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五章 人心
    人心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抓不住,摸不着。

    齐洁在顺天府各大唱片公司之间来回奔走,试图寻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公司代为发行的时候,虽然各大唱片公司犹如看到一块肥肉一般,都对齐洁很客气,但几乎每一家都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不但慢慢悠悠的跟你谈,一点都不急,而且待遇异??量?,丝毫不肯让步。

    但齐洁才刚刚消失了短短一周,所有人却又都立刻就坐不住了。

    对于任何一家手握成熟的发售渠道的唱片公司来说,廖辽新专辑的发行权,意味着什么?

    那是几乎可以确定能够稳稳到手的一笔高达千万级别的利润!

    哪怕保守些计算,廖辽的新专辑哪怕卖的再差,光凭她在过去两年间攒下的名声和在歌迷中的号召力,五六百万张销量,不在话下,而这,就已经是一千万左右的利润!

    哪怕是把所有的一切费用都扣除,光说纯利,至少也有六百到八百万!

    更何况,廖辽的新专辑呀,销量恐怕可不止五六百万张呢!如果卖到八百万张呢?一千万张呢?那是多少钱?

    那么,如果能在这个时候一口气签下李谦工作室未来三张、甚至五张专辑的发行权呢?

    好大一笔钱咧!

    哪怕是强大如索尼、华歌和信达这样的三大巨头,旗下歌手可能多达十几甚至二十多人,公司旗下养的各种音乐人、经纪人、工作人员等等,少则数十,多则一两百,可一年到头算下来。其纯利润也不过就是在两三千万上下!

    而现在,一张代理发行合同。就可以轻易拿到正常情况下一年的纯利润,对于其它唱片公司来说,甚至可能是两年、乃至更多时间的利润……谁能不心动?

    所以,当齐洁突然消失了,甚至很多人开始找一些不靠谱的理由打电话过去、却发现连她的手机都已经关机了的时候,就突然开始着急了。

    一周的时间还没过去,就已经有人开始陆续找到了李谦工作室来。

    有的人开门见山,直说希望见到齐总一面,关于合约的问题,并不是完全不能商量。

    还有的人。更加开门见山,直接送来一份新的报价合约,希望能够跟齐总面谈。

    对此,李谦是一概不管的,且不说他没时间,就算有时间,他也是既不懂这个。实话说,也讨厌这些商场上的勾心斗角、锱铢必较。不过,齐洁在临出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全盘的安排,留下来的发行部经理陆凡,就是负责接待这些人的。

    所有的新报价,全部接下,所有的见面请求。一概拒绝。

    就一句话。齐总有些私事,回家了。暂不在京,一切都要等她回来再谈。

    对于李谦工作室的专辑发行代理权,陈长生毫无疑问是下手最早的,而且实际上,他的报价和条件也可以说是最好的,当然,即便条件再好,在商言商,他下的手,也只是比别的公司略轻了一点而已,他也仍是站在要从李谦工作室啃下一块肉的角度的。

    所以,尽管他也开始急了,甚至亲自找到了工作室来,还特意给廖辽打电话,但是他受到的待遇,充其量也就是廖辽陪他聊了几句天,除此之外,与别的唱片公司别无二致。

    …… ……

    华歌唱片,总经理办公室。

    黄达仲坐在办公桌后,一脸惊喜地问:“确定了?真的是五月份?”

    此刻正站在他办公桌前的人,正是五行吾素新专辑《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制作人,也就是被黄达仲派去负责偷师的那位华歌唱片制作部副经理,孙学铭。

    杜晓明是华歌唱片在音乐制作上的掌舵人,自然是极得黄达仲信赖的,但他对杜晓明的那种信赖,却只限于一些明面上的事情,一些略隐私的事情,黄达仲显然更信赖由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位孙学铭。

    此刻,孙学铭脸上也带着笑,缓声道:“肯定没错了!这个消息是我辗转绕了两个弯子才掏出来的,来自李谦工作室的内部,绝对错不了!”

    黄达仲点点头,回去踏踏实实地坐稳了,手指轻轻地捻着,自己在那里喃喃自语,“五月……五月……嗯,廖辽嘛,还用怕谁,更不用躲着谁!只有别人躲她的份儿!”

    但嘟囔到这里,他忍不住抬头问:“如果他们的计划是五月就要上市,嗯,就算是五月下旬,那现在,一些宣传计划呀,包括唱片的灌制,内页和封面的印刷,也该着手了呀!更何况,他们的发行合约还没签呢!连发行渠道都没有,光定下个上市时间有什么用?但是为什么,明明时间已经那么紧了,那个齐洁……居然离开顺天府了?而且还是因为私事?”

    孙学铭犹豫了一下,道:“我也纳闷,所以我这两天来回寻思,突然想到,您说,会不会是索尼,或者是信达那边,悄悄地瞒着咱们,已经跟李谦工作室把合约签了呢?”

    黄达仲闻言眉头一皱,用疑问的口气,道:“索尼?信达?”

    片刻之后,他缓缓地摇头,肯定地道:“应该不会!”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走动两步,停下,道:“如果是签给索尼和信达了,那他们那边完全用不着遮掩什么,甚至于,如果是索尼的话,按照谢铭远的一贯手法,只怕现在廖辽那张新专辑,就已经开始下工厂了,说不定前期宣传都已经开始了,咱们不可能得不到丝毫的消息。而且,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有一个月的工夫,廖辽的新专辑就要上市,作为李谦工作室里负责主管这一块的那个齐洁,肯定应该正是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就更是不可能因为一点私事就一走七八天不见人影!”

    顿了顿,他走到沙发旁坐下。又再次摇头,“不对劲。绝对不对劲!李谦这个人,我虽然一面都没见过,但彼此打过几次交道,我对他多少还算有点了解,他这个人,做事向来肆无忌惮,性格更是乖张倨傲,如果定下索尼或者信达了,他绝对不屑于掩饰什么或者隐藏什么,那么。就多多少少肯定会有些风声传出来?!?br />
    孙学铭闻言愣了一下,忍不住反驳道:“可是据我所知,在他们那边,这种事情向来都是那个齐洁负责拿主意的,李谦还在上学,本来时间就紧,只要去工作室。就肯定是去做音乐、做专辑的,这些事情,从头到尾都是那个齐洁在负责呀!”

    黄达仲抬头看他一眼,嗤的笑了一声,有些不屑地道:“李谦是老板!廖辽又是他手下最大牌的歌手,而且这是他们工作室的第一张专辑,成败关系重大!你觉得。如果你是老板。你会完全放权给一个国文老师?任何一个人做老板,面对这么重要的事情?;嵬耆鍪植还??自己就跑回去继续读他的摄影?”

    顿了顿,他冷笑道:“我告诉你,这世上就没有那么傻的老板!因为这样的老板,不是赔死了,就是让人坑死了!而李谦,据我所知,可不是那么傻的人!那个齐洁,你别看她蹦跶的欢,其实她顶天了也就是李谦的一个提线木偶罢了,摆上前台来的一个样子货而已!真正的主意,肯定是李谦来拿的!再说了,她也就是一个教国文的老师而已,可眼下这是什么事儿?这是多大的事儿?这可是廖辽的新专辑啊,上千万的生意!就她?她能做得来?”

    孙学铭闻言,缓缓地点头,“有道理!要操作这么大的一个盘子,那个女孩儿,的确是还嫩了点儿!据说他们那个工作室刚成立的时候,她还闹过不少笑话,以至于李谦对工作室的纪律很不满意,所以大发雷霆呢!可想而知,这么一个要水平没水平、要能力没能力的女孩儿,应该只是个花架子!”

    黄达仲点点头,沉思片刻,却又皱起眉头,“可是……不应该呀!”

    孙学铭眨眨眼睛,问:“黄总说不应该……是指什么不应该?”

    黄达仲闻言看看他,道:“我已经让人主动打电话过去,表示条件可以再商量了,他们那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

    孙学铭想了想,道:“您说,会不会是那边还记着仇呢?所以,就算咱们愿意抬高条件,而索尼和信达那边不抬高,他也不会选咱们?”

    黄达仲看看他,“记仇?”

    顿了顿,他才反应过来,道:“你是说咱们从他们手里抢下那部电视剧配乐的事儿?”

    孙学铭点了点头,但片刻之后,黄达仲却摇摇头,肯定地道:“不会!”

    然后,他解释道:“你别看我对李谦的评价是那样,但他这个人相当聪明,他很懂得什么时候可以耍性子,而什么时候不可以!像现在,动辄千万级别的生意啊,他李谦为什么自己开工作室?又为什么把廖辽和何润卿这两大天后都挖过去了?为了挖何润卿,估计他不但跟索尼那边的关系已经僵了,而且签字费估计也没少掏!不然的话,何润卿在索尼呆的好好的,会宁愿跟索尼撕破脸也要跳槽去他那个刚刚开业、要什么没什么的破工作室?”

    “那你想想,既然李谦花了那么大代价,先后签下了廖辽和何润卿,他还不就是奔着挣钱去的?不挣钱,他舍得砸钱挖何润卿?那么,既然他是奔着挣钱去的,又怎么会有钱不挣?做生意嘛,有竞争就有胜有败,这有什么?他此前不也是问咱们要了个16%嘛!我凭什么不能抢他一单生意出出气?所以,这一点我倒是很放心,只要咱们的条件比索尼和信达好,他这种聪明人,不会放着更多的钱不赚的!”

    孙学铭闻言缓缓点头,却又忍不住道:“那现在?”

    黄达仲思考片刻,缓缓道:“我现在别的不怕,就怕那小子让陈长生帮他发行,到那个时候,这一块大肥肉,可就落到陈长生嘴里去了!不过……目前来看,陈长生希望也不大!你昨天不是还说,陈长生也着急忙慌的往那边跑么?那就证明,他还没拿下来!”

    孙学铭又点了点头。

    但这时候,很突然的,黄达仲办公桌上的电话却突然响起来,黄达仲皱了皱眉头,站起来往那边一看,发现居然是里面的那部电话,于是就赶紧起身走过去,拿起话筒。

    但旋即,他的眼睛却突然瞪大,忍不住失声道:“你见到齐洁了?在哪里?你确定是她?没认错?……南昌府机???她……她不是回老家处理私事了吗?她不是济南府人吗?她去南昌干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消息确保无误吗?”

    过了一阵子,他缓缓地放下电话,眼睛眯起,一脸杀气。

    孙学铭看着他,一脸不解。

    片刻之后,黄达仲看他一眼,恨恨地咬牙,道:“老周说他在南昌府机场见到那个齐洁了,然后就给南昌府那边的经销商打了几个电话问了一下,消息基本确定没问题,那个齐洁,是去南昌府跑发行去了!而且,老周派人跟了她们一段,亲眼看着她进的候机室,可以确定她的下一站,是长沙府!”

    孙学铭闻言愕然。

    但黄达仲却是忍不住砰的一下,在桌子上捶了一拳,恨恨道:“看样子,我还是小瞧了那小子呀,他居然是要自己做发行?”

    片刻之后,也说不出是不屑还是不解,她冷笑着,手臂挥舞,道:“他是傻子吗?他居然真的想自己去做发行?他怎么可能自己去做发行?”

    这时候,孙学铭已经不敢说话了,只是低着头站在一边。

    黄达仲颓然坐到老板椅上,满脸不甘与愤恨。

    然而片刻之后,他却又突然站起来,狠狠地盯着孙学铭,道:“老孙,你确定他们那边没在索尼和信达下订单灌制?”

    孙学铭想了想,郑重地点点头,“应该是没有!廖辽的新专辑备货,那肯定至少是三五百万张起步的,那么大的单子,任何一家工厂接下来,都不可能被瞒的密不透风!”

    黄达仲点点头,但片刻之后,他道:“那就给我查!我要知道,他们到底把灌制合同交给哪家工厂了!反正顺天府、乃至全国的工厂就那么几家,肯定不难查出来!既然他们要自己发行,那按照他们的发行计划,现在距离廖辽的新专辑上市,已经不足一个月,他们就算此前没做,现在也肯定要把这张专辑下工厂去灌制了!”

    顿了顿,他看着孙学铭,沉声道:“老孙,查出来,然后把他们这张专辑的母带拷贝,想办法给我弄出来!”

    孙学铭先是点头,听到后面两句,却是不由得就瞪大了眼睛。

    “黄总,这……不大合适吧?这种事儿要是一旦泄露了消息,可是不但会被整个行业抵制,而且还是犯法的呀!”

    黄达仲闻言瞥他一脸,面带冷笑,“抵制?咱们是华歌!咱们怕谁抵制?再说了,这件事,你亲自去做,你知我知而已!怎么可能泄露出去?”

    孙学铭闻言讷讷,不敢说话。

    而黄达仲已经一脸冷笑,恨恨地道:“这小子还真以为他有点音乐才华就能崛起?那好,那我就要让他知道知道,在商场上,他那点音乐才华,屁都不是!”

    ***

    眼看月中,急切的想求几张推荐票,却又无力爆发,好心塞……(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