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周二,《假行僧》发行上市的当日,很多歌迷也都第一时间买到了这张在全国同时铺货到位的专辑。

    当下的四大美人乐队,跟廖辽、何润卿、赵信夫这个级别的巨星级歌手的号召力,当然完全无法相比,但齐洁此前所做的宣传工作,却也不是白给的。

    自去年十一月份,何润卿的演唱会结束之后,尤其是在演唱会的实况录像先后在顺天府卫视和华夏电视台播出之后,一直到最近一个来月,从实况录像里单拉出来做成了MV的《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在各大电视台循环播放,可以说,四大美人乐队,还是已经拥有了相当的知名度的。

    尤其是,虽说像当时还并不出名、无法带来号召力的四大美人乐队,盗版商在制作盗版磁带的时候,基本上很少会在歌曲后头标上他们的名字,但声音,和音乐风格,这两个东西,是不需要标名字的,所有听过之后喜欢《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的歌迷,只要听到了类似的风格,几乎下意识地就会去关注了。

    尤其是,或许绝大部分盗版商都不会特意标注上四大美人乐队的名字,但当时李谦可已经是八卦缠身,算是很红了,所以,居然有不少盗版商在《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这两首歌的后头,标注了“李谦”的名字。

    这几下里一结合,再加上此前李谦那一度满天飞的八卦知名度,以及他在新兴的网络媒体上还有着一定的号召力,所以,会对《假行僧》这张专辑保持了一定关注、甚至一直在期待这张专辑上市的歌迷数量。倒也不少。

    至少,当下的四大美人乐队。虽说只是发行第一张专辑,但绝对不能按照新人的级别来看待了。

    于是,3月14日,很多城市的街头巷尾,都开始响起了《假行僧》的声音。

    歌曲的质量和水准,以及整张专辑的质量和水准,是不必多说的。

    基本上来说,不管是因为此前始终在关注这张专辑,所以第一时间就去买的歌迷,还是被音像店播放的某首歌所吸引了而去买的歌迷。在买回去之后,至少有九成以上是不会失望的,且很大程度上来说,至少有七八成的歌迷在买回去之后,甚至是会无比惊喜的。

    站在若干年后的、一种相对冷静的旁观角度来评价的话,这张融合了另外那个时空三十多年摇滚发展精华的专辑,即便是拿去跟飞翔乐队的《驾猪西去》比一下。也是绝对可以不落下风的。对于喜欢摇滚的歌迷而言,这当然是惊喜。

    所以,在派人下去走了几个城市,逐渐得到了大致的销售反馈之后,齐洁终于开始稍稍放下了一些心。

    这张专辑,没有出现像廖辽和何润卿那样直接的爆发式热销,但就短短一天之内得到的零星反馈来看。应该说。销售势头良好。

    不但一直都在关注和期待的人会直接跑去买了就走,还有很多歌迷是在被正在播放中的音乐吸引了之后。跑到店里一问,然后把专辑买走了。

    能吸引新歌迷,而且是占比相当高的新歌迷,这就是好现象!

    …………

    《假行僧》上市之后,同样吸引到了大量媒体和乐评人的注意。

    对于乐评人来说,这是一张收录了《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这样两首顶级摇滚作品的专辑,而且它里面的新歌,竟是丝毫都不比此前差不多已经被他们给捧上了天的那两首歌差,所以对于这样一张在摇滚衰微时代出现的摇滚专辑,大家当然愿意投以十二分的关注。对于它所带给自己的震撼和冲击,也是毫不吝啬地给予褒奖。

    而对于全国上下的媒体来说,四大美人乐队,是李谦的乐队,只此一条,就已经让他们不得不给予极大的关注了。

    所以,在专辑上市之后的当周,全国各地的媒体,从电视媒体、到广播电台,再到各大报纸,纷纷拿出相当的篇幅,对《假行僧》这张专辑的上市给予了报道。

    而其中,固然会有一些牵强附会的八卦炒作,但更多的,还是刊登了众多乐评人的专业评论文章。

    总之一句话:好评如潮。

    而这样的舆论热潮,当然对专辑的销售形成了正面的推动。

    于是,当3月20日周一到来,《假行僧》以首周16552张的销量,在这样的一个销售淡季,杀上了东观书店专辑销量排行榜的榜首,并成为了十年来、东观书店专辑销售排行榜上的第一张拿到排行第一的摇滚乐专辑。当然,它同时也是近十二年来,首张在东观书店拿到单周销量破万成绩的摇滚乐专辑。

    这个成绩,跟廖辽和何润卿,当然没法比,甚至连跟去年复出后的周嫫都没法比,但对于已经沉寂了十几年之久的摇滚乐来说,却已经是一份足以令人惊掉眼球的好成绩了。

    而等到3月22日周三到来,在最新一期的中国之声广播电台金曲点播上,专辑的第一主打歌《假行僧》,也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空降榜首。

    与此同时,专辑中的《花房姑娘》、《浪人情歌》、《Don\'t-Break-My-Heart》等作品,也纷纷上榜。甚至这个时候,本来已经渐趋下榜的《一无所有》和《无地自容》,也随着正版专辑的上市,而突然焕发活力,携手同返前五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四大美人乐队和他们的《假行僧》,还远远没有达到像廖辽和何润卿的专辑那样,一经上市就立刻成为火热的全民话题,但对于流行歌坛来说,他们,和他们的这张专辑?;故腔鹆?。

    于是,在上市之后的第二周。他不出意料、同时也令人满意的拿到了东观书店单周销量18756张的成绩,继续坐稳了销售榜排行第一的位子。

    上市的前两周相加,东观书店一共卖出去了三万五千多张,某种程度上也就意味着在上市销售13天之后,它的全国销量应该已经到了六十到八十万张之间。按照市场规律,有了这样的成绩,就应该已经可以保证这张专辑在一年内顺利地杀入双白金俱乐部了。

    而对于摇滚乐来说,这绝对是十几年来的最好成绩了。

    于是,成绩出来之后,无数喜爱摇滚的乐评人纷纷在各大报刊上发表评论文章。字里行间,几乎要为摇滚乐的又一次大卖而欢呼雀跃了。

    只不过,叫人没有想到的是,《假行僧》在上市的前两周,就取得了这样已经足让无数专业人士为之惊艳的销售成绩之后,却再一次的并没有遵循正常的市场规律。

    这一点,和李谦此前做过的几张突然爆红的专辑。简直是如出一辙!

    因为在音乐市场上、在专辑销售这一块上,真正起到关键性作用的,从来都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口碑!

    而《假行僧》这张专辑的口碑,简直是好到爆棚。

    不只是专业人士,也不只是此前就已经熟知且喜欢李谦和四大美人乐队的那些歌迷,在听到这张专辑里面的歌曲之后。除非是少部分实在对摇滚乐没有兴趣的人。否则,几乎每一个人。都愿意在第一时间对这张专辑翘起他的大拇指!

    于是,人们口口相传。

    于是,就在华歌唱片的总经理黄达仲直接毙掉了杜晓明关于做两张摇滚专辑的提议之后,在索尼唱片关于是不是要跟风做两张摇滚乐专辑的会议开了两次却难以达成一致看法,估计十有八九要无疾而终的时候,《假行僧》却在上市之后的第三周,这张专辑却突然就出人意料的逆规律爆发了。

    上市第三周,销售期3月27日周一,至4月2日周日,《假行僧》在东观书店的销量,非但没有下降,却反而是突然爬升到了24339张!

    继续的上扬曲线!

    这一次,甚至连上周还在报纸上撰文赞扬《假行僧》的乐评人们,也立刻就愣住了。

    然而,在上市的第四周,既销售期为4月3日周一至4月9日周日的这一周,《假行僧》在东观书店的销售数据,居然再次上扬,赫然达到了31058张!

    单周破三万张!

    前四周相加,高达90705张!

    这个成绩,还是跟廖辽、何润卿、赵信夫这个级别的天王天后没法比,毕竟廖辽和何润卿都是那种单周销量能刷到五六万张的大咖,而赵信夫去年的专辑大火,最高也刷出了单周三万七千多张的销量,前四周相加,那可也是高达十二万张的级别!

    但是,要知道,《假行僧》可是一张摇滚专辑!

    而且是在当下这种摇滚乐已经惨淡到极点的情况下发行的!

    于是,看到这个成绩,很多人马上就想明白了:口碑!一定是口碑,在推动这一切!

    正是因为有了口碑,尤其是有了在听众们歌迷们中间口口相传的超级口碑,所以这张专辑在上市四周之间,才能如此的违反了市场的正常规律,在第二周、第三周和第四周的销售周期内,以每周7000张左右的速度递增!并最终冲破了单周三万张的大关!

    到了这个时候,单周三万张的成绩一出来,似乎是突然就到达了某种临界点,刷的一下,摇滚这个词,四大美人这个词,假行僧这个词,突然就大热了起来!

    和过去历史上摇滚大热时期,也即飞翔乐队独步天下时期,刘明亮的民歌、民谣和乡谣大红大紫时期,甄贞所代表的女歌手崛起,以及五行吾素和快歌的突然爆红,廖辽的全民天后,何润卿转型成功一样,眨眼之间,摇滚,四大美人乐队的摇滚,和《假行僧》这张专辑,突然就成为了火热的全民话题!

    到了这个阶段,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推动力量了,因为几乎所有与娱乐行业有关联的地方,从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到网络上的各大论坛,乃至于数量正在飞速增加的QQ群。几乎整个国家,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起这张专辑,讨论起这些名字!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由量变而积累出来的质的变化!

    于是,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在上市之后的第五周,《假行僧》这张专辑再次违背了正常的市场规律,一举拿下了36956张的单周销量!

    前五周,每周都递增!

    前五周,一共刷下127661张的东观书店销量!

    于是。举世皆惊!

    于是,全民热议的火热氛围,再次升温!

    …………

    四月八日,周六,上午。

    窗外阳光明媚,鸟鸣喧喧。

    李谦拎着行李箱,随口叮嘱着外出的注意事项。才刚走到别墅门口,特别有眼力见的公司司机赶紧跑过来,把廖辽的大行李箱给接了过去。

    黄文娟看俩人腻腻歪歪的,就说:“哥,姐,那我到车里等你们??!”

    李谦点点头,目送她跑过去。然后才重又低头看着廖辽。

    该叮嘱的话。其实从昨晚开始就在说了,到现在。翻来覆去念叨了好几遍,其实没必要再说了,而该说的、很想说的,他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张开嘴。

    于是,俩人就这么站在别墅门口,你眼看我眼。

    然后,突然,廖辽拉起他的手,生拉硬拽地把他拽回去,砰地一声关上别墅的门,伸手就解开了李谦的皮带。

    李谦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才抓住她的手,“干嘛呀你,娟子他们还在外头等着呢!”

    廖辽抬起头看着他,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我们俩又不傻,打不起来!”

    就这一句话,李谦没词了。

    廖辽挣开他的手,熟练地把他裤子拔下来,然后蹲了下去。

    “嘶……你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廖辽吞吐一阵,才把东西吐出来,斜着眼儿往上瞥了他一眼,挑衅般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让李谦不由得又是一下倒抽凉气,“我说,昨天晚上可一共三回呢,你这真是疯了?想要我命是吧?”

    廖辽闻言一笑,飞了个媚眼儿,道:“她明天的飞机,是吧?今天晚上你肯定过去那边,是吧?所以喽……我先榨干你再说!”

    说完了,她又重新埋下头去。

    “嘶……”李谦又一次倒吸凉气。

    整个三月份,除了每天上课和每周两次的学戏之外,李谦的全部精力,都扎到了何润卿新专辑的制作上去。

    而随着李谦、廖辽、何润卿这个铁三角的合作时间越来越长,他们彼此之间的默契,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再加上何润卿本身的功底和经验也是十足的扎实,就使得她的这张专辑进度异常的快。不过一个月的功夫,在四月初,这张专辑就已经完成了全部的录音室录制工作,成功的转入了后期制作。

    也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周嫫的新专辑在修修改改了近半年之后,终于宣告完成了录制,并随后转入了后期制作——可以说,为了今年五月能跟廖辽在专辑销售上好好的撕一把,最近这半年,她几乎是拿出了自己歌手生涯至今最好的状态,和最疯狂的身心投入。

    然后,由索尼唱片组织的东南亚巡演,马上就要开始了。

    已经结束了手头上全部工作的廖辽和何润卿,以及周嫫,都要赶在这几天里纷纷飞过去。当然,公司两大王牌一起出马,再加上李谦此前曾经提及过的扩张华语文化圈的事情,都足以引起齐洁的高度重视了,于是,甚至比廖辽和何润卿还要提前两天,她就已经代表明湖文化,飞过去跟东南亚那边接触去了。

    而今天,则是廖辽和何润卿的飞机。

    …………

    吞吐完毕,廖辽跑去洗手间把东西吐了,又漱了几遍口,这才跑出来,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临出门前,说:“今天晚上你注意点儿啊,色字头上一把刀??!虽说你还年轻,可是也得注意不是?”说完了,她也不看李谦的脸色,愉快地开门出去了。

    李谦想了想,还是追出去,喊:“哎,别管你俩背地里怎么斗,这次出门,你给我注意点儿啊,别让别人看我笑话!”

    看见廖辽出来,黄文娟第一时间拉开了车门跳下车来,等她上车。廖辽走到车前,回头冲李谦摆摆手,“知道啦大老爷!回去吧!”然后潇洒地上了车。

    …………

    当天晚上,羊圈胡同,周嫫家。

    足足五十多分钟,俩人终于完事儿,周嫫固然是累得直喘大气,李谦也是下意识地就觉得下面有点疼——当着周嫫,怕她起疑心问什么,所以他甚至没敢仔细看,但是却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磨得秃噜皮了。

    可即便他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从他身上下来之后歇了一会儿,周嫫还是忍不住问:“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那么长时间都不出来?”

    李谦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周嫫冰雪聪明,别看对外人的时候,他似乎是情商极低,但只要是面对李谦,她的情商那就绝对不低,事实上,她只是懒得跟不相干的人用脑子罢了。

    于是,抬头睇了李谦一眼,她突然诡异地笑了笑,然后道:“你放心吧,我不跟她记仇。更不会跟她在外头打起来的?!?br />
    李谦叹了口气,欲语还休。

    ***

    阿弥陀佛,毛主席万岁,真主、耶稣以及太上老君在上……求月票,以及求不举报!(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