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八章 令人沉迷的谢冰
    晚饭异常的丰盛。

    别管心里想着什么,李爸李妈对谢冰都非常的亲热,一个劲儿的劝吃菜。

    等到晚饭后,李妈收拾完了厨房,过来跟谢冰聊天,李爸则给李谦丢了个眼神儿,示意找他有话说。

    于是,李谦跟着他到了书房里。

    李爸说:“这又是哪个?”

    李谦回答说:“就是跟对门靖雪姐她们一个组合的那个谢冰?!?br />
    李爸又问:“这是第四个?”

    李谦想了想,只好点点头,“嗯”了一声。

    李爸叹口气,一副愁肠百结的样子,心想:这要是小时候多好,抓起笤帚打一顿,叫他立正他保证不敢稍息??上衷谀?,儿子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成功和事业,打是不要想了,就连说他,都得三斟四酌的,觉得怎么张口都不合适。

    尤其是,还是这种事儿!

    好色这个事儿,在国人的传统思维里,向来都不算什么大错,就算说破大天去,也充其量就是一点个人修养的问题罢了。朋友之间,隐约劝诫几句,已是犯颜,父子之间关于这个话题,就更是基本处于说不得、不能说的尴尬境况。

    以至于,像李爸这种老文青范儿的人,这时候愁起来了,突然觉得,其实如果打一顿就能解决问题的话,还真是个不错的教育办法,只是,当目光下意识地在书房里梭了一遍,他才突然想起来:小时候自己还没打过他呢,现在……打?

    于是,思之又思,最终?;故腔闪艘簧鞠?。

    李爸抬头,父子俩目光相对。最终,李爸说:“回头,多读几本书,不要老惦记着挣钱,找女人。古人说,德之不修,国之将覆,何况你一个小小的音乐公司?”

    见儿子认真地点了点头,李爸才又道:“喜欢女人,不是什么错处。但是……唉,你自己把握吧,适可而止??!”

    李谦咧咧嘴,不过还是又点了点头,道:“爸,您的意思我明白了?!?br />
    李爸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摆摆手,道:“你出去吧,去陪陪人家?!?br />
    李谦又点头,正准备出去,想了想,突然又回过身来,腆着脸。问:“爸。你说,要是有人突然怀上了……”

    李爸愣了一下。瞬间那眼睛就亮起来了,噌的一下子站起身来,瞪着李谦,倒是还记得谢冰就在外头,所以不敢大声,只是压着嗓子,问:“她……怀上了?男孩女孩,查了没?”

    李谦赶紧摆手,“呃,没!我就是先问问?!绷成先绰枪钚?。

    李爸脸上的表情有着许久的僵硬,奇怪得很,但李谦脸上那副坏笑的模样,他又怎么可能看不懂?于是最终,他瞪了李谦一眼,一屁股坐回去,道:“滚!”

    …… ……

    在王靖露和廖辽之后,谢冰是李谦主动带回家里来的第三个女孩子。

    王靖露那是李爸李妈打小看着长起来的,知根知底,当然是都喜欢得了不得,廖辽到家里来的时候,已经是歌坛天后,在当时来讲,那是给李爸李妈带来了很大面子的。而且廖辽人漂亮不说,性格疏阔大气,人又异常的聪明,所以,李爸李妈对她的印象也很好。

    虽然在当时,人家来拜访的时候,她跟李谦之间还没什么,是后来,俩人的关系才被媒体给爆出来的,但是要拿那丫头当儿媳妇看,对李爸李妈来说,心理上不存在丝毫障碍。

    而现在的谢冰,长得那就不用说了,虽说人腼腆点儿,但身上颇有一种江南女子天然的婉约与柔媚,也是属于那种叫人一眼看过去就会喜欢上的。

    而经过真正的接触、聊天,发现这姑娘也是个性子踏实的,简单说,不是那种“恨不做凤凰”的傲娇性子,于是,李妈对她的感觉,也是相当的好。拉着人家的手又说又问的,都快一个小时了,都不舍得撒手?;沟檬抢钋鞫蚨纤?,她才笑眯眯地松开人家。

    等回到李谦的卧室,初次进来的谢冰好奇地东看西看。

    过了不大会儿,李妈敲敲门,推门进来,把李谦叫出去了。俩人也没走远,门虚掩着,李妈就在客厅里,问李谦:“晚上小冰你俩怎么???是在你屋里,还是你到外头去给她找家酒店开个房间?”

    李谦毫不犹豫地道:“当然跟我一起住?!鄙艋雇Υ?。

    房间里的谢冰第一时间听到了,脸蛋儿红红的,不过等李谦随后回来了,她却只是装没听到,等李谦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她更是害羞地闪躲着,顾左右而言他。

    “你的房间,跟我小时候住的房间差不多大?!?br />
    李谦不说话。

    “这张照片,是你什么时候照的?那时候你显得年纪真??!”

    李谦继续不说话。

    谢冰终于说不下去了,脸蛋儿红红的,自己拢着双手,低着头站在那里。

    李谦凑过去,抱住,凑到她耳朵旁,小声道:“你放心,不敢瞎折腾的,怕我爸妈听见?!?br />
    谢冰羞赧无地,脸上滚烫滚烫的。

    这时候,要是换了王靖露,害羞之极了嘛,肯定忍不住捶他一下,来缓解下自己的尴尬,要是换了廖辽呢,她大约会直接飞个媚眼儿,“呦,你也有怕的时候啊,昨儿晚上不还挺厉害的嘛,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而要是换了周嫫呢,她大约会面无表情地看过来一眼,点点头,“哦,好啊,那就等回去?!?br />
    但是谢冰不是。

    她尽管害羞到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脑袋都快垂到胸脯上了,却还是羞不可抑地微微点了下头,乖巧地“嗯”了一声。

    然而,实话说,李谦的床。有点小。

    李爸李妈什么可能都想到过,但就是没想到儿子居然会在十九岁的时候就有了好几个女人。更没想到,眼下他居然直接把人家女孩子领家里来了。

    所以,床是真没想到过要换一张大点的。

    于是,等到躺下,俩人之间的姿势就有点诡异——平躺,不大躺得开,谢冰虽说身架不大,但李谦一米八几的个头儿,肩膀又宽,他自己睡这张单人床。只好算正合适,突然加了一个人进来,哪怕是小孩都会挤,何况是一个身高一米六八的女孩子?

    于是,李谦睡外头,谢冰睡里头,但半趴在他肩膀上。

    要说香.艳旖.旎。那是真的让人浑身冒火,尤其是手搂着她多年练习舞蹈和瑜伽练出来的那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蛮腰,那肌肤的触感,那腰肢的细软,让李谦的小李谦,当时就直接起立敬礼了,嫌胸.罩硌得慌。摸索着给她解开扣推开了去之后。一对香瓜软滑弹嫩而又沉甸甸的压在胸口上……

    俩人躺了十分钟,李谦就受不了了。跟谢冰咬耳朵,“要不咱俩偷偷出去找个酒店去吧,行么?”

    谢冰第一次这样子的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只觉浑身上下都着了火一般的烫热,脑子都好像是不怎么能运转了一般,只觉一切都迷迷糊糊的。

    李谦问的什么,她好像是听懂了,又好像是压根儿就没听见,只是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于是,俩人居然真的大半夜又爬起来了,也没跟李爸李妈打个招呼什么的,俩人在房间里悄没声息的穿好了衣服,李谦拿上车钥匙就拉着谢冰往外跑。

    这个点儿,李爸李妈还没睡呢,正躺在被窝里聊天。听见客厅里的响动,以及随后的开门声,李妈下意识地就想张嘴问,李爸却一下子把她嘴给捂住了。

    “那床那么小,能干嘛?这肯定是出去找酒店去了,随他们去吧!”

    李妈一寻思,点了点头,很快就又躺好。

    过了没多大会儿,楼下果然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安静的夜晚,那声响显得格外大。

    李爸叹口气,李妈笑眯眯。

    等到那车子的动静走远了,李妈碰碰李爸的胳膊,说:“哎,你说咱儿子会不会这两年里就给咱弄个小孙子出来?”

    李爸看她一眼,不说话,摸出烟盒,犹豫片刻又放下。

    李妈喜滋滋的,自顾自继续道:“他要是给我生个胖孙子,我就辞职了,不干了!一个月一千来块钱,咱们不稀罕了,我给他看孩子去!”

    李爸皱皱眉头,终于忍不住反驳道:“你以为他现在,还缺你过去给看孩子?别说没有,就算真有了,他们也肯定是找保姆!再说了……唉……”

    李妈扭头看他,不大高兴,“你叹什么气呀!”

    李爸不说话,沉默了半天,他才突然道,“我恍惚想起来,东市口那里有家店,好像是专门卖各种泡酒的,明天一早起来呀,我去买瓶鹿血酒去,你呢,明天负责去再买点羊肉,拣新鲜的,再买点鲜韭菜,明天,咱们包韭菜羊肉的包子?!?br />
    李妈有点愣神,半天没琢磨过味来,就问:“你这是……要干嘛?”

    李爸不耐烦地看看她,“干嘛?给那小子补补!”

    …… ……

    酒店套房。

    事毕之后,谢冰觉得下边有点疼、有点木,还有点儿酸,但身子却软和和的,浑没有一丝力气,好像整个人都在半空中飘着也似。而这个时候,李谦却仍旧恋恋不舍地趴在她身上,在脸上、脖子上,不断地轻轻亲吻。

    谢冰是属于那种最典型的“看上去很瘦,摸起来有肉”的女孩,而且多年的舞蹈训练和瑜伽锻炼,使得她的肌肤充满弹性,身体柔韧度也极强,饶是李谦此前已经经历过两大天后的各自风采,却仍是忍不住第一次就迷上她了。

    谢冰此前,应该是连接吻的经验都不怎么有过,李谦吻她,此前她也只是笨拙地回应,到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力气,就更是连回应都回应不了了。

    当然,李谦趴在她身上的感觉,她倒是蛮享受的,除了有点重之外。

    只是当身体的那种无力感逐渐消退,她逐渐回过神来,就忍不住推推李谦,“哎,你起来,把它……拔出来?!?br />
    尽管刚才有点疯,但李谦已经歇过劲儿来,正想再动弹动弹,但身子一动,立刻就看到谢冰微微地皱起了眉头,于是就不敢再动,听话地缓缓退身。

    “?!钡囊簧?,他往侧面一滚,躺到了谢冰身边。

    谢冰以手撑床坐起身来,往下一看,却见床单一片泥泞,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血色。

    于是一瞬间,她的脸色煞白起来。

    李谦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化,顺着她的目光往床单上一看,很快就闹明白了怎么回事。

    于是,他笑笑,凑过去跟谢冰小声地解释了起来。

    谢冰听完了李谦的解释,这才稍稍释然,却仍是忍不住道:“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跳舞什么的,动作太大了,我但我真的是第一次!”

    看着她憨态可掬地解释,李谦简直是心痒难耐,拍拍她的手,下意识地就又抱住她,整个人压了上去。

    …… ……

    第二天早上两人醒来的时候,已经都快中午十二点了。

    李谦混不当回事,一觉好睡之后,整个人照旧龙马精神,谢冰却是有些恹恹的,叫李谦看了心疼的了不得,不断地自责昨天晚上太疯了。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回去,说中午不回家吃饭了,然后就在酒店里叫了送餐服务。

    直到吃过午饭又休息了一阵子,谢冰的脸色才终于逐渐活泛了起来,此时看去,竟颇有些艳光夺目的感觉。

    当然,俩人当天什么都没做,连李谦家里都没回去,就在酒店里呆了整整一天。一直到第二天上午起了床,在酒店里吃过早饭,谢冰觉得身体没什么问题了,李谦这才陪着她在济南府几个比较出名的景点大约转了转,等到下午三四点钟回到家,准备跟李爸李妈共度除夕。

    俩人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突然消失了足足一天半,回去之后,谢冰害羞的不行,李爸李妈却好像是浑然不知道这么回事似的,一如既往热情地招呼俩人吃韭菜羊肉的饺子。

    吃过晚饭,李爸热情地张罗着冲了一壶好茶,四个人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等着看春晚。

    今年的春晚,廖辽、周嫫和何润卿三大天后都将登台。

    对于李谦来说,意义重大。

    ***

    感冒了,发烧中。这一章纯属胡言乱语,求不举报。(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