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九章 相约九八
    再次见到李爸李妈,谢冰却好像是比两天前还要拘束。

    好半天的功夫,她的脸都是红扑扑的,那眼神儿躲躲闪闪,都不怎么敢看人。

    不过还好,晚饭后大家在沙发上坐下来,有李谦挡在中间,她看上去就显得自如了不少,一边剥开桔子,细心地替李谦一瓣一瓣的摘去经络,一边有一眼没一眼地瞥着电视画面。

    偶尔目光对视时,她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里,总是水汪汪的,流波转动间,自有说不出的情意绵绵——倒好像是经过那一夜之后,她突然开窍了一样,浑身上下、举手投足之间,竟无一处不是自然的魅惑风情、娇艳欲滴。

    还好,李谦并不真的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小伙子,所以,尽管身边坐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儿,他却还依然能够跟李爸李妈闲话家常。

    只是在李爸起身接电话的时候,他见李妈注意听着那边,才偷空测过身子来,跟谢冰咬耳朵,“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馋人?”

    历史性的第一次,谢冰羞红着脸,推了他一把。

    李爸接完了电话回来,犹豫了半天,跟李谦说:“那个,小齐……就是你上学时候那个齐老师,她最近……很忙?”

    李谦的情绪还有很大一部分沉迷在谢冰那撩人的风情里,一时间没回过神来,愣了一下才不解地道:“怎么想起问她了?她挺好的呀!就是……不愿意回来?!?br />
    李爸点点头,又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昨儿你们不在,老齐他们两口子过来了?;沽嘧哦?,我跟你妈死活不要。他就是死活要把东西撂下,唉……”

    李谦的眼睛眨了眨,瞬间了然。

    果然,李爸随后就问:“他们家到底怎么回事?小齐为什么不回家过年?”

    李谦想了想,道:“说起来,还真是,两年多了吧,都快三年了。今年回来之前,还没等我问她是不是回来,她就先自告奋勇了。说是要跟着何润卿和廖辽一块儿去参加春晚,去给她们坐镇,当保姆……那意思,还不就是不愿意回来呗?!?br />
    顿了顿,他道:“至于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太好说,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太详细?!比缓?,见谢冰脸上微有些茫然。他就小声地解释了一句,“就是公司的齐总?!?br />
    谢冰恍然大悟。

    这时候,李谦又问李爸,“齐老师她爸妈过来……有事儿?”

    李爸点点头,道:“嗨,说是拜年,可是他资历比我老多了。我刚毕业来到学校那会子。他就已经是教学骨干了,就算拜年。也该我跟你妈去给他拜年才对。所以,其实他的目的很清楚,来了之后坐下,也是一个劲儿的说,让我回头跟你念叨念叨,说小洁一个女孩子家的,在外头打拼不容易,你是老板,让你多照顾照顾她。什么时候不那么忙了,帮忙劝劝她,让她好歹回家看看……”

    他说到这里,李妈已经忍不住接上话茬,道:“你们是不知道,当时他们老两口儿坐这儿说话,说到这里,差点儿没给我说哭了……”

    李谦揉了揉鼻子,点点头,“其实,这几年要不是她,我根本就……嗨,行,回头你们再见面,你就跟他们说,我回头回了顺天府,一定找个时间跟她聊聊。过去的事儿嘛,都过去了,再忙,也得回来看看爸妈呀!”

    说完了这句话,李谦抬头一看,却突然发觉气氛有些不对。

    李爸李妈都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李谦呆了一下,下意识地放下二郎腿,颇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爸,妈,怎么了?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李爸咳嗽一声,扭过头去,抽出烟来点上了。

    李妈看了谢冰一眼,但还是没忍住,看来是他们两口子商量好的,李妈问:“你跟那个小齐,你们……没事儿吧?”

    李谦吓了一跳,“妈,你这说什么呢!齐老师现在是我公司的总经理,我们纯粹就是……哎,你们什么意思?她可是我老师啊,你们这思想真是……”

    李爸听不下去了,吐出一口烟来,呛声道:“虽说小冰也在,可爸还是得说,无缘无故,她凭什么那么信你,自打当了你的什么经纪人,这一晃都两年了,从济南到顺天,你干什么她都跟着!你呢?别管干什么,都是她给你做副手,也是那么信她,你要我们怎么想?”

    李谦愕然愣住。

    原来,在大家的心里,自己跟齐洁齐老师的关系……竟是这样的么?

    这个时候,李妈推推李爸,略带歉意地看向谢冰,道:“小冰,你别多想,他们爷俩说话,就这么个脾气,都直的很!”谢冰笑着,抿着嘴唇儿,微微摇了下头,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认识齐总也很久了,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不要说跟女人比,就是跟顺天府那么多的老总们相比,她都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个了?!?br />
    顿了顿,见李爸李妈都看着自己,她强自镇定地道:“李谦是个懒散的性子,尤其是,对于商业上的东西,他向来都不感兴趣,所以,其实公司能发展到今天,齐总的功劳非常大,在公司里,不管是普通工作人员,还是歌手,像廖辽,像润卿姐,大家也都非常尊重她?!?br />
    谢冰的本意,当然是想解释一下,齐洁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的,而不是因为她跟李谦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听完了她这番话,李爸李妈都点了点头,但转头间,李妈却对李谦道:“你听听!这要不是关系不一般,人家一个女孩子,能为你这样?”

    李谦张口结舌,居然颇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连谢冰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扭头,可怜巴巴地看向李谦——她没想到。自己明明是替李谦辩解的,却怎么就成了反而为李妈提供证据了?

    过了一阵子,李谦抬头,看着爸妈,问:“那,齐洁她爸妈来……还说什么了?”

    李爸叹口气,道:“这又没什么证据,人家能说什么,可人家什么都不说,我跟你妈还能不明白?你下半年那廖辽跟周嫫的事儿。闹那么大,这种事儿……还用等人家说直白喽?”

    李谦有些苦恼地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

    好吧,或许这就是有一利必有一弊的正确解释?

    也或者,这就是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因之所在?

    片刻之后,或许是觉得大过年的,讨论这个实在不好,再说了。人家谢冰还在一边坐着呢,李妈就主动打圆场,“嗨,算了,不说这个了,等过了年回去,你说说她。让她回来一趟再说?!?br />
    李谦闷声地答应下来。

    谢冰看他突然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主动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李谦看看她。笑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话题很快转开,李爸李妈聊一些家长里短,李谦一边听着,一边随口问一下爷爷奶奶啊姥姥姥爷他们,说说笑笑间,八点很快就到了,春节联欢晚会,准时开始了。

    用十几年之后的眼光来看,舞台的灯光效果,当然是肯定会有些LOW的,但不得不说,在派出了科技成分之后,整台晚会打从一开场,气势就挺足的。节目的表演、编排,都相当的讲究,至少是在李爸李妈看来,这台晚会不错。

    今年登台的大腕,也相当多。但是能够够资格拿到三分钟独唱的,却只有赵信夫和何润卿,其中赵信夫是在九点刚过,何润卿则是在十点刚过。

    而廖辽和周嫫两大天后联手出击,待遇当然是要更高一点的,所以,李谦事先为她们排练好的《相约九八》,长达五分钟零六秒。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历年春节联欢晚会占时最长的一首歌了。

    李爸李妈别看都从不曾过问儿子公司的事务,但一直都是非常关注的,所以,什么何润卿现如今的江湖地位啊,她在十点刚过时出场代表着什么啦之类的,李爸说起来头头是道,看上去好像是比李谦弄得都明白多了。

    何润卿是儿子公司里的艺人嘛,那当然要关注!

    当然,他们对何润卿再怎么关注,那也是比不上廖辽和周嫫的。

    因为后两者,那都是儿媳妇。

    所以,十点过六分,当何润卿一身淡雅的晚礼服出场,唱起今年让她重回巅峰的代表作《追梦人》的时候,看着电视机里的观众席上都有观众跟着合唱,李爸李妈都很高兴,还点评道:“不错,这唱得不错?!倍槐ψ潘怠叭笄浣阏馍硪路嫫痢钡氖焙?,李妈也笑着回应,说:“回头让他给你也买一身去!”

    十一点刚过,主持人郑重报幕,两大天后要出场了。

    李爸事先就买过电视报了,早就知道了春晚的节目单,还郑重地标注过,所以时间刚过十点,他就坐直了,跟李妈不断地对话,“快了,快了,报纸上说是十点零五分,应该差不了几分钟吧?这可是春节晚会!”

    而李谦身边,谢冰也是坐直了身体,无比关注地看着电视屏幕。

    《相约九八》这首歌,是李谦特意为廖辽和周嫫量身打造的,这个在圈里不是什么新闻,甚至已经被各大报纸和媒体提前了一个月就放出风去了,所以,知道两大天后要合唱的歌叫《相约九八》,那没什么稀奇。但关键的是,这首歌大家都等了一个多月了,不要说李爸李妈了,就连谢冰这样本公司的歌手,都还没有见识过这首歌的真面目呢。

    因为每当廖辽和周嫫排这首歌的时候,大家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也因此,对于这首歌,大家都是极度的好奇。

    《相约九八》,一看名字就知道肯定是特意新写的,而且应该就是在确定了廖辽和周嫫会一起上春晚之后才创作的,按说呢,这叫定制歌曲,这样的歌,鲜少精品。往往也就是晚会上用一下,过后根本就没人听了。

    但偏偏,写这首歌的人,是李谦,而唱这首歌的人,又是廖辽和周嫫。这就使得,尽管大家心里都有着对春晚定制歌曲的下意识的差评,但对于这首歌,却依然是满满的期待。

    …… ……

    主持人报幕完毕,灯光稍暗,然后主持人在掌声中退出了镜头画面。

    此时此刻,在整个中国的千家万户,乃至于在很多海外华人、华侨的家里,有数以亿计、甚至是以十几亿计的观众,正在看着电视画面。

    这是任何一个歌手、歌星,只凭单独力量所永远无法取得的关注度,这是全世界仅此一场的,一年一度的华夏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钢琴声起,几声重音,却又很快轻快地飞扬起来。

    一道柔和的灯光打下来,一身黑色晚礼服的廖辽面带微笑,大气美艳之极。琴音一转,她开始唱:“打开心灵,剥去春的羞涩,舞步飞旋,踏破冬的沉默……”

    谢兵摇头,叹息,“廖辽的嗓子真好?!?br />
    李爸很赞同地扭头看过来,“嗯,唱得好!”

    俩人说话间,廖辽唱完,伸手指向舞台另一侧,摄像机及时调整过去,周嫫上身穿一件白衬衫,下身穿浅色格子裤,随着灯光缓缓走出,气质空灵到简直突破天际,“融融的暖意,带着深情的问候,绵绵细雨沐浴那昨天、昨天、昨天激动的时刻……”

    然后,两个人一黑一白,并肩站在舞台中央,只对视一眼,就匆匆避过,各自面朝观众,合唱道:“你用温暖的目光迎接我,迎接我从昨天带来的欢乐,欢乐……”

    李谦笑着,伸手指着屏幕,说:“爸,妈,这两身衣服是我给搭的,怎么样,黑白配,好看不?”

    李妈“嗯”了一声,没说话,李爸也只是很敷衍地“嗯”了一声,连看都懒得看过来一眼,有点不耐烦地道:“嗯,好看……那个……别说话!”

    李谦无奈,只好坐回去,闭上嘴。

    实话说,看着她们俩并肩站在舞台上,穿着自己给选的衣服,唱着《相约九八》,一个美艳飞扬,一个空灵如仙,李谦心里,竟是莫名地有一种满足感。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

    又多了一位新盟主哈,“rddmoo”兄,多谢了,年后给你加更!

    辛苦一年了,这是2015年本书的最后一更了,然后,嗯,我要开个单章给大家拜年,不嫌我啰嗦的话,就翻到下一页看看!(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