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十九章 我们家人口多
    所有人都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正在上升。

    是的,石破天惊。

    在今夜之前,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之外,现场两万多歌迷从来都没有听过李谦唱歌,而即便是此前听过李谦唱歌的人,比如五行吾素的五个女孩子,比如何润卿,她们也从来都不曾想到,当李谦真的登台,竟然会有着这样爆炸一般的强大能量!

    所以……是的,在这一刻,当他微微昂着头,高唱着“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时候,尤其是当他唱着这样的歌,却偏偏面色平静地站在那里的时候……

    他并不像很多摇滚乐队的成员那样,留着象征不羁的长发,穿起各种光怪陆离的服装,他也并没有随着这样劲爆的旋律而肆意地摇晃着身体、狰狞着表情,他甚至平静地像是正在捧着一本不知道什么名字的书,只是翻开一页、再翻开一页地慢慢看……

    但是在这一刻,他却用自己的音乐、用自己的歌声,震撼着现场两万多人的耳朵,震撼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灵!

    因此,石破天惊。

    “不必在乎许多,更不必难过,终究有一天你会离开我!”

    大屏幕上,他身形峭拔,挺立如松。

    观众席上,两万多人几乎尽数起立,高举着双手,状若疯狂。

    是的,这就是摇滚。

    这就是《无地自容》。

    在国内摇滚乐已经没落了接近十年之久,在摇滚乐的扛鼎大师飞翔乐队都已经六年多没有发一首新歌的今天,突然的,有这样的两首歌,让无数人恍惚回忆起了当年摇滚乐鼎盛的那几年里。飞翔乐队的无上风采。

    然而,还是不一样的。

    飞翔乐队是国内摇滚乐的殿堂级乐队。是国内摇滚乐肇始之初的发轫者,是一代宗师,是教父级的,但当年最巅峰时的他们,是疯狂的,虽然他们的风格并不是后来兴起的重金属,但他们的姿态,却是最最疯狂的那一种。

    他们疯狂的嘲笑这世间的一切不合理,疯狂地发泄着内心所有的愤怒。

    然而李谦,或者说四大美人乐队。并没有。

    他在用最最平静的口吻,说着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话语。

    愤怒,天生就有力量。

    但力量,却并非一定要来自愤怒。

    《一无所有》是压抑着的,是喋喋不休的反复在诉说着那样简单的几句话,可是,他的力量却像火山一样。一旦喷发,便注定了举世皆惊。

    《无地自容》是倜傥的,是带着一抹轻蔑的冷笑,在俯瞰着脚下蝼蚁一般的人,和蝼蚁们的人生——然而无奈的是,写歌的人、唱歌的人自己,也是自己眼中的蝼蚁。

    两首歌。两种味道。甚至是两种主张。

    前者孤愤而砥砺,后者嚣张而狂放。

    但两首歌有一点却是相通的。那就是:最最强大的摇滚的力量!

    所以,现场两万多人,嗨到了无以复加。

    …… ……

    贝斯声摇曳生姿,似在撩动这深夜里最闪亮的一簇花火。

    鼓声铿锵如战。

    歌声冷傲倔强。

    “曾感到过寂寞,也曾被别人冷落,却从未有感觉,我无地自容!”

    在两万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李谦前所未有的一个大动作,在“容”字的尾音尚在口中的时候,突然丢开吉他,一把扯出架子上的话筒,高喊着:“来呀!”

    全场瞬间随之暴烈怒吼!

    曹霑的舌头舔着下嘴唇,随之亢奋地秀起了贝斯。

    全场如痴如狂。

    …… ……

    何润卿缓缓地摇着头,一脸又惊又叹又崇拜到无以复加的表情,喃喃地道:“疯了,疯了,真是疯了……啊……我要疯了!”

    刘梅推推她,大声提醒道:“该回去准备了!”

    “???”何润卿恍惚地回过神来,看向刘梅。

    无奈之下,刘梅再次凑近她的耳朵,大声喊,“该回后台准备下了,马上就要出场了!”

    何润卿这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却忍不住恋恋不舍地又看向舞台。

    舞台上,那白衬衫侧身对着观众,站在何润卿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后背,但那一刻,饶是在音乐圈里大红大紫了十年之久,何润卿仍是忍不住露出一个花痴般的表情。

    “帅死了!”

    …… ……

    杜晓明已经完全化身成了普通的摇滚迷。

    他和周围的其他人一样,站起来,高举着双臂,大声的呐喊。

    那模样,像个疯子。

    然而在这一刻,没有人会感觉他像个疯子。

    反倒是自始至终一直都坚持坐在椅子上的黄达仲,看上去跟周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他咽了一口唾沫,又咽了口唾沫。

    但这个时候,后排那哥们却突然在他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黄达仲吓了一跳,回过身去时,第一眼就感觉那哥们的眼珠子好像都红了,他盯着自己,就像盯着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让黄达仲下意识地就往后缩了一下。

    不过还好,他很快就发现,那哥们只是嗨爆了罢了,他眼睛虽然是红的,却满满的都是兴奋。而这个时候,他看着黄达仲,突然向前探身,越过了座位,伸手大力地在黄达仲的椅背上啪啪地拍着,大声地嘶吼着:“你是来听歌的吗?站起来!你他妈站起来!”

    黄达仲有些愕然。

    但是还没等他发怒,那哥们旁边的人也瞪着眼睛看过来,一边摇晃着,一边也大声地爆喝一声:“站起来!是兄弟的就站起来!”

    黄达仲扭头看看杜晓明,但这时杜晓明表现得好像比那哥们还疯。

    犹豫片刻,他还是站了起来,左看看右看看的。装模作样的举起了双手。

    …… ……

    “不再回忆,回忆什么过去。现在不是从前的我……”

    喊完这一句,李谦低下头,一边把话筒扣回话筒架,一边像这首歌刚开始时的那样,平静地唱着:“咦吔……咦吔……”

    全场仍在如醉如狂。

    吉他,贝斯,鼓。

    终于,节奏开始放缓,伴随着李谦最后的一声,“咦哦……”。廖辽重锤落下。

    乐声戛然而止。

    …… ……

    何润卿急匆匆地回到了后台,脱了羽绒服,又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且不住地摇晃着脑袋,试图要从刚才那种激荡的心绪中挣脱出来。

    毕竟她知道,这是自己的演唱会,而且演唱会还并没有结束。

    其实在刚才。她真的是想继续留在外面。

    她没有见到他是怎样登台的,所以她很想亲眼看到,他是怎样走下舞台的。

    可惜,谁让她才是今天的主人呢,她注定了无法看到这些。

    就在这时,当她站在升降台上,清楚地听到了那最后落下的鼓声。心里突然砰然一动。然后几乎不受控制的,她的脸上突然就烧红起来。

    演唱会开到了最后?;故O录甘赘璧氖奔?,她却突然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紧张。

    …… ……

    鼓声落下。

    台下诡异地一静。

    竟然没有欢呼。

    李谦抿起嘴唇,冲台下点了点头。

    然后下意识地拉了拉吉他的背带,转身往舞台一侧走。

    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感谢我们演唱会的特邀嘉宾,四大美人乐队!再次……掌声!”

    然而,无人鼓掌。

    万千个声音再次汇聚到一起。

    “四大——美人!四大——美人!四大——美人!”

    廖辽也正拿着鼓棒往舞台一侧走,一边走还一边挥舞着手臂,此时听见这呐喊声,却是不由吃惊地愣了一下,站在原地。

    然后,她笑着,走到距离最近的那个话筒前,笑着挥手,鞠躬,道:“谢谢你们!”

    于是,李谦等人走到半路,也只好站在舞台一侧等着她。

    毕竟观众那么热情,就算没有下一首歌了,再次谢幕,也是有必要的。

    当廖辽在那边说着谢谢,他们也就顺势躬身、点头示意。

    然而,观众们的呼声却并未减弱。

    “四大——美人!”的呼喊,越来越大。

    尤其是,当整个体育场内两万多人齐声高呼这个名字,且没有丝毫杂音的时候,那声音,简直排山倒海而来,简直振聋发聩。

    廖辽有些惊喜、又有些手足无措地回头看向李谦。

    李谦耸耸肩。

    廖辽只好对着话筒道:“OK!OK!”

    等到那呼喊声稍弱,她手臂做了个姿势,才道:“其实是可以继续的,但一来这是润卿姐的演唱会,二来……哈哈,你们不要喊好不好?让我把话说完。嗯,二来呢,你们大概也知道,这场馆是租的,人家说了,过了十点就得加钱!”

    全场哄堂大笑。

    配合着廖辽脸上的笑意,和她的手势,谁都知道她这是在开玩笑。

    然后随后,廖辽居然又笑着说:“你们都知道的呀,我们家人口多,花费比较大……”

    全场再次哄堂大笑。

    很多离得近的观众,清楚地看到曹霑大笑着拍了拍李谦的肩膀。

    而李谦,则是苦笑着,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候,邹文槐下意识地扭头,居然奇迹般地在周嫫脸上也看到了一抹笑容。

    而这个时候,果然,廖辽这么一插科打诨,观众们果然就不喊了。

    简直笑成一团。

    廖辽趁机又躬身谢幕,然后道:“所以,把舞台还给润卿姐!”

    然后扭头往李谦他们站的那一侧走去。

    …… ……

    终于,在两首歌前后近十分钟的休息之后,何润卿又再次回到了舞台。

    这一次,当然不是上来就开始唱了。

    从升降架回到舞台之后,何润卿先是笑着冲正在下台的廖辽他们挥手,“再次谢谢四大美人乐队,谢谢廖辽,谢谢曹老师,谢谢王老师,谢谢郁导,也谢谢你,老板!”

    然后,她迈步往舞台前侧走,一边走一边笑道:“呃……好吧,其实十点之后是真的要加钱的!”

    全场再次哄堂大笑。

    谁都没想到,何润卿登台之后会突然又把这个梗翻出来。

    这个时候,就连何润卿自己也绷不住,跟着笑起来。

    等到大家的笑声停下,她才又道:“嗯,那……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哈……呃?什么?”

    她似乎听到了某个观众的大喊,但又没听清,就特意往舞台左侧走了几步,又仔细听,然后,和她一样,很多人都听到了那一声“李谦!”

    何润卿哈哈一笑,问全场观众,“没听够对吧?”

    这一次是全场齐声回答了,那是无比响亮的一声“是!”

    于是何润卿笑笑,一摊手,“但是人家已经唱了两首啦!呃,对了……喂,今天是我的演唱会啊,你们不要太过分好不好!”

    台下不少人再次笑起来。

    接着,何润卿又道:“不过,没错,其实我也没听够!”

    然后她伸手指着舞台右侧的那一片空白区,“喏,刚才我就站那儿,你们没发现我吧?我站那儿听来着!跟你们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听我们老板在舞台上唱歌!给我的感觉,就俩字:震撼!你们呢?震撼吗?”

    然后,她把话筒往前方一递。

    全场齐声回答:“震撼!”

    何润卿收回话筒,点点头,那一瞬间,她握着话筒的手突然就有些发抖,但她还是开口道:“嗯,所以,要不是他们家人口的确已经不少了,我是真想挤进去!”

    全场再次哄堂大笑。

    很多人站起身来,玩命的吹起了口哨。

    何润卿笑着,脸上有些异样的红润。

    然后,她想了想,点点头,道:“嗯,那剩下的时间,咱们不多说了,继续唱歌!下面这一首,《半壶纱》,希望你们喜欢!”

    …… ……

    再好的基本功、再好的底子,也是有极限的。

    一场演唱会近二十首歌唱下来,神仙也会累。相比之下,何润卿的表现,就已经算是顶级的了,因为她即便是唱到最后,都基本上没有跑调、没有走音,嗓子也基本上没有太松。

    然而,就算是她,等到最后三首歌唱完,也已经自我感觉嗓子开始不听使唤了。

    甚至她觉得,哪怕再唱一首,嗓子都可能会松到不能听。

    甚至有可能会唱疵。

    所以,等到三首歌唱完,她很果断的谢幕。

    当然,这个时候的谢幕,是大家都明白的,接下来鼓点催一催,她还会最后再上来唱一首,这场演唱会才算是真的结束了。

    而果然,当她谢了幕下台,鼓声频催,应和着全场观众的呐喊,一分钟后,她就又回到舞台,准备以一首《笑脸》,结束整场演唱会。

    然而,当《笑脸》结束了,还没等何润卿谢过幕下台,全场上下却突然大喊:“李谦!……李谦!……李谦!……”

    ***

    好吧,豁出去了。

    大家的月票啊打赏什么的,给力点,今晚我争取再弄一章!

    此时不疯何时疯!(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