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四章 调,教。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化作滔滔一片潮流……”

    不得不说,廖辽真的是很喜欢这首歌。

    大气,豪情,这首歌这种独特的经典气质,几乎是从见到的第一刻开始,就一下子打动了廖辽——也没用特意编什么伴奏,廖辽熟悉了几遍之后,只是跟着李谦的钢琴,就已经能够纵声把它唱出来,且唱得豪情四溢。

    但是,好歌人人都喜欢,尽管这种大气的歌路,会让人下意识地就认为它肯定跟廖辽是最贴的,但并不是说何润卿就完全不能唱了。

    所以,等到廖辽连着唱了两遍,越唱越好,也越唱越得意的时候,李谦却停下来,招呼坐在一旁的何润卿,“润卿姐,你也来试试?!?br />
    何润卿有点愣,下意识地抬手指着自己,“我?”

    李谦肯定地点点头,然后问:“怎么,你唱不了?”

    这显然是世界上最笨的激将法,但对于这世上的某些人来说,越笨的办法,就越好用。尤其是像廖辽和何润卿这种已经、或者曾经站在过一个行业巅峰的人来说。

    何润卿愣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就想解释一下,毕竟自己是唱甜歌的,唱这样子大气的作品,会不会缺了点力量?是不是那首《夜来香》会更适合自己一点?

    事实上,在李谦突然匆匆的赶到工作室,找到正在练歌的廖辽和何润卿,然后拿出了这两首歌之后,何润卿和廖辽交换着把两首歌看了一遍,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下意识就为这两首歌做好了归属——廖辽的声音大气坦荡。她最适合这首《大江东去》,而何润卿唱甜歌的底子近乎天下无敌。显然更适合这首柔美的《夜来香》。

    但李谦既然都这么问了,就算是何润卿再谦逊,还能说自己唱不了?

    于是她走过去,和廖辽一左一右,站到了钢琴的另外一边,手扶着钢琴,等李谦的琴声一起,她就打开嗓子唱:“浪奔……”

    李谦的琴声突然停下。

    他抬头看着何润卿,抬起手,比划着动作?!叭笄浣?,打开,打开一些!不要那么收着,另外,忘了你过去那个甜歌的路子,我不要你声音里那股子甜甜的软软的味道,我要你嗓子里的那一抹锋利、透亮……OK?”

    等何润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李谦就道:“再来!”

    “浪奔……”

    琴声再次停下。

    其实对于像廖辽和何润卿这个层面的歌手来说,对于唱歌这件事,简直是深澈到了骨子里,所以很多时候,如果歌唱得不好,那么她们缺的一定不是嗓子或者唱功,而是感情!

    于是。李谦犹豫片刻。反手指着廖辽,对何润卿说:“她的嗓子唱这首歌。很合适,大气,甚至有些地方,你都能听出一些大浪滔滔的雄壮!但是,对我来说,这首歌的首选,是你,是你润卿姐!但不是过去的那个你!我要的,是你嗓音里的那一抹明亮!当然,如果你能再多给我一点点激越的味道,那就完美了!”

    “所以,润卿姐,想一想,不要直接把自己代入成一个旧社会的歌姬,不要唱那种靡靡之音,想象一下,你是一位浪迹江湖的女侠,刚刚用一把手枪射杀了自己的敌人,这个时候,你的背后有人正在追捕你,而你逃到了长江边,面对滔滔江水,你毫不慌乱,反而突然回想起当初你和恋人依偎在一起,站在江边互吐衷肠时候的那一抹柔情……把嗓子打开,OK?”

    李谦说完了,定定地看着何润卿。

    何润卿毕竟是红了十年的那个何润卿,尽管对于李谦勾勒出的那个场景,她暂时还没能把握住其中的精髓,但毕竟还是大概弄清楚了李谦的要求。

    如果是廖辽唱,她的大气,配上这首歌,固然是妙韵天成,但李谦需要的,似乎是自己嗓音里的那一抹明亮……明亮……明亮……

    哦,对了,还有激越!

    她寻思了半天,缓缓地点了点头。

    琴声起,何润卿开始唱,“浪奔,浪流……”

    这一次,琴声未停,但李谦的话却在琴声中响起来,“很好,嗓子再靠前一点,下边的共鸣少一点,往上靠,再往上……”

    “……淘尽了,世间事,化作滔滔一片潮流……”

    “漂亮!就这一段,我们再来一遍!”

    琴声不停,李谦只是手指一划,瞬间又拉回了前奏。

    何润卿似乎开始找到点思路,也有了点底气,开始放声唱,“浪奔,浪流……”

    李谦听得眉飞色舞。

    世事从来难两全。廖辽的嗓音高亢大气,对她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歌路是不能唱的,也几乎没有什么歌路是唱不好的,但因为她的嗓音更宽更厚,所以,她的声音总体偏暖、音色也总体偏暗——当然,只是相对少数某些人来说不够亮,而绝不是真的暗,和真的低沉。

    而何润卿,别看她唱了十年的甜歌,声音似乎更暖,但她毕竟是湘妹子,是从小唱山歌长大的,要真说声音里的那一抹亮度和光泽,却显然要比廖辽出彩不少。

    如果真要打比方的话,廖辽像是一柄龙首大刀,厚重、大气,哪怕没有锋刃都能让敌人一刀毙命,而何润卿则更像是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锋利、锃亮、可以在阳光下随时闪着那一抹金属的冷冽光泽。

    两人不好分高下,只是区别某首作品的独特气质而各有利弊而已。

    等到何润卿唱完了,李谦笑着冲何润卿挑起大拇指,扭头看着廖辽,笑着问:“如何?”

    廖辽的手指在钢琴上无意识地轻轻敲着,从刚才开始,她就已经紧紧地皱起眉头。这个时候听见李谦问,她犹豫了一下。道:“你准备让润卿姐转这个路子?”

    李谦笑笑。

    不得不说,每到这种可以和廖辽、和何润卿这个级别的高手切磋音乐问题的时候,就往往是他心情最好、可以最肆无忌惮、但同时也最最开心的时候。

    “为什么你们唱歌,非得要规划出一个固定的路子?”

    顿了顿,他扭头看着何润卿,道:“我们不要路子!或许在过去的那些年里,因为传媒还不够发达,一个歌手要走红,身上必须贴着一个鲜明的、鲜明到让人很快就能记住的标签,然后就沿着那条路一直走、一直走!比如你。大家知道你是甜歌皇后,那OK,你何润卿就是甜歌皇后,大家一说甜歌,就会立刻想到你,但别的音乐,就完全不会想到你!”

    “而廖辽呢!”

    他转过头??醋帕瘟?,“如果是在过去,你大约会成为什么,金曲歌后?大气歌后?总之就是这一类的称呼,然后呢?然后你们就被自己身上的标签给困死了!”

    李谦摊摊手,“所以,我们不要斤斤计较于自己到底是走的什么路子!我们要的只是针对某首作品的风格、感情的不同。找到最适合那首作品的路子!”

    说到这里。李谦扭头看着何润卿,笑着问:“润卿姐。对于你刚才唱这首歌的那种感觉,你自己觉得如何?”

    何润卿低头想了片刻,有点扭捏地问:“我可以说实话吗?”

    李谦哈哈一笑,“当然可以??!不说实话的话,那你还不如干脆不说!我就要听实话!”

    何润卿勉强笑笑,自己回想片刻,道:“我觉得……好别扭!”她的手臂摆了摆,似乎是在找感觉,然后问:“你真的觉得,我刚才那样唱,会好听?”

    李谦点点头,又摇摇头,“光是刚才那样,还不够!你的声音还不够亮,只是肯定不是你最亮的那一个音色!而且,你的嗓音有点涩。这应该不是因为你最近练歌少的缘故,是因为你很多年没有这样唱歌了吧?不过,没错,按照你的理解来说的话,我要的就是你的这个路子!至少这首歌,是这样!而且,你这个样子唱歌,很好听!”

    说话间,他扭头指着廖辽,笑道:“不信,你问她!”

    何润卿果然就第一时间抬头向廖辽看过来。

    廖辽蹙眉苦思片刻,然后缓缓点头,很认真地道:“润卿姐,其实最近你帮我排歌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你的嗓音其实很多变,歌路也应该是可以很宽的,刚才听你一唱我就觉得,当你那样唱的时候,虽然还是会声音偏暖、偏软一些,但跟你唱甜歌时候的声音,真的是变化很大,甚至……我觉得,你要是多往这方面再靠一靠,说不定真的不太听得出你是唱甜歌出身的!”

    这下子何润卿有些不得不信了。

    最近这段时间,李谦往工作室来的时候并不算太多,就算来了,也是拉上她们两个帮五行吾素的新专辑监制,实话说,大家除此之外的交流并不多,但是她跟廖辽之间,却因为突然熟悉起来的关系,因为她帮廖辽监制和排歌的关系,最近已经越发的亲近。尤其是,随着排歌的深入,她对于廖辽的唱功、对于她对音乐的把握和理解,都是相当的佩服,所以对于她的话,何润卿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很愿意去相信。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就不信任李谦的话了,何润卿心里很清楚的知道,李谦在这种事情上的发言权,肯定要比廖辽还超出了许多——毕竟,李谦可是廖辽的恩师呢!

    当他们两个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何润卿顿时就陷入了深思。

    李谦深知思路转变,绝对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他没有再继续对何润卿说什么,而是转过头来看着廖辽,笑着说:“你来试试《夜来香》?”

    廖辽有点吃惊,“我?《夜来香》?”

    这不怪廖辽吃惊。事实上,不管是谁,拿到《夜来香》这首歌之后,肯定会下意识地就觉得,这首歌的路子那么柔情,肯定最适合何润卿这一路的嗓音来唱。

    事实上,在拿到歌本之后,交换着看过两遍之后,廖辽和何润卿在心里也是下意识地就这么分工了——但李谦偏偏不。

    或许这两首歌到最后,大约也还是会按照廖辽唱《大江东去》、何润卿唱《夜来香》的思路来录制,毕竟对于电视剧的主题歌和插曲来说,这种完全贴着歌手嗓音的路子,正是电视剧制作方和观众那边最熟悉和最不需要思考就会感觉很棒的路子,那么为了拿下这单生意,这么录制肯定是最好的。

    但是至少在当下练歌的过程中,《上海滩》的高亢和《夜来香》的柔情,这两首在思路上似乎很容易被固定化的歌,如果能给它颠倒一下,对于李谦来说,却是最好的调.教切入点——放着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用,李谦这二十年的音乐生涯就算白混了。

    所以,有廖辽这么好的一块磨刀石在这里,他就是想要借着这两首歌,先把何润卿给磨一磨!

    李谦跟廖辽之间的沟通,显然可以更加的直接一些。甚至,因为两人之间曾有过多次的合作,彼此对对方的心思更容易一点就透,李谦往往只需要给出几个词就够了!

    于是这个时候,面对廖辽的惊讶,和钢琴那头何润卿明显比廖辽还要惊讶的神情,李谦却只是笑笑,手指落在琴键上,对廖辽说:“给你一分钟,你仔细咂摸咂摸,我不要《夜来香》这首歌里的柔情万种,我要一个风尘女子,一个在旧社会的歌厅里唱这首歌唱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风尘女子,或者……歌女吧,对,歌女!当她在不做表演、不登台的时候,回想自己过去的这些年,那一抹伤怀,那一抹沧?!乙愠稣飧鑫兜览?!”

    廖辽闻言,一开始有些愕然,但旋即,她从钢琴盖上拿起《夜来香》的歌本,一边看,一边蹙眉苦思起来。

    歌女……

    嗯,她应该抽着烟……

    再想想,她应该是在某日醉酒之后,对一个风尘中的朋友,以一种伤感的,又或者是还有一些自嘲式的,说起自己曾经喜欢过某个人……

    于是,她浅浅缓缓地唱起自己最熟悉的某首歌……

    …… ……

    突然,钢琴声起。

    廖辽神情一振,扭头看向李谦。

    顿了顿,她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切入了伴奏,缓缓地、微带沙哑地开始唱:“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齐唱,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

    何润卿惊讶地张开了嘴。(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