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八章 你心动不?
    李谦终于又闲下来了。

    廖辽和何润卿的专辑做完了,《乱世情缘》的三首歌也录完了,配乐也是只剩一点扫尾处理,完全可以丢给工作室签下来的那几位编曲去处理,至于发行事宜,李谦更是只负责给郁伯俊打了个电话,其他的事情,也是全部丢给了齐洁。

    甚至于,四月初,就连王靖露都赶去了《三国演义》的剧组报道,他就更闲了。

    于是,在学校,家,和工作室之间,他停留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多,去工作室的时间,却越来越少。至于周嫫在羊圈胡同的家,倒是和以前一样,大概一周去个一两次,有时是过去吃个饭,有时则是住一晚上。

    只是,随着周嫫复出后专辑大卖,她开始再次出现在公众和媒体的面前,尽管她几乎从来都不参与任何的宣传活动,商演更是绝对不接,但她这一次的复出,在索尼的极力炒作之下,声势非同凡响,所以,不管她自己是否情愿,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媒体给包围了。尽管她除了公司之外,一般都会呆在家里,就连出门逛街的次数都有限,可还是时常登上各报纸的娱乐版,就连她的家门口,都会经常性的驻守着好几个记者。

    所以,其实李谦要想去她在羊圈胡同的家里一次,往往弄得跟打仗似的——一个来月的工夫,吴妈已经能够熟练地分辨胡同里那些滞留不去的人到底哪个是记者,如果发现没有记者在,她就跑回去告诉周嫫,然后周嫫打电话给李谦,然后李谦才能过来。

    总之。已经是各种麻烦。

    很多时候,李谦宁可打电话给周嫫。让她自己出来,两个人一起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吃个饭,然后再开车送她回去。

    可即便如此,李谦还是分明地感觉到,自己最不想要的那种生活,已经在慢慢地向自己靠近,正在试图将自己笼罩在内。

    尽管自己在面对公众和媒体的时候一贯的低调,到现在都坚持连一首歌都不唱,在影视圈更是都还没开始插手呢,但是。随着李谦工作室的存在被曝光,随着周嫫的成功复出,自己已经处在了被全面曝光的边缘——等到接下来廖辽和何润卿的两张专辑先后发行和上市,尤其是,如果她们的新专辑像自己预料的那样大火起来的话,可想而知,自己的处境将会更加的危险。

    此前。尽管自己的作品已经先后多次借着廖辽和五行吾素的声音完成屠榜的壮举,但毕竟,一是因为娱乐圈的先天特性就是会聚光在艺人和明星身上,对自己这样的幕后人物,媒体和公众都会下意识地选择忽视,在当下的国内,就更是如此。二是因为。不管是五行吾素还是廖辽,此前都实在是太红了。红到哪怕只是逛街被拍到,都够资格登上娱乐版头条的程度,所以,越是如此,自己这个幕后成就者在媒体和公众那里,才越发的成了灯下黑,以至于此前基本上被媒体和公众忽视掉了。

    但是,熟知娱乐圈发展历史的李谦心里很清楚,这种情况,不可能持续太久的。

    不管是五行吾素还是廖辽,当她们的大红大紫成为媒体和公众心目中的必然,那就将渐渐失去新鲜感,到那个时候,说不得就会有人开始把目光从廖辽这样当红巨星的身上稍稍挪开,开始关注她身边的一些人、一些事。

    事实上,在另外的那个时空,林夕,方文山,都是这样渐渐广为人知的。

    可以说,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绝对将无所遁形。

    因为不管是五行吾素还是廖辽,她们的崛起和大红大紫,她们所迈出的每一步,几乎都肯定会提到自己的名字。

    所以,对于当下的李谦来说,他只能寄希望于媒体和公众对廖辽的兴趣能更大一些,不要太快就失去新鲜感,至少给自己多留一段自由的时间,二是……自己跟周嫫的关系,千万不要曝光!

    可想而知的是,或许随着廖辽和何润卿的新专辑大卖,自己的名字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并逐渐变成某种程度上的公众人物,但那种出名,充其量也就是偶尔会有个采访、有了什么大动作会引来关注之类的,可一旦要是自己跟周嫫的绯闻被突然曝光……好吧,那种会被随时随地追踪、盯梢,随时都有可能在第二天登上娱乐版头条的感觉,只怕是并不会太美好。

    最关键的是,李谦又不姓汪。

    对那个非但无爱,反而发自内心的抗拒。

    虽然……他知道自己迟早要走上这条路,但至少就当下来说,能躲一天是一天。至少是绝对不能因为绯闻而走红。

    不过,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在更多地躲在学校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对摄影,开始越来越有感觉了,对于那种捕捉光与影瞬间之美的感觉,也开始越来越有心得。

    当然,随着时间越来越宽松,电影学院的拉片室里,也开始频繁的出现他的身影,操场上的篮筐下,学校后门外的小吃摊上,他的身影更是越来越多的出现。

    然后,这一天下午,当他们十几个人正在拉片室里看一部意大利的毛.片,并对那位意大利电影大师对女性身体美的捕捉和发掘而啧啧称赞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辅导员韩顺章的电话,声称有急事找他。

    李谦顾不上欣赏大师作品了,赶紧出屋下楼,然后,在教导处门口,见到韩顺章,他那么一个老实人,这会子却是挤眉弄眼的,反倒吓了李谦一跳,“哥,你刚相亲回来呀?”

    韩顺章拍拍他肩膀,“少扯淡啊,跟你说,回头你可一定得请客,否则别怪哥不照顾你!”然后。他笑眯眯地往楼下一指,李谦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不由得就微微愣了一下。

    离得不远,但那人侧着身,所以李谦虽说有点眼熟,但不敢确认。

    这个时候,韩顺章又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下去吧,找你的!”

    于是李谦顾不上那顿饭的事儿了,下楼,走过去。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再靠近,本来站在树下不知道在出神地看着什么东西的那个人。突然就转过了身来。

    好吧,居然真的是他!

    此前到电影学院来过一趟,还差点儿把自己拉到《三国演义》剧组里去演赵云或者马超的那个冯玉民!

    李谦微微愣神,然后赶紧打招呼,“冯老师好!”

    冯玉民看见李谦,笑微微的,说:“我刚从机场过来。连轴转,都快饿死了,我知道电影学院后门那里有不少好吃的,你肯定熟门熟路吧?给带个路行不行?我请你吃饭!”

    李谦又愣了一下,抬起手腕看看表,却还是只能说:“还是我请您吧!”

    …… ……

    老六馄饨旁边紧挨着羊肉饺子,两家摊位都不大。进去坐的话。倒也有几张桌子,收拾得也算干净。赶上下午两点半这个点儿。哪家摊上都没多少吃饭的,所以李谦就顺门熟路地带着冯玉民过去,这边摊上要了半斤羊肉饺子,那边又要了一份馄饨,然后找了张桌子,跟冯玉民面对面地坐下。

    打从坐下,冯玉民就开始剥蒜。

    等饺子馄饨都上来了,他就大口开吃,看那架势,真是饿极了。

    很快,一碗馄饨被他给扫荡干净,饺子倒是剩下了几个,另外还加上七八瓣蒜,吃完了之后,冯玉民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这才开始舒舒服服地喝饺子汤。

    直到这个时候,李谦才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冯老师,您找我,不会就为了这顿饭吧?”

    冯玉民嘿嘿一笑,道:“怎么,要是就为了这顿饭的话,你就不请我了?”

    李谦笑笑,毫不犹豫地就接下来,“要是就为了这顿饭的话,改天我再请您一顿?!毖韵轮?,你要是有别的事儿,我可就不请了。

    冯玉民又喝几口汤,然后放下碗,感慨道:“好吃!好久没吃过那么多了!”

    顿了顿,他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打量了半天,突然抬手指着不远处那家老江馄饨,说:“我上学那会儿,这家老江馄饨就在了,那时候穷啊,大家都穷,觉得他这馄饨卖的死贵死贵的!不过还是忍不住,馋哪!就攒钱!算着,每天得少抽三根烟,攒个十天左右,才能攒够一碗馄饨钱!那时候,这条街上吃饭的地方还很少,因为那年头的学生,确实都穷,哪像现在,你看这一条街,几乎变成小吃街了?!?br />
    李谦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皱皱眉头,道:“虽然我挺不愿意搅了您的兴致,不过,那家老江馄饨的口碑不怎么样,最近生意也一直不好,估计快倒闭了?!?br />
    冯玉民闻言“哈”地笑了一声,收回目光,看着李谦,缓缓道:“这一趟回来之前,我们剧组又弄了两场试镜会,原来的两个演员,实在是不符合要求,只能换人了。不过试镜会的结果,也不是太让人满意?!?br />
    李谦耸耸肩,做出一个聆听的姿势。

    其实嘛,打从冯玉民一出现,李谦就知道,自己这是又被惦记上了。

    而这个时候冯玉民倒是不急不躁,继续慢悠悠地说:“最主要的是孙策,国内年轻这一拨的男演员,相貌、身材出挑的,很多,演技好的,也不少,但是在他们身上,我就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顺天府京剧院的几个年轻武生,我们也试镜了,也不行。别的都可以后期调整,他们不会演,我们的执行导演甚至可以手把手教戏,可问题是,这是三国,这部戏,演技搁一边,首先形象得能对的上号才行?!?br />
    “咱们就说孙策,别看这个角色在这部戏里,前后加一起估计也没几集的戏份,但就这么一个角色,江东小霸王啊,每个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对这个名字,对他做过的那些事情。耳熟能详,对他这么个人物的形象。也早都有了自己的想象……所以,这些角色是早都深入人心的,要是形象都对不上,那肯定是怎么演观众都觉得不对劲!”

    说话间,他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自己抽出一根,抬头看见李谦,就把烟递过去,口中道:“来一根不?”李谦赶紧摆摆手,笑着说:“戒了?!?br />
    这一个“戒了”。反倒听得冯玉民有点愣。

    突然觉得有点老气横秋。

    不过他笑笑,收回烟盒,自己点着了抽两口,又继续道:“这个人物形象问题,更大程度上,其实是天生的。现在的化妆技术,已经越来越发达。但把人往丑了化、往老了化,容易,把人往漂亮了化,也不是完全不行,化过妆,肯定能更漂亮点,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无论如何都化妆不出来的。比如说,年轻。朝气,再比如说,英武,霸气?!?br />
    李谦点头,旋即突然插话,“冯老师,我记得您还是我们学院的客座教授来着,您都是什么时候开课?到时候您开课了能不能打个招呼?我一定过去旁听!”

    冯玉民闻言笑笑。

    他当然知道李谦的意思,不过这时候,他却不以为意地道:“没错,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也知道你是摄影系的,看来的确是对表演这一块儿不太感兴趣。要不然你不会连赵云、马超这样的角色都舍得拒绝。不过,真的,你叫我一声老师,我就不能骗你,表演,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试试吧,好不好?”

    顿了顿,他又继续道:“孙策,生于公元175年,死于公元200年,死的时候,虚岁才刚二十六,却已经建立起了东吴的基业。他这个人,勇猛,英武,极富统帅才华,而且政治上的大局观非常出色,但偏偏性格暴躁,而且还极度自信……相信我,演过这个角色之后,你对戏,对表演,都会开始感兴趣的。哦……对了,你是摄影系的嘛,这样,我特批你,等到你的表演结束了,等到这部电视剧正式播出之后,我可以允许你把所有与你有关的镜头,包括那些被剪辑掉的镜头,都拷贝一份回去,怎么样?”

    李谦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想了想,他还是皱起眉头。

    通过观察自己的表演来反照摄影,再通过摄影的角度去更深层次的理解表演……这当然是一种极好的事后总结和提高的方式,无论对摄影,还是对表演,都有莫大的益处。更何况,在绝大多数剧组,镜头都是轻易不会让任何人拷贝的,哪怕是在播出后都不行,所以,冯玉民亲口许给的这歌机会,实在也是难得。

    但是,如果演了孙策,那可就要或多或少的,开始出名了。

    嗯,这个话如果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有点欠揍,因为实在是不免要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痒——多少人想出名还没机会呢!

    可对于李谦来说,他要出名,实在是太容易了,出专辑也好,做导演也罢,他清楚地知道,携带着一整个时空的优势,和过去那二十年的经验而来,出名对自己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也因此,他反而非常贪恋这种没出名之前的平淡无华、不为人知的普通日子。

    因为他知道,人一旦出了名,要想再回到现在这种日子,就几乎不可能了。

    可是现在,身为国内电视导演圈老大级别的大BOSS,冯玉民冯导这都已经是二顾茅庐了,自己要是再不给面子,可就不免要在对方的心里落下疙瘩了。

    虽然即便是等到自己开始往影视圈发展的时候,李谦也并不准备拍多少电视剧,无论导还是演,都是如此,但是像冯玉民这样的人物,且不说艺术上的敬重,单纯只是出于人际关系的考虑,那也是得罪一个就少一个。

    孙策……孙策……孙策……

    李谦眉头紧皱,沉吟了好久都没说话。

    但这个时候,冯玉民却是一点都不着急,也并不开口催促,只是坐在李谦的对面慢慢地抽烟,等着他的决定。

    李谦想啊想,想啊想,最终还是一狠心,抬起头来,冲冯玉民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想了想,道:“冯导,我知道这真的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且不说会不会爱上表演……”

    他才刚开头,冯玉民已经抬起手来打断了他的话。

    然后,他笑着扭头往电影学院的后门瞥了一眼,问:“你的同学啊、老师们,估计还都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

    这弄得跟隐姓埋名似的!乍一听还以为是特工片!

    不过李谦还是秒懂了对方的意思。

    果然,冯玉民很快就笑着说道:“本来我也没注意,可上次跟台里一位同事通电话,突然听说了一家李谦工作室,呵呵,正好这次原本定下演孙策的那个演员让我不满意,我又想起你来,在苏州府那边的时候,我就已经打电话让人帮我查了一下,不查不要紧,这一查,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哇!敢情学摄影都只是你的业余爱好而已!”

    顿了顿,他笑道:“三国这部戏的配乐,我们已经请了华夏音乐学院那边的几位教授,不过主题曲和插曲什么的,都还没定,已经跟你们音乐圈的不少人邀歌了,但最终经过筛选,到底都是谁的作品能入选,也还不好说。现在,我正式向你邀歌,怎么样,给我写几首精品出来吧?到那个时候,孙策写的歌,啧啧……你心动不?”

    李谦面露苦笑,摊摊手,一副“你厉害”的神情。

    好吧,《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的天空》?《这一拜》?

    这些经典,除了《三国演义》,还有哪部戏合适?

    不借着这个机会写出来,自己在这个时空,估计就再也没机会听到这些经典了。

    再想想,好吧,自己演技那么渣,又只是一个不太出彩的孙策而已,估计就算是演了,也红不了?

    嗯,应该红不了!

    ***

    虽然暂时还无力爆发,但刀还是动辄就更五千多字的,实话说,也不算少了,那啥,月票啊,推荐票之类的,能再给几张不?

    我需要提提神??!(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