺好,顺着市场的风向,先趟趟路子吧,别心急!”

    三个人说话间,舞台上刚才表演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那支乐队已经结束了表演,道了谢之后,下台去了。这个时候,孙桦突然说:“李老师,要不,我给您唱首歌您听听???”

    ***

    很多时候,一张票,一句话,心就暖烘烘的!

    谢谢你们!

    用心码字,快乐生活!

    预祝大家双十一快乐,唔,对了,希望还单着的兄弟姐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能交个桃花.运神马的,明年就都不用过光棍节了哈!(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