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三章 姐
    “好无聊??!”

    顺天府植物园里,宋玉品捧着照相机,不断地调整角度,试图把老师讲过的构图原理都给套进去,可是拍了没几张照片,他就忍不住了,直起腰的功夫,抱怨连连。

    也怪不得他会抱怨,都已经大二了啊有没有,居然还有人连静物都拍不好,连基本的构图和光线都渣到几乎不能看,最终连累得整个班级都得陪着跑来拍静物。更何况,那家伙一向跟宋玉品不大对付,暗地里别过好几次了都。

    听到他的抱怨时,李谦正好刚拍完一张直起身来,不由得就摇头笑笑,在他肩上拍了一把,“行了,哪儿那么多废话,接着拍。拍够三十张咱们就先撤!”

    不得不说,同样的日子,在有些人心里,可能觉得单调而乏味,但在另外一些人心里,却可能会始终都感觉兴趣盎然,趣味横生。

    处理完了公司三位新人的发展路线问题,李谦清闲下来,渐渐的,往公司那边去的就少了,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电影学院课程的学习和对京戏的学习上。

    而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日子,就等于全然没有工作了,剩下的,全是玩。

    所以,虽然日复一日,但每一天都觉得新鲜有趣。

    李谦学戏的资质只能算是普通,要认真说,应该算是属于那种“教不出来”的学生,这辈子要学几段戏,没问题,但要想登台、当角儿,乃至于唱红,也不是说完全不可能。只是会很难。不过,他的摄影天赋。倒是相当不错。

    大一的时候,大家都是刚入校,老师们教授的也都是最普通、最基础的知识,那时候,纵有差异,其实也还不大看得出来,但是当小两年的时间过去了,随着学习的深入,各人之间的天赋差距,就开始逐渐显露出来了。

    整个摄影系96级。要论构建影像的天赋和灵性,李谦至少前三。

    而学到这一部,再跟前世拍戏时候做演员、做副导演的那些经验一结合,李谦自己都感觉,自己几乎每天都处在飞速的进步之中。

    但是跟他相比,宋玉品在摄影方面的天赋,就要差了不止一筹了。所以。随着学习的深入,他虽然还能跟上步子,但是却已经跟李谦拉开了一定差距。

    而他自己似乎也逐渐感觉到,自己这辈子在摄影上,估计是很难混出什么大名堂来了,所以学习起来,也就越发觉得没了动力。

    这时候。宋玉品闻言哀叹一声。却也只能继续低头拍照。

    大家都散落开,正各自拍各自的。李谦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

    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又唱又蹦的,他却是丝毫都不受影响,一直到把眼前的一株牡丹花拍到异常满意,这才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是孙玉婷,她开口就问:“喂,谦,你们在植物园呢?”

    李谦应了一声,然后道:“就是来应付个差事,要求每个人三十张图片,一会儿就能完,中午我请客,后街老地方,记得来??!”

    孙玉婷答应了一声,却是又道:“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刚才接了个活儿?!?br />
    “呦!”

    这一句话,顿时把李谦的注意力给拉过去了,他讶然道:“你接了个活儿?别告诉我是发传单??!”

    孙玉婷“嘁”了一声,道:“姓李的,你又小瞧我!告诉你,是真的!一家广告公司的外包活儿,就拍几组照片。怎么样,来不来?一万块钱,分你一半!”

    李谦闻言眨眨眼睛,扭头看了看正在七八米外寻找摄影角度的宋玉品,笑了笑,问:“有这种好活儿,你还不优先照顾玉品?找我?”

    孙玉婷似乎早就料到李谦会这么问了,闻言当即道:“他那个水平,渣死了!姑奶奶怕拿不出手!少废话,你就说来不来吧!”

    李谦笑笑,问:“什么时候?”

    “这周六,要是快的话,估计一上午就完事儿了?!?br />
    李谦当时就摇头,“周六不行,我有事儿?!?br />
    孙玉婷闻言犹豫了一下,问:“下午也不行?要不我跟他们说说,把时间改到下午?大不了咱们擦点黑呗,反正最迟八九点钟,也能弄完?!?br />
    李谦想了想,又摇头,“真不行,下午我也有事儿。这样吧,你还是找玉品。几张广告照片啊,平面的东西,玉品那水平,足够忽悠他们了!”

    电话那头,孙玉婷似乎有些失落,不过她还是很快道:“那行吧!随便你,别说我没照顾你生意??!”说话也不等李谦说话,径直把电话给挂了。

    正好宋玉品拍完照片过来,李谦把这事儿跟他一说,说是孙玉婷找他出去搭班儿接活,宋玉品当时大喜,“我姐真够意思!”

    李谦闻言却只是笑笑,很快就又找到一朵花,开始观察、构图。

    跟华夏戏剧学院那边从大三开始,校方就会鼓励学生外出接戏接活儿不一样,顺天电影学院历来的规矩就是要求在大三结束之前,所有学生必须保证做到全日制,等到大四,则是要开始准备毕业作业,或排大戏,或交本子,或出作品,课程压力却已经接近没有,对于学生外出接戏接活儿,校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所以到了现在,大二下学期临近尾声,王靖露和沈甜甜她们都已经可以认真地考虑接戏啊试镜之类的问题,但电影学院这边,至少是在明面上,是没人敢说要出去接什么活儿的。别管哪个系,表面上都还得老老实实的窝在学校里。

    当然,时代在变,有些事情,也不是上头想管就能真个管得住的。

    电影学院的学生,不管哪个专业。水平都有基本保证,要价又低。对于影视圈子来说,尤其是对于投资有限的剧组来说,绝对属于物美价廉的最好选择。

    所以,虽然校方管得严,但校门口却几乎每天都有人蹲那儿瞄人,至于有人脉、在学校里认识老师的,那就更是直接走内线找人了。

    而对于电影学院的学生来说,比如表演系,可能出去接一部戏,哪怕是配角。耽误个一个月两个月的功夫,就能有几万甚至十几万入账,如果是电影,那就更干脆,多说也就是一周的功夫,演完了,那就是少说几万块……谁不心动?

    所以。进入大二下学期开始,李谦他们这个年级,就开始有点人心浮动了。虽然学校一再的加强管理、三令五申,但是渐渐的,请假的人开始多了,各种名目、堂皇正大,就算是你明知道他是出去接活儿了。也说不出什么来。

    更何况。真正抓得严的,也就是校方罢了。具体到辅导员和老师那里,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大差不离的,能批的假也就批了。

    相比之下,表演系,美术系,编剧文学系,是最热门的三个系。

    只不过,前者挣的是大钱,而后两者,则是属于出去打零工的级别。当然,像导演系、制片系,以及李谦他们的摄影系,却连打零工都没什么机会。

    表演系不用说了,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女孩们,又是电影学院的在校生,只要眼界放低一点,想接活儿,难度不大,而美术系的学生……众所周知,国内的电影电视剧,一向不太重视美术,所以,国内影视圈有名气的电影美术大师屈指可数,一般人根本请不到,而且就算请得到,很多剧组也压根儿就不舍得掏那份儿贵钱,于是,要价低廉的美术系学生,反倒成了香饽饽,哪怕是过去人家剧组里打零工、做实习生,也很受欢迎。

    至于编剧系……事实上很多人才刚刚大一,就已经开始接活儿了。当然,他们接的活儿,不是自己写本子,而是做枪手,帮别的大编剧枪活儿。

    跟他们相比,摄影系和导演系,绝对是属于苦逼的存在。

    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如果说最重要的人,那显然是掌控一切的导演,所以这个活儿,对于经验、名气等等各个方面的要求,简直是异常的高。而且,别说导演了,哪怕是副导演,都不是刚出校门的学生能混上的,哪怕是顺天电影学院这样的学校出来的导演系学生,也得至少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好多年,才能慢慢出头。

    至于摄影,那是负责直接把导演的要求给转换成画面的关键岗位,几乎每一个成名的导演,都有自己的所谓“御用摄影”,离了“御用摄影”,他们甚至会坚决不拍,由此可知,摄影对于一部影视剧的重要性。

    那么,显然,这又是一个极难出头的岗位。

    而身为导演系和摄影系的学生,看着同一个年级的同学,出去一趟回来就抖得人五人六的,出去一趟就搂一把钱进口袋,很多人不知不觉心里就长草了。

    宋玉品,显然就在此列。

    …………

    周六上午,是李谦学戏的时间。

    有时候是去他老师程云山老爷子的家里,也有时候,是去顺天京剧院,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但他本身就是顺天京剧院的特别顾问、名誉院长,在那里有办公室,三弟子杜明云现在也是副院长,他要在那里辟出一间屋子来教学生,自然没有问题。

    今天上午没去京剧院,是直接到的老爷子府上学的。

    等到学完了近中午的时候,鲁师母照例要留饭,正好师姐程素瓶也回来了,李谦就也顺势答应下来,吃过饭喝茶的工夫,才笑着对程素瓶道:“师姐,下午是你在顺天京剧院的戏吧?我都买好了票了,听你的戏去!”

    程素瓶闻言淡然一笑,一如既往没有多余的话,只是应了一声,“好?!?br />
    等到喝了杯茶,老爷子照例要上楼午睡,李谦就直接告辞了出来,程素瓶又照例送他出门,到了门口,李谦道:“别送了师姐,回吧!”

    程素瓶却是笑着站住,道:“听你师姐师姐的叫,都听了快半年了,一直都没纠正你,在咱们这一门里,我可以叫你师弟,但你不能叫我师姐?!?br />
    李谦闻言讶然,不由笑问:“那我该叫什么?”

    程素瓶淡然笑道:“叫姐?!?br />
    李谦眨眨眼睛,问:“为什么?”

    程素瓶笑笑,一边拉开门回去,一边却道:“自己寻思寻思就是了?!?br />
    等她进去了,李谦站那里略一寻思,明白了。

    自己的师傅是她父亲,但她的师傅却是另有其人,所以从老爷子这里论,自己应该管她叫姐,而从老爷子这里论,她正好该管自己叫师弟。

    这个关系……有点别扭,但仔细一想,却是顺畅的很。

    都上了车了,李谦还有寻思片刻,摇头失笑。

    比这个称呼更有意思的,其实还是程素瓶这个人本身。

    她自小便得老爷子言传身教,无论待人接物,都是一派大家风范,但这副性子却也就此养成了——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吃惊似的,别管什么人、什么事儿,她永远都是那么的淡然处之。

    类似这样的人物,李谦上辈子也不是没见过,只是那个时候,他的地位毕竟有限,就算是见过,也充其量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简单来说,拥有像她这种性格、长相、能为的人,无论男女,都是属于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的那一类。水平不够、地位不到的人,压根儿也没机会、没资格跟人家结交什么。

    …………

    下午顺天京剧院的《四郎探母》,唱得满堂喝彩。

    程素瓶的扮相一如既往的端庄大气,唱腔也是华美瑰丽,如行云流水一般,那大青衣的气场一开,虽然跟她对戏的是程老爷子的三弟子、顺天京剧院的副院长,也就是李谦的三师兄杜明云,却仍是被她飙了个旗鼓相当。

    等到散了戏,李谦顺着人流往外走。

    其实要按说,他可以去后台转转的,杜明云是他的师兄,程素瓶也是姐姐,关系都不是普通,但一来他自觉跟程素瓶不熟,二来杜明云这个人,是属于特别有架势的那一种,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比老爷子还厉害,所以尽管打过不止一次交道,李谦却仍然不太愿意跟他走得太近,于是也就没去后台,听完了戏就直接走人。

    只是,他才刚出了京剧院,还没到停车场呢,却突然有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李谦顺手接了,对方开口就道:“我是程素瓶?!?br />
    李谦愣了一下,站住,犹豫片刻,还是叫了声“姐”,然后问:“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程素瓶淡淡地笑道:“我怎么就不能知道?”

    然后才又解释道:“我问了大师兄,从他那里要来的?!?br />
    李谦“哦”了一声,问:“那你打电话找我,有事儿?”

    程素瓶缓缓地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我最近突然接到一部电影的角色邀请,据那导演说,他跟你很熟?所以想找你了解一下?!?br />
    ***

    最近一直在纠结该怎么切入影视,怎么才能让影视和音乐两条线能交叉着走,互相辅助而不乱,想得脑袋都大了,卡文卡的厉害,所以,可能章节质量会略微差那么一点点,还请见谅。

    当然,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肯定还是在水准之上的,这一点,我心里比谁都清楚。虽说可能咱的能耐比那些大神差点儿,但从来都是有八分的力气绝不用七分,从不忽悠人。

    另外,月末了,还有月票的兄弟请扔几张过来,没有的就给个推荐票吧,这个时候,我比任何时刻都更需要你们的鼓励和支持!(未 完待续 ~^~)