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十章 出道时机成熟了?
    其实,在明湖文化公司正式成立之后,关于公司的艺人结构的问题,齐洁已经分别和李谦、和廖辽,以及和孙美美、李金龙等人,深谈过几次了。

    当然,即便是齐洁不说,李谦也早就已经意识到,小打小闹无所谓,可一旦真的要做唱片公司了,光靠廖辽和何润卿两个人出来撑场面,就有些不够了。

    对于一家唱片公司来说,金字塔型的人力资源结构,是最稳固的。

    有顶级歌星坐镇,不但可以拉升整个公司在业界的影响力,而且可以借助顶级歌星的威慑力,在歌坛确立自己的地盘和销售季,令其它公司不敢轻易觊觎;

    然后,要有几名一流到二流的普通歌星,当然,最好各具特色,男女也要平衡发展,这样一来,有顶级歌星冲锋在前,这几名第二阶层的艺人,就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掉外界市场的冲击,而且还能反过来给顶级歌星以横向支撑。

    他们共同构筑起一家唱片公司金字塔的中上层,也为公司赚回最多、最大快的利润。

    而作为根基的,是公司的普通工作人员,一定数量的签约作词人、签约作曲人、编曲、乐手、经纪人,以及少则数人多则十几二十人的新人。这一批人,是几乎不会直接从唱片市场获得任何收入的,但缺之不可,是整个公司发展的基石。

    有了这样从底到上的金字塔结构,这家公司就会被认为至少是在唱片制作这一块儿,是发展的很健康的。至少是不必受制于人的。

    当然,如果一家公司旗下还能聚拢了相当一批水准以上的制作人,作词人和作曲人。那么毫无疑问,在唱片制作这一块儿上。他们的经营将会更加的如鱼得水。

    事实上,在整个国内的唱片界,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不超过一个巴掌数。

    但除此之外,更多的唱片公司,是没有顶级巨星坐镇的,所以,它们的结构就偏向于偏平,只能有一到两个一流或者二流的歌星坐镇,带着一帮新人去打拼而已。一旦遭遇市场的强力冲击?;蛲放聘栊切伦龃?,整个公司的经营就会迅速陷入困境。

    简而言之,抗风险能力极差。

    所以,在唱片业的生产线条上,不管是横向的制作,还是纵向的发售,都能够自成体系的索尼、信达、华歌。才会被并称圈内三强。

    而其它的绝大多数唱片公司,都势单力薄,往往要靠着彼此互相帮助,你借助我的力量、我借助你的力量,互相抱团,才能发展的更稳定一些。

    但明湖文化的特点,跟其它的唱片公司。又有不同。

    依靠着李谦BUG级的出歌能力。依靠着廖辽和何润卿这两大天后,明湖文化。包括其前身李谦工作室,虽然仅仅只成立了一年多的时间,其在顶级巨星这一块上的实力,却已经足以与三大唱片公司并驾齐驱,但是偏偏,他们的困境就在于,公司里目前只有这两大巨星而已,也因此,明湖文化的人力资源结构,甚至比别的小唱片公司更加的偏平!

    齐洁提出过联合几家圈内关系不错的唱片公司,大家互惠互利,相互联合,来共同形成一个金字塔型的唱片公司联盟。比如说,当明湖文化这边接的活儿自己做不了了,就可以转包出去,赚取差价,而对方那边有什么难处了,明湖文化也可以出动两大巨星为他们缓颊。但代价就是,各大公司之间必须步调一致,不能内部生乱。

    李谦同意了,所以近一个月,齐洁也去谈了,但是效果不佳。

    简而言之,明湖文化现在虽然一朝崛起,两大天后在手的艺人实力,也堪称彪悍,但要想领袖其它唱片公司,却还不能够足以令人信服。

    只要齐洁去谈,人家就只想要利益,而不想接受明湖文化这边任何的约定和要求。

    于是,齐洁只好作罢。

    要想充分发挥廖辽和何润卿金字塔塔尖的作用,公司还需要签很多人来培养,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最终,第一批只签了三个人,只是现在他们都还在接受培训,而等到她们真的有一定市场影响力,至少也要一年以后了,实话说,又有些远水不解近渴。

    这个问题,暂时无解。

    有个应急的、而且无比靠谱的办法就是:李谦上!

    就凭他现在的江湖地位,以及当时当下在社会上的热度,有些不适合廖辽和何润卿唱的歌,让他唱,没有任何人能说个不字!

    …… ……

    齐洁是带着一摞问题来的,在基本上都得到了一个答复之后,她自然很快就告辞离开,回公司去部署和安排。

    等到送她出门、看着她的车走远,回来之后,廖辽就肆无忌惮地坐到李谦怀里,一边剥荔枝喂他,一边道:“要不你就出来吧,发一张专辑,先试试看?!?br />
    李谦笑笑,长出一口气,双手抱头歪在沙发上。

    廖辽也跟着歪下去,整个人半边身子都压在李谦身上,也不剥荔枝了,顺手把盘子往边上一放,认真地道:“别人都不理解,但其实我跟她,应该是最能理解你的人,润卿姐也没问题,因为我们都是红过的人,也正在红?!?br />
    “就算是润卿姐,你看,那是多努力、多积极的一个人,她自己都亲口跟我说过,她特别享受被人喜欢、被人簇拥的那种感觉,特别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可是呢,最近她已经不止一次跟我抱怨过了,自从再次红起来,她的私人空间几乎被压榨一空,楼下永远都有守候的记者,走到哪里,不管你包的再严实,都能让人认出来,都有人追着你要签名!”

    “一次两次是个新鲜。但是润卿姐已经红了十年了,我红了才两三年。就已经烦透了那些,何况是她?再说了,现在的那些歌迷,跟早些年可不一样了。那些歌迷,有些是真歌迷,还有一些,就是纯粹来找茬的,还有一些,干脆就是色.狼!”

    “那你想,要是能像你以前那样。既不用整天出面,又能那么舒服的做音乐,还能顺手就把钱给挣了,谁不乐意呀!反正我是没你那个本事,我就是个唱歌的命,我要是有你那个本事,我也不愿意整天东奔西跑的。动不动让人给堵??!”

    说到这里,廖辽见李谦频频点头,这才悄没生息的把话锋一转,道:“可是呢,你看看现在,我那么红,润卿姐也让你再次捧起来了。再加上那边五行吾素。就算是不出前几天那档子事儿,你以为你还能低调几天?现在这么个事儿一出来。你就算不唱歌、不走到一线来,你以为你就会没人关注么?”

    “实话告诉你!不可能啦!”

    她肯定地道:“不管你走到哪里,回学校,在公司,去她那儿,来我这里,都会有一天再次被人发现,然后,哪怕你尽力掩藏,你还是会被一点一点的曝光出来的!”

    说到这里,她凑过去,在李谦脸上亲了一口,认真地道:“所以,谦,出道吧!”

    李谦扭头看看她,不住地伸手婆娑着自己下巴上的胡茬,眉宇间露出一副深思的模样。

    他也的确是在深思。

    事实上,如果他要出道,现在条件已经基本成熟。

    不管是唱流行、做偶像,还是唱摇滚,唱民谣,唱R&B,手握大量资源,且背后有两大天后撑场的他,都有把握做到一唱即红。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两年多以前刚穿越过来那时候的他了。

    两年多自始至终用心的练习、磨砺与领悟,更兼多门类多领域涉猎所带来的感悟,使得现在的他已经近乎完全驾驭了自己的新嗓子,且无论低、中、高频,他都已经找到了最适合自己使用的音域,可以确保自己的嗓子无论在那个音区,都能发出最动人的那一道声线,至少把自身先天生成的这个肉嗓子的实力,发挥个七八成的实力出来。

    可以说,至少在演唱这一块,他已经做足了功课、做好了准备。

    这个时候,见李谦有些意动,廖辽就忍不住添油加醋地帮他分析道:“最近这半年,你自己应该也有感觉,你唱歌越来越驾轻驭熟,越来越好听。你的低频并不算出色,只能算是普通人的水准,但你的声带就像一个漏斗,更大的开口在上面??!”

    “而且我觉得,你是现在国内很少见的能把中频唱得那么好听的人之一,像最近几天,我觉得你的声音在中频的时候,那种诉说力、诉说感,甚至连我都比不上,而且你的高频虽然不算太亮,但共鸣特别好……做歌手出道的话,就凭你现在的唱功和实力,就算你没有现在的江湖地位,去哪家公司人家都会愿意签下你的!”

    李谦笑笑,的确是有些意动,但最终,他还是摇摇头,“再等等看,我总觉得,还缺少一点打动我的东西,或者叫……动力不足?”

    说话间,他伸手一抄,轻轻巧巧地把廖辽整个人抄腿弯抱起来,往旁边沙发上一放,然后自己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手臂。

    别看廖辽是典型的大骨架,是属于容易长肥的那一类人,再加上她也的确是特别馋嘴、爱吃,人又懒……但不得不说,她在其他方面,还是挺自律的,至少这体重,就自始至终都没有超标过,她一米六八的身高,才刚过一百斤。这一点重量,对于已经练了两年功的李谦来说,抱她就跟抱个小孩儿似的。

    随意地活动了几下身体,李谦才道:“郁哥下午要来,待会儿我就去曹哥那边去,顺便蹭顿饭。你呢,懒了那么多天了,过去公司那边晃悠晃悠吧,跟润卿姐那边也商量商量到时候唱什么歌,然后提前准备准备?!?br />
    廖辽耸耸肩膀,点了点头。

    …… ……

    郁伯俊的电影刚封镜,晚上吃过杀青饭,第二天一早起来,他顾不上宿醉的头痛,就急急忙忙的把手头上一摊子事儿撂给别人,也不带人,自己开着车就直奔顺天府。

    李谦上午十点来钟到了曹霑家里,在那边蹭了顿饭,饭后不久,王怀宇也开了车过来,三个人就一边喝茶闲聊,一边等着郁伯俊。

    两点来钟,郁伯俊的电话就打进来,然后顺着曹霑的电话指导,大概半个小时不到,他的车子就开到了别墅前。

    大家都迎出去,充分发挥损友特效。

    曹霑说:“嚯嚯,瞧瞧,瞧瞧,这一脸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睡了几个这是?”

    王怀宇呵呵地笑:“伯俊还是个有底线的人的,我估计最多就是女一、女二加女三,嗯,最多再加个新招的助理,四个……五个吧,我认为不超过五个?!?br />
    李谦则说:“郁哥,你千万别告诉我,周萍萍已经成我的新嫂子了?!?br />
    褚冰冰专业补刀,“瞧你说的,人家伯俊是那种人嘛!人家充其量就是潜规则一下,潜完了直接开张支票就打发了,还值当的为个女人闹得兄弟不愉快?”

    郁伯俊双手高举,做足了投降的态度,一路低着头走过来。

    “我承认,我坦白,俩!”

    说话间,他竖起两根手指,“这回真的就俩!谁说谎谁是丫头养的!”

    说话间,他收回一根手指,“一个是五月份招的一个剧务,那丫头主动勾的我,这个真不赖我,而且她也值了,陪了我俩月,我送了她一套房子,这期间她跟她男朋友都没分手。我俩分了,她俩反倒分了?!?br />
    然后他才把刚才放下的手指又竖起来,两根手指一晃,“另外那个,是一个华戏的丫头,还没毕业呢!”说话间,他冲李谦挤了挤眼睛,笑道:“从你媳妇儿那里论,咱俩也算沾点亲了,都是华戏的女婿!”

    几个男人哈哈大笑,李谦则笑着捶了他一拳。

    郁伯俊有的是钱,人又帅气,才华也不缺,所以他几乎很少主动泡妞,都是女孩子反过来追他,而他在这方面,向来干脆,想睡就睡了,反正事后直接拿钱摆平就行。

    跟当下那些有钱人家的子弟相比,他已经算是比较有节操了,至少他对女人从不用强,而且上了就是上了,愿意给青春摩擦损失费,从不赖账。

    说笑间,大家返身往门口走,郁伯俊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拉过李谦的手,很郑重地拍进他手里,“呶,我预备了半年了都……你的一块钱!”

    顿了顿,他笑着、一脸期待地说:“回头等哥哥新戏的剧组拉起来,你过来给我当个顾问,或者艺术指导什么的,怎么样?”

    李谦收起那一块钱,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没空!”

    ***

    月中了,大家手里是不是又该有一张两张的月票了?投出来,鼓励鼓励我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