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八章 十一月
    当时间进入十一月份之后,对于李谦工作室来说,一切都开始慢慢的走上正轨。

    公司的管理开始变得更加严格、更加正规,虽然人还是那几个人,但整个工作室的气氛却与不久之前大不相同,所有人都开始忙忙碌碌,但一切都开始井井有条。

    身为工作室总经理的齐洁开始带着人收集一项又一项的资料,推进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工作室在97年的工作计划和突破方向,国内所有今年已经在拍摄、制作或已经立项的影视剧及其制作团队的联系方式、资方,未来工作室所制作的专辑的发行谈判策略,廖辽的新专辑策划,何润卿的新专辑策划,音乐人、艺人签约计划,甚至包括此前只存在于李谦的脑子里,并不曾对齐洁她们提及过的新人发掘和培养计划,等等等等。

    当然,这样一来的代价就是,齐洁正在不知不觉中真的开始变成大家口中的“齐总”,而内勤部经理段玉国,则很快就成为工作室内仅有的几个员工口中的“段阎王”。

    在经过了与华歌唱片的沟通,并取得了对方的谅解和同意之后,十一月初,李金龙正式到李谦工作室就职,暂时担任起工作室的艺人部经理,并随后兼任制作部经理。

    于是,经过他的牵线搭桥,李谦在帮五行吾素调整和排练的间隙中,抽时间见了不少人,有编曲,有乐手,有专门创作词曲的音乐人,甚至还包括一些到处在寻觅机会的歌手,最终。李谦签下了两位编曲,一位专业录音师。和一个叫孙美美的经纪人。

    当然,两位编曲和那位专业的录音师,都是可以直接加入工作室即将成立的制作部的。尤其是那两位编曲,李谦通过和他们聊天之后发现,他们不但基本功扎实,而且都是有想法的人,这些年在圈子里靠接私活一路走来,也已经经历了相当多的锤炼,是属于那种可以随时都可以派上用场的。

    而那位叫孙美美的经纪人,实话说。之所以签下她,主要是因为她多面手的身份。

    她毕业于华夏音乐学院,算是唱歌剧出身,音乐上的底子无比扎实,但毕业后,她却并没有去做这一份职业,而是选择了去做地下歌手。只是,她在地下音乐圈蹉跎多年,始终没有得到什么太好的机会。为生活所迫,她平常除了跑地下演出之外,还会接一些编曲的活儿,自己当然也写歌、投稿,也被采用过。后来还干脆去给一些歌星做和声。就这样一直到二十七八岁,她自己也觉得需要转变一下了。于是就开始转行做经纪人。

    当然,她的经纪人生涯同样算不得成功,带了一个新人,也帮他出了专辑,算不上火,但总算走上正轨了,结果还没等到她为那人精心打造的第二步计划开始实施,人家突然宣布跟她解约,直接把她踢开,投入了一位著名经纪人的麾下,于是,她再度失业。

    在李金龙向李谦推介她的时候,她正在郁郁度日,一边接点编曲的活儿养活自己,一边彷徨不知该往何处去。李金龙坦陈,两人之间有一点交情,当然,不是男女交情那种,而是李金龙当初在华歌唱片做制作人的时候,一度很看好她,想要发掘和签约她,所以一度的,两人之间关系很好,但后来,他的计划没有得到华歌唱片的批准,所以事情就此搁浅。

    可即便如此,两人此后还是经常有往来,李金龙似乎很欣赏她的音乐才华,所以,五行吾素发行的第一张专辑里,就有两首歌都由孙美美负责编曲的。

    后来李金龙把她推介过来的时候,李谦还特意又把那两首歌找出来听了听,也认为尽管孙美美的编曲算不上太出彩,但她这个人还是很有想法的。

    最终,经过面谈,李谦决定聘用她来担任艺人部的副经理。

    甚至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如果她这个人的确能展现出一定的能力,那么在将来,一旦李金龙真的转任制作部经理,她将会接任艺人部经理。

    在李谦看来,工作室草创之初,具体的分工肯定不可能那么细,也不可能无分巨细的把各类人才都招聘起来,所以,在这个时期,就特别需要一些多面手的存在。像现在,有了孙美美这么一个人存在,工作室就等于多了一个编曲、一个经纪人、一个词曲创作人,外加一个有着相当水准的和声。

    随着孙美美和两位编曲的加入,再加上李谦和李金龙,以及一位专业录音师,公司在音乐这一块上的架子,就算是基本上搭建了起来,至少可以实现初步的自给自足了,而李谦抛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廖辽的新专辑做准备——

    搜集好歌,尝试编曲,尝试录小样。

    而且,由齐洁提议,最终获得了李谦认可的扩建工作室的计划,在十一月底就会开始着手——齐洁将会招聘两到五名工作人员,开始尝试去做自己的渠道。

    一是业务渠道,当然,主要就是国内的那些电视台、影视公司和娱乐公司,其目标,当然是想要帮工作室接到影视剧配乐的工作。

    二就是专辑的发行渠道,当然,这个在李谦看来接近不可能,而且,在他的计划里,这也不是近两年工作室发展的重心,所以,他给齐洁的建议就是,还是优先去做业务的开发,争取在明年能够帮工作室接到三两部影视剧的配乐,打开这一方面的通道。

    嗯,对了,自从那天在酒吧里见过之后,隔了没几天,周晔就开始往工作室这边跑,他也不说邀歌什么的,就是有事儿没事儿过来转转,李谦不在他都不着急,就跟李金龙他们套交情,还别说。没几次的功夫,他跟工作室新近签下的这批人就都打得火热。

    十一月中旬。李谦最终还是决定给了他一首歌,名字叫《弯弯的月亮》。

    周晔本人无比惊喜,对这首歌也相当喜欢,但是他把作品拿回去之后,时代唱片那边却似乎觉得这首歌实在是有些“土”,虽然应该算是一首不错的民谣,但他们很怕这样的歌并不为市场所喜,不过,这毕竟是李谦的作品,所以到最后。他们还是同意采用,只是在派了人过来报价的时候,虽说态度很客气,但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希望能够从李谦这里拿到别的作品,而对于这首《弯弯的月亮》,他们的报价也显得相当抠门。

    最终。这首歌被李谦以历史第二低的价格出手,仅仅三十万!

    李谦作品的价码,在圈子里自然是很出名,所以,对于李谦居然愿意三十万就卖掉一首歌,周晔当然是下意识地就理解为是李谦对自己的欣赏,所以才在价钱上甘愿吃亏——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李谦的确是很欣赏他,至少是不愿意让他在都市情歌这条路上走的太偏。所以,才舍得拿出一首在另外一个时空曾经红遍天下的民谣来为他压阵。

    然后,嗯,王靖露不管打电话回来也好,还是周六周末的回来住也好,都说学习还算吃得消,基本上教授们讲的东西她都能听懂,但是据她说,同去参加这次特殊培训班的,有不少人都在抱怨说听得犯困,因为老师们总是在讲古代的女人该怎么吃饭,该怎么穿衣服,说话该用什么语气,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在这个十一月里,李谦在上课、在面试、在开会、在帮五行吾素调整唱法,忙得几乎脚不沾地,王靖露则被关在艺术高研院学习,两人只有到周末才能见上一面,而周晔拿到《弯弯的月亮》之后心满意足,高兴地回去练歌,李金龙他们在努力地搜集歌曲,为廖辽的新专辑而努力,段玉国继续板起脸来做那个令人讨厌的人,而齐洁则到报纸上发布广告,开始准备工作室新一轮的招聘和面试。

    总之,忙忙碌碌,蒸蒸日上。

    而就在这个月的月末,李谦突然接到谢铭远打来的电话,在时隔几个月之后,两人约好了一处餐厅,终于有了彼此第二次的正式见面。

    两人见面的地方是一家法式餐厅,环境非常好,生意也异常的好。

    谢铭远似乎是这里的熟客,两人见面之后,李谦就发现,他跟这里的经理、服务员,似乎都认识,两人各自点了餐,等待上餐的功夫,正顺口闲聊,这家店的老板甚至亲自跑过来,一见面就给了谢铭远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人用法语叽里呱啦的说话,李谦听不懂,就把目光放到对方肩膀上的那只猫身上——那应该是一只异种,毛色通体黝黑,黑到发亮,眼睛却是碧蓝碧蓝的,看去恍然若神物。

    嗯,李谦见到它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想要把它拍下来,而且不只是照片,他很想把这只猫拍到自己的某部电影里。

    当然,他看着那只猫,那只猫也毫不相让地看着他,还冲他舔舔舌头,喵了一声。

    谢铭远跟那人寒暄毕,很郑重地为两个人作介绍,李谦这才知道他叫kittenly,法国人,画家、流浪诗人,来到中国之后,痛恨于顺天府这边的法国菜都做的太不地道,于是自己开了家法式餐厅,原本就是自己做厨师,谁想到生意越做越好,很快他一个厨师就忙不过来了,于是只得另外招人,自己则转行做老板。

    当然,在中国生活多年,使得他拥有一口流畅的普通话,跟李谦亲热地拥抱之后,他自称“老恺”,并介绍说自己的中国名字就叫做“李恺”。

    大家聊上片刻,正好李谦和谢铭远点的菜品开始端上来,他就告辞而去,并很快就打发服务员送来了一瓶红酒,说是自己的珍藏。

    李谦本来是真的吃不惯外国菜的,但不得不说,这家的法国菜居然挺对胃口,尤其是香煎鹅肝和沙朗牛排,让他都吃得极美。

    餐后,两人摇晃着红酒杯,继续东拉西扯的闲聊。

    当然。聊着聊着,话题就渐渐地转到了音乐圈上来。

    谢铭远问了问工作室的运行情况。最后点着头说:“万事开头难啊,你单枪匹马,进入音乐圈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就已经有了眼下这么大的成就,真的是很不容易了?;涣宋?,肯定是做不来的,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

    对于他的恭维,李谦道了谢,却随后就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

    然后。谢铭远就直接把话题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题上来,“据我所知,廖辽跟长生唱片那边的合约已经是马上就要到期了,怎么样,定下了吧?”

    这个本来就算不上什么秘密,而且还有一个来月的时间,事实上等到这次廖辽跑完了商演回来。怕是就连长生唱片那边都会认为他们跟廖辽的合约已经结束了,而廖辽到那个时候,虽然合约暂时还不会签,但就已经会正式到李谦工作室那边开始筹备她一年一张的新专辑,所以,李谦自然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于是他点点头,道:“算是定下了吧?我们俩做音乐呢。比较搭。也就愿意继续合作下去,所以。我既然开了工作室了,那她就过来呗?!?br />
    谢铭远笑着点头,道:“怎么样,你的工作室肯定是没有自己的发行渠道的,廖辽的新专辑,交给我们来做发行吧?”

    李谦笑笑,说:“当然可以啊,但是你们得把报价给高点才成?!?br />
    谢铭远闻言呵呵一笑,顿了一下,才道:“我也不瞒你,实话实说,我给你的报价,还真是高不到哪里去!”

    尽管早就猜到了一点,但对于谢铭远如此干脆的承认,李谦还真是有点小吃惊,当下就忍不住笑着问了一句,“为什么?”

    谢铭远就笑道:“你,加上廖辽,当然是大卖的保证,道理上来说,想要抢着做廖辽新专辑发行的公司,没有三十家,也有二十家,但我可以跟你保证,所有公司都不会给你太高的价格,至少是,不会给到让你满意的那个程度!”

    李谦闻言,笑而不语,只是看着他。

    谢铭远见状,就缓缓地继续道:“事实上,尽管我们能给的价格也不算高,但肯定不是最低。而且,你知道的,索尼的发行渠道,就连华歌和信达都比不上,其它那些公司就更不用说,所以,我们的价格虽然不算高,但签给我,最终你那间工作室能拿到的分成,肯定还是最高的,这一点,我同样可以保证!”

    顿了顿,他笑道:“至于你问的原因,你知我知而已,我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总之一句话,你是新人,又完全没有自己的渠道,所以,不宰你,我们宰谁?”

    李谦闻言,不由得摇头苦笑。

    谢铭远这话虽然不客气,但真是坦白的可以。

    不过,新工作室,完全没有发行渠道,手里又握着廖辽新专辑这样足可以供人大吃一口的大蛋糕,所以,业界默契地联合起来压价,也是自己早就已经猜到了的,不是吗?

    这个世界的规律就是如此,你是新人,刚进入一个圈子,那就肯定要先吃点亏、顺便学学这个圈子里的生存规则——新兵蛋子、新生蛋子、业界新人,以及新的工作室、新的唱片公司、一家新开的店铺,等等等等,道理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心里明知如此,但李谦就是不习惯谢铭远说话做事这股咄咄逼人的气势。于是,顿了顿,他笑道:“既然谢总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那我还真得好好考虑考虑?;蛐?,我该找个时间约渡边先生出来吃个饭,跟他也聊聊?”

    谢铭远闻言,脸上表情顿时就为之一滞。

    片刻之后,他脸上却露出一抹奇异的微笑,道:“没用的,渡边虽然一直都想拿回一些权力,但是在中国的地面上,还是得中国人说了才算?!?br />
    就这一句话,李谦就知道,渡边和一和谢铭远之间的内斗,至少到现在,还是谢铭远掌握着优势的。

    于是,慢慢地咂了一口红酒之后,他点点头,说:“回头你派人来谈吧,不过丑话说前头,要是你们给的价码太不像话,我可是不会答应的?!?br />
    “那是当然!”谢铭远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得胜般的笑容,举起杯子,跟李谦“?!钡嘏隽艘幌?,笑道:“合作嘛,自然是要双赢才好!来……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李谦笑笑,跟他碰杯之后,一边喝酒,一边却是不由自主地就想起前些天齐洁说的那番话来——

    当时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自己刚刚否决了她计划招聘六个人来跑发行的计划,于是她很认真地跟自己说:“虽然我让你失望过,虽然在发行和销售上,我的确还是个新人,但我愿意去尝试,我不怕失败,所以,让我试试吧!你们负责做出好的音乐,我就负责去做一个好的商人!因为咱们真的不能没有自己的渠道!”

    于是最终,自己批准了她的招聘计划,只是把名额缩了一下。

    …… ……

    车子在楼下停住,李谦熄了火,拔出钥匙,却坐在车里,许久都没有下车。

    过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喃喃地道:“渠道啊,渠道……那就试试吧!”

    ***

    最近推荐票真的好少啊,大周一的,刀求几张推荐票行不行?(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