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一章 全球思维
    咖啡店里,李谦戴着耳机,手里捧着一本书,一边看书,一边慢慢地品尝咖啡。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眼角的余光中走过,李谦下意识地瞥过去一眼,顿时就眼前一亮——打从上次见过之后,他就一直都记得这种猫。

    于是他合上书,拿小匙敲敲咖啡杯。

    肥大撩人的黑猫看都不看他,慢慢悠悠的从两排卡座之间走过去,然后纵身一跃,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缓缓地转动着头颈,四下打量着。

    威风凛凛,如俯瞰自己王国的国王。

    李谦笑笑,又敲一敲手里的小匙,这一次,他故意带上了一点节奏。

    果然,那只猫回头望来。

    它的那双眼睛,李谦真是忍不住要见一次、赞一次。

    它的毛色通体黝黑,黑到发亮,眼睛却是碧蓝碧蓝的,看去恍然若神物。

    尤其让人高兴的是,这一次,李谦可是带着相机来的。

    于是,李谦又叮叮地敲了几声,持续吸引它的注意力,然后悄没生息的从小背包里翻出相机来——看见这个,那只猫顿时就不屑地回过头去。

    叮!叮!叮!

    李谦又敲,然后笑着拿起一块小点心,冲它晃了晃。

    它有些疑惑地看着李谦,但仍是一副毫不心动的样子。于是,李谦把那块点心放到了桌面上,向它的方向推了推,然后赶紧抄起了相机。

    咔!咔!咔!

    李谦连着拍下三张,顿时感觉心怀大畅。

    那只猫看看他,不屑地跃下椅子。而此时,李谦手里的相机不停,仍在连续地捕捉着它的每一个动作。

    本以为它这就要走开了。但未成想,它不知是不是被那个咔咔的会闪光会响的照相机给吸引了。跳下椅子后走出去几步,居然又转头走过来,纵身一跃,上了李谦对面的椅子,然后再一跃,就上了桌子。

    李谦大喜,把那块点心往它面前推了推。

    它瞥了一眼点心,拿爪子一拨,直接给拨到一边去了,然后歪着脑袋看着李谦手里的相机。

    “Oh。No!K……”

    李谦曾经见过一次、但是却已经不记得人家名字的那个高大的法国男人走了过来,操着略有些蹩脚的汉语,对那只猫道:“你知道的,不可以上客人的桌子……”

    说话间,那人走过来,一扭头,看到了李谦。顿时满脸惊喜。

    “Oh……GOD!李……”

    李谦站起身来,伸出手,装作一副也记得对方的样子,道:“你好,又见面了?!彼祷凹?,他已经看到了谢铭远。

    握过手,那法国人把自己的猫拦腰抱起。同时忍不住激动地对李谦道:“李先生。你的作品,超级的好听。我尤其喜欢你那首《一无所有》,相比起《无地自容》的肆意宣泄,我觉得《一无所有》这种偏爵士风的作品,气质更加的迷人一些……哦,对了,我是你的歌迷!”

    李谦笑笑,道:“谢谢。我个人也更喜欢那一首?!?br />
    “哦……”那人顿时一副惊喜到无语的样子,也不搭理站在他身后的谢铭远,只是道:“你喜欢K对吗?要不要抱一下?”

    这次轮到李谦有些惊喜了,忍不住道:“可以吗?”

    “当然!”他说。

    李谦伸手去接,入手才觉这只猫真的好肥。

    那只猫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然后,当李谦要把它抱在怀里的时候,却又突然挣扎,一个纵身,就一下子扑进了那法国人的怀里。

    那人无奈耸肩。

    李谦也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他还是道:“它真漂亮,像个国王?!?br />
    …… ……

    好不容易,啰嗦之极的法国老板kittenly总算走了,谢铭远过来坐下,等咖啡上来的功夫,他看见照相机,笑道:“我都差点儿忘了,你还是专业学摄影的呢!”

    又问:“怎么,很喜欢那只猫?”

    李谦点点头,一边收起相机,一边道:“改天如果我要拍电影,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拍进去?!?br />
    谢铭远呵呵一笑,不予评价。

    两人随意地闲聊几句,过了不大会儿,咖啡就送上来,谢铭远搅拌着,端起来喝了一口,才道:“这次约你出来,除了好久没见了,找你闲聊,主要是有两件事情要跟你商量?!?br />
    听他说到正事,李谦就收起笑容,点点头,道:“您说?!?br />
    谢铭远道:“第一个事情,是我们公司这边,准备组织一批歌手,在东南亚那一片,办一次巡演。主要就是一些大城市,目前选定了八个地方,新加坡,吉隆坡,主要是华人聚居的地方。我想要邀请廖辽跟何润卿也跟着去一趟,毕竟,他们在那边也是很有影响力的?!?br />
    李谦点点头,不说话。

    于是谢铭远继续道:“当然,这个事情,钱不多,我们公司这边,会出几个人,另外在圈里,像你们公司的廖辽和何润卿这个级别的,也会邀请几个人,但给她们这些歌手的酬劳,不会太高,甚至,比他们出去接商演,要少多了?!?br />
    李谦又点点头,想了想,他道:“这种事情,你该直接跟公司那边联系啊。你知道的,在我们公司,我是不管这些的?!?br />
    谢铭远笑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不管这些的,事实上,我也派人找你那位齐总谈过了,但是……价钱没谈拢,她应该是相当不满意?!?br />
    李谦耸耸肩,笑。

    言外之意似乎就是:那你给的少,找我就有用了?

    谢铭远笑笑,自嘲般地道:“不是我不想多给,渡边那里,也不是不想多给,实在是整个东南亚的渠道。都是在日本的索尼那里呢,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巡演,肯定是要去多捞钱的,那歌手这边,当然是能多压榨就多压榨呗?!?br />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才有道:“反正也是咱们国家的歌手,不是他们的?!?br />
    李谦笑笑,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两下,然后才笑着问:“你觉得单独找我。我就会答应了?”

    谢铭远笑笑,不说话。

    李谦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面露苦笑地道:“好吧,我答应你了,回头你派人去公司谈,我会跟齐洁打招呼的?!?br />
    谢铭远闻言。这才笑起来,“这才对嘛!”

    李谦苦笑道:“不过……王靖雪那件事,咱们这就算翻过去了??!”

    谢铭远闻言眼睛一瞪,“哎……那可不行!你心里很清楚的,你完全明白自己是为什么答应的,所以,这个人情我可不舍得用在这个地方。绝对不行!”

    李谦急忙地摆手。一副无赖的样子,“我才不管呢!反正啊。这事儿就到这儿了!咱俩,两清了!”然后,也不管谢铭远说什么,就直接道:“你接着说,刚才不是说两件事?还有什么事儿,赶紧说,说完了我得赶紧走,忙着呢!”

    谢铭远无奈地看着他,旋即却又噗嗤一声笑出来,道:“知道吗?认识你也那么久了,就刚才,突然在你身上看到一点你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样子!”

    李谦哈哈一笑,不理他的挤兑。

    谢铭远笑着,道:“我看你倒是挺清闲的呀,怎么样,专辑录完了?”

    李谦点点头,道:“录完了?!钡?,他却又道:“但是我可不闲,手里头还有两张专辑要做呢!有事儿快说!”

    谢铭远想起刚来时看见他逗猫拍猫的样子,摇头笑了笑,道:“那行,我就说事儿。第二个事情就是,你自己的女人要窝里斗,我管不着,她们爱怎么斗就怎么斗,但是我说,你能不能劝劝我们公司的那位,咱们不在市场上斗行不行?这损失的,可是我们索尼的钱呀!”

    李谦笑笑,道:“你对嫫嫫太没信心了吧?她自己我看都信心百倍的!”

    谢铭远撇撇嘴,直指其心地道:“我有没有信心,她有没有信心,别人不知道,你是心里有数的!周嫫很强,按照我们的市场调查,她在上张专辑发布之后,正在越来越强,喜欢她的歌迷,越来越多,远超她退出歌坛之前最巅峰的时候。但是,这一次她选的对手可是廖辽??!老弟,给我个面子吧,劝劝她,目前来说,廖辽还不是她能硬碰的!”

    李谦想了想,苦恼地叹口气,对谢铭远道:“我要是说,我也劝不了,你信吗?”

    谢铭远闻言愣了一下,反倒突然笑起来。

    “你还别说,你这么说,我倒真信。她……没错,她要是个听劝的,她还就真不是她了!”

    这话说完,两人相对苦笑起来。

    …… ……

    在咖啡店又跟谢铭远神侃了半天,李谦这才跟他握手道别,开车又回了公司。

    曹霑是个全能选手,《假行僧》这张专辑还没录的时候,他就已经声明了要亲自来做后期,那李谦当然没有不同意的可能,正好打发自己公司里的几个后期人员也跟着偷偷师。

    所以,专辑录完,后期处理交给了曹霑,他暂时就能歇口气儿了。

    回到公司之后,找到齐洁,李谦把刚才谢铭远提出的,让廖辽和何润卿参加东南亚巡演的事情跟齐洁说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要走,准备去羊圈胡同吃晚饭去,但齐洁却把他叫住了。

    齐洁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追着李谦道:“你知道索尼那边给的多少报价吗?一个人一场就给八万块钱!这可是廖辽和何润卿啊,在国内接商演,一场都是叫到一百万上下的!这倒好,大老远飞机飞到东南亚去,一场就给八万块,这你都答应?”

    最近一年来,尤其是在独自完成了两张专辑的发行并取得了成功之后,齐洁正在逐渐地历练和成长起来,现在的她,身上已经有着相当强大的女强人气场。

    牵涉到音乐的事情,她当然还是信奉“李谦就是绝对正确的”这个理论。但是说到商业,她已经越来越敢于否定李谦的想法和决定了。

    想了想。李谦还是耐心地解释道:“这一趟出去,已经不是赚钱不赚钱的事情了,你不明白吗?那里是东南亚!就算是赔钱,只要是时间允许,只要是有机会去那边做商演、做演出或者做活动,就一定要去!”

    齐洁闻言无比纳闷,“为什么呀?赔钱都要去?”

    李谦干脆回过身来,认真地跟她解释道:“咱们国内的娱乐、音乐,起步晚,而且一直都在内乱不止。所以,至少是在发行渠道上,哪怕是信达和华歌,在那一片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只有一家索尼,通过日本索尼,在那里有着一定的发行能力。暂时来说。渠道方面,咱们还没法多想,实际上,在那一块市场,咱们把专辑的发行代理一卖,也多挣不了几个钱,但现在挣得少。不代表将来就不能都挣回来!”

    顿了顿。他又道:“东南亚有那么多人口,而且其中有很多都是说汉语的华人华侨??梢运?。那一片地方,天然就是汉语文化的消费圈。咱们国内的音乐、歌曲,包括电影、电视剧,在那边也一向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只不过咱们国内市场很大,光是国内这一块儿,就已经让大家都能吃到饱了,再加上国家也不重视文化输出这件事,所以,东南亚这块市场,尽管已经很肥、很诱人,但国内一直没有人去大力开拓?!?br />
    说着说着,他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严肃,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事关民族的大事,“但现在没有人去做,不代表将来没人去做。将来,随着竞争的加剧,对于咱们国内做艺术文化产业这一块儿的公司来说,很有可能就会是‘得东南亚者得天下’的局面了!所以,哪怕没钱赚,哪怕赔钱,公司里的艺人,包括廖辽和何润卿,只要有机会,就要过去混个脸熟!因为现阶段,咱们要做的,是去培育这一块市场对汉语文化的向心力!”

    顿了顿,他又道:“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暂时没有那块市场,咱们也能吃饱,也能谁都不怕,但至少,你也知道的,欧美文化的输出,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汹涌,随着全球化到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咱们就算暂时吃不到那边的甜头,也不能让那么大一块天然的市场,被美国人一点一点撬进自己的盘子吧?”

    像这种放眼全球,想要跟拼命输出自己文化的欧美打打对台的大思维,对于谢铭远这种自身艺术成就就很高,又在国外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且回国后还是执掌那么大一家公司的人来说,是自然而然就会有的,这就是所谓的民族文化意识。

    而谢铭远坚信,达到李谦这个层次的人,肯定一说就透,事实上呢,在经历过另外那个时空汉语文化一退再退的惨痛之后,李谦也的确是一听就明白了谢铭远的深意。

    于是,他们两个见了面,一拍即合。

    但这个层次的东西,齐洁此前却几乎是没有什么机会会去仔细考虑,所以,她此时听来,顿时就感觉有一种莫名高大上的意味。

    于是,李谦巴拉巴拉说,近乎长篇大论,齐洁却是听得眼睛越瞪越大。

    恍惚之间,似乎有一个更宏大的世界在面前打开了。

    是啊,李谦说的对,东南亚那一块地方,有着那么好的汉语文化基础,简直天然就是汉语文化艺术品、音像制品和娱乐产品的输出地呀!

    想明白这一点,她一拍手,倒把李谦吓了一跳。

    然后,就见齐洁一副兴奋地了不得的样子,道:“成,那就答应他们!回头她俩过去的时候,我也跟着过去!”

    ***

    那啥,说到起名,本来是想叫“玫瑰军团”,或者“石头记”来着,觉得都实在太LOW了,才叫的“玫瑰力量”,一向的起名风格都是那么充满乡土气息、渣到极致的我,求不笑话……

    另外,再腆着脸自我推荐一下,我的微博账号叫“作者刀一耕”,粉一下呗?人家别的作者都动辄几千几万的,我到现在才两百多粉丝,都感觉抬不起头来呀!

    最后,二月份马上要来了,期间要过春节,不过大家放心,我快还是很难快起来,但我会尽力保证不断更,让大家即便是在过年期间,也能每天都有那么一章更新可看,行不?新的一个月马上要到了,求一下保底月票,给这个二月份,打个好底子,拜谢诸位啦!(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