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章 新人见闻录
    1997年的九月份,对于李谦工作室来说,是宏图大展的一个月。

    何润卿的新专辑《追梦人》上市,不但创下了多个惊人的销售记录,大卖整整一月,且直接帮助何润卿再次崛起为令人信服的顶级天后。

    从月初开始,先是廖辽,后是何润卿,两人的新专辑MV相继开始拍摄,并相继完成,虽然后期还要剪辑,要调光调色,经过各种复杂的处理,才能最终完成制作,但大约在十月底、十一月初,这两张MV大碟,就可以相继上市了。

    月底,在经过相关的审批手续之后,李谦工作室正式并入明湖文化传播公司。两家合并之后,李谦工作室在仅仅成立了一年多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明湖文化这家集音像制作、发行资质于一身的综合性唱片公司。

    而明湖文化传播公司正式完成合并之后所签下的第一单业务,就是与盛世娱乐公司达成了关于何润卿演唱会的协议。

    何润卿的演唱会将会从十一月份中旬开始,一直到十二月底,共在全国五个城市举办,所需场地、舞台、灯光、音响、人工等,全部由盛世娱乐公司包办,但与此同时,盛世娱乐公司也包下了所有的票务销售的权力。

    明湖文化需要提供的,是何润卿的演唱,以及所有的伴奏乐手。而收获的,则是五场演唱会三千三百万的协议收入——在歌坛,这叫包票制度。

    也是这家盛世娱乐公司,给廖辽的演唱会开出的价码甚至高达五场四千万,但廖辽还是选择拒绝了,因为她说她要搬家。

    也是在月底。明湖文化传播公司经过两轮选拔,最终。由李谦拍板,为公司签下了三名新人,包括两男一女。两个男歌手,分别是来自蒙古族的格日楞,来自顺天府本地的赵源,而唯一的一位女歌手,则是一个北漂了两年的女孩,叫庄美月。

    …… ……

    明湖文化,二号会议室。

    三个刚签约的新人,跟着孙美美来到会议室。准备参加公司每个月的例会。

    他们刚刚签约没几天,这也是第一次参加公司的例会,都多多少少的有些紧张,进了会议室,就都纷纷在长条形会议桌的末端坐下,彼此之间甚至都不敢交流,就一个个笔直地坐在那里。等着会议开始。

    几分钟之间,公司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陆续到达,有的一边走一边说,进来之后,就各自找个就近的位置坐下。

    李金龙进来之后,还特意走过去,跟格日楞、赵源和庄美月打了个招呼?;固匾飧嵌嗔牧思妇?。

    九点二十分。李谦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不少人都特意站起来跟他打招呼。他一一笑着回应,然后沉默着走到会议桌的上首,却并没有在中间的位置坐下,而是选择了左手边的一个位子,随意地坐了下来,然后就又戴上了耳机,一边听歌,一边打开手里的文件,手里的一支笔,不住在上头圈圈点点。

    从他进来,三个新人的目光就一直都追随着他——第二轮面试的时候,他们都见过他,知道他就是李谦——别人站起来打招呼时,他们也都跟着站起来,但人不少,没等到他们开口,李谦就已经走过去、坐下了,三个人只好回身,有些讪讪地坐下。

    但随后,他们还是继续好奇地看向李谦。

    身为业界声名极隆的大人物,又是这家公司实际上的大老板,他们原本以为,李谦在他自己的公司里,那肯定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不说暴君级别吧,至少也得是极富威严的那一类??墒率瞪?,进公司几天之间听到的一些底下工作人员的议论,以及此刻亲眼见到的事实,都让他们不知不觉间就有了一个诡异的感觉——李谦在公司里,好像挺没有存在感的!

    他表现得,一点都不像是这家公司的老板、终极大BOSS,反倒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他的人缘看上去不错,但是,他走过去之后,等着开会的那些人,却马上就该怎么聊怎么聊,一点都没有因为他的到来和入座,而有丝毫的顾忌。

    三个新丁看呀看,看呀看……李谦似乎察觉到了他们注视的目光,看文件中间,下意识地抬起头看过来,见是他们三个,就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就又低下了头去,继续听歌、看文件——就像一个有点孤僻的大男孩。

    三个人有些小尴尬,但更多的是惊奇。

    如果是一个平常很威严的老板,这样冲她们微笑点头,大概会让人觉得他很平易近人,但如果他对所有人都是那么平易近人,甚至是没什么存在感,可就让三个新丁心里不住地犯嘀咕了——这跟李谦今时今日在流行歌坛的地位,实在是太不吻合了。

    更是和他们脑子里臆想中的画风,完全不是一码事。

    然而公司里的这些高层管理人员,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期间他们看见公司的制作部经理李金龙走过去,李谦摘下耳机,跟他简单地聊了几句,然后李金龙走开,他就又再次戴上耳机、继续看文件。

    九点半,齐洁跟廖辽、何润卿肩前后脚走进来,一边走还一边讨论着什么,大女神廖辽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总经理齐洁则是不住无奈地摇头。在走到座位上之前,同行的何润卿似乎还笑呵呵地说了一句什么,让齐洁忍不住苦笑起来。

    大家都纷纷地跟齐洁和廖辽、何润卿她们打招呼,然后各自找座位,纷纷坐下来。

    然后,齐洁在主座上坐了下来。

    顷刻间,会议室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甚至安静到针落可闻。

    三个新人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

    直到这个时候。李谦才后知后觉地抬头看了看会议室,看见了齐洁。他似乎是知道会议马上要开始了,这才收起手上的文件,摘下了耳机。

    齐洁笑着微微侧身,问他:“你真不坐中间来?那我以后可就坐这里了??!”

    三个新人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直勾勾地盯着大BOSS。

    然而,他们的大BOSS却只是笑了笑,不以为意地道:“我来的少,事情大部分都是你安排,你坐正合适?!?br />
    齐洁笑了笑,不说话了。

    坐在齐洁右手边的廖辽却忍不住一副吐槽的口气?!八共痪褪俏送际∈露??让你坐这儿,他以后就更加心安理得的当甩手掌柜了?!?br />
    齐洁笑笑,扭头看着李谦,似乎是对他接下来的回答很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的不止她一个,大家都向李谦看过去。

    李谦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道:“润卿姐今年那么累、那么忙??墒悄憧?,她一听说要办演唱会,立马就点头答应了??墒悄阍倏纯茨阕约?,搬个家也值当的用两个月呀?”

    廖辽撇撇嘴,不说话了。

    三个新丁没想到公司的两位大佬居然会当着那么多人,就公然地互相攻击,顿时有些吃惊地左右瞥了瞥。却发现不少人都偷偷地笑起来。

    他们这才意识到?;蛐矶杂谡庑┯牖嵴叨?,这都是平常就很常见的情况了。

    这个时候。齐洁也笑着,敲了敲桌子,道:“好了,你俩也别相互挖苦了,开会!”

    因为刚签约不久,绝对是纯纯的新人,所以公司里的很多事情、很多决策,他们都根本就掺和不进去,甚至有些事情,在闹不懂前情后事之前,他们都不大听得懂,所以这次会议,就让他们听得有些云山雾绕的。不过大体意思,还是闹明白了:主要就是总经理齐洁在安排公司在十月份的主要工作。

    何润卿的演唱会将在十一月份举行,整个十月,将是她的排练期,毫无疑问,这也正是公司在十月份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后,就是牵涉到廖辽和何润卿新专辑的MV碟的发行工作了。

    上一个,三个新丁也大约能听懂,但牵涉到发行,他们就只是看齐总跟不少人交流、探讨得很热闹,却压根儿也听不懂他们探讨的到底是什么。

    当然,说完了前面两件大事,第三件就轮到他们三个了。

    公司在签约之前就已经告知过了,他们三个签进来之后,也不会直接发专辑,而是必须接受由公司安排的为期半年的专业培训——他们三个人,虽然都是经过选拔才定下来的,显然是已经有了良好的基础条件,但他们中间,除了来自顺天府本地的赵源,勉强可以算是科班出身之外,格日楞和庄美月,都没有经历过任何的专业音乐教育,他们能走到现在,纯粹就是野路子。野路子不是不能走,但要想以后走的长远、走的稳定,在他们成名之前就进行专业的教育和培训,为她们打稳根基,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公司已经为他们三个联系好了一共四位授课老师,对方会分别在周一到周四这四天的下午,到公司里来,为他们专门授课,为期三个月。

    而三个月之后,还会为他们每人联系一位老师,进行单人的一对一授课、和专业乐理知识的梳理,以及对他们的声音、唱法、技巧进行专业调整。

    三个人都是新丁,年龄最大的格日楞二十四岁,年龄最小的赵源才刚二十岁,一来没有丝毫的资历,二来也都能明白公司这是在为他们的长远发展考虑,所以齐洁不管说什么、叮嘱什么,他们都乖乖地点头,毫无疑议。

    等到齐洁安排完了这些事情,会议似乎也该结束了,她却又扭头看向左手边的李谦,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李谦想了想,点点头,“好,那我说两句?!?br />
    三个新人本就关注着李谦呢,这时候见他点头,一下子好奇心就又吊起来,正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却突然感觉到。身边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这次的会议,他们从一开始就进来。对于公司内的权力架构,已经很直观地通过这次会议有了初步的了解——显然,那个传说中好像是从不插手公司音乐事务的齐总,才是公司真正的大BOSS,因为很明显,当她来了之后、当她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副打起精神的样子。而齐总本身,在公司的这些管理层面前,也是很有威严的。

    反倒是他们原本以为的大BOSS李谦,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显得没有什么存在感,反倒是在会议开始前,他跟廖辽的相互打趣,让三个新人都纷纷感觉,他更像是来凑个数的——因为会议桌上坐的这些管理层,在他说话的时候,居然都是一副看笑话的样子。

    然而这个时候。当李谦点点头,说“那我说两句”的时候,三个新人立刻就敏锐地察觉到,刷的一下,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就跟刚才不一样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挺起腰杆儿,目不转睛地看向李谦。

    吓得三个新人也都跟着挺直了腰杆儿。

    然而李谦摸着自己的下巴。过了片刻才缓缓地道:“润卿姐的演唱会。其实时机并不算太过成熟,所以。除了正常的排练之外……金龙,你联系一下,从美国那边请人也好,请团队也好,专业的舞美、灯光,请最好的?!?br />
    有人愕然,但无人反驳。

    李金龙郑重地点了点头,“好的,我去联系?!?br />
    齐洁犹豫了一下,问:“可是按照协议,这些都是对方应该做的?!?br />
    李谦点了点头,却道:“可是我刚刚看了他们的规划,不行,不够好!至少是不够炫!具体的,你们去跟对方再接触、再谈,实在不行,钱咱们自己出,但效果一定要做到最好。这是第一次,咱们可以不挣钱,甚至可以赔钱,但绝对不能砸了招牌?!?br />
    顿了顿,他又道:“接下来的几年,演出市场,尤其是廖辽和润卿姐她们这个级别的歌手演唱会,市场会相当的活跃,咱们第一次做,先把效果做足了,把口碑建起来?!?br />
    齐洁想了想,点点头,肯定地道:“好,既然你觉得还不够好,那边我去谈?!?br />
    三个新人听得略带惊愕。

    他们没有想到,李谦简单几句话,就否定了此前公司的策划,但威严如齐总,却几乎是没有经过什么考虑,如此简单地就点头答应下来。

    李谦点点头,转而看向廖辽,“你的新专辑提前俩月开始预备吧,把明年的时间空出来,如果润卿姐这次的全国巡演能够成功,明年春天,就轮到你了!”

    三个新人的目光刷刷地转向廖辽。

    他们刚进公司,正好就赶上公司正在跟演出商谈两大天后的演唱会,公司自然也有不少这方面的议论——廖辽一向懒散,毫不犹豫地就回绝了演出商的报价,据说连齐总都拿她无可奈何,尽管五场演唱会四千万的报价,真的已经是足够高了,尽管对方在廖辽拒绝了之后一再表示,如果是钱的事儿,那么还可以商量,让廖辽尽管给报个价格!

    但是,她就是那么个人——做音乐,她很努力。但是挣钱,跑商演,开演唱会,她很懒散。然而谁都拿她没有办法,这就是她廖大天后的范儿。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之下,廖辽似乎是皱了下眉头,然后无奈地看着李谦,一脸幽怨地问:“真的要开呀?”

    李谦点点头,毫不客气地道:“开演唱会,从来都不只是单纯的捞钱而已,更大意义上其实还是凝聚自己的歌迷,这里头的道理,还用我跟你说?”

    廖辽闻言无奈地点点头,“那好吧?!?br />
    三个新人惊得差点儿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如果只凭此前的那点印象来推断,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廖辽这个在公司员工们的议论中是那么无法无天的大女神,居然那么简单的就屈服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还没等到三个人心里吃惊劲儿过去,李谦却突然扭头冲他们看了过来——三个人下意识地激灵一下子,赶紧都重新挺起了胸膛。

    李谦看着他们,缓缓地道:“给你们安排的老师,都是我托了朋友联系,然后亲自登门去请的,你们也都是我最终拍板签下来的,给你们安排补这些课的意义,我就不多说了,只有一句话,好好学,别给我丢人?!?br />
    这个时候,三个新丁居然都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赶紧忙不迭地纷纷点头答应,看那意思,差点儿就要拍胸脯保证了。

    李谦冲他们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说:“就这些事儿,我说完了?!?br />
    然后就又低下头去,眨眼间就又恢复了他默默无闻小职员的形象——如果只看他眼下的这个样子,如果不知道他的名字,几乎没有人会把他跟业界新近崛起的明湖文化大BOSS的身份联系起来。

    而事实上,如果不是刚才简简单单几段话,就直接敲定了那么几件大事,他们三个新人也几乎无法想象,李谦这个貌似低调的家伙,实际上在公司里到底是拥有着怎样的权威。

    这个时候,齐洁点点头,正要宣布会议结束的时候。

    李谦却又突然抬起头来,自己拍了拍脑门,不好意思地道:“对了,格日楞,你是蒙族对吧?我记得你的马头琴不错,回头有时间了,教教我呀?”

    格日楞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强忍住内心的激动,赶紧道:“没问题,随叫随到?!?br />
    “好?!袄钋ψ懦逅愕阃?,然后低下头去。

    顿了顿,齐洁道:“散会?!?br />
    ***

    最近两天,身体一直不大好。

    胆囊炎,右肋下一直隐痛,正在慢慢调理,而且有些心慌气短,动不动就得大喘气几口,才觉得好受些,也不知为何。不过,双倍期间,能偷懒了两天,自我感觉已经很不像话了。

    我争取明天能爆个一万字什么的吧,也请大家能再多投几张月票,争取今天能冲过三千票去。

    要知道,你们可是曾经一天就砸出两千票的那伙猛人!

    再来一把,给我点动力吧!(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