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六章 事毕,又毕,又又毕。
    李谦跟周嫫之间的关系,很奇怪。

    至少是在吴妈看来,简直无比的奇怪。

    首先他们俩肯定不是夫妻,其次,李谦好像也没有要纳周嫫做妾的意思,而周嫫似乎也并没有要嫁给李谦的意思——在吴妈的那个日历本里,清楚地标着呢,只要李谦过来,她就在日历本上标个符号,留宿,打对号,过来吃顿饭,打三角号,露个脸不吃饭就走,那就是叉号,而自从那天俩人发生了关系之后,到现在一共十七天了,吴妈的小本子上居然只打了三个对号、一个三角号,加一个叉号。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这十七天里,他俩见面的次数居然只有七次!

    这要按正常思路来说,年轻男女要一旦处到一起去了,甚至都那啥了,至少在那短时间内,那还不得好到蜜里调油?这么些年过来,吴妈早就见惯看惯了,现在的年轻人,跟她们这一辈人已经不好比,那谈恋爱的小男女,在路边当着那么多人亲.嘴的都不稀罕,何况是李谦和周嫫这样上.了床的孤男寡女?

    可李谦跟周嫫就偏偏不!

    他俩的关系,很淡。

    不用任何人说,也不用问周嫫,吴妈这双眼睛清清楚楚地看着呢,小日历本上也记着呢!

    那天俩人都喝高了,是吴妈最后给锁的大门,那次就不用说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是连着两天,这还多少有点意思,但随后,李谦一走就是五天都没露一个面,后来来了一次。也就是吃了顿饭就走了,从头到尾。周嫫都是淡淡的,俩人也能有说有笑,也好像有搂搂抱抱,但偏偏,李谦要走了,她顶天了也就是来一句,“哦,要走啊,也好!”

    就这句话,让吴妈听了简直是又气又急!

    按说吴妈只是个保姆。人家的感情事,实在不是她该多嘴的,但她在周嫫家里做了这么多年,彼此也早就已经处出感情来了,别的事情,她可以装没听见、装不知道,可这事儿牵涉到周嫫一辈子的幸福。她顿时就觉得自己不能再装不知道了——周嫫可是已经嫁过一次人了的,还是给人当小老婆,这本来就矮了半头,哪还能心里没数?

    于是,过了后,等李谦走了,她就瞅了个机会。问周嫫?!澳阆爰薷??”

    周嫫当时好像微微有点吃惊,但她那个人。就算吃惊,也充其量就那么一下,随后就又淡然地看着吴妈,想了想,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大概他要是想娶我,我就愿意嫁吧!”

    于是吴妈就又赶紧问:“那他要是准备让你当小老婆呢?”

    周嫫闻言愣了一下,似乎皱了皱眉头,但最后,她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无所谓地说:“也可以??!这些……没那么重要吧?”

    这回开始轮到吴妈愣了。

    “这怎么会不重要呢?”她当时就着急地说:“你要是正室,那就是一人之下,他娶不娶得上别的女人,都得你点头,那他这辈子对你,还能有个不好?而且正室是什么意思?你生了儿子就是嫡子!别的女人就算娶进门来,也得看你的脸色过活!”

    可周嫫闻言愣了半天,回了一句,“可是,我不需要谁看我的脸色???”

    吴妈又愣。

    同时,她心里忍不住哀叹:就这个傻丫头,这要是真嫁给人家,别说做小妾了,做正室都能让人家给玩死!

    于是,她忍不住就敦敦教导一番做女人必须要去努力争取一些什么,见周嫫一副似懂非懂、而且似乎也毫不在意的样子,她又问:“那他说要娶你了没?”

    周嫫想了想,摇头,“没有?!?br />
    顿了顿,她又特意解释道:“对了,我早就知道他有女朋友的?!?br />
    这下子吴妈彻底了然,但于周嫫、于李谦,她却只能在心底里哀叹一声,别的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还要说什么?

    目前肯定是情人,未来连小妾都不知道有没有资格!

    而偏偏,周嫫居然怡然自得!

    …… ……

    正是因为有了上次的对话,这次李谦过来,顿时就觉得吴妈有些异样。

    饭菜丰盛,那只是题中应有之意而已,过去李谦每次来,吴妈也总是要多收拾好几道菜的,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让李谦觉得奇怪的是吴妈的态度。

    她似乎……有些刻意的讨好?

    李谦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讨好自己?

    于是,吃过饭,周嫫在房间里听CD,李谦就特意跑出去,溜达到厨房,悄悄问:“阿姨,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我怎么觉得您今天有点不大对劲?”

    吴妈笑呵呵地,连连摆手,“没事儿,没事儿!”

    见李谦有些狐疑,似乎不相信,她还特意强调,“真没事儿!”

    李谦却点点头,似乎是明白了一点什么。

    …… ……

    当天晚上,吴妈走后,两人很快就滚到了床上。

    周嫫的性子似乎很冷,但其实作为女人,她在床上却有着一种独特的媚意,说不清道不明的,似乎光是那脸蛋儿上的潮红、那迷离的眼眸,和那轻轻浅浅的婉转呻.吟,就已经足够让上辈子其实并不缺少这方面生活的李谦亢奋不已了。

    所谓鱼水之欢,所谓被翻红浪,难描难画,一言难尽。

    事毕,又毕,又又毕。

    李谦倚着床头,很惬意、很挥洒,但这次真的是筋疲力尽了,完事儿之后好几分钟,还在那儿喘,但眼睛却眯起来,一副事后无比享受的迷离状态。

    周嫫侧着趴在他身上,喘息细微,浑身上下泛着一抹说不出的潮红颜色。

    在女人来说,周嫫的个头儿不算矮,看去又瘦瘦的。就显得身体线条略略瘦削,但其实。她只是骨架偏小而已,补了半年之后,她身上早就已经有些肉嘟嘟的,摸上去很有些软滑弹手的感觉——妙不可言。

    李谦逐渐回过神来,拉起她的手,手指无意识地在她的小臂上婆娑片刻,才恍惚地回过神来,说:“我觉得你最近在变胖?!?br />
    周嫫“嗯”了一声,似乎还没歇过来,就不太愿意说话。

    李谦就低头看着她。突然问:“专辑的歌,都收齐了?”

    周嫫就又“嗯”,还是不说话。

    李谦的嘴张了张,又阖上,再张开,再阖上。

    有句话,他始终张不开口说。

    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潜意识里发觉到有些异常,周嫫借着李谦的身子微微欠起上半身,手臂就支在李谦的胸口,说:“你想说什么?”

    李谦闻言笑笑,摇摇头。

    于是周嫫就又趴下。

    但片刻之后,李谦说:“吴妈照顾你好几年了吧?你不要那么没礼貌,以后还是要叫人家一声阿姨的。至少就我感觉。她是真的很疼你?!?br />
    周嫫闻言好一阵子没说话。然后她才一如刚才地“嗯”了一声,然后说:“可是。我就是喜欢叫她吴妈呀!”

    李谦闻言低头看看她,手掌在她光.裸.着的后背上缓缓地婆娑片刻,然后在心情轻轻地叹了口气。

    …… ……

    李金龙在事后很快就打听出来,抢走《绝密追踪》配乐的,是华歌唱片。

    如果是圈外人听到这个消息,或许会直接就气炸了肺,毕竟李谦工作室跟华歌唱片还正在合作呢,而且双方合作的项目,还是对于华歌唱片来说,绝对不容有失的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可就在这个时候,华歌唱片居然宁可自己降价,也把本来已经落到李谦工作室手里一半的项目,给抢走了——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不仗义,这简直就是不把李谦工作室放在眼里。

    但是作为圈内人,不管是此前在圈内待了十几近二十年的李谦和李金龙,还是入行从三四年到十来年不等的廖辽、孙美美等人,甚至就连刚刚入行满打满算还不足一年的齐洁,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却顶天了也就是无奈地叹口气——任何圈子,都绝不像外界看起来的那么和睦,同行之间的商业竞争与商业合作,也从来都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过家家。

    有竞争,也有合作,竞争的时候可以合作,合作的时候也会竞争,这才是业界常态。

    所以,尽管这个消息绝对不会叫人心情愉快,但却被工作室控制在了少数几个人的范围之内,而李谦工作室跟五行吾素之间的合作,也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这又是李谦一人包办的一张专辑,十首歌的选择,也大体沿袭了《姐姐妹妹站起来》的思路,从《哎咿呀》、《对面的男孩看过来》的少女青春风,到《爱》、《蝴蝶飞呀》这样的纯青春向作品,再到《宝贝对不起》这样的舞曲,以及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脉相承、拥有浓厚异域风情的《喀秋莎》,再加上《中华民谣的》中国风,一直到最后,落笔于《祝你平安》、《夕阳红》和《最好的未来》这三首负责压阵的作品。

    可以说,在确定了选歌之后,李谦就已经确定,这张专辑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有这样的十首歌压在一张专辑里,就算是偶有失手,甚至很有可能会出现某首歌并没有达到此前的预期,但十首经典歌曲,总不至于每一首都失手的,李谦可以确保,这十首歌,至少有六首以上可以火爆起来,至少,合约中规定的分成底线五百万,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只要卖过了五百万张,不求过高,哪怕只是刚刚五百万张,按照双方的分成合约,这就代表着李谦工作室将会有有一笔高达近千万的分成入账。

    对于目前还处在起步期、建设期的李谦工作室来说,尤其是,在工作室即将要为两位天后级歌手制作新专辑的时候,这样的一笔收入,简直就是及时雨。

    目前来说,五行吾素的练歌已经进入后期。即便是当下五个女孩子里唱功最差、态度也最不认真的周萍萍,到了这个阶段,音准、音高、音色,也已经绝对达标,所以最后剩下的,其实就是感情,和色彩。

    当然,对于歌手来说,这个也是最难的。

    音准音高,只要你端正态度,照着歌本勤加练习,以职业歌手的基本功和职业水准来说,最后都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和难度的,因为这就是本行,但一首歌的感情把握问题,却绝对不是把歌练熟了就能自然而然掌握的。

    简单来说,它需要走心。

    当然,同时还需要天赋。

    像廖辽,在唱歌这件事上,天赋极佳,而且她显然是真的热爱唱歌这件事、这个职业,所以她唱歌,很走心。很多歌,往往拿到她手里之后,她练上几遍、熟悉了谱子和歌词之后,很快就能基本把握住一首歌的感情基调和发力点,即便是偶有模糊不清、她自己也拿不准的地方,经过李谦稍微一点拨,也就立刻拨云见日,再不需要李谦多说什么。

    五行吾素的五个女孩子,在天赋上,是当然不好跟廖辽比的。

    在过去,李谦帮她们做《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的时候,就最头痛这一点,不过那个时候的她们,还是相当勤奋的,而且五个人都非常听话,让怎么唱就怎么唱,哪怕不理解,哪怕硬掰着自己,也会按照李谦的要求去做。

    而到了现在,五行吾素内部开始分化,有些人,诸如谢冰,再如王靖雪,她们的天赋固然难有改变,但长时间坚持下来的勤奋学习的态度,却让她们对歌唱、对感情的领悟和把握能力,逐渐出于众人之上,所以在她们两个身上,李谦显然省心不少。虽说不至于像廖辽那样一点就透,但多掰两遍,慢慢的也就顺过来了,顺过来了,她们很快就懂了。

    至于像进步幅度有限的司马朵朵和孙若璇,虽然要多费点力气,但好歹总算上路。

    只是到了周萍萍……好吧,又是周萍萍!

    实话说,如果刚一开始接触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李谦还顶多只是在心里叹气,绝对周萍萍这个女孩子快要掉队了,可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他才深刻地认识到,周萍萍已经不是“快要掉队”,而是已经掉队很远了。

    简单来说,她的心,已经不在唱歌上了。

    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试验之后,李谦索性放弃,只要求她的唱段勉强达到最基本的要求,就不再刁难。

    说来也怪,如此几天之后,周萍萍的态度反倒为之一变。

    好像是,这个女孩突然之间似乎感觉到了李谦释放出来的善意一样。

    然后,不管李谦心里有多么的感慨,总之,随着五行吾素练歌的速度开始突然加快,她们的新专辑,很快就到了试录音的阶段。

    ***

    跑了一天,各种手续,各种检查,终于安排上病房了。

    疲累欲死,不过还是咬着牙写出来了。

    求一下推荐票!

    然后,嗯,俺滚去睡了,拜托诸位!(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