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章 你是我的!
    其实李谦上辈子是勉强可以算是半个厨房小能手的,至于和面包饺子,虽说谈不上多擅长,但肯定比生手一个的王靖露要强得多。

    但是,自打接了她回家,从进菜市场开始,王靖露就是里里外外一把手,从头到尾,坚持不许李谦插手,李谦要帮忙包她都不乐意,硬生生把李谦给推出厨房,让他坐着看电视,自己在厨房里包饺子。

    给李谦的感觉,好像是突然一夜之间,王靖露就长大了似的,突然就有了点当家婆的味道。于是,他就清清静静地坐着,准备享用王靖露给自己做的第一顿饭。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菜炒好了,饺子也随后出锅。

    热气腾腾的一桌摆上来,突然之间,李谦就回想起自己上一世的某些曾经无比熟悉的场景——其实在周嫫那边时候,也是这样的热气腾腾,也是这样的一桌子,甚至比这都要丰盛,但是没办法,似乎只有王靖露做的饭,才能让他找到这种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和过往那些五彩斑斓、恍若一梦的记忆。

    饺子下烂了不少,很多都是连汤带水的,还有些甚至只剩下皮儿了,馅儿已经彻底跑进饺子汤里,不过……拣好的吃的话,口感尚可。

    李谦夹了两个饺子塞进嘴里吧嗒半天,抬头看到王靖露期待的眼神,就笑笑,说:“除了下烂的之外,其它都挺好?!?br />
    王靖露就笑,“下烂的我吃,你吃好的!”

    刷的一下,李谦的筷子就停在了半空。

    好熟悉的一句话。

    一般来说,会说出这句话的人。只有父亲、母亲,和老婆。

    李谦前世癫玩。年轻时候不懂得去体会父母的好,等到年龄渐长,才渐渐明白一些东西。所以,在首都闯荡的那些年里,他先后交往过好多个女朋友,年轻,漂亮,几乎是基本要素,但最终,他选择的那个甚至准备要与之结婚的女孩子。却显得是那样的平淡无奇。

    她个头不算太高,而且并不算太过漂亮,以至于当李谦跟她谈了足足三年恋爱还没分手的时候,一帮损友忍不住追问,嫂子哪点好啊,居然三年了你丫都没想着换人?

    每当这时,李谦总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在那里笑而不语的装逼。但其实呢。原因说出来真的是超级简单,简直不值一哂。

    李谦之所以愿意跟那个女孩在一起,并且罕见的很有长情,甚至一度打算要跟她结婚,只是因为那个长得并不漂亮的女孩子在笨拙地为他包了一顿饺子之后,面对那煮烂了一半的饺子,说了这样一句话?!袄玫奈页?。你吃好的!”

    是的,要让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像李谦这样内心敏感而多情的男人归心,就是那么的简单——很多时候这样的一句话,就足够了。

    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李谦也曾想过,等到年纪渐渐变大一些、开始懂得疼人之后,或许有一天,自己也能从王靖露口中听到这句话,但是,他却从来都不曾料到,仅仅只是到了现在,自己居然就那么突然的,又得到了这些。

    那一瞬间,李谦这么一个二十多年没掉过泪的人,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缓缓地放下筷子,抬头与王靖露对视一眼,然后低下头去。

    “小露,有件事……”

    没等他多说哪怕一个字,王靖露突然一拍手,赶紧站起来,“啊,你看我,给忘了,我捣了蒜的,醋蒜汁,马上就好!你先吃!”

    说完了,她抬腿就进了厨房。

    李谦舔舔嘴唇,犹豫片刻,重新拿起筷子来,开始吃饺子。

    果然片刻之后,王靖露就端着两份滴了香油的醋蒜汁出来,得意地往桌子上一人一份那么一放,对李谦说:“蘸着尝尝,以前在家的时候,我妈负责下饺子,我姐负责端饺子,我最小嘛,我就专门负责剥蒜、捣蒜、调醋蒜汁,特别拿手,不信你尝尝!”

    李谦笑笑,夹了个饺子放进去蘸了蘸,塞进嘴里,很快就笑着点头,然后问:“你们这个分工是谁排的?”

    王靖露有些讶异,下意识地就回答道:“我姐呀!我小嘛,她就说,那你就剥蒜捣蒜好了!我一想,嗯,这个活儿我能做呀,那就我做喽!”

    李谦挥舞着筷子,笑道:“回头我一定找机会替你报仇!让人家坑了好多年啊,可怜的小家伙!”

    王靖露闻言愣了愣,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也对哈,凭什么我要做那么多,还要剥蒜,还要捣烂,还有费劲的弄出来,再调醋蒜汁,但姐姐就只要从妈妈手里把碗一接,端到餐厅就完事儿了!啊,她居然骗我!”

    说完了,她就气呼呼地摸出手机,李谦赶忙拦着,“你还真打电话呀!”

    王靖露一边拨号一边说:“当然要打!”

    电话接通,她开口就说:“姐,你为什么骗我?”

    电话那头的王靖雪似乎一如既往的冷静,闻言只是淡淡地说:“我骗你的事情多了,你说的是哪一件?”

    李谦闻言有点愣,王靖露就气满胸膛,“就是小时候你告诉我剥蒜比较简单那件事!”

    “哦,那个呀!”电话那头,王靖雪依旧不温不火,“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么简单的谎话,你过了十年都没发现,怪我喽?”

    王靖露愕然愣住,撅嘴。

    电话那头,王靖雪不知道是在安慰人还是在损人,仍旧是那副淡淡的口吻:“以后不要那么傻就好了,好了,不要撅嘴了,没事我挂了!”

    电话挂断,王靖露很不开心。

    李谦笑着夹起一个饺子,说:“来,我们来庆祝一下你成功的接下了小乔这个角色!”

    王靖露抬头看看他,心情似乎好了点。就也夹起一个饺子,跟李谦一碰。然后笑嘻嘻地塞到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这叫干饺子!”

    李谦就笑笑。

    …… ……

    吃完了饭,王靖露手脚麻利地收拾餐桌和厨房,李谦就坐到沙发上,对着打开的电视机,愣愣地走神。

    本来,这真的应该是挺简单的一顿庆祝饭的,而事实上,两人在吃饭的时候,也的确是都挺开心。但偏偏,一顿饭都没吃完,李谦心里却已经吃出了别的味道。

    于是,等王靖露收拾完了厨房,洗干净手跑过来,歪到李谦怀里跟他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李谦想了想。就拍拍她的肩膀,说:“小露,我有个事儿要跟你说?!?br />
    王靖露笑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除非你要告诉我你又决定去演赵云了,否则不要打扰我看电视?!彼祷凹?,她还突然拉着李谦的衣服。指着电视。一副花痴的模样,“啊。你看你看,洪成友真的是好帅??!”

    李谦沉默片刻,平静地开口说:“小露,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做错了事情,但现在,我一边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边是内心里很愧疚,所以,我一定要跟你说一说……”

    王靖露保持笑容,眼睛似乎正在紧紧地盯着电视屏幕上帅气的男主角,但不知不觉间,那笑已经僵硬起来,俄尔,她的眼睛突然一下模糊,有泪滴瞬间涌了出来。

    然后,她低头,迅速擦走泪水,“都说了,这种小事不要跟我说,不要打扰我看电视,你为什么还要说??!”

    李谦沉默。

    但片刻之后,王靖露回过头来,仰着脸儿,傲视一般地看着李谦,问:“她主动的,是吧?”

    李谦抬头看看她,最终老实地点了点头,但同时忍不住道:“其实责任在我,我那天要是不喝那么多酒……”

    但王靖露打断他,“所以呢?你想告诉我,然后甩了我么?”

    李谦愕然地抬头看她。

    她极为罕见地一脸骄傲,微微仰着脸儿,硬邦邦地说:“我告诉你李谦,你想甩了我,门儿都没有!”

    李谦越发愕然,且张开了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刻之后,王靖露起身跑开,然后眨眼间就拿着一张纸一根笔回来,就在茶几上把那纸展开,拿笔刷刷的写。写完了,她郑重地递给李谦。

    李谦愕然地接过来一看,顿时张口结舌。

    上面写着——

    “我是李谦的妻子王靖露,我无条件同意李谦纳妾,只要他喜欢。

    王靖露?!?br />
    李谦咽了口唾沫,然后抬头看向她。

    王靖露一如刚才的骄傲。

    但这时,她伸出双手来,越过那张纸,捧住李谦的脸,眼睛一眨不眨,无比认真地看着李谦,那一瞬间,似乎有某种东西正在她的眼睛里爆炸。

    她口气无比平静、却又无比坚定地说:“李谦,你记住,你是我的男人!你是我王靖露的男人!别人可以比我漂亮,也可以比我聪明,将来还会比我年轻,所以,如果有人喜欢你,爱你,勾引你,你可以心动,也可以行动,但你一定要告诉她们,想要把你抢走,门都没有!因为你是属于一个叫王靖露的女人的!”

    顿了顿,她眼神略微缓和,却还是平静而坚定地道:“还有一句话,你也别忘了告诉她们,那就是,‘总有一天,那个叫王靖露的女人,会让她们所有人都知道,她配得上拥有这个男人。而她们,都不配!’”

    李谦终于从愕然中回过神来,忍不住把那张纸丢开,反手抓住王靖露的手,认真地看着她,下意识地摸上她的脸蛋儿,轻轻地喊,带着心疼、带着不解、带着犹豫,“小露……”

    这个时候,刚刚在那一瞬间似乎母.兽般爆发的王靖露,好像突然又松弛下来,她吸吸鼻子,挣脱手,自己抹了把脸,笑道:“好了,爆发完毕!”

    见李谦又有些愕然,她忍不住笑笑,说:“刚才吓着你了吧?”

    李谦摇头,然后点头。

    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一个这样子的王靖露。

    如护犊的母狮。

    凶悍、霸气、锋芒毕露。

    甚至,有一点凶狠。

    王靖露见状就又笑笑,干脆踢掉拖鞋,盘腿坐到李谦对面,“好了,我的话说完了,你是赞成,还是反对?”

    李谦笑笑,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但很快,他就忍不住开口,“但是……”

    王靖露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似乎今天王靖露已经好多次打断李谦的话,这搁在过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王靖露的性格,从来都是会很有耐心地听你把所有话都说完,而面对李谦,她更是不但会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更是几乎言听计从,几乎很少会发现自己的其它意见。但今天,她就是这样做了。

    然后,她说:“好了,那我就当你同意了。那现在说说吧,一共几个?”

    “呃……”李谦愣了一下,赶紧道:“还几个?一个还不够我内疚的?”

    王靖露笑意盈盈地看他一眼,“真就一个?”

    李谦赶紧表态,“真就一个!”但这句话刚说完,他的底气马上就不那么足了,有些支吾地说:“就那一次,我没能扛住,此前的,我都扛住了?!?br />
    王靖露看他一眼,然后抬头看看天花板,眼神再转回来时,她已经掰着手指头,问:“廖辽?谢冰?司马朵朵?周萍萍?孙若璇?还是你们学校的同学?再不然……不会是齐老师吧?”

    虽然这时候额头上肯定没汗,但那一瞬间,李谦真的是下意识里就想抬手擦汗。

    片刻之后,他小声说:“是周嫫?!?br />
    王靖露的眼神瞬间凝住。

    片刻之后,她似乎没听清一般,探过头来,“谁?”

    李谦摊摊手,无奈地道:“就是咱们都喜欢听她歌的那个周嫫?!?br />
    王靖露突然呆住。

    李谦看她那副模样,特别内疚地道:“其实,事情起因,真不是因为我喜欢她或者她喜欢我怎么样的,就是一次简单的碰面……”

    然后,他就老老实实把自己跟周嫫自认识以来的所有交往经过,和盘托出,包括了那天晚上两人酒后捅破窗户纸的事情,当然,不可避免的也就把廖辽给扯了进来,然后,他老老实实地一直说到昨天,坦陈昨天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在周嫫家里。

    这个时候,站在李谦的角度,真的是内心无比的愧疚,所以,他很坦诚的说出一切,而且唯恐会让王靖露伤心——尽管事实上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做的事情,已经不可能不让王靖露伤心了。

    但这个时候,听完了李谦和周嫫之间那些事的王靖露却只是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然后,她一脸的坚毅,“周嫫!廖辽!虽然难度有点大,但是我相信自己!”

    说完了,她扭头看着李谦,微微撅嘴,然后忍不住又伸出手去捧起他的脸。

    然后,她作势要亲过来,李谦微微低头迎合,但很快,一阵剧痛袭来,疼到李谦都忍不住“啊”了一声,赶紧抬手捂住自己的嘴。

    王靖露明明一脸的心疼,却又偏偏做出一副心硬无比的表情,看着李谦,缓缓地说:“你是我的,只要我不放手,别管她们是谁,都别想抢!”(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