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八章 顿悟
    人的感情、感觉,是这个世界上最奇特、最无章可循、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之一。

    而偏偏,感情是歌曲的灵魂。

    一首歌,曲子好,歌词好,编曲好,声音好,唱功好,都只是基础。只要没有灵魂,那这首歌就还是死的,就不可能拥有打动他人灵魂、勾连他人内心的力量。

    那么,哪怕你再好的歌、再好的歌手,你也红不了!

    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一个到了三十岁,本该正处于人生巅峰、但是却偏偏陷入了事业低谷的女人,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第一声喝彩……那时,二十岁。

    我听到,孤单的跟鞋声和你的笑……

    我知道,深夜里的寂寞难以忍受……

    才是三十岁。

    三十岁的女人,依然可以美丽,也依然可以清纯,可有些东西,你懂了,就是懂了,懂了,它就扎到你心里,拔不走了。

    三十岁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马上就要老了。

    三十岁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会下意识地开始想要找个人去依靠。

    三十岁了,青春已逝,年华仍在。

    …… ……

    如果说《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何润卿的感觉,是不得不再一次的感慨李谦在音乐上灼灼刺目的才华,《掌声响起》带给何润卿的,是一种难言的感动与伤怀,而《女人是老虎》让何润卿见识到了李谦在音乐上才调绝诡的一面,那么,对于她来说,《三十岁的女人》则让她陷入了久久的沉默——那是一种几乎无法自拔的沉默。

    第二天。何润卿异常罕见的第一次旷工了。

    第三天,她来了。然后,她就让李谦见识到了突然的另外一个何润卿。

    …… ……

    “我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

    我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

    三十岁了,光芒和激情还没岁月打磨,

    是不是一个人的生活,比两个人更快乐……”

    钢琴如流水,而那个女人的浅吟低唱,则如拂过岁月的那一抹轻纱——柔软。轻暖,闪着某种独特的质感,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迷人的态度。

    美不胜收。

    没有什么技巧,也不需要什么技巧,这样一首浅浅淡淡的歌,只需要浅浅淡淡的把它唱出来,自然而然的。那歌词、那曲子、以及那道独特的、不加丝毫修饰的声线,就已经美到了足够的惊心动魄。

    这个时候,为她弹着琴,听着她的唱,简直就是世上最美的享受。

    然后,她唱完了,眼睛张开。脸上有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钢琴旁。安静的像是一朵无拘无束的百合花。

    于是……

    “完美?!崩钋?。

    …… ……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顿悟这回事,那么。毫无疑问,何润卿顿悟了。

    突然之间,她在唱歌的时候开始抛弃了一切所谓的唱法和技巧,似乎过去的一切规矩、技巧、习惯等等,所带给她的藩篱和枷锁,突然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她声音里特有的那一抹甜糯与清亮依然在,但你仔细去听就会发现,她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甜歌皇后了。

    她不会再下意识地把歌往某个方向去唱,她开始纵横挥洒,那道独特而优美的声音,开始在自己的音域里游鱼一般自由穿梭——无拘无束,无牵无挂。

    于是,《三十岁的女人》直接过了。

    于是,《万水千山总是情》只用了三遍,也过了。

    于是,《掌声响起》也只是练了三遍,也过了。

    于是,《女人是老虎》第一遍就直接过了。

    在沉郁了两年多之后,何润卿似乎是突然就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拐点,于是,借着一首歌,毫无征兆的,她突然就爆发了。

    而且无比的猛烈!

    四首歌,哪怕是最早的那三首,她拿到手也不过短短四天而已,但是在练习室里,她却已经可以唱到让李谦都觉得无话可说。

    你想要什么,她就准确地给了你什么!

    甚至很多地方、很多时候,她给的,已经超出了你想要的!

    那是一种音乐上的、一种歌手层面对歌曲的再创造!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直击灵魂,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所以,尽管连何润卿自己都怀疑会不会太快了、要不要再练一练,但李谦还是毫不犹豫地拉着她进了录音室。

    伴奏还没有录出来也不要紧,先录钢琴版。

    重要的是这种感觉,出于一个音乐人的直觉,李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把它们保存下来!

    当然,本来因为廖辽跑去参加春晚彩排而暂时闲下来的李金龙,也被李谦指挥着迅速又活动起来——价钱好商量,我只要最好的乐手!这是李谦的原话。

    于是,原本在李谦的计划中,会到春节之后才正式进入节奏的何润卿的新专辑录制,就这么呼呼啦啦的开始了。

    编曲一做就是三四版、乃至五六版,伴奏录音,跟唱录音……一切都在加速!

    短短十天,四首歌的录音室版全部录制完毕!

    突然一下子,何润卿就跑到了廖辽的前头!

    而得知消息之后,廖辽的第一反应就是急的吱哇乱叫,见了李谦就是一通猛捶——李谦工作室的第一张专辑,怎么可以不是她廖辽的?

    但是,当她坐在试听室里听过了何润卿录出来的那四首歌,却是顿时沉默了。

    摇头,再摇头。

    只有两个人的试听室里,她歪着脑袋枕在李谦的肩膀上,不知是在赞美?;故窃诟锌?,只是幽幽地道:“润卿姐不愧是润卿姐……”

    …… ……

    春节之前。整个国内最大的话题毫无疑问只有两个。

    一个是回家过年,另外一个则是春晚。

    谁会上春晚,谁会唱什么歌,早已是各大娱乐向的节目、报纸、杂志所关注的重点,而各位与春节晚会扯上了关系的歌星影星们,也立时就成了娱乐记者们追踪的最大热点。甚至于,就连那些已经定下不会上春晚的歌手,都免不了会受到各种各样越来越多的骚扰。

    诸如“廖辽笑言自己不是歌坛老大,上不上春晚全看春晚是否需要”,“廖辽已定三分半独唱?!短紊谰伞方谴和砦杼ā?,“廖辽说:女歌手中最喜欢甄贞和何润卿”,“黄玉清只拿到歌曲大联唱席位,笑称已很感激”,“甄贞正王者归来,春晚将压轴出场”,“周嫫自称新专辑跟春晚气氛不和。不愿影响全国人民大年夜的心情”,“何润卿无缘春晚,独自购物难掩落寞”之类的标题,充斥着各大报纸的娱乐版头条。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谦工作室接到了金曲奖颁奖典礼的邀请函。

    一共四份。

    廖辽、何润卿、李谦、齐洁。

    其中廖辽和何润卿,不但是作为歌手,作为颁奖嘉宾。而且她们也都有奖项入围。李谦虽然不是歌手,却也在词曲等奖项上有入围。至于齐洁,她则是作为李谦工作室的总经理,代表李谦工作室接到的邀请函。

    然后,就在李谦还没有考虑好是不是要去参加金曲奖颁奖典礼的时候,一则名叫《两大天后签下新东家,业界新势力出手惊人》的报道,却瞬间引爆了国内的娱乐圈。

    随后,全国各大小媒体都立刻跟进,一时间,不但廖辽和何润卿,以及她们的经纪人立刻成为了被媒体记者们围追堵截的对象,就连李谦工作室,也是突然间人满为患。

    而与此同时,李谦这个名字,作为两大天后的新老板,也开始突然被不少报道提及,当然,对于在《艺术家周报》的首篇报道中曾经重点提到过的李谦作为音乐人的辉煌成绩,也有不少报纸会蜻蜓点水一般稍微一提,但是,相比起他这个一出手就把两大天后招致麾下的老板身份所带来的惊爆眼球的效果,他那个音乐人和制作人的身份,反倒是再次被掩盖。

    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开会商议之后,李谦工作室决定借着这次的机会,正式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签下了廖辽和何润卿。

    发布会由总经理齐洁负责主持,廖辽和何润卿一左一右坐在她身旁,现场的记者来的乌央乌央的,几乎挤爆了人家酒店的会议室,但经过了最近这段时间的历练,齐洁已经没有了丝毫怯场,面对数百记者,照样侃侃而谈,风头甚至丝毫不输给身边的两大天后。

    于是在第二天的媒体报道中,李谦工作室的“三朵金花”,迅速成为了春节之前最最亮眼的一道风景——美女总裁,加两大天后,这三大美女,瞬间成为娱乐圈最热的话题。

    而就在各大媒体所采用的不同的照片中,齐洁、廖辽、何润卿,这三大美女并肩而立,艳光四射,占据了整张照片的绝对核心,也吸引了绝大部分的关注。只是,在极个别的照片中,有一个站在发布会主席台一侧的年轻人,也被照了进去。

    当然,面无表情的他,却注定了只是三大美女的陪衬而已,除了少部分有心人之外,几乎无人关注——当时身在现场的他,也的确更像是一个负责维持发布会秩序、甚或干脆就是负责端茶倒水的服务生。

    包括很多去到了现场采访的记者,都完全不知道那个站在会场一侧的年轻人,居然就是他们念念不忘、却始终没有得到采访答复的两大天后的新老板!

    …… ……

    新闻发布会之后,李谦又给何润卿丢下几首歌,然后就开上自己的越野车,带上王靖露一起,直接回了济南府。

    同学要聚会,亲朋要拜访,尤其是王家,虽然就住对门,但李谦还是很重视地特意买了礼物过去拜访,坐了一上午,吃过午饭,这才回家。

    然后,腊月二十五号,李谦终于得闲,郁伯俊张罗饭局,李谦、曹霑、郁伯俊、王怀宇,这四个人才终于坐到一块儿吃了一顿饭。

    郁伯俊意态悠闲,在这即将过去的一年里,他的新电影虽然说不上什么大卖,但收回成本之外多少赚一点儿那是肯定的,再说了,就凭他的家底儿,也实在不是指着这个挣钱的主儿,所以票房多少,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最让他得意的,是他在今年秋天刚刚勾搭上的新女朋友,用他的话来说,乖巧,聪慧,漂亮,总之,哪儿哪儿都让他满意之极,几乎都快有退出江湖就此厮守的心思了。

    当然,据说今年夏天,他就已经订婚了,跟曹霑一样,他也是打从生下来那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肯定要娶一个跟自己门当户对的女人的。所以,他那小女朋友再好、再让他满意,也顶天了就是一房姨太太而已。

    王怀宇笑容满面,四个人之中,他本来就是最无欲无求的那一个,所以别管什么时候,他总是最开心、也最坦然的。再次见到李谦,欣喜之余,他心心念念的其实就一件事儿:什么时候瞅个空儿,再帮我接个活儿?

    李谦毫不犹豫地一口应下。

    面对这位半师半友的兄长,李谦总是会额外的多一份尊敬。

    然后,曹霑神态萧索,满脸颓唐。

    酒到半酣,他忍不住说:“就凭我们这家底儿,还有什么不足?多一套房子、少一套房子,多一点股份、少一点股份,能有多大区别?要那么多,又有什么用?都是亲兄弟,犯得着为一点钱就闹成老死不相往来?”

    对此,不管是李谦,还是王怀宇,都无从安慰,只能陪着他叹气、陪着他喝酒。

    反倒是郁伯俊,一副混不吝的欠揍模样,笑眯眯地道:“老曹你这纯粹是矫情你知道吗?家族争产的事儿,你是第一回听说?还是意味偏偏你们家就能例外?”

    曹霑闻言无语,只是大口喝酒。

    他虽然是家中幼子,但母亲却是正室,而且因为他是他母亲四十多岁才突然怀上的,算是老来得子,因此在父母那里,向来都是最受宠爱的,就连同母的大哥都比不上——当然,估计跟曹霑从小就对那些家族产业不感兴趣也有关系,所以,在兄弟姐妹们面前,就多了一抹随意,而在父母面前,也少了许多矫饰、多了一份纯真自然。

    可即便如此,当父亲逐渐年老、面临退休,家族内兄弟争产的局面,还是不可避免的把他给搅合进去了——因为在他们家老爷子最新立下的一份遗嘱里,他居然一举超越了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成为在未来继承老爷子遗产最多的那一个!甚至就连他的大哥,作为家族企业多年以来的接班人,都不如他继承的遗产多。

    所以,尽管老爷子知道他贪玩、知道他不乐意打理那些家族的生意,因此分配给他的,多是一些不涉及经营管理的诸如房产、存款、债券之类的东西,但他还是瞬间就成为了兄弟姐妹们的不满和妒恨的对象。

    第一次,他成了家族内的众矢之的。

    ***

    这一章,我写了足足五个小时,一个小时只写不到一千字。然后,在这五个小时里,电脑始终在单曲循环《三十岁的女人》。

    嗯,推荐谭维维版本,好听。(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