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五章 阿朱与天山童姥
    “你说这季节太匆匆,斑驳了我的笑容和你的梦,你笑得很大声,你走得太轻松,一路走来的你,是否早已忘了曾经的你我有过一样的心情……”

    录音室里,周嫫眯着眼睛,双手紧抱话筒,唱得迷离且动情。录音室外,带着监听耳机的谢铭远也是一副陶醉加惊喜的模样,忍不住听得眯起眼睛。

    一曲终了,谢铭远扭头看向录音师,见他点了点头,这才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向大玻璃后的周嫫,冲她竖起了双手的大拇指,同时忍不住大声道:“GOOD!完美!”

    周嫫笑笑,在录音室里也摘掉了耳机,然后打开门出来,问:“还可以?”

    谢铭远笑呵呵地道:“岂止是不错,简直完美!完美到没办法做到更好!就这一遍就OK,我觉得前两遍都没必要保留了!”

    周嫫就笑笑,走过来也坐下,从录音师手里接过耳机,认真地听了一遍之后,她自己也点点头,摘下耳机,笑道:“还好!那就这样吧!”

    “还好?”谢铭远笑道:“嫫嫫,这些年我也替那么多人制作过专辑了,要论到唱功,你绝对是前三名的!尤其是刚才这一遍,那气息,简直绝了!就这样,这首歌,过了!”

    周嫫笑笑,似乎并不觉得被谢铭远夸了一通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心情淡然的很,只是道:“那这么说,我已经可以下班了?”

    谢铭远哈哈一笑,“当然可以下班了,今天就到这里!”

    同时忍不住感慨,“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哎。我说嫫嫫,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本来以为前面那五首。你就已经够厉害了,最近感觉唱功啊、气息啊、稳定性啊,对,尤其是稳定性,简直要爆棚了??!你这状态,也太好了吧?”

    周嫫笑笑,走过去拿起自己的单肩背包,冲录音师挥了挥手,然后对谢铭远道:“那我走啦,明天见!”

    谢铭远笑呵呵地说了声?!懊魈旒??!比缓罂醋胖苕拼蚩抛叱鋈?,自己摇头笑了笑,然后赶紧又抓起耳机,对录音师道:“再给我放一遍!”

    同时忍不住笑道:“什么是天才?这就是天才呀!本来只能算是水平之上的一首歌,但是让她这么一唱出来,就是那么好听!”

    录音师笑呵呵地点头,“她是周嫫嘛!”

    …… ……

    周嫫回到自己的休息室。见经纪人邹文槐正在打电话,也不等他,就说了声,“我录完音了,先走了!”然后转身就走。

    出了门,她掏出手机,用前不久刚刚学会的短信打出一行字来。然后点了发送:“喂。你不是说要来接我?我录完音了,你来吧!”

    过了不到半分钟。短信回过来:“你不是要录音?怎么结束那么快?”

    周嫫就笨拙地回短信:“今天状态不错啊,就录得快?!?br />
    过了一会儿,短信回过来:“可是我还在上课啊,你在你们公司楼下的大堂等我一会儿,还有二十来分钟就下课了!”

    周嫫看清短信,撅了撅嘴,回了个“好,那我等你!”然后才继续往外走。

    公司尽头的出口处,是一片集中的办公区,周嫫一走过去,不少索尼唱片的员工就纷纷的打招呼,“周小姐好!嫫嫫姐好!”

    周嫫笑着点头,“大家也好!”

    …… ……

    索尼唱片在十七层,而这栋办公大厦的一楼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周嫫坐电梯下到一楼,带着墨镜、背着自己的单肩包,随意找到一个没人的卡座坐下,就把自己的游戏机从包里掏了出来。

    这是一款搁到现在来说已经有点落伍的游戏机,国产的,叫做“深海捕鱼”。

    从敦煌回来之后,她的心情有了好转,但仍是喜欢每天一个人发呆,吴妈看了心里愁得不行,偶尔一次收拾东西,她发现了这个自己孙子早已经不玩的游戏机,一时冲动,就给周嫫拿了过来,把这个二手的游戏机送给了周嫫。

    周嫫本来对这类东西不感兴趣,那天闲极无聊,偶尔拿起来玩了一把,很快就摸清楚了游戏规则,然后……她居然玩得津津有味,而且从此就喜欢上了。

    到现在,这游戏她已经通关了好几遍,分数已经攒了几百万分,但每次从头玩起,她却仍然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似乎永远都玩不厌。

    于是,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大堂里,一个打扮入时、虽然戴着墨镜但仍然能让人一眼看去就感觉漂亮之极、同时气质也非常出众的美女,就独自一人坐在卡座里,开着声音、biubiu的打着似乎只有小孩子才感兴趣的游戏,且玩得不亦乐乎。

    偶尔有人到附近的卡座坐下,无不好奇地瞥过来一眼,对此表示讶异。

    …… ……

    一个看上去能有三十岁上下、高大英俊的男人走过来,看看周嫫,问:“小姐你好,请问这里有人么?我可以坐下吗?”

    周嫫抬头瞥他一眼,不吭声,继续低头打游戏。

    那人坐下,笑呵呵地看着她,问:“你玩的这是什么游戏?”

    周嫫又抬头看他一眼,眼神里有些纳闷,但是很可惜,隔着墨镜,对方根本看不到。而随后,她还是一声不吭,继续低头打游戏。

    那人微微有些尴尬,但仍然很有礼貌地说:“你好,我叫萧檬,能跟你认识一下吗?”

    周嫫再次抬头,然后再次低头。

    Biubiu的游戏声,不绝于耳——好像对于她来说,世界上最大的事情,就是打游戏,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无视。

    对方显然越发尴尬。只好无奈地耸耸肩,站起身来?!澳嵌圆黄?,打扰你了?!彼低炅?,他转身要走,一回头,猛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年轻帅气的大男孩。

    见他冲自己点点头笑了一下,萧檬也就礼节性地回应对方,但同时,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又扭头看了那个打游戏的女孩子,心里有着些许的失望,以及些许的好奇——对方是完全不屑于跟自己结识?还是真的迷恋那个简单的游戏迷恋到那种程度?

    可就在这时。他却见到刚才冲自己点头微笑的男孩子以及走过去坐下,说:“好啦,别玩啦,你都通关好几遍了,还玩!走啦!”

    然后,他就见那个女孩子猛地扭头,冲那男孩露出一个笑脸。然后迅速地关了游戏机,站起身来,“等你嘛,好啦,走!”

    那一个笑脸,虽然被墨镜遮去了大半,却仍是让萧檬看得瞬间神魂颠倒。

    这个世界上。漂亮的女人从来不少。有能力的男人,也绝对不会缺少漂亮的女人??墒钦飧鍪澜缟?,还有一种女人,可以美到叫人神魂颠倒,而偏偏,那种级别的美,从来都不是那些拥有着花一样的脸蛋儿和梦一样完美的身材的所谓美女们所能理解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美,叫做气质。

    美到那种程度的女人,萧檬以前不是没见过,可惜,她们每一个都高高在上,即便萧檬家里薄有资产,那个等级的女人,却仍然不是他能轻易就接触得到的。

    而现在,有这样一个女孩,她不但五官精致之极,偏偏气质还空灵独特到叫人一眼难忘的程度。她就坐在卡座里,独自一人打游戏,一度让萧檬以为是不是自己的运气到了,但现在,他很快就发现,自己还是想多了。

    于是,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那女孩亲密地挎住那年轻男孩的胳膊,两人说说笑笑地走出了酒店大堂,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但片刻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恍恍惚惚里,他觉得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魅惑众生的笑,那一阕精致的下巴和嘴唇,似乎有些眼熟?

    …… ……

    李谦开车,周嫫巴拉巴拉说。

    绝大多数认识周嫫的人,当说起对周嫫的印象时,他们大概都会说:漂亮,一看就觉得她很独特,话不多,给人感觉很冷清,甚至也并不太爱笑,当然,笑起来异乎寻常的漂亮……

    但是,他们却根本就无从得知,当周嫫面对另外某个人的时候,那张嘴是有多么的能说——想当初还在离开敦煌去青海湖的路上,她就巴拉巴拉的说,现在她还是继续的那么能说,甚至于,她能从自己小时候第一次照相抹的红脸蛋儿,一口气说到前几天公司安排的一个小助理给买的一管口红。

    似乎,她平常的不爱说话,只是为了此时的说个不停。

    “今天我的录音很顺利,不过我觉得那首歌很一般,总之……觉得差点意思,词有点空泛,曲子也不够好听,不过还好,反正我超级自恋,只要我唱过了,我就会觉得还不错?!?br />
    “新专辑的封面,他们做的文案是希望我做一个头发都炸起来的那种发型,不是一根根分开那种爆炸,就是……反正就是都立着,然后,让我抹大大的口红,就好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那样很长的一道!他们就是觉得我一贯的形象就是离经叛道嘛,所以……不过我不太满意,我想带上我那顶大草帽,你觉得怎么样?”

    “对了,那本《天龙八部》你写完了没?我还等着看后半本呢!呃,对了,你将来准备要把它们都拍成电影吗?我是说还有那本《笑傲江湖》?”

    终于到了家门口,李谦停下车,倒是没急着下车,而是点点头,说:“要拍的,不过,估计要么是上下部,要么就是三部曲,现在还没想好?!?br />
    周嫫闻言赶紧小学生一样举起手来,“报名报名,我要演阿朱!”

    李谦讶异,问:“你不是一直都在抱怨我不该把阿朱写死吗?为什么又要演阿朱?”

    周嫫却好像比他更讶异、更不解,看那意思,似乎是在责怪李谦怎么可以不理解自己的想法,于是她只好解释道:“就是因为你把她写死了所以我才要演啊,我还没死过呢,在你的电影里死一次,以后就不用害怕死这件事了?!?br />
    李谦闻言,有着片刻的愣神。

    然后,他抬手捏了捏周嫫的脸,笑道:“省省吧,阿朱那种贤妻良母型的角色,你演不了的,你更适合演天山童姥!”

    说话间,李谦拉开车门下去,周嫫还留在车里,自己仰着脸儿寻思片刻,喃喃道:“天山童姥……嗯,不好,一个永远不会死的人,没意思!”

    可惜,李谦没听见。

    ***

    第二更!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打赏,求飘红,求你们能给的一切!

    你们看到这一章时,我肯定还在火车上,希望明早到西安之后一切顺利!

    拜谢诸位!(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