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九章 李谦的歌技
    烟气袅袅。

    顺天京剧院的中堂,那栋据说是始建于顺代前期带回廊的正堂,此刻大门中开,正堂列香案三张,上供酒牲瓜果,其上挂三幅画像。正中人物一身黄色蟒袍,是唐明皇李隆基,也即梨园之祖,左侧人物为京戏鼻祖,淮人程长庚,右侧为程派老生创始人,顺朝著名的“戏诸葛”、“程大王”,即程长庚曾孙,程念淮。

    程云山老爷子于香案左侧坐,腰背挺直,面色恭严。

    在京各大京戏著名流派的当代领袖者,程云山老爷子的数位故旧之交,国家京剧院、顺天京剧院的几位领导,程老爷子的全部十七位弟子,文化界与程派、与程老爷子颇有渊源的几位相关人士,皆站立两旁观礼。几位辈分比程云山还高的长辈,则有座。

    当代程派的第三代弟子,下至十岁幼童,上至已经开始登台的入室弟子,皆着正装,侍立于门槛之外。

    今天要入门的是第二代弟子,他们与之相比,当然要算还在门槛外的。

    程派当家大弟子方少白正中站,朗声道:“既入我门,当知规矩:一,天地君亲师,不可不敬;二,国家律条,不可不守;三,奸淫掳掠,恶者之德,当厌弃之;四,大烟者,曰福寿膏,曰快乐丹,坏吾康健,不可沾染;五……六……七……李谦,汝知之否?”

    李谦垂首,“吾已知?!?br />
    方少白问:“能遵守否?”

    李谦点头,“能?!?br />
    方少白道:“善??扇胛颐?!……上香!”

    一位满头银发的老爷子起步,从负责供侍香烛的一位年轻弟子手中接过三根已经点燃的香,颤巍巍缓行两步。伸手递香。李谦恭身接过,举至鼻端。正心、正目、正鼻,俯首,跪。

    三根香,高擎过顶。

    方少白接香,转李知玄,李知玄代为安香。

    李谦叩首如三。

    方少白道:“可起?!?br />
    李谦起身,站立。

    方少白道:“取戒来?!?br />
    旁边有程派弟子递过一把戏里常用的道具——一把木制涂漆的刀。

    方少白接刀在手,道:“李谦,接三戒!”

    李谦伸出右手。

    方少白手里的刀啪的一下就打下来。

    李谦的嘴角抽了一下。

    到了眼下这个年代,其实所谓门规戒律。早就已经松弛了,很多时候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以示老规矩没有丢、没有忘,像这种入门时的接三戒,也就是打三下手板,算是给新入门的弟子一个下马威,叫他知道门规不是说着玩的。却也往往就是象征性的点到即止,根本不会真的打疼。但程云山老爷子收徒弟,却从来都是真打。

    尽管事先方少白已经说过,自己到时候会注意,尽量打出声音来叫老爷子听见、又不至于太疼,可即便如此,毕竟还是疼的!

    不过李谦也就是嘴角动了动。手掌却仍是高举着、不动。

    “啪”!

    “啪”!

    方少白递还戒具。扭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程云山。

    程云山点点头,于是方少白道:“李谦??扇?,叩见师尊?!?br />
    按照方少白事先的叮嘱,李谦并没有转身朝向程云山的方向,而是仍然正对着香案,规规矩矩行礼、叩首。

    三叩首之后,方少白笑笑,道:“礼成,请起!”

    李谦站起身来。

    直到这个时候,程云山老爷子才站起来,有弟子递过一个看去极为精致的木盒子,老爷子接过来,走到李谦面前,道:“你已入我门下,我做老师的,送你一个见面礼?!?br />
    李谦接过去。

    程云山道:“打开看看?!?br />
    不少人都踮起脚尖往这边看。

    李谦应声打开盒子,却见里面放着一把羽毛扇。

    不少人看得有些发愣,即便是大堂之内,也忍不住稍有骚动。

    老爷子正色道:“众所周知,家先祖讳念淮,向来有‘戏诸葛’之称,可惜他传下来的那把诸葛羽扇已毁于百年前的战火。这把羽扇,是我登台四十多年始终在用的,今日我把它送给你,望你心心念念,为光大我华夏的戏曲文化而努力,为光大我京戏的文化而努力!”

    从大堂里刚才的骚动,李谦知道,这把羽扇代表的意义有点重,不过他还是当即躬身,道:“谢师傅。愿承师傅之志?!?br />
    …… ……

    程老爷子再开山门,这对于京戏界来说,当然不算小事。所以,尽管整个仪式从头到尾可能也就几十分钟,但是很多人却甚至必须得从几千里之外飞过来观礼,还有一些老一辈的人物,也都是纷纷赶过来。

    仪式结束,方少白带着李谦一一拜见长辈和同门师兄弟。

    那么多人,一时之间,实话说,李谦也就记住了几个重点的,其他的充其量也就算是混个眼熟罢了。

    然后,中午是方少白安排好的聚宴。

    大家都是大忙人,聚宴结束之后,便很快就各自告辞而去了。

    而经过了这一整套繁琐的程序,李谦,也就算是正式拜入了程云山老爷子的门下,成了他的第十八位入室弟子。

    不过对待李谦,老爷子显然不像对待此前那些从小学艺的弟子一样严苛,双方只约定,李谦每周会拿出两个半天的时间来学戏。而按照当下的课程表,这个时间就初步定在了每周三的下午,和每周六的上午。

    …… ……

    “咦……咦……咦……”

    “唔……唔……唔……”

    “啊……啊……啊……”

    不断有声音从练功房传出来,房间外,廖辽和齐洁四目相对,都是一副好无奈的样子。

    齐洁苦恼地揉揉眉头,“他这是……入魔了么?”

    廖辽摇头。毫无姿态地盘腿在沙发上坐好,自顾自地剥荔枝吃。一边吃一边吐核,道:“不知道,反正我不爱听京戏?!?br />
    齐洁忍不住又问:“他最近每天都这样?”

    这次反倒轮到廖辽诧异了,“不这样还怎样?我不也每天吊嗓子?唱戏和唱歌,都是唱,嗓子当然重要啊,他以前就算是没学戏的时候,也会早起吊嗓子??!”

    齐洁撇撇嘴,无语。

    但片刻之后,往那边练功房瞥了一眼。一脸八卦地凑过来,先把廖辽剥好的一个荔枝抢过来塞嘴里,然后才小声地问:“你俩最近……他经常过来住呀?”

    廖辽又剥一个,也小声说:“他应该是还没动他那小女朋友呢,那边他又不敢去,怕让记者逮着,所以就周五周六准时滚回去陪他大老婆。周末到周四,全部在这儿!”

    齐洁挑挑眉毛,没说什么,自己抓了俩荔枝坐回去剥。

    廖辽瞥她一眼,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就问:“你那么早过来,有事儿???”

    齐洁剥完一个荔枝塞嘴里。叹口气。把剩下那个扔回去,拍拍手。拿过自己的公文包来,无奈地道:“人家润卿姐的演唱会都排练个差不多了,现在就差确定嘉宾名单了,然后,还有些公司的事儿……”

    说话间,她拿出一摞文件,廖辽赶紧摆手,“我又不是他老婆,你别念给我听??!待会儿等他吊完了嗓子,你念给他听。我不管这个!”

    齐洁无奈地放下文件,看看她,“你说你懒成什么样了快?他还好,虽然不务正业,好歹人家是去学东西,你看看你,现在公司门口已经没几个记者了好不好?你一个假请了十天了,我就不信,你现在还疼?还没法走路?你这是不是也该去公司报个道什么的呀?还有,润卿姐给你电话了没?她演唱会,你倒是去还是不去?”

    廖辽闻言也有点羞愧,终于停下手,但很快,还没等她说话,练功房那边居然停下了。

    两人都以为李谦要出来了。

    但随后,一阵吉他声却突然传出来。

    廖辽冲齐洁飞个媚眼儿,小声道:“来了来了,我跟你说,我现在每天最享受的就是这个时候,比晚上我俩办事儿还过瘾!每天都有好歌听!”

    齐洁翻个白眼,就听里面开始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两个女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人说话。

    廖辽搂着自己的水果盘,齐洁抱着自己的文件夹,心神却仿佛已经被那抹充满磁性的声音所带走。

    这一刻,齐洁不知不觉就回想起,当初自己躲在楼道里偷偷地听他唱歌的那种感觉。

    而事实上,事情才只是刚刚过去了两年多一点而已。

    然而师生,已经变成了老板与老总。

    她不由得微微抿起嘴唇,脸上有些浅浅淡淡的伤感。

    然而歌声唱到一半,却停下了。

    片刻之后,吉他声再次响起,“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

    当吉他声和歌声再次停下,廖辽一脸花痴状,喃喃地道:“你知道吗?就冲这个,他身边哪怕围着十个二十个女人,姑奶奶都认了!”

    齐洁勉强笑笑,无语。

    …… ……

    过了一阵子,李谦打开门出来,看见齐洁,微微一愣,“你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

    齐洁迅速调整好心情,晃了晃手里的文件夹,“得赶紧先听了你大老板的安排,我才会回去上班??!”

    李谦笑笑,走过来,廖辽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清水递给他,“尝尝凉了没?”

    李谦接过去,坐下,小口地抿一口,点点头,“正好?!?br />
    廖辽这才点点头,坐回去。

    一回头瞥见齐洁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廖辽下意识地解释道:“给他冷的开水,他吊完嗓子喜欢喝一杯温白开,我掐着点烧的水?!?br />
    齐洁撇撇嘴,不说话,心说你居然都开始学会照顾人了么?

    但很快,她就收拾心情,翻开文件夹,却也不看,只是道:“润卿姐的演唱会排练已经差不多了,我跟润卿姐聊了聊,她的意思是,演唱会上的嘉宾表演时间,还是尽量控制在二十分钟之内比较好,时间太长了,不太好,所以,我们根据她的要求,再加上公司这边的考量,初步定下了几个人选,你看看?”

    她说话的功夫,李谦又喝了几口水,然后才放下杯子,道:“不用,你说说就行?!?br />
    齐洁就道:“一共大概就是五首到六首歌,其中我们计划安排两首作为润卿姐跟嘉宾合唱,所以,一共计划邀请四个嘉宾,其中两个咱们自己留下,两个是她自己做主,她计划邀请邀请的是黄玉清和刘明亮?;朴袂逭焙?,刘明亮跟她认识多年,都很合适,咱们虽然还没发出邀请,但想来问题不大,毕竟就算没有咱们公司,润卿姐自身的人脉也是很强大的?!?br />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道:“只是……”

    李谦扭头看向她,“只是什么?”

    齐洁无奈地笑笑,道:“只是,润卿姐要开演唱会的消息早就传开了,所以最近一个月,很多唱片公司、很多经纪人都过来走动,有些甚至把话都说到明面上了,就是希望能让润卿姐的演唱会上露个脸。别的还好说,长生唱片那边,跟咱们的关系一直不错,陈总还亲自过去坐了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个名额,会不会太得罪人了?”

    李谦想想,也有点皱眉头。

    不过片刻之后,他就道:“把公司的两个名额给出去一个吧,让廖辽上去露一下脸就好了,剩下他们三个,还在学习期间,又没有新歌新专辑需要宣传,上不上区别不大?!?br />
    齐洁闻言当即道:“可是那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个很大的激励呀!”

    廖辽闻言撇撇嘴,“激励什么呀!”说着扭头碰碰李谦的胳膊,“你前天不还说那首歌适合给那个格日楞?”见李谦点了点头,她就跟齐洁说:“他们没情绪就罢,要有情绪,你就跟他们说,让他们好好学,指不定谦会亲自给他们写歌……不就摁下去了?”

    齐洁闻言眨了眨眼,点点头,“那倒是。那行,就这么办吧!”

    是上何润卿的演唱会露个脸重要,还是拿到一首自己老板的歌重要?

    这个问题,都不需要考虑就知道答案。

    前者,也就是上去唱首歌而已,在不需要宣传新专辑的时候,充其量算是混个脸熟,但后者呢……很可能就意味着一夜蹿红??!

    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齐洁翻开下一页,本来想继续说事儿,想了想,却又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李谦,“你现在唱歌真的是越来越好听了,真的不考虑上去唱首歌?”

    李谦闻言笑笑,一边端起杯子喝水,一边想了想,然后才道:“回头再说吧,我再想想?!?br />
    齐洁耸耸肩,无奈地看向手里的文件。

    “下面这个事儿就是,嗯,上个月咱们接的那部电视剧配乐,你写的两首歌人家都非常满意,但是……你也明白的,对方提出要么廖辽,要么何润卿来唱,其她人就……”

    李谦皱皱眉头,放下水杯。

    “嗯,这是个大问题呀!总不能什么事儿都指望她们俩呀!”

    ***

    PS1:求不用赠币,这个真的很伤!每次大拨发赠币之后再看订阅,顿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PS2:友情推本书,《重生之悠闲》,书号3645816。

    简介:叶雷阳重新回到了填报志愿的那一天,他不想出人头地,不想飞黄腾达,他只是想悠闲的度过自己的人生,悠闲的陪着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慢慢变老。(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