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章 我愿意
    在坐了谢冰的车子回去的路上,李谦就已经知道:她所谓的赶过来,肯定是假的!

    九点半以后,顺天府街头的交通状况已经算是比较不错了,可即便如此,从顺天电影学院后门外,到谢冰的家里,还是用了近四十分钟!

    八点来钟那个时候,她怎么可能十几分钟就从家里赶过去?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大概当时,她就已经在那条街上了。

    或许在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自己。

    于是,突然之间,很多原本不太明白的事情,瞬间就变得清晰起来。

    她明明住的离那么远,为什么会经常去顺天电影学院后门外的那条小吃街?以至于对这段路如此的熟悉,对那里也是那么的熟悉?

    李谦比谁都清楚,那就是一条很普通的小吃街,那里并没有什么特殊到值得让她这么一个时间无比宝贵的大歌星开四十多分钟的车赶过去的独特名吃。

    这个时候,很多的回忆慢慢浮上来。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那些回忆本来已经正在逐渐淡去、逐渐褪色,但是在这一刻,它们却又都突然就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是的,她就是这样一个透着一股子傻气的小女孩。

    傻到叫人心疼。

    车子里放着周嫫的歌,浅浅缓缓的,一如既往的周嫫的腔调,李谦坐在副驾驶座上,独自发着呆,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

    四十多分钟之后,车子终于进了一座小区。

    当她锁好了车。带着李谦一起走进楼道的时候,神情是明显的雀跃中有些忐忑。

    谢冰现在住的。是她自己租的一套公寓,而并没有像司马朵朵和周萍萍那些自己买了房子,而且,她租的这所公寓,就隐身在一处很普通的小区里。

    电梯在二十六层停下,两人出去,谢冰打开门,“请进?!?br />
    的确是很雀跃的样子,尽管她的眼睛哭得到现在还有些浮肿。

    李谦迈步进去。

    以谢冰眼下的身家来说,这房子并不算大。两层,每一层都能有个七八十平的样子。屋子里并没有过多的家具和装饰,只是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李谦换了拖鞋,在房间里来回转了转,也没上楼,就回身坐到客厅里的钢琴旁。打开钢琴盖,信手挥洒,弹了一个小调,然后笑着说:“琴该调了,音不准?!?br />
    谢冰吐吐舌头,“其实我不会弹,就是买来充面子的?!?br />
    李谦笑笑。扭头看了看底标。笑道:“这琴估计也就三四万吧?你现在又不缺这个钱,既然是买来装面子的?;共宦蛱ü蟮愕?。装面子都装的不够彻底?!?br />
    谢冰笑笑,“反正到我家里来的人,大部分都不懂钢琴?!?br />
    李谦闻言就笑。

    谢冰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赶紧道:“你……坐一会儿吧,喝点什么?”

    李谦摆摆手,笑道:“一肚子啤酒,喝不下去了?!?br />
    谢冰就点点头,然后道:“那你坐一会儿,我去洗洗澡?!?br />
    李谦点头,她转身就上了楼。

    李谦先是在沙发上坐下,一会儿之后又站起来,走到客厅角落里那个CD架旁,手指扒拉着看了看,然后抽出一张小提琴的CD,拿过去打开CD机,放进去。

    片刻之后,舒缓的小夜曲流淌出来。

    李谦回身坐下,双手抱头,陷入了沉思。

    …… ……

    谢冰这里连一身可以让李谦穿的衣服都没有,所以洗过澡之后,李谦只好勉强穿上了一身很紧窄的女士睡袍,然后很自觉地把二楼阳台上的躺椅搬到谢冰的卧室去。

    “今天晚上,你就踏踏实实睡,我睡这个躺椅?!?br />
    洗过澡之后的谢冰,更添几分娇艳,闻言虽然有些害羞,却还是重重点了点头。

    如果在正常男女来说,都洗完了澡共处一室了,是很难没有点别的想法的,但此时此刻对于谢冰来说,能让李谦陪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入睡,似乎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她害羞归害羞,还真是没想到别的事情上去。

    因为在她心里来说,在这方面对李谦几乎是没有丝毫的担心。

    且不说自己都主动表示过情意,却被他给拒绝了,即便是现在,只要李谦愿意,她也是不会有丝毫抗拒的——而事实上,在两人之间的关系上,始终是李谦在保持距离。

    房间里开着空调,温度正合适,不冷不热。

    谢冰躺好了,扯过毛巾被搭在身上。

    古人说看美人要在灯下——尽管到了现代社会,灯光已经很亮,足以纤毫毕现,早已失去了古人所要的那种朦胧感,但这个话,却依然还是有道理的。

    浴后的谢冰,穿着一身淡粉红色短睡衣睡裤,很家居,但是却漂亮之极。

    见她躺下了,李谦却并没有随之躺下,他把躺椅的下摆架收起来,很随意地坐着,笑道:“有些话,其实是我一直都想要跟你说的……你不用起来,躺着就行!”

    安抚下谢冰,他笑笑,“你干嘛那么紧张?”

    谢冰垂下眼眉,片刻之后才道:“就算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等明天可不可以?我只是想要……哪怕这一晚上,你是守在我身边的,好不好?”

    李谦笑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理她,仍是自顾自地说道:“其实,我在感情上面,一直都是比较混乱的一个态度。我父亲是个老师,教国文的,所以,从小耳濡目染,我虽然并不排斥纳妾,甚至……男人嘛,你也明白的,三妻四妾英雄梦,呵呵……可是呢。在我内心里面,对待感情的事情。总是会很纠结,因为我不愿意任何一个女孩子因为我而委屈,而伤心,而过的不幸福?!?br />
    谢冰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看着他,眼睛眨呀眨的,却是一言不发。

    李谦就继续说道:“在我身边,就现在,就已经有好几段感情在挣扎,没有谁对谁错。甚至,我已经开始犯错,已经没能坚持住自己当初内心的想法。但是,每次面对你们,我总是忍不住会去想一个画面?!?br />
    “比如说,当我和你在一起,我就会想。如果小露知道了,心里会不会很难过?那么反过来,当我跟小露在一起,而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时候,你会不会也很伤心?”

    谢冰的眼睛眨了眨,还是没有说话。

    “现在其实还好,虽然有感情。但还没有结婚。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等到将来结了婚呢?如果是我同时娶了两个人,那就注定会一妻一妾。那么,当我怀里搂着这一个的时候,那一个就注定了要独守空房!这个社会是默认有能力的男人,可以拥有更多的女人的,这一点,事实上我并不反对,反而很欢迎,但我一直都在质疑,在永远更多女人的同时,我可以同时拥有、掌控并且协调好更多的感情吗?”

    听到这里,谢冰终于忍不住了,眼睛眨呀眨的,突然问:“你刚才说的犯错,是指的周嫫吗?”

    李谦愕然。

    然而谢冰的眼神无比认真,紧紧地盯着他。

    “你……从哪儿听说的?”

    谢冰微微咬着嘴唇,似笑非笑,“这你就别管了,反正,嗯,一个朋友?!?br />
    李谦苦笑,摇头。

    然后,他道:“是,是周嫫?!?br />
    他尝试做出一些手势,但最终也只是胡乱地比划,“我……嗯,犯了错误。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多少人会认为我犯了错误,就连小露,我女朋友,在知道这件事之后,都接受了这件事,甚至,她还给我开了纳妾证明,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确实是觉得自己犯了错误。但犯了错误,我认账,而且我也并不认为犯了错误之后,及时回头,把那个错误推开、遮掩掉,就是一种好的处理方式。反而在我看来,那样会犯更大的错误?!?br />
    这时,谢冰又突然问:“那我,算是一个错误吗?”

    李谦闻言苦笑,叹了口气,道:“我得承认,我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或许我对漂亮点的女孩,对一些诱惑,还是有一点点抵抗力的,但是面对喜欢我而我又不讨厌的漂亮女孩,那种抵抗力,就真的是弱的可怜。要是我也对对方有好感的,那么这个抵抗力……”他耸耸肩,自嘲般地道:“还是那句话,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顿了顿,他道:“现在你们……嗯,我只能用你们这个词了,虽然在我看来这个词有点……过分!面对你们,跟你讲,我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所以,最近这一年,我想了很多,正好今晚,咱们两个在一起,我觉得,与其让你难受、让你惦记,也让我自己难受,我觉得不如索性把话说开了?!?br />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谢冰,两人目光交汇间,他肯定地道:“我得承认,我对你有好感,尤其是看着你孤单无助的模样,我会特别心疼,只是,我现在暂时还没能把这方面的思路彻底捋清、捋顺溜,所以,如果你愿意等,那就再等我一段时间好不好?你让我再捋捋。而你,我希望你也考虑清楚,如果你坚持愿意陪在我身边的话,那么,你已经注定了不可能得到一个完整的我了?!?br />
    他的话刚说完,谢冰毫不犹豫地当时就道:“我愿意?!?br />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我不光愿意,我还愿意等,只要你别嫌弃我,别让我连个电话都不能打?!?br />
    李谦闻言苦笑一下,却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顿了顿,他起身,打开躺椅的下摆架,回身躺下,道:“睡觉!”

    ***

    今日三更一万字完毕!手已经抽筋了都!

    求一下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