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九章 周嫫的新专辑
    收拾好书本走出教室,李谦下意识地就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棉服。

    进入十二月,天气越发冷了下来。

    站在走廊里,李谦出神地看着校园里已经落光了叶子的老槐树,久久不动。

    “老李,中午你不会真不去吧?”路斌从教室里出来,见李谦站那里发呆,就开口问他。

    嗯,本来在刚入学的时候,李谦做过短暂一天的小队长,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李队”,但后来,因为大家分到了一个宿舍,排过年龄之后,同宿舍的人又开始叫他“老二”,但不得不说,李谦尽管看着脸嫩,是跟他们同龄的,但说话做事之中,有些成熟的部分,实在是让人没法注意不到。

    于是慢慢的,李谦自己没说什么,但宿舍里的几个兄弟反倒觉得叫他“老二”神马的,显得有点轻佻,反正李谦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嗯,对这个人,总觉得要多尊重一点、多一点客气,所以,也不知道是谁的起的头,反正到后来大家就开始叫他老李。

    李谦回过神来,扭头看看他,笑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还有点事儿?!?br />
    这时候宋玉品也出来了,就怪笑着说:“想好了哇,这次宿舍联谊可是我死活求了孙玉婷好几天,她才帮忙撺掇起来的,错过这个村儿可没这个店!她们宿舍里,可全是美女??!”

    李谦笑笑,“真不去了,有事儿,以后再等机会吧,倒是你们。多努力啊,争取搂回来两个!”

    宋玉品怪笑着?!肮?,哥们一定努力!”

    说话间,同学们一块儿嘻嘻哈哈的往前走,李谦的脚步有点慢,渐渐就落到了后面,路斌故意放慢脚步,等了他一会儿,两人并排走了几步,他问:“你最近几天都有点心不在焉的,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李谦扭头看看他,笑笑,摇头,“我能有什么事儿!没事儿!”

    说话间,他抬手拍拍路斌的肩膀,“中午你们加油,别丢了咱宿舍的范儿!”

    …… ……

    其实是真的。李谦什么事儿都没有。

    工作室现在蒸蒸日上,齐洁最近开始带着人往外跑,据她说,跟好几家影视公司联系过了,对方也算是给了积极的回应,虽说暂时还没拉来什么活儿,但工作室终归是开始往影视配乐这方面伸手了。而五行吾素那边的练歌也相当顺利。第一批六首歌。已经全部通过了李谦的认可,第二批的四首歌。也已经大差不离,可以说,下一步随时都可以进录音室了。

    廖辽的合约还没到期,但跑完了全部十五场商演的她,跟长生唱片那边已经没有什么业务关系了,也就正式开始到李谦工作室这边每天点卯。后来嫌门口给她挂的牌子“廖辽休息室”不好看,那丫头居然没跟任何人吱声,自己偷偷找地儿做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牌子,只是把牌子上的字改成了“音乐副总监”,然后给换了上去。而且居然是过了好几天才被工作室的工作人员给发现,一时间,不管李谦还是齐洁,都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然后,嗯,李谦点了头,干脆就真的把她那块牌子给留了下来。

    她现在正处于一边休息,一边时不时的跟公司里几个音乐人讨论讨论自己的新专辑的时期,闲的了不得,恨不得天天拉着李谦陪她逛街。

    所以……真的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作为一家开张不过两三个月的小工作室来说,李谦工作室眼下的状态,让李谦自己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至于学业,别看他这个学期似乎很忙,又是开工作室啊,又是帮五行吾素做专辑之类的,但一个学期快上完,他还一节课都没落过,成绩也都相当好。

    但是,他最近就是觉得心情不好。

    说不出来为什么,也似乎毫无缘由,但就是心情不好。

    而且,是很不好。

    实话说,最近几天,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矫情。

    明明一切都那么顺利,还有什么值得不高兴的?

    …… ……

    冬天的顺天府,即便没有风,也很冷。

    李谦推了自行车,把自己的毛线帽子捂紧了,手套也带好,然后才骑车回家。

    入读顺天电影学院,他真的就是想学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已,并不想惹来什么是非,甚至都不想惹起谁的注意,所以,平常上学,如果不留在宿舍住宿,他也只是骑着自行车往返学校和家,而不会选择开车。

    只是,冬天骑车,有点冷。

    等一路回到家里,耳朵几乎冻僵,但身体倒是热腾腾的。

    房间里暖气供的很足,李谦脱掉衣服洗了把脸之后,就自己烧水、冲茶,然后端着茶杯冲着外头阴冷阴冷的天空发呆。

    许久之后,茶水都凉了,他才想起来抿了一口。

    然后,他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去。

    过了大概十几秒钟,电话那头接通了,是许久没听到的曹霑的声音。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有事?”

    “没事儿,就是想问问你最近忙什么呢?”

    “哦,没忙什么,听戏,看电影,写了几篇评论,然后,陪女人逛街!”

    李谦沉默下来。

    过了片刻,曹霑突然说:“遇到难题了?”

    李谦笑笑,在电话这头摇着头,说:“没。就是觉得……突然觉得有点没劲?!?br />
    曹霑闻言,“嗯”了一声,然后才缓缓地道:“做生意,跟做音乐,真的是两码事。至少我就不会做生意,总觉得那些事情太烦人了,还是单纯的做点音乐写点东西比较好。你呢,也是这样才觉得没劲么?”

    李谦想了想,点点头。说:“有这方面的一点因素,还有一些……嗨。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吧,不过其实我倒觉得不是主要的,毕竟现在工作室的日常事务,其实我都不管的,我其实就是在做音乐,但我还是觉得挺没劲?!?br />
    电话那头,曹霑停顿了片刻,说:“男人没劲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另外找个女人打一炮,就好了?!?br />
    李谦闻言失笑——这句话。上辈子他还拿来教过不少小老弟呢,没想到这一世居然会听到有人拿它来指导自己。

    顿了顿,他说:“我原本觉得,开个工作室也挺好,能签自己喜欢的歌手,帮他们做专辑,然后?;箍梢宰鲆恍┛赡懿徽跚亩?,然后,嗯,还能挣钱的嘛,我虽然不是什么对钱有多热爱的人,但多挣点钱总是好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尽管我把大部分事情都丢给别人去做了。但自己的工作室啊。哪里能完全不惦记?这一惦记,烦心事儿就多了。就开始觉得没劲了!对了,你这些年老是一个人单干,是不是就因为这个?”

    电话那头,曹霑想了想才回答,“我不开工作室,纯粹就是因为我不缺钱??!我跟你还不一样。不过,嫌累就关了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搭进去一点钱,闹明白了就好,就算是赔点儿,你多写几首歌不就出来了,实在不行,哥哥我给你兜底?!?br />
    李谦笑笑,说:“那怎么行!还是要做下去的,不为我自己,也得为别人!再说了,男人嘛,哪能说自己不行??!”

    曹霑闻言,嗤之以鼻。

    “再diao的男人,一夜来上三四发,女人问你还行不行,你还能再硬起来?狗屁的一夜七次郎,都是吹牛逼的!当然,三分钟缴枪的,或者天赋异禀的,你当我没说!”

    李谦哈哈大笑。

    又闲聊几句,挂了电话,李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重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愣愣地出神。

    然后,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李谦拿起手机,看清那个名字,脸上不知不觉就露出一抹笑容。

    电话接通,她说:“根据我掌握的你的课程表,下午没课是吧?过来喝酒!”

    李谦想了想,说:“好?!?br />
    …… ……

    李谦的车子在大门口刚一听下,周嫫就裹着件厚厚的羽绒服打开门跑出来,头发乱糟糟的,笑容却是说不出的甜美,“这次那么简单就答应了?喂,这不像你??!”

    李谦笑着锁好车,推着她进门,自己回身关好大门,也紧赶着往屋子走,“你赶紧先回屋里去,显摆你不怕冷啊,穿个秋裤就敢往外跑,冻死你完事儿了!”

    周嫫嘻嘻哈哈,其实真是冻得不轻,一溜烟儿跑回屋里,感觉到房间里那热腾腾的气息,这才觉得舒服些,拖了羽绒服,她又笑着说:“喂,过去我打电话叫你来喝酒,你平均每3.15次才会答应一次的,这次怎么那么痛快?”

    李谦一边脱外套一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还3.15次?你数学不错??!”

    周嫫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

    应该说,一旦抛开多愁善感神经质的那一部分,周嫫身上更多的其实是孩子气,和男子气。而且,她似乎从来都不在乎所谓形象这回事。

    刚才吴妈正在厨房,这会子听见动静,也跑过来打招呼,“李谦来啦,没觉得你会来呢,就只做了三个菜,这不,你说要来,小姐就催着我再多几个菜,你们等着啊,这就出锅!”

    李谦来的次数多了,跟她也不客气,就道了谢,然后问周嫫,“你最近不是开始录专辑了么?录音期间,你也敢喝酒??!”

    周嫫正伸手接过他的外套帮忙挂好,闻言特得意地说:“等着!”然后跑到茶几上拿了个东西,蹦蹦跳跳跑到李谦面前,“当!当!”,炫耀一般拿着一个没有任何包装的CD盒,晃了晃,说:“一共五首,昨儿正式录完的,还没做后期呢!”

    说话间,她拉着李谦走到沙发旁,把他摁到沙发上,然后跑过去把CD放进CD机里,按下播放键,笑着跑回来,坐到李谦身边,小学生一样,板板正正的。

    音乐响起。

    李谦翘起二郎腿。

    但是,一段前奏都没听完,李谦就眯了眯眼睛。

    然后起唱——周嫫就是周嫫,陌生的歌,陌生的旋律,陌生的歌词,但哪怕是歌词曲调都烂成了渣也没关系,只要那是周嫫唱的,那就是好听。

    她的嗓音,空灵雀跃,像是一捧被掬起的泉水,顺着手指的缝隙落到了山石上。

    泠然作响,肺腑生凉。

    但是……这并不完全是她过去的路子。

    唱腔没有问题,嗓音没有问题,唱功就更没有问题。

    尤其是她在极高的音区的那一点半假音,几乎是全凭着气息在唱,她自己倒是游刃有余,但据李谦所知,国内所有的歌手加一块儿,能唱到这个水准的,不足一个巴掌数。

    甚至,往狠了说,国内能把歌唱出她这个味道的,就她一个!

    只是,这不是她过去那种怪异和另类的风格。

    有点偏商业化。

    但偏偏,不知道是周嫫自己的想法,还是谢铭远这位制作人的手笔,总之,她这首歌,在明显偏商业、偏流行的风格中,又带着那么一点点挠人心痒的小文艺范儿。

    小提琴,加苏格兰风笛……有点诡异。

    然后,第二首略好,有了些她过去的影子,但还是那个套路,只是偏流行的方向没有那么重,那股子小文艺范儿也暂时不见,反倒是周嫫唱腔中的那一抹另类,被放大了出来。

    这就比第一首要耐听许多。

    实话说,在过去的那些年,国内的都市情歌一直都不是什么主流,但周嫫却能独出众人之上,成为国内歌坛独树一帜的都市情歌高手,甚至被誉为四大天后之一,靠的可从来都不是什么流行风格,她靠的就是自己的特立独行的形象,和更加特立独行的华艳嗓音。

    而如李谦之类歌迷,最喜欢的也正是她的这一点特立独行。

    第三首……好吧,这就是纯粹的商业流行风格了,只不过当这样的作品落到周嫫手里,不消说,她还是唱出了独特的韵味,让这首歌听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的流行范儿。

    等到五首歌全部听完,李谦放下二郎腿,沉吟片刻,扭头跟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的周嫫对视着,问:“想听好的,还是坏的?”

    周嫫毫不犹豫地说:“好的?!?br />
    李谦点点头,说:“你唱得很好,没有问题,近乎零瑕疵?!?br />
    周嫫笑笑,一跃而起,“那就行了,喝酒喝酒。我前几天特意去买了一箱西凤酒,顶级的哦,据说是二十年陈酿,还一直都没喝呢!”

    等她拿了瓶酒过来,正好吴妈端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进来,招呼李谦到饭厅去,李谦一边起身,一边笑着问:“你就不想听听不好的?”

    周嫫讶然,一脸不解的模样,“既然是不好的,为什么还要听?”

    这一次,反而是轮到李谦哑口无言。

    ***

    这大周二的,俺再求几张票呗?

    话说,月票不是谁都有,也不是随时能有,但推荐票呢?这可是每天都有的不?反而不投出来就浪费了对不对?那,诸位,咱以后记着每天投几张推荐票支持一下好不好?

    推荐票虽然貌似不算啥大事儿,但对于作者来说,也是巨大的支持??!

    刀拜谢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